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元璋晚年的残暴:李仕鲁的悲惨下场

  • 发布时间:2015-12-29 11:06 浏览:加载中
  •   文人气节,敢讲真话,但能有什么下场呢?敢于与朱元璋唱对台戏的人不多,李仕鲁的死充分证明了朱元璋晚年的残暴。

      朱元璋重用文人,但到了晚年,却如同对待那些久经沙场的开国元勋一样,又对文人大开杀戒。

      在被杀的小官员中,有一个叫李仕鲁的人。他虽说没有什么战功,但在当时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明初朱元璋派人寻访朱熹学派的学人,有人便推荐了李仕鲁。

      李仕鲁入朝陛见。朱元璋很高兴,拉着李仕鲁的手说:“我求子久,何相见恨晚也!”

      尽管李仕鲁对朱元璋说的是否真话有怀疑,但当他听到“相见恨晚”

      的话,文人特有的满足顿时涌上心头,他跪在地上说:

      “臣愿为皇上效力。”

      “这就好,国家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嘛!”

      “国泰民安,也是我们读书人盼望已久的大事呀。”

       “现在还说不上国泰民安,”朱元璋从龙椅上坐起来说,“北国还有战火,但是老百姓已看见光明了,像你这样有名望的读书人,也是国宝嘛,百姓需要你们,朕 更离不了你们呀!”“皇上过奖了,臣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而已,论功劳没法和征战沙场将军们相比。”“不能这样认为嘛,你们这种人有时候比拿枪的人 还厉害呢!”

      李仕鲁说:“还是皇上圣明,文武之道是兴国之本。”

      “你想做什么?”朱元璋关切地问。

      “臣还是想找个清静地方做点儿学问。”李仕鲁说。

      “做学问有的是机会嘛,现在国家急需人才,朕打算派你到外地去做官怎么样啊?”

      “臣遵旨。”

      “这就对了,朕希望你有所作为。”

      李仕鲁很快就被朱元璋委任到外地做官了。

      几个月之后,来人说李仕鲁恪尽职守,整治地方,颇得百姓拥护。朱元璋很高兴,立即下旨将他召回金陵,又派他到别的地方做官去了。

      朱元璋让李仕鲁到外地任职,许多人认为是开明之举,朱元璋很自豪地说:“朕即将召他人京。”

      一年后,李仕鲁不负皇上期望,为官清正,传出了好名声,朱元璋又把他召回来,让他做大理寺卿。

      也许是朱元璋是和尚出身的缘故,他重视佛教和佛道僧众,下诏征召东南受戒有德高僧,在京都钟山开法,同时还给他们封了官。

      朱元璋曾对他的儿子说:“和尚是出家人,绝尘缘,没妻室儿女,亲戚的牵扯,为官自然会清廉。”

      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明朝上下信仰佛教城凤,阅朱元璋崇信释教,宠信僧众,那些和尚便作威作福,请朝廷为佛教设僧官,于是朱元璋把原来设立的善世的改为僧录司,还设了不少品级挺高的官。

      时间长了,有人站了出来,他们就是李仕鲁和陈汶辉,他们两人先后上奏不可宠信僧侣,屠戮大臣。

      朱元璋对他们的上奏充耳不闻,有一天他心血来潮对一个老太监说:

      “听说最近又有人奏关于朕任用僧人为官的事了?”

      “正是。”太监说。

      “是何人如此大胆?”

      “不是别人,正是皇上亲自提拔的李仕鲁和陈汶辉啊!”

      “是吗?”朱元璋从侍女手中接过一碗参汤喝了一大口,“这个李仕咎是个好人,作风正派,为官有方,很受百姓爱戴,他怎么给朕提这个问题呢?”

      “回禀皇上,此人虽然有才,但高傲无比啊!”

      “有这种事?”

      “是的,许多大臣都对他有意见,但就是不敢说。”朱元璋哈哈大笑,侍女走过来将空碗接住,粲然一笑,转身离去了。朱元璋似乎想对丰满年轻的漂亮女子说什么,但嘴巴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说。

      室内香气扑鼻,老太监瞅着他笑了,说:“皇上今天晚上是否需要安排一个女子陪夜?”

      “陪什么?”朱元璋说,“人生易老啊!前些年,朕对美女爱不释手,瞅着她们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哩,可是现在不行了,力不从心嘛!”

      老太监笑了,说:“皇上是否请个医生来,补补元气,说不准还能恢复青春哩。”

      “恢复个屁!不中用了,瞅着她们就是激动不起来了。”

      “前年那个西洋僧人给皇上教授的房中养生术,依臣之见皇上还是继续练下去为好。”

      “没有什么用了,咱们还是谈正事吧,刚才朕问什么来着?”

      “皇上刚才询问有人用僧人为官一事。”

      朱元璋用手抚着苍老的前额说道:“朕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哇,你找他们的奏折,朕想看看。”晚年的朱元璋变得古怪猜疑,对身边的许多大臣都不相信了,能使他放心的只有身边几个随从太监。

      一股清香飘来,朱元璋抬起头时,一个女性的身影又出现了。是刚才的那个大眼睛女子。她送来了一盘水果。

      朱元璋站起来,他自然地,如同长辈拉着晚辈的手一样,拉住她的小手,亲切地问:

      “你是何时人宫的?”

      “回禀皇上,是去年秋天来的。”

      “哪里人氏?芳龄几何?”

      “我生在广西,长在福建,今年才十九岁。”

      “家里还有什么人?”

      “母亲早逝,父亲领弟弟做贩牛生意。”

      “这么说你的父亲是个牛贩子了?”那女子低头不语。

      朱元璋又拍着她的肩膀,说:“你在这里习惯吗?如果有什么难处,尽管讲!”

      “谢皇上,我在这里很寂寞啊,还是放我出去吧。”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