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恩来的故事:该刚则刚,针锋相对

  • 发布时间:2017-03-19 17:20 浏览:加载中
  •   周古人说:“太刚则折,太柔则卷,圣人则在刚柔之间。”这是讲的中国古代的治国之术,处事治国的刚柔、软硬、宽严,必须掌握分寸,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所谓“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人的性格往往是多侧面的,而历史上的英雄往往以他们鲜明的个性名重于世。这并不是说他们的性格单一。只是说在多重因子中某个因子被优先放大,以致遮掩其他因子的辉光。像诸葛亮以足智多谋、温文尔雅而享誉三国周瑜以风流倜傥却气量狭小而为后人可惜;关云长以其忠肝义胆、义重云天而倾倒后世。但他们尽管性格鲜明,却很难说做到了多重性格的完美统一。观诸历史,将“君子”和“大丈夫”人格集于一身的可谓凤毛麟角,周恩来可说得上在性格的完整上起到了典范作用。

      人们对周恩来为人的和蔼宽厚,印象极为深刻。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给团中央的报告中,对他有“态度温和”的评语。其实这只是他性格中的一面,另一面则是刚强坚定。不过这种刚,一般表现为外柔内刚,柔中寓刚。尼克松就曾形容周恩来“是一座冰层覆盖着的火山”。的确,他那从容冷静、温和宽厚的外表,蕴藏着炽热的情感,顽强的意志。

      工作方式属于方法论的范畴,是完成任务,实现目标的手段。周恩来极为讲究方式方法,做什么事情总要反复琢磨,选择运用最精当妥帖的方式方法实现目标。

      周恩来一生将中国传统儒士的温文尔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情怀集于一身,善于处理各种矛盾。他既是英勇无畏的斗士,又是党内意见和统一战线的调和者;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多变;既关注目标,又清醒务实。

      第一,“以自己的坚定态度,纠正他们的动摇”。

      周恩来的诚恳宽厚,已是众所周知,举世共仰。他在革命斗争中的刚强坚定,也是有目共睹。当他的朋友们犯了重大错误时,他总是毫不含糊地对其进行严肃而善意的批评,晓以利害,分清是非。对那些心术不那么纯正而又陷得较深者,则“投猛剂,起沉疴”。处理这类问题,周恩来一向是态度刚正严厉。

      1946年10月11日,国民党军队占领解放区重镇张家口后,蒋介石公然下令召开国民党一党包办的“国大”。国共谈判毫无进展。如何打开局面,重开谈判?我方主张恢复1月13日停战协定生效时双方驻军的位置,国民党则坚持霸占其已侵占到手的地方。代表中间势力的第三方面中某些人,见国民党军事上已处优势,政治态度便向右倾斜。他们起草了一个似乎是折中的方案,赞成就地停火,实际上承认国民党的非法侵占,迎合了蒋介石的条件。他们把这一折中方案分送给国民党、美国及中共方面。他们还商定:这方案如果一方接受,一方不接受,他们就站到接受者方面去。

      当几位第三方面人士来到中共代表团住所,陈述完他们的主张时,平时春风满面的周恩来,脸色沉重,当即批评了他们这种做法是“落井下石”。经过这场严肃的批评,这几位先生认识到错了,连忙跑到孙科和马歇尔那里,佯称方案还漏抄了一条,要回去补上,收回了这一方案。

      以后蒋介石又通知民盟,让其交出参加国大的代表名单,并许诺交了就停战。第三方面的某些人,轻信了蒋介石,幻想通过交出名单以换取停战。他们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建议“国大”延至12月1日开,还以“弟等先交名单”为建议之第一条。这封信原先多数人不同意,经过张君劢和李璜分别活动,结果都在上面签了名。事后章伯钧、沈钧儒、张申府把信的原稿给中共代表团看。中共方面严正地表明态度,指出这是自投火坑的错误做法。章伯钧等三人当即觉察到以交出名单换取停战的做法欠妥,正中了蒋介石的诡计,慌忙又把自己的名字涂掉了。

      次日,周恩来等应邀出席第三方面人士的会议。当张申府说出涂掉名字的内情后,左舜生大为不满,说:“甚矣哉!尾巴之不能当也。”陈省天也说:“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表面上揶揄张申府等人,实际矛头直指中国共产党。周恩来这时毫不客气地接过话头,严厉驳斥道:“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造福人类。鸡最可耻,只知道抢粮食吃。共产党就是要俯首甘为孺子牛。”由于周恩来采取了这种坚定的态度,坚定了同盟者,也加速了其右翼的分化。这样,以民盟为主的中间派人士都拒绝参加伪“国大”。周恩来此举为我党争得了民心,争取了朋友,孤立了美蒋反动派。

      第二,面对张国焘叛逃,他针锋相对,横眉冷对。

      1933年初,张国焘几次跑到毛泽东那里,要求去祭黄帝陵。他的要求受到了毛泽东的拒绝和严肃的批评。可是,张国焘竟对抗毛泽东,于4月2日擅自离开延安,跑到中部县,和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国民党西北行营主任蒋鼎文勾结,一同到了西安,在国民党西京招待所住了一晚上,便改乘火车,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武装保护下,直奔武汉。

      车子到了武汉,周恩来、李克农、钱之光正在车站迎候。原来周恩来接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电话,知道了张国焘的行踪。张国焘下车后,周恩来便迎上去,责令张国焘立即到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去住。可是,张国焘就是不肯,非要到资本家开的大华饭店去住不可。周恩来看到在车站说服不了,就随张国焘到了大华饭店,在那里同张国焘进行了严肃的斗争。周恩来给张国焘提了三条要求,一、立即回延安;二、到苏联学习;三、休息,不许乱跑。张国焘支支吾吾,说他要回江西老家去,并诬蔑中央在延安会议上对他的结论和批判是错误的。对此,周恩来一一进行了驳斥,指出:中央对你的批评是对的,当时你已表示服从,怎么能出尔反尔?即使你对中央有意见,也应对中央提出,不能背着中央,自由行动。第二天,张国焘提出要看看市容,周恩来决定亲自陪他去,并悄悄地让李克农转告张海(张国焘的警卫员),要张海把张国焘的行李搬到八路军办事处去。张国焘回来后,看到没了行李,只好到办事处住了一夜。翌日,张国焘又提出要去看看蒋介石。在蒋介石那里,张国焘无耻地说:“兄弟在外糊涂多年。”对于张国焘这种摇尾乞怜、奴颜婢膝的丑态,周恩来表示极大的蔑视,针锋相对地说:“你糊涂我可不糊涂。”次日早晨天刚亮,张国焘要张海上楼去看一下周恩来起床了没有,张海上楼后,把情况向周恩来报告了,周恩来立刻着急地说:“你快下去看一下,他可能会跑的。”张海下楼一看,张国焘果然不见了!无耻地投靠国民党反动派去了。后来,张国焘从国民党那边传信,要他的行李,并叫张海也跟他去。对此,周恩来曾征询过张海的意见,张海表示坚决不去。

      张国焘叛逃后,周恩来立即报告了毛泽东。4月18日,党中央做出了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的党员会议上,周恩来宣布了党中央的这个决定,并用这件事来教育大家。

      第三,一改国民党媚外嘴脸,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意志和不可折服的骨气。

      1949年4月20日,正当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之时,英军舰“紫石英号”闯入我军防区,妨碍我军渡江。该舰不但不听劝告,相反以舰炮示威,伤亡我将士,被解放军击伤扣留。是为“紫石英号事件”。此事发生后,英方蛮横无理,提出种种无理要求。周恩来指示部队:“关于英国紫石英号军舰的交涉,我们应以前线司令部的名义与该舰负责人直接谈判,如南京英使馆有人参与,我们只承认其以个人资格商谈救护该舰伤亡人员。”(《周恩来超群智慧》,第282~283页)接到周的指示后,我方代表毫不妥协,决不退让,语言强硬,掷地有声,一改国民党媚外的嘴脸,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意志和不可折服的骨气。

      第四,在极左之风甚嚣尘上情况下,他也没改掉其“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秉性。

      “文化大革命”中,极左之风甚嚣尘上,各级干部人人自危。即使在这样的恶劣氛围下,周恩来也没有改掉其“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秉性。1967年5月,亚非拉作家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5周年的研讨会在京举行,由于林彪、江青一伙的干扰,会议搞得不欢而散。6月的一天,在人民大会堂的一次会议上,针对此事,周恩来异常激动地说:“现在有些人就是那样,‘左’得出奇,似乎唯‘左’才算革命。我们党不是没有教训,王明不是‘左’得很么?可是使我们党遭受了多么大的损失。我奉劝大家,不要这么搞。”接着,他反复强调要实事求是,要充分发扬民主,不要强人所难。最后他反复强调“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刚直不阿,看到不符合党的路线的事,应该敢讲话,敢抵制”(《周恩来超群智慧》,第283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