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雷厉风行的历史故事:朱元璋想干就干,想杀谁就杀谁……

  • 发布时间:2017-08-06 23:26 浏览:加载中
  •   朱元璋的工作作风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雷厉风行。大明开国时朱元璋刚刚四十出头一点,正值壮年时代,加上十几年的杀伐,成功领袖的优越感,使得他十分自信,工作起来雷厉风行。这样的事例太多了,譬如,明初,帝国各部衙门所进之表笺沿用了元末以来四六对偶的文式,这样的文体格式中不仅有许多与朱元璋的忌讳相冲撞,如“与民作则”“质本生知”等语句,而且还显得啰嗦,加上所用文字生僻甚多,半文盲的朱元璋见此就深恶痛绝,下令“今后笺文只令文意平实,勿以虚辞为美也”。就是说今后臣下上奏只要简单地讲事,不要用一大堆优美的客套语,并要求用口语直解编集文章。洪武六年(1373),他命令翰林儒臣,选取唐代柳宗元写的《代柳公绰谢表》和韩愈写的《贺雨表》作为表笺统一格式,颁行全国,要求臣民的表笺奏疏一概“毋用四六对偶,悉从典雅”,即禁止政府官员的文书使用长期以来官场习用的骈俪四六文体。这样使得大明初期的“官样文章”变得文牍简约,一目了然。有人戏称:朱元璋是中国文字白话化的老鼻祖,我看也差不多。

      ◎监察部副部长严德珉因为有点情绪而装病,马上被朱元璋罚做罪犯……

      朱元璋在工作中遇到不称心的事情,就会立即发怒,且一不做二不休。

      有个叫严德珉的苏州人,在洪武初年出任大明帝国都察院的御史,工作很稳重,所以在历次政治大风大浪中都能挺过去。后来朱皇帝擢升他为左佥都御史,可能相当于“监察部副部长”。但严德珉是个地道的苏南人,十分乖巧,不好当着皇帝面说自己不想干了,而是找了个适当的机会提出自己的辞职请求,理由是身体不好。可朱元璋不信,“你说有病就有病了”?他发火了,下令将严德珉抓起来,处以黥刑(这又是一种法外刑,秦汉以后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即在严德珉的脸上刺上字,还要在刺字的地方涂上墨,就像《水浒》中林冲那样,这就意味着严德珉的脸上永远保留着那令其耻辱的刺字。事情到了这一步,洪武皇帝还不放过,又将他谪戍广西南丹。

      一晃严德珉在广西劳改了好多年,后来遇上了大赦,才得以回去。那时已是朱元璋的玄孙朱瞻基当政了。有一次,严德珉被扯到一桩案子里头,御史将他带到了公堂上,给他讲起了法规的事情来。没想到严德珉如数家珍地跟着说了,还不时给御史大人补补漏,这下可把御史大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赶紧问:“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这般通晓法度?”严德珉说:“洪武初年,有个叫严德珉的人曾经出任过你们都察院的主要负责人,你听说过没有?”御史说:“我听前辈们说过此事,好像他后来不知怎么……反正我也说不清楚。老人家,莫非你就是……”没等御史说完,严德珉就自报门户了:“老夫便是当年你们都察院的台长(洪武十五年前,都察院叫御史台)。”这下完全将御史给惊呆了,缓过神后,赶紧上前将严德珉扶上座,余下什么公事也不说了。两人礼节性地谈了一阵,严德珉就告辞了。

      回到住处,严德珉想想不对劲,自己怕当官,万一……还是赶紧整理行装,一走了之。

      果不出所料,第二天那位御史大人就来拜访了,但他吃了闭门羹,人家严德珉又躲了起来。就这样,这位江南文臣隐名埋姓又战战兢兢地在民间生活了好多年。后来他老了,但脸上的刺字还清晰可见,为此他经常用一顶破帽子将脸部遮盖住。可有一次喝酒,一不小心将帽子给撩了下来,让一个府学校长看到了刺字。府学校长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立马明白,眼前这个人有故事,便问了起来:“您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严德珉长叹一声,随即说道:“洪武年间,皇上那儿我不慎得罪了。那时国法太严,我这顶破帽子戴上去可不容易啊!”说完赶紧向京城方向拱拱手,并连声说道:“皇上圣恩,皇上圣恩!”

      一个大臣因为有一点情绪就施以如此的酷刑,且雷厉风行,不依不饶。所以说,洪武年间朱元璋的工作作风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由此我们说,为政者的主观愿望即使再好,但也得要看看社会群体与社会个体——人是否能接受,如果能接受那就是一项善政;如果无法为人们所接受,即使有再多的美妙理由都无法改变客观的恶果。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