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荣登大宝

  • 发布时间:2015-09-17 22:47 浏览:加载中
  •   北伐连连奏凯,南征进展顺利,零星的地方割据势力,只需传檄而定。

      时令已届年末,飞雪报舂,形势喜人。一派欢歌笑语,回荡在应天 城内。几天之后,新年伊始,这里将举行隆重的登基大典,一个新王朝将在这里诞生。在这个关键时刻,人人小心翼翼,力争多添喜少报忧,只要讨得主子喜欢,个 人焉愁名利不能双收?以左相国李瞢长为首的大臣们坐不住了,纷纷锦上添花——“劝进”。

      万乘之尊的皇帝,虽然人人想做,但又不能自己 争着做。因为,谁能登上那个金龙环绕的龙墩,是上天的意志,臣民的推戴。臣僚们恳求他代天驭民,便是代表了天心民意。难怪,自古迄今,所有的开国皇帝,不 论是用武力夺得的,还是靠阴谋篡夺来的,都要玩一出三推三让的把戏,以显示并非自己热衷权位,而是对殷殷恳求的无奈屈从,也是准备为天意民心作出贡献和牺 牲。当然。做大臣的要善于试探体察,看准时机。左相国李善长就是这样一位高手。这年七月,苏州城尚未陷落,吴王朱元璋正兴致勃勃地与群雄等研究庆典雅乐。 李善长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率领群臣上表,劝朱元璋即皇帝位。但被婉富谢绝了:

      “一统之势未成,四方之途尚梗。何必汲汲惶惶?自古帝王有天下,已经洞知天命所归,人心无外,尚且谦让再三。若天命果然在我,也须以后再议。我曾笑陈友谅,刚刚得到天下一角,便妄自称尊,猝致灭亡。我岂能蹈他的覆辙!”

      李善长觉得,朱元璋说的也有道理,只得作罢。

       现在,形势已经大变。不仅南北大局已定,登基的一切准备,也已经完全就绪:新的“皇历”(《戊申岁大统历》已经审定,新的律法《律令》及(《律令直解》 已经颁行;皇帝即位的朝服,后妃官员的礼服,都已齐备。册立皇后皇太子等各种仪礼、表册,已经起草完毕。连卤簿仪仗也演习得十分娴熟。万事俱备,只欠东 风。再不劝进,更待何时?

      十二月十一日,早朝临近完毕时,李善长再次率领文武百官跪地劝进。劝进表堂而皇之地写道:

       开基创业,既宏盛世之舆图;应天顺人,宜正大君之宝位。苍生成仰,红日方升。钦惟殿下,勇智自天,聪明冠世。扫除六合之风尘,拯救兆民于水火。天下归 服,若江汉之朝宗;邦域肇隆,有金汤之巩固。即膺在躬之历数,必当临御于宸居。上以答乎天心,下以符于人望。臣善长等爰合群情,躬身劝进。发政施人,参赞 两问之化育;制礼作乐,开拓万世之太平。谨奉表劝进以闻。

      此时,朱元璋已如红日初升,天神降临,是协助造物主化育天地万物的上苍之子。但他仍然要推搪自谦一番:“本王功德浅薄,焉敢自比开天红日?智勇拙陋,不足以任造福万民的皇帝重任。不可,不可。”

      李善长等群臣,一齐朗声说道:“天生圣哲,就是为了百姓。如果不正大位,何以慰天下臣民之望。殿下除暴乱,救生民,功塞宇宙,德协天心——天命所在,不可违抗。殿下不允,臣等敢以死相请。”

      朱元璋仍然不答应。第二天,李善长再率百官恳请:“殿下谦让之德,已经著于四方,感于神明。望体恤生民之切望,答应臣等之恳请。”

      既是关乎上天的旨意,百姓的切望,再不答应,便是违天意,忤百姓。朱元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缓缓点头说道;

      “诸位屡次恳请,本王只得勉为其难。但事体重大不可草率。还望诸位斟酌仪礼而行。”

      至此,历史上上演过不止一次的开场喜剧——劝进,方才落下帷幕。

      朱元璋梦寐以求、文臣武将们翘首期待的盛大节日,终于到来了。

      偌大一座应天城,弥漫在欢乐吉祥的气氛之中。家家张灯结彩,户户清扫门庭。主要街道铺撒黄沙,洒上清水。千年古都金陵,要以崭新的面貌,迎接非同寻常的大喜事——新皇帝登基大典。

      无奈。新皇帝所代表的苍天和神祗,似乎并不领情。进入腊月下旬以来,北风呼啸,天低云暗。纷纷扬扬的霰雪,一阵紧,一阵慢,天天飘洒不止。

       那些善于逢迎的大臣,就趁机讨好献媚。这个说,瑞雪兆丰年,大吉大利,那个说,玉屑铺阶,天降瑞祥。朱元璋的心头,却像是塞满了冷雪。他听说,陈友谅五 通庙登基时,霹雳震天,暴雨如注,登基大典草率敷衍,狼狈异常。难怪,大汉皇帝坐了不到三年,便一败涂地,命丧鄱阳!足见,没有上苍的护佑,皇柞是长久不 了的。朱元璋心下忐忑,坐立不安,惟恐那样的倒霉天,也让自己碰上!

      不!陈友谅的悲剧决不能重演!必须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隆重而愉快地登基。

      朱元璋把选择“好日子”的重大使命,交给了熟稔天象、神机妙算的军师。

      刘伯温参酌天气阴晴消长的规律,选择新年正月初四为大典吉期。

      “中丞,今日还这么大的雪,到那时,必定能是个好天吗?”朱元璋仍然忧心忡忡。

      “不敢说‘必定’,但八九不离十。”刘伯温充满信心,“大王可以昭告天地,迁入新宫了。”

      “好吧,明天就迁。”

      当天夜里,朱元璋在庭院中摆开祭案,郑重奠拜神祗。焚香叩头后,他暗暗祈祷:

      “明年正月四日,臣于钟山之阳,设坛备仪,昭告帝祗。惟简在帝心,如臣可为生民之主,告祭之日,帝祗来临。天朗气清。如臣不可为,至日,当烈风异象,使臣知之。”

      朱元璋对天地命运是何等的笃信与惶怵。为了那个“烈风异象”的坏天气不出现,他只有虔敬地乞求神祗保佑。

      年末的最后几天,朱元璋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老天爷似乎故意跟这位心急火燎的未来皇帝开玩笑,直到除夕之夜,仍然雪飘如涌。新年初一,初二,大雪总算停了。但浓雾重重,阴霾依旧。

      朱元璋沉不住气了,只得再次向刘伯温求救:“中丞,今天已经初三了。怎么,这天……”

      “大王,据属下推算,明日应该是雪隐天晴的好日色。”刘伯温并不慌张,“只要上下人等,没有干怒上苍的不敬之举,谅必不会错的。”聪明的刘伯温,回答得仍然无懈可击:明日天晴,是他推算得准;如继续下雪,则是有人干怒了上苍。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