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元璋:钦定“中国圣经”,强化思想文化专制主义

  • 发布时间:2017-07-30 17:14 浏览:加载中
  •   〇钦定“中国圣经”,强化思想文化专制主义

      尽管原本是个文盲,但当了皇帝的朱元璋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跟着当时硕儒名士读儒家经典。而儒家经典到了明代时已经有很多,但最为基本的就是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四书”和“五经”。其实按照历史发展进程来说,应该说成是先有“五经”或言“六经”,后有“四书”,那么“五经”或言“六经”指的是什么?

      ◎是“五经”“六经”“七经”,还是“九经”“十一经”“十三经”?

      “五经”在不同的朝代指的范围还不太一样。最早指的是先秦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亲自编定的《诗经》《尚书》(又名《书经》)《周礼》《易经》(又名《周易》)和《春秋》五部儒家经典。但有的人认为最早的儒家经典应该是“六经”而不是“五经”。“六经”应该是指上述“五经”基础上再加上一部《乐经》,据说也是孔子编定的,但也有人考证出来说,那是汉朝人假托孔子之名而写成的。还有人说,原本孔子所作的就是“六经”,在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一把大火将《乐经》给烧没了,从此《乐经》就失传了。(但在明洪武时期就有“六经”之说,详见《明太祖实录》卷20;卷34;卷46;卷159)

      西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时,所立“五经”博士的“五经”就是先秦儒家的那“五经”,不含《乐经》,汉代开办太学,就是将“五经”作为培养人才的教科书。汉代还有一种“七经”之说,即《诗经》《尚书》《周礼》《易经》和《春秋》“五经”,加上一部《论语》和一部《孝经》,共计七部儒家经典,故名“七经”。但到了后来,“七经”概念又不相同了。唐朝儒家经典有“九经”,即为大经:《礼记》《春秋左氏传》,中经:《诗经》《周礼》《仪礼》,小经:《尚书》《易经》《春秋公羊传》《春秋穀梁传》。它们是唐朝教育与科举考试的主要教材,《孝经》与《论语》是基础课,每人必通的,所以没有被列入“九经”内。宋代时的儒家经典变为“十三经”,它们是《诗经》《尚书》《周礼》《礼记》《仪礼》《易经》和《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穀梁传》等,即由原来唐朝的“九经”,再加《孝经》《论语》《尔雅》和《孟子》。从“五经”到“十三经”,似乎儒家的经典在不断地增多,但最为根本的其实还是先秦时代的那“五经”。

      ◎中国《圣经》——“四书”与“五经”

      宋代流传的“十三经”尽管经书部数很多,但它们都是儒家文化的基本著作。如果将它们进行分类的话,那么《诗》《书》《易》《礼》《春秋》五部经典可以称为传统意义上的“经”,这是儒家的基本典籍,而《论语》《孟子》《礼记》《孝经》等则属于“记”,是儒家思想的核心所在,《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穀梁传》的“三传”属于《春秋》经的“传”,是由《春秋》“衍生”出来的;《尔雅》是汉代儒家经学大师的训诂之作。所以说整个“十三经”最为核心的典籍应该是“经”与“记”。

      但在“十三经”中就是没有单列的《大学》和《中庸》,《大学》和《中庸》原来是《礼记》中的两篇文章。南宋大儒朱熹认为,《大学》是孔子讲授“初学入德之门”的最为重要的典籍;《中庸》则是“孔门传授心法”之书,它们与《论语》《孟子》合在一起,最能表达儒学正统的主要思想,也是研治儒学的最重要的文献。于是他就把这两篇文章从《礼记》中单独抽出来,与《论语》《孟子》合订成“四书”,并为之作注,即成《四书集注》。朱熹为“四书”作注时既融会了前人的学说,尤其是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兄弟的理学理论,又发挥了自己个人的独特见解,即巧妙地将后人常说的“程朱理学”融入儒家的正统经典之中。而经过朱熹的这一集注作解,原本不宜为一般人读通的“四书”顿时变得比较通俗了,南宋以后逐渐为人们所认同和接受。朱熹死后,南宋朝廷开始将朱熹编定且注释的“四书”审定为官方教科书,随即便在帝国内推广开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