• 朱元璋的个人习性爱好

  • 发布时间:2017-08-06 23:28 浏览:加载中
  •   〇冲动偏执——明代皇帝十个九个凶

      在中国历代的帝王中,真正称得上是好皇帝的实在少之又少,像唐太宗、宋太祖那样的真是凤毛麟角。明代的皇帝好的少,差的多。有人说,明代皇帝十个九个凶,这话讲得大致吻合实际。人们看待皇帝的视角不同,因此各人眼里的皇帝也不一样。政治家看皇帝看重的是政治术,军事家看皇帝看重的是他的军事谋略,老百姓看皇帝看重的是他对百姓好不好,不好且很凶,老百姓会骂他。时下戏说中的皇帝个个都变了,似乎全是“情种”,似乎都成了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了。我不知道戏说的编导们欠了那些皇帝老爷几辈子的感情债要在今世来还?从理性角度而言,明代除了第二位皇帝朱允炆、第四位皇帝朱高炽等极个别比较仁慈一点外,其余的几乎都是凶神恶煞一般。如果从遗产基因角度来看,大概可以追溯到朱元璋的头上(当然不排除制度层面与精神文化影响,因为明初“二祖”是否真为父子,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因为朱元璋的个性中就有一种冲动偏执型的人格特征。严格来说,偏执型人格的人当皇帝或政治家本身就是件很糟糕的事情。麻烦出在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法则,就是如今我们能看到的非洲大草原上那血淋淋的动物间的“优胜劣汰”,胜利者总是“正确”的。朱元璋就是这么看待他胜利后的各种关系的,因此一旦那冲动劲上来,一般是无人能挡得住的;冲动过后,理性的人们会反思和忏悔,但朱元璋是个死不认错、极端偏执的人。当然,他的这些性格缺陷是在大明建国后开始恶性膨胀和无限放大的。

      朱元璋的个人习性爱好

      〇马屁与造神——头发变龙须

      上面我们大致讲了洪武皇帝的工作作风。其实朱元璋本来就是我们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中的一员,时代给了他机遇,让他从一个叫花子最终坐上了帝国皇帝的宝座。社会的不公与战争的残酷,又赋予他与我们普通人不一样的心境——冷酷。但无论怎么说,朱元璋还是人,只不过是人当中的另类。正因为如此,我们来说说朱元璋作为我们人类一员的个性爱好。

      ◎朱元璋的老祖宗是朱熹吗?

      人类不知从何时起就发生了变化,好生恶死,好利害义,好逸恶劳……我这么说可能有人不同意,认为我说得过头了,甚至可能还会有人振振有词地说道:“我才不会这样啦!”其实,理性而言,只要条件允许,人都可能会这样,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尤其我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最讨厌上述这种所谓特色品德、永远正确的人。朱元璋来自民间,他也曾经跟我们一样,明人记载史料中说:“太祖开国之初,所降诏书一则曰:朕本淮右小民。一则曰:朕本淮右布衣。”

      这是朱元璋刚当皇帝时的心态,他讲的是大实话。曾经有人要给贵为“九五之尊”的朱天子找个尊贵的“出身”,最好是越高贵越好。马屁精们费尽了心思,在龙种或皇族甲胄的祖先中给朱重八找个“出处”,可中国历史上压根儿就没有这样姓朱的祖先能让朱元璋增光添彩的。姓朱的当皇帝倒是有过,他就是唐末农民起义军的叛徒朱温朱全忠,曾经建立后梁王朝(五代之一)的皇帝,可那是个声名狼藉的大坏蛋,杀人如麻,这倒与朱元璋有点类似。但有哪个不要脑袋的人敢将这个屎盆子扣在洪武皇帝的头上?所以马屁精们只好重新在历史的线索中睁大了眼睛继续找了。嗨,还真给他们找着了,宋代大理学家朱熹不就跟朱元璋一样,都姓朱?人家朱熹一生当的官可不算大,但他将儒家的经典进行理学化,一副孔圣人的道学后继者面目著称于世,当今皇上还钦定了朱熹的《四书集注》作为科举与学校的教科书,就连朱老先生的“五经”注释也成为科举的标准答案,如此“圣人”祖先放到朱皇帝的头上该会发出多少的光彩!可朱元璋是老农民的儿子,讲的就是实在,针对当时的马屁氛围,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叫《辟阿奉文》。在文章中他无情地嘲弄了阿谀奉承的人们,认为这样的马屁精们挖空心思地讨好君主与他们的领导,无非是为了获得高官厚禄,名扬于世。可惜他没说要惩治马屁文化的奉献者,而是让他们改过自新,自觉自律。同时还规定,凡是大臣祝贺君王的那些没有什么意义的祝语都给我改了,只说“天辅有德”“海宇咸宁”和“圣躬万福”。

      ◎朱元璋吃饭吃到头发,转眼间这头发变成了龙须。怪吗?

      但马屁精有个最大的“特长”,让人在不经意间感觉舒服、顺耳。正如卡内基在《人性的弱点》中所强调的,人性天然有所好,那就是人性的弱点,而这种弱点往往是一个人无法意识到的。朱元璋就是这样慢慢地中了马屁的“毒”。据说有一次,洪武帝正在用膳,吃着吃着,忽然发现饭里有根头发,于是立马将负责饮食的光禄寺官员找来问话:“你管教的下人怎么干活的,连饭里都有头发了?”没想到这位光禄寺官员还挺会说话:“禀告陛下,您碗里头不是头发。”朱元璋听到这话,一下子火就腾腾上来了:“不是头发,那是什么东西?”那官员说:“是龙须也!”就这么一句马屁话,可把朱元璋臭美得不停地捋起了胡须。朱重八最怕别人不说他是龙,这下连龙须都有了,还有谁说不是的!多美啊!

      明初洪武年间的马屁文化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慢慢地蔓延开来,一场“造神”运动由此也在全国各地逐渐地开展起来了:朱元璋他妈当年怀孕不是由于跟他爸在床上一起运动而得来的,而是吃了仙道的药丸;朱元璋出身时家中满屋子都是红光;又有人回忆起了当年他见过一条黄龙从朱家的破茅屋上游过;甚至朱元璋祖上逃债也成为“光荣”历史了,祖先从镇江句容的朱家巷搬走不是什么躲债——那多难听,说了岂不是有损当今圣上的光辉形象啊,人家老朱家搬迁是受了神的指点,这才搬到了泗州的杨家墩;想当年老朱爷爷在田间劳动躺的那块地也是神地,寸草不长啊,神仙谕旨:这里的后人要当天子!不是么,当今圣上就是当年那个朱家爷爷的孙子啊;还有……

      ◎神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一个7岁男孩一眼就认出“鞋拔子”脸就是朱皇帝朱元璋自己也开始飘飘然,后又忘乎所以了,就连自己在南京城溜达一圈,感觉也不同于以前。据说有一次,他到驿站去微服私访,想看看驿夫的生活,但到了那里没见到驿夫,倒是有一个小男孩在里头。朱皇帝就问了:“你爸呢?”小男孩说:“我爸死了,最近死的,我来代他服役。”朱元璋又问了:“那你几岁了?”小男孩说:“7岁。”朱元璋问:“你能作对子么?”小男孩说:“会!”朱元璋随即出了一句:“七岁孩儿当马驿。”话音刚落,小男孩马上对了上来:“万年天子坐龙庭。”神了!600年前又没有电视和网络,也不知道这7岁男孩是不是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跑出来的,怎么会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鞋拔子”脸的老男人就是当今圣上,怪不得把朱皇帝美得一癫一癫,“乃蠲其役”。

      不过洪武帝毕竟不是一个昏君,他还没有到了迷信这类事的地步,所以传说就让它传吧。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