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识分子看不起朱元璋 朱元璋大兴文字狱

  • 发布时间:2015-11-01 21:53 浏览:加载中
  •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朱元璋在完成了从劳力者到劳心者的转变之后,内心颇为惶恐,唯恐自己伪知识分子的身份被那些清高的文人识破。因此他既需要知识分子忠诚地帮助他治理国家,也担心他们内心出现的思想异动,这种矛盾的心态直接导致了明初知识分子们的悲惨命运。

    朱元璋
    朱元璋
     
       朱元璋设计了如此精密、完备的国家权力机构,任何对皇权构成威胁的可能性,都被扼杀于萌芽之中;任何官员妄图从中渔利,都成了痴人说梦;朱元璋非常自 信。在这一整套的模式下,人民必然会从中获利。可是说来说去,必须有一批为他工作的官员存在,国家机构才能运转起来。如何寻找这些官员,却把朱元璋给难倒 了。

      朱元璋首先想到的就是元朝旧吏。这些人熟悉典章制度,对机构运作有着清晰的了解,是现成的人选。但是,朱元璋自幼受尽了这些元朝 旧吏的欺凌,看够了他们鱼肉百姓的行为,所以对他们的任用,朱元璋慎之又慎。之所以明朝针对吏治迭兴大狱,与这些元朝旧吏有着密切的关系。与朱元璋一起打 江山的弟兄们,是另一个选择。可是他们先天不足,多为斗大字不识几个的粗莽武夫,根本无法胜任。加之功臣武将的居功自傲,让朱元璋彻底伤了心。

       摆在朱元璋面前的,只剩下一种选择,就是广搜各地儒生。因为在战争年代里,朱元璋从刘基、李善长他们身上,已经充分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吴元年 (1367)?三月就下令设科取士。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首开科举,下诏设科取士,重新恢复了科举。洪武四年,朱元璋取中了明朝第一批进士120 人。这120名进士连同会试录取的举人全部授予了官职,立即充实到官员队伍中。可是随着科举的施行,朱元璋也发现了其中的弊病。首先开科取士的人数远远不 能满足明朝庞大官僚机构的需求,更为重要的是,前来应试的多为后生少年,他们缺乏官员必备的素质,而那些怀才抱德的士大夫们则很少参与科举。这样的结果与 朱元璋的初衷大相径庭,他不得不考虑改变取士的方针。洪武六年(1373),朱元璋正式下诏,认为所录取的进士都太过年轻,根本无法把所学的圣贤之道应运 于公务的处理中。宣布刚刚实行三年的科举考试被停罢。这项决定直到洪武十五年(1382)才被改变,规定此后3年举行一次科举考试。

       停止了科举的同时,朱元璋提出了新的选人办法。命令各级官吏荐举人才,希望让现成的知识分子参加到政权的建设中。为了进一步培养新的统治人才,朱元璋还特 别重视学校教育。早在至正二十五年(1365),朱元璋就在南京创办了国子学。洪武十五年(1382)改名国子监,作为全国教育的最高学府。在地方上,还 设府、州、县学。洪武八年(1375),朝廷甚至下令在各地农村设学。同时,朱元璋对这些学生还特别地优待,根据他们不同的能力授以官职。国子监的学生, 成绩优异的,可以直接做官,或者再通过考试做官。其中有些人甚至被授以地方大员或朝廷官吏。至于州县地方官,更是大批地从各级学校中选用。另外,在学的监 生还被赋予各项职责,如奉命巡行、监督水利、清丈田亩、在各衙门实习办事等。

      很可惜,并不是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愿意入仕,有很多人瞧不 起出身贫寒的朱元璋。朱元璋自幼失学,没有多少文化。虽然在戎马倥偬之中,朱元璋虚心向身边的文士学习,到了登基之后,朱元璋已经能够粗通文史、操笔成文 了。但是,大多数的知识分子仍把他当作一介武夫看待,对他的努力学习根本是充耳不闻。文人的鄙视,让朱元璋敏感的神经更加脆弱。所以我们才会看到洪武一 朝,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文字狱。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作《谢增俸表》,因为文中有“作则垂宪”之语,被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万寿 表》,以“垂子孙而作则”被诛,因为“则”有“贼”的嫌疑。尉氏县教谕许元,为本府作《万寿贺表》,以“体乾发坤,藻饰太平”被诛,因为“藻饰”与“早 失”音相近。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谢赐马表》,以“遥瞻帝扉”被诛,因“帝扉”与“帝非”相似,有指斥朱元璋的嫌疑。亳州训导林云,为本府作《谢 东宫赐宴笺》,以“弑君父以班爵禄”被诛,朱元璋怀疑暗讽他杀死韩林儿。德安府学训导吴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表》,以“永绍亿年,天下有道,望拜青 门”,被诛,怀疑暗指朱元璋的过去。杭州府学教授徐一夔表文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等语,朱元璋以“光”寓意为光头,“生”是“僧”的 谐音,暗指他当过和尚,被诛。一连串的杀戮理由,都是很牵强的无稽之谈,但却是事实。不得不承认,朱元璋的神经已经敏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朱元璋如此恩威莫测,加之大狱迭兴,官员成为主要的受害者,这让许多的知识分子望而却步,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采取自杀、自残肢体、逃往漠北、隐居深山等 办法,躲避朱元璋的征调。甘愿老死山林,也不愿每天战战兢兢地当官,但朱元璋却不允许。朱元璋还特意发布一道命令:“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寰中士大夫不为 君用,是自外其教者,诛其身而没其家,不为之过。”这就是说,在我大明的国土内,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子民,应该为我所用。如果你不为朝廷所用,就是欺君之 罪。这道诏令并非是空头文书。元末举人钱仲益,是一位读书过目成诵的奇才,元末供职杭州路录事。朱元璋几次征召他不到,就派人将他锁进京城,将他的右手钉 在木板之上,造成了终身残废。贵溪儒士夏伯启叔侄俩,斩断手指,誓不入仕。朱元璋亲自把他们带到南京审问,最终处以极刑。苏州人姚涧、王谟,因为不肯奉诏 入京,被朱元璋砍了脑袋,抄没了家产。士大夫想隐逸都不行,仅有的一点点的自由,在洪武朝也消失了,所有人都被完完全全地成了朱元璋的私有物。

       朱元璋还特别留意江浙一带的文人。江浙原为张士诚的根据地,许多文人曾是张士诚的座上宾,这使得朱元璋对这一地区的文人一直持有特别的偏见。朱元璋需要 文人对他的支持,所以大批地招揽江南才子。但这些人的下场,往往都十分悲惨。吴中诗人杨基、张羽、徐贲、高启被称为“明初四杰”,在明初都被征入仕。杨基 官至山东按察史,因为一件小事被罢官、戍边,最后死在戍所。张羽被任命为太常寺丞,后被贬到岭南,走到半路时,朱元璋又传圣旨招他回来,张羽不知道朱元璋 到底是何用意,在恐惧之下投水而死。徐贲做到河南布政使,朱元璋说他对西征军队疏于犒劳,就把他逮捕入京,徐贲最后死在狱中。高启被征召修纂《元史》,后 来又被任命为诸王的老师,可惜好景不长,苏州知府魏观把府衙修在张士诚宫殿的旧址上,被人告发,由于府衙中的《上梁书》为高启所做,朱元璋马上命人将高启 逮捕入京,处以腰斩极刑。

      文人们最终屈服了。面对皇权的威力,他们渺小的身躯根本无法同屠刀相对抗,一批又一批的官员在各种大狱中被 杀掉。而与此同时,更多的知识分子在利禄的诱惑与屠刀的威逼下,步入仕途。面对这一切,朱元璋笑了,皇帝的权力是谁都无法抗拒的;知识分子却哭了,没有了 脊梁,他们成了朱元璋手中摆弄的工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