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现郑成功传人

  • 发布时间:2015-09-19 10:24 浏览:加载中

  •   明末“延平郡王”郑成功,是经营台湾最重要的人士之一。历史文献上指称,“施琅攻台,郑姓一家遭灭门”,成为历史上著名的灭门惨案之一,也意味郑成功并没有留下后代。但正史中却还留有一段“暧昧”的文字:“郑宽,郑成功之子,行踪不明。”文献的模糊记载,使得郑成功究竟有没有后代,留下不少争议。
      经证实,郑成功的确有后代,而这项重大的学术追查,则是由日本人完成的。由于郑成功的母亲是日本人,再加上日本人曾统治过台湾,日本史学家对郑氏家族格外感兴趣。追查郑成功后代的过程,更仿佛是一部侦探小说。
      
      追杀抄家
      
      当年,郑成功的孙子郑克壤向清朝投降。明朝皇族宁靖王听到消息后,悲愤不已,最后自杀殉国。但在宁靖王自杀前,写下了“风来竹有声”五个字,指“风来了,竹子有响应”,说明郑家接受清廷的招降,郑克壤已经投降了。
      宁靖王托人将“风来竹有声”这幅字,送给不支持郑克投降的好友郑宽(郑成功的六子),要他赶快逃亡。不料消息走漏,清朝官兵随即对郑宽一家发出追杀令。
      为躲避施琅的狙击,郑宽与次子郑星,带着“风来竹有声”这幅字,往北逃窜,幸运地躲过施琅的追杀,开始隐姓埋名过日子,“不可泄露自家身份”,成了郑宽一家的祖训。
      文献的记载,曾让外界以为郑成功已遭抄家,再加上后代隐姓埋名,郑成功绝后似乎已成为大家公认的“事实”,但日本史学家却不放弃。
      1934年,东京几位历史学家为深入追寻郑成功后代的下落,特地来到台湾。他们依线报得知,“风来竹有声”这幅墨宝,一直都在台湾南部,只要可以找到这幅字的主人,就有机会得知郑氏后代的下落。
      几位历史学家在台南市区四处打听,终于有位老和尚告诉他们:“这幅墨宝,就在台南大地主郑子香的家里。”这个线索,让史学家的寻人任务露出一线曙光,只是这项任务并不是就此海阔天空。
      当时,郑子香已经过世,八名子女也分别送往日本留学,家中只剩郑子香的夫人朱淑莲。她面对日本人的追问时,始终不承认家中有此墨宝,让日本学者相当无奈。
      
      隐瞒身世
      
      随后,学者设法询问郑子香在日本留学的女儿郑雪梅,经过一番游说,郑雪梅与朱淑莲才同意出示这幅字画。经过考古学家鉴定,确定这幅字的确是宁靖王的笔迹,郑氏后代正式现身。而据追查,郑成功的后代已经传到了第十三代。
      郑子香已经过世,他的儿子,也就是郑成功第九代子孙郑守让,如今也已88岁高龄。前年,郑守让的大姐以104岁高龄辞世,郑成功第九代的子孙中只剩下他一人了。
      郑子香共有六男二女,儿子分别取名守忠、守义、守节、守孝、守良、守让。
      既然身世之谜在日本学者的考证中已经揭开,郑氏家族也不必再隐姓埋名过日子;谈起自己的祖先,郑守让也不避讳。郑守让说:“我们的祖先为了避祸,才要求后代子孙不能公开自己是郑成功后代的身份。毕竟当时满人要把郑家灭门,甚至有家族成员都已经逃到菲律宾了,却还是无法幸免。现在都已经过了几百年,也无所谓了啦。”郑守让微微一笑,流露出事过境迁之后的解放。
      访谈中,郑守让夹杂国语、台语、日语三种语言。出生台湾,他精通国、台语;而日后前往日本留学,也让他学得一口流利的日语。
      郑守让是位鱼类学家,也是台湾复育樱花钩吻鲑的主要功臣之一。20世纪80年代,他成功复育、放生了2000条樱花钩吻鲑,还曾在当时造成轰动。除了成功复育樱花钩吻鲑之外,郑守让也被称为“台湾香鱼之父”,因为他让香鱼在台湾“复活”了。
      香鱼在台湾上演复活记,其实与日本的明仁天皇有关。当初郑守让留学日本,日本明仁天皇正巧是他的学弟。后来,明仁天皇从朋友处得知,郑守让在台湾复育香鱼,基于同窗情谊,明仁先后两次,派人送了400万颗鱼卵给郑守让。
      “经过数年努力,我终于成功了。”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抢回台湾,而郑守让则让香鱼复活了。
      
      十万精怒
      
      提到郑成功,除了反清复明之外,最令人们印象深刻的,就是率领水师包围安平古堡,荷兰人只好出城投降,被逐出台湾。郑守让透露,当时郑成功为了破坏荷兰人的船舰,训练中国史上第一批“水鬼”,潜入敌方军舰下方,以铁器将船舰底部钻了好几个孔,让荷兰船舰通通成了“潜水艇”。
      “郑成功承袭了父亲郑芝龙的水军实力,很会打水仗,对水中作战也比明朝其他将领更有创意。”郑守让谈起自己的祖先,语气中很明显地感受到他与有荣焉。
      数百年下来,郑成功一直是大众口中的民族英雄,但2006年,郑守让在与日本学者的交谈中,提出“十万精忠”的说法。他表示:“这个事情非常重要哦,保卫中华民族的,不只我的祖先郑成功一人,还有参谋长陈永华,以及当时十万名军民同胞,所以我提出‘十万精忠’的说法,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个事情非常重要哦!”是郑守让的口头禅,每次提及关键问题的时候,他都会以这句话作为开头。讲这句话的同时,他还会伸出右手食指比划,强调问题的重要性。
      郑守让是郑成功的第九代孙,目前已传到第十三代,笔者曾尝试寻找最新一代的传人,但每个人都很低调,不愿受访。不过,郑守让的出面,已揭开300年来“郑成功有后代吗?”的谜题。
      
      (摘自《时报周刊》)(责任编辑 胡文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上一篇:神说郑成功
下一篇:郑成功的天时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