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朝黄册制度介绍——“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人上代祖宗的情结

  • 发布时间:2017-07-16 10:04 浏览:加载中
  •   毋容否认,洪武做事确实严酷了点,但就此建立起来的户帖制度,为大明帝国徭役佥派和赋税征收提供了相当可靠、准确的依据。不过从当时户帖制度所涉及的社会阶层来看,主要还是农民,加上赋役不均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于是在推行了10年后的洪武十三年,朱元璋君臣就酝酿推出新的户籍管理与赋役制度,当时出任宫廷四辅官之一的范敏提议:“百一十户为里,丁多者十人为里长,鸠一里之事以供岁役,十年一周,余百户为十甲。”综合先前实施的户帖制度、小黄册制度(下文笔者将述)和范敏的意见,朱元璋在洪武十四年(1381)正月下令给全国,在建立基层里甲制度的基础上编造《赋役黄册》。由此开始全面推行比户帖制更为详密、涉及范围更为广泛的黄册制度。

      黄册制度仍以一家一户作为单位,要求每户如实填写《清册供单》,其包括户主籍贯、姓名、年龄和全家丁口以及所谓的“事产”即房屋、土地、山林、河塘等不动产的面积和动产牛、羊等牲畜数,应该缴纳的税粮数,等等。其中事产与丁口两栏里头又分为四项:上次登记之数额叫“旧管”,上次登记后增加的叫“新收”,上次登记后减掉了的叫“开除”,现有的数额叫“现在”。内容极为详尽,政府看了这个《清册供单》,便可将天下小民状况完全掌控起来。各户供单填好后交给甲首,甲首在核实无误后交里长,里长在核实无误后将一里的供单集中起来,开始编订成册,每册开篇有一张里甲人户总图,鳏夫、寡妇、孤儿等不能承担国家赋役的,则被列在总图后面,成为“畸零”。成册后,一式四份,然后里长将其呈送给当地的县衙,县衙留下一册保存,将其余三册连同该县里的丁口、事产统计总册一同交到上一级衙门——府里头,以此类推,府、布政司直至中央户部,各衙门各自保存一册。每本黄册长宽为40厘米,重约2千克,内有1里110户。地方政府的那几份“黄册”的封面是用青纸包起来的,所以有人喊它为“青册”,但习惯上我们将之与中央户部的那份一起统称为“黄册”。送中央户部的那一份户籍册是用黄纸做册面的,所以叫做“黄册”,或者叫“户口黄册”,用今天话来表达。那就是“户口簿”。黄册是大明帝国向人民征收赋役的最主要依据,所以又被人们称为“赋役黄册”。

      正因为黄册的编造关系到大明帝国的人口管理、赋役佥派和百姓的生计,所以洪武皇帝朱元璋对此极为重视。他曾下令:每户的《清册供单》必须由各户自己填写,当时叫“亲供”,不许别人包揽。那要是有人说:我不识字怎么办?就本户自报,请人代写,填写好了以后,有关衙门的官吏进行核查,确认无误后收缴起来装订成册。绝不允许弄虚作假,各户也不能隐瞒人口与田产。如果发现有官吏私通人户作弊,官吏一律处死,人户家长也处死,其余户内之人迁往边疆地区。当时朱皇帝是这样说的:“若官吏、里甲通同人户,隐瞒作弊,及将原报在官田地、不行明白推收过割,一概影射、减除数额者,一体处死;隐瞒人户,家长处死,人口迁发化外。”(万历:《大明会典·户部·黄册》卷20)

      其实编造黄册不仅仅涉及人口管理和赋役佥派,而且还事关大明帝国子民的谋生职业与社会稳定问题。按照黄册制度的要求,除了卫所现役将士之外的所有人都应该被编入里甲,其大致分为民户、军户、匠户、灶户等,在册籍上一一注明每户的户类,也就是该户谋生的职业,说白了这是户口赋役总册。如果按照职业分类的话,当时还编造了各种不同户类的专业户口簿,交给对口的上级主管部门保管,如军户的专业户口簿叫军籍册,叫大明兵部保管,匠户的专业户口簿叫匠籍册,交大明工部(相当于建设部)与内官监保管,灶户的专业户口簿叫灶籍册,交盐运司保管,只有民户没有再造册。民户中除了当时社会群体主干农民外,还包括儒、医、阴阳等户,军户中又分校尉、力士、弓、铺兵;匠户中分厨役、裁缝、马船等,“濒海有盐灶”。这种分类有点像当今我们的户籍管理,不过不像现在户籍管理大致将人分为两大类: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而是分成了许多种类。

      明代黄册户籍管理中有个很特别的,那就是军队专业化。而军队专业化主要体现在军籍世袭制化与勾补定向化。为了说明清楚问题,我们就从明朝军队卫所中的军士来源讲起。朱元璋是以造元朝的反而起家的,因此其军队中最早一部分人马就是当初的“从征”将士,即跟随他造反闯天下的那部分人;第二类为“归附”,就是收编元朝投降部队和各地割据势力队伍;第三类“籍屯田夫为军”:譬如洪武十一年四月,朱元璋下令将先前没有田粮而被强制迁徙到凤阳进行农业生产的屯田夫,全部落籍为军,并将其发往湖北黄州卫补充军力;第四类为“谪发”,即“以罪迁隶为兵者”,说得白一点就是将罪犯罚作军士,譬如,洪武二十七年四月朱元璋就曾“诏兵部,凡以罪谪充军者,名为恩军”。罪犯不作别的处罚,充入军队当兵,这是皇帝的恩赐,所以命名其为恩军或“长生军”,但由此也可以反观明代军士地位之低了。地位低,战争一旦发生还要死人,可军队人数可不能少啊,于是就出现了第四种军士来源“垛集”,也就是我们今天话讲的征兵。那么征兵怎么个征法?

      明初规定:民户中3户人家合为1个垛集即征兵单位,其中1户为正户,其他2户为贴户,即起到候补作用的。正户出正军1名,承担军役,一旦该正军参军,便被编入军籍,与民籍分立。入了军籍就不能轻易变动,除非当上兵部尚书才可脱离军籍;那么要是军士死了,就由该军士儿子替补;要是军士没儿子或逃亡了又该怎么办?必须马上补上,要是逃军的话,政府着力追捕,要是死了没法补时,官府就到军士原籍追补其家属;如果该军户户下只有1丁,那么就得上另外两个有丁的贴户内追补,这就是明史上有名的“勾军”。

      不过这“勾军”可有名堂了,一旦卫所队伍中缺失军士,就差人上缺失军士原籍去勾补。

      但因为明代军士地位实在低下,应该承担军役的有钱人家往往会买通前来勾补的军队人士,军队人士收了人家的钱就到别的人家那里去乱勾补,这样就会引起地方百姓的骚动。鉴此,洪武二十一年八月,朱元璋下诏规定:“自今卫所以亡故军士姓图籍送兵部,然后照籍移文取之,毋擅遣人。违者坐罪。”军队卫所乱来的源头治理了,但地方军士候补一头却还是存在问题,于是朱元璋又下令:“天下郡县以军户类造为册,具载其丁口之数,如遇取丁补伍,有司按籍遣之;无丁者止。”

      军队卫所的兵籍送到兵部,要有勾军也得由兵部等机构核实后下文下去,另外派人专门勾军,地方衙门专门编造军户户口册。到了该年的十二月,朱元璋又命令大明兵部置军籍勘合,专门设计了一种军籍户由,可能就相当于民籍中的《清册供单》,然后派人拿了这种军籍户由上各地的军队卫所中去,叫士兵们如实填写:从哪里来当兵的,调补何卫何所,这都是什么时间的事情,还有在营中的丁口数,等等,“如遇点阅,则以此为验,其底簿则藏于内府”。这就是明史上的军籍黄册,简称其为军黄或军黄册;而相对的其他专业黄册如匠籍册、灶籍册等则被称为民黄或民黄册。

      与编造专业黄册相配套,大明政府规定:“(各)人户以籍为定”,“以其业著籍”。即使民户等因灾荒、贫困和役重等因素而被迫逃亡外乡的,“所在有司必穷究所逃去处,移文勾取赴官,依律问罪,仍令复业”(万历《大明会典·户部·黄册》卷20)。就是说你一旦落籍后不可随便更改户籍职业,否则的话要被处以严厉的责罚。《大明律》中就有这样的律条:“凡军、民、驿、灶、医、卜、乐诸色人户,并以籍为定。若诈冒脱免,避重就轻者,杖八十;其官司妄使脱免及变乱版籍者,罪同。”

      ◎黄册与南京玄武湖里的湖神庙

      黄册制度的实施与推行,使得大明对帝国各地各色人群的统治和帝国社会的稳定得以了强化。不可否认,其带有一定的冷酷性,但同时也给帝国政府征收赋税和佥派徭役提供了比较精确又相对合理的依据。正因为如此,自黄册编订起明朝政府就予以高度的重视,黄册编好后送到中央户部,户部将它们存放在有着严密看守的南京玄武湖。玄武湖在明代时还是叫后湖,湖域很大,比现在的玄武湖要大多了,它的北边与东北原来都是水域。玄武湖位于明南京城北,只有湖中有几个“洲”是陆地。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全国第一次黄册编造工作结束,当时的黄册库就在旧洲(今玄武湖的梁洲)等地开始建造。但南京民间有个说法,后湖原来是由一些渔民在此居住并以打鱼为生,朱元璋要在后湖建造黄册库,这就等于要将后湖的渔民从自己的家园赶走,渔民们一下子急了起来,他们一起去找同在后湖打鱼为生的一个德高望重的毛姓老人商议怎么办?毛老人想了一下,决定去找朱元璋说说。他见了朱元璋不说后湖里渔民不同意造黄册库,而是机智地“启发”朱元璋,他说:“皇上,您要在后湖里造什么册,就是放那账本,不合适啊!”朱元璋惊奇地问:“为什么?”毛老人说:“我们世代在后湖生活,皇上你有所不知,这后湖的老鼠特多,你要将什么账册放在后湖还不叫老鼠天天饱餐一顿!”朱元璋一听,觉得老人的话也很有道理,但要放弃人们说的后湖这块风水宝地,朱皇帝还真舍不得,他转了一下脑筋,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对毛老人说:“老人家,这就不难啦,有劳你老人家帮忙了!”毛老人不解地问:“我怎么能帮你的忙?”朱元璋说:“你不是姓毛?这‘毛’还不就是那个‘猫’,留你在后湖不就可以镇住老鼠啦!”毛老人还不怎么理解,朱元璋又说了:“老人家,你辛苦一辈子,也没享过一天的福,今天我就封你一个黄册库总监当当!”说完就命令手下人将毛老人抓了起来,关到梁洲的地窖里去,然后让士兵们赶走所有的后湖渔民,并随即在梁洲等地建造黄册库。造着造着,朱元璋忽然想起了梁洲地窖里还关着那个毛老人,他可好几天没人管了,会不会饿死?想到这儿,立即叫人去看看。果然不出所料,那毛老人早就饿死了。朱元璋突发慈悲,心想这毛老人一辈子也没做什么坏事,就这么死啦,不免有点可惜。于是他下令叫人在梁洲盖一座庙,多多上香,让毛老人在地下管好那些老鼠。从此以后南京后湖上就多了一个“毛老人庙”。“毛”成为“猫”,“猫”不仅镇住老鼠,也要吃湖里的鱼,于是毛老人庙就变成了神祠,以后又改名为湖神庙。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