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赢家朱元璋:韩山童刘福通起义成全了朱重八

  • 发布时间:2015-10-21 18:11 浏览:加载中
  •   正如每一个封建王朝统治后期的结局一样,人民用自己独特的语言宣判了元朝的死刑: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终于演变成了改朝换代的交响曲。历史的脚步走到了1351年,韩山童、刘福通揭开了波澜壮阔的元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

       韩山童,出身于北方白莲教世家。出身的优势,使得他自幼在白莲教信众中有着极高的威望。面对元朝腐朽的统治,韩山童希望有所作为,于是以“弥勒佛下生” 和“明王出世”为号召,“倡言天下大乱”,寻找志同道合的战友。刘福通就是这时候走入韩山童的视野中。作为最早的信徒,刘福通对韩山童的崇拜,超过了常人 所能想像的范围。韩山童所描述的大同世界,深深地吸引着刘福通,使其为之向往。每次布道结束之后,刘福通总有一种想为之献身的冲动。


     
       丞相脱脱调集了15万民工决意开河,这为韩山童提供了契机。韩山童派数百名信徒到开河民众中散布“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民谣;而自己则暗自造好 独眼石人一具,背后刻上“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14字的谶语,将其预先埋于黄陵岗。至正十一年(1351)四月下旬,开河民工挖出独眼石人。 消息传开后,正如先前所预料的那样,人心不稳的情况出现了。五月初,韩山童、刘福通等聚众3千人,于安徽颍上县,杀黑牛白马,告祭天地,准备起义。为了增 强号召力,除了原有的宗教纽带外,韩山童等人又打出光复大宋的旗号,以招揽人心。韩山童自称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刘福通则为南宋名将刘光世后代,当 辅助明主。然而由于有人告密,在宣誓时,地方官带人前来剿捕,韩山童被捕牺牲,其妻子杨氏带着儿子韩林儿无奈出奔;刘福通等人经过激烈战斗,最终侥幸冲出 了重围。

      至此,对于元朝政府来说,一场还未来得及发动的叛乱,终被扼杀于萌芽之中。的确,元朝政府不需要有任何的紧张。15万民工中 只有3千人响应韩山童,其号召力是有限的。如今连他都已经死了,“余孽”又有什么可以惧怕的呢?可惜,他们碰到的是刘福通。当韩山童牺牲后,群龙无首,众 人本已打算作鸟兽散,但刘福通站了出来,重新点燃了众人的希望。刘福通经过短暂的休整,避实就虚,于五月初三攻占了空虚的颍州,大起义正式爆发。因为起义 军头裹红巾作为标志,所以被称为“红巾军”。

      起义军占领颍州后,引起元廷极大的震动。元顺帝立刻派遣枢密院同知赫斯,率领六千蒙古铁 骑,并汇集各路汉军,围剿颍州。面对蒙古军大兵压境,刘福通临危不乱,沉着应战,加之蒙古将领大都是酒囊饭袋之徒,战斗力很弱,仅此一战,便击溃了蒙古 军。刘福通趁势又攻占了附近众多的州县,起义军的队伍也迅速壮大到十万人。在击败几路前来镇压的蒙古军队之后,红巾军的势力迅速扩大,以致出现“红巾遍 野,呼声震地”的局面。

      虽然此时的刘福通已经一跃成为起义军的领袖,经过了几场大战后,他卓越的指挥才能赢得了部下对他的拥戴;但是 刘福通并未被权势冲昏头脑,他的理想仍然是韩山童口中的那个大同社会。他对白莲教的教义深信不疑。至正十五年(1355)二月,在得知韩林儿母子的下落 后,刘福通立即派人把她们接到亳州,并毫不犹豫地立韩林儿为帝,号小明王,建国大宋,改元龙凤;又尊林儿母杨氏为太后。

      宋政权的建 立,一方面带动了各地的起义,另一方面也把元军进攻的矛头吸引到了自己身上。从至正十五年六月开始,元廷派了几路大军围攻龙凤政权,刘福通颇有捉襟见肘之 感。为了分散元军对龙凤政权的压力,从至正十六年(1356)九月开始,刘福通派遣军队分路出击,命李武、崔德部进攻陕西,牵制侧翼的元军。这支部队虽未 能攻陷西安,但也给陕西的元军以沉重打击。这让刘福通认识到,战略进攻比被动挨打更具杀伤力。至正十七年夏,刘福通作出了最具战略性的决策——北伐。义军 分东、中和西三路,向北方挺进,北方红巾军进入鼎盛时期。

      至正十七年六月,刘福通命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喜等组成西路军,入陕增援李 武、崔德。西路军首先夺取兴元路(今陕西汉中),借道陕南,进占秦(今甘肃天水)、陇(今陕西陇县),并一度占领凤翔,颇有兵临西安城下之势。但是在察罕 帖木儿等人的镇压下,西路军失败。至正十八年,白不信、李喜喜各部先后兵败入蜀。另一支“红巾军”则挥兵北上,于至正十九年(1359)四月攻占了银川, 活动于灵武等处。

      东路军由红巾军的著名将领毛贵率领。至正十六年,毛贵北上夺海州(今江苏连云港西南)失利,遂夺船借海道入山东。至 正十七年二月取胶州,其后又攻下莱州、益都、莒都等地。七月,在元万户田丰反抗元朝的帮助下,攻克了济宁路(今山东钜野)。刘福通因势命毛贵联合田丰夺取 山东,北伐大都。至正十八年(1358)正月,田丰攻克东平路(今山东东平),使得元朝的南北漕运中断。二月初毛贵攻占济南,至此,山东各地大部分已为毛 贵、田丰所取。至正十八年二月,毛贵亲率起义军进入河北境内,一路势如破竹,三月克蓟州(今天津蓟县),兵至枣林、柳林(均在今北京通县),元枢密副使达 国珍战死。“红巾军”兵临城下,使得大都人心惶惶。不时有大臣提议顺帝退至蒙古草原,或是转移到关陇、陕西一带,以避兵锋。可惜的是毛贵孤军深入,缺乏后 续部队的增援,而元军部队从四方包围过来,毛贵兵败,被迫退回济南。虽然东路军也以失败而告终,但兵锋直指元朝的政治心脏,元朝被迫调动大量的军队围攻东 路军,使其他战场的压力大为减轻。

      中路北伐军则是由关先生(关峰)、破头潘(潘诚)、冯长舅、沙刘二等率领的,以曹州(今山东菏泽) 为基地,选择进取山西、转而进攻大都的路线。1358年九月,中路军越过太行山,攻取陵州、高平,进入山西。他们虽一度被元军所败,但是当毛贵出师河北之 后,中路军再次活跃起来,先后攻克怀庆路、晋宁路,整个山西都成为了中路军打击元军的阵地。根据新的形势,刘福通把中路军分为二路:一路攻绛州(今山西绛 州);一路经由沁州(今山西沁县),攻冀宁(今太原)、大同。战线长达千里,意欲与北上的东路军形成对大都的包围圈。由于东路军的失败,这一构想未能实 现。十二月,关先生、破头潘北出长城,攻克上都。上都为元代皇帝夏宫,元世祖以后的历代元朝皇帝,差不多年年都要巡行上都,所以,攻克上都对起义军来说有 很大的政治意义。接着中路军又攻破全宁(今内蒙古翁牛特旗),焚鲁王府,进而又攻辽阳,并准备以辽阳为基地进攻高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