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说郑成功

  • 发布时间:2015-09-19 10:24 浏览:加载中

  •   于是,厦门的老少妇孺皆知的,关于郑成功披日戴月,栉风沐雨,在海边防范台风的神话传说,便进入我的思想经纬,引动我的心灵震颤,激起我的感情波澜。
      2009年,也许郑成功“镇台(风)”有方,尽管气象台预报台风的讯息接踵而至,但厦门并没有台风毗邻而过时的风声呼号,大雨倾泻,不外是柔弱的余风在树梢上细细簌簌的轻歌曼舞,还有地面上落湿几场细雨而已。该年高温达38℃,且高温天气从7月到8月,特别的漫长。我在电视前看了气象预报后,惊诧错愕地发现这是厦门有史以来,气温最高的一年。同是本省,我国“火炉”之一的福州市,其最高温度也在厦门之下。如斯,厦门比“火炉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厦门“四季如春”自然成了一个神话,而“海上花园”、“海上盆景”等海内外人士皆知的美誉也因之而大杀风景。连我这个怕冷不怕热的岛民,也感到热得几乎脱落了一层皮囊。家里没安空调,每晚就在露天阳台上铺一床竹席,仰而八叉地躺着,享受徐徐的燠热的风儿,这才能静心安神地酣然入眠。
      厦门是一座汪洋大海中的海岛城市,以往每年夏季,从太平洋呼啸着席卷而来的台风达十余次。但,来势汹汹的台风只将其柔软无骨的尾巴在厦门身旁轻若拂尘地一扫,便不是北上就是南下去了。因此,厦门的市井平民无不把此避免天灾海祸的功劳归于郑成功。正是郑成功镇守在海边,使狂暴突进的台风骤然勒马止蹄,云腾雾涌强烈饱满地骚动,却不敢轻易冒进。于是,郑成功由人而成了“神”。虽然尚未在厦门某地建一座郑成功庙堂,但人们的心里已有郑成功这尊 “海神”,似乎就不必去做形式上的烧香、祭祀等祝祷礼节。
      回眸几十年来,厦门的夏季最高温度34℃,哪怕是区区几天,都会轰动整座海上岛城。其实整个季节,都因为台风时不时“友善”的光顾而湿湿润润,清清爽爽。富贵人家在居室安装空调享受凉风,而平常百姓的家宅置台电风扇祛热解暑。台风之所以与厦门擦身而过,是郑成功在闭目养神,还是不甚留意呢?这只是我的推测猜想。厦门夏季之热,却不甚热的自然现象,世人众口一词称之为“海洋性气候”。居住和生活在祖国深广的内地、坦荡的西北和壮阔的北方的以亿计数的民众,理所当然地认为厦门的“海洋性气候”,自然是最为理想的生活环境。就连联合国也把厦门定位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却不知是有了郑成功,厦门岛在大海的摇篮中,才如此的不冷不热,季节循序总相宜。
      确乎如此。强级台风从厦门正面登陆,解放以后,至今只有1961、1999两次。因而在厦门人的主流意识里,遭遇台风仅50年一次,不必为此而担心、忧虑。
      经历2009年“酷夏”的烧灼与炙烤后,我的心里不由泛起对郑成功几许幽幽的埋怨。郑成功对台风的制约几近苛刻,竟然连让台风进岛几下子也绝不颔首示意。
      在我的想象空间里,每当郑成功的一双“神目”发现远海上空云诡雾谲,海风飘摇闪忽,便洞悉一场强级台风将在哪个日光黯淡,或月影迷离的时候,声势浩大地抵临厦门海域。于是,郑成功警觉之弦犹如发条般绷紧,并在台风撞上台湾岛时,将台风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在郑成功这尊“海神”的面前,台风只能望着近在咫尺的厦门而浩然兴叹,然后裹着漫天暴雨往别处去扯天撕地恣肆地施暴。
      显然,该年夏季如此的炙热,是郑成功巧施神法,妙用神机地制服台风所致。
      
      似乎该呼朋引类,一起搭渡轮到鼓浪屿,然后在郑成功的塑像下,恳请其每年夏季放台风几马,让厦门岛以及岛上的居民能够感受台风带来的习习凉意。这么一想,我就犯了大忌。郑成功是每年夏季台风频密时,保护厦门的“海神”,岂能拂了他温热襟怀里的良善意愿,甚至祈祷他让台风在厦门地区有几泼适度的放纵?如此,芸芸众生岂不把我当成不齿的“另类”,群起而攻之。一人吐一口口水,我也就在口水的海洋里,像一只死鱼,或烂虾般沉没。想想,那是自己“该死”!
      如此,我只能期望着郑成功神思率军抗清喋血奋战,统领战船跨过海峡驱逐“荷鬼”锁定胜局……因为思想有所松懈,使夏季的每场台风有机可乘地进入厦门,使厦门回到往年有时微热,有时凉快的气候。虽然这仅是自己潜意识的想法,但多少也冒犯了郑成功的神灵了吧?好在我把这一念想藏匿在心灵最隐秘之处,不为人所知。还有自己为自己补救的,就是每次在郑成功的神像下,垂下沉重的头颅,在心里像海一样一浪一浪地忏悔。我茫然无措,因为不知道郑成功这尊民间之神,是否宽恕了我这个不敬之徒。
      因为我不敢想象,今年夏季仍和去年一样,由于郑成功竭尽全力地制伏台风,而使炎阳的舌头舔遍每一方土地,每一个犄角旮旯。如仍处于那种状况,明年、后年……谁知热到什么程度,岛上的居民是否还能栖身居住呢?
      由花岗岩塑造的郑成功,目光冰冷的犀利,嘴角抿着坚定的意志,脸庞覆盖着风雨的斑痕,谁知遥望远海的他,此时静静默默地思考着什么?也许,郑成功也感到了躯体灼热,虽然是神,却也害怕“中暑”;还有郑成功神圣的责任感,是不会忍心看着每年夏季厦门人在酷暑之中喘息,于是几次长袖不甩,让台风小股小股而入,于是,浓厚的乌云驰奔天穹,稀里哗啦落下几场满城湿润的豪雨。
      神说郑成功,从我心里流溢出来的声音,终究还是充满着虔诚的敬重崇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上一篇:郑成功玉带考
下一篇:发现郑成功传人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