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摧枯拉朽,攻灭后蜀

  • 发布时间:2015-09-22 18:49 浏览:加载中
  •   宋太祖于乾德元年(963年)三月平定长江中游战略要地荆南、湖南之后,立即部署攻灭后蜀的准备。四月,先任命华州团练使张晖为凤州团练使兼西面行营 巡检壕寨使,勘察川陕地形;同时,又在开封城南急造楼船,训练水军(号水虎捷);命西南面转运使筹措军粮物资,并命诸州赶造山地轻车,以备攻战之用。

       割据四川的后蜀政权虽在五代末遭到后周军队的沉重打击,被迫从关中西部地区南撤,但仍据有两川、汉中(今属陕西)45州,具有相当实力,可算是宋太祖进 行统一战争中的一个强敌。不过,后蜀国主孟昶却疏于国事,追求奢侈荒淫生活,使后蜀政治颇为混乱。此时得知宋军攻占了荆湖地区,后蜀君臣十分惊恐,宰相李 昊主张与宋通好纳贡,令宋朝没有出兵四川的借口,作为保全后蜀偏安之策,但遭到知枢密院使王昭远的坚决反对。孟昶即位之初,曾专门组建一支用于与后周作战 的部队,因后周世宗姓柴,便为此支部队取名叫“破柴都”,并积极联络南唐、北汉,试图逐鹿中原,夺得关中地区。此计划虽然由于多种原因未能成功,孟昶自己 也渐渐消磨了逐鹿中原的雄心,但要他主动向宋朝臣服,却还是心中一万个不乐意,于是他决计依托四川险要地势,派兵据守要隘。古代从中原地区进入四川之大 路,主要有北线和东线两条。北线自关中平原南越秦岭进入汉中、川北地区,再经过剑门险关深入四川腹地,直逼成都。自古以来,中原政权兵取四川,大都走此 路,如三国时钟会、邓艾统军灭蜀汉,五代后唐军灭前蜀政权等就是。东线指由鄂西经三峡进入东川,因沿长江溯流而上,不善水战的中原军队作战颇为困难,故取 此路进攻四川的情况较少。因此,后蜀也主要在北线设置重兵防御,而东线因隔着弱小的荆南割据政权,不与中原政权直接对抗,故防备较弱。但此时宋军占领了荆 南,使后蜀的东部地区也置于宋军的瞰视之下,后蜀便遣军永屯三峡地区,并在涪州(今重庆涪陵)、泸州(今属四川)和戎州(今四川宜宾)一带训练水军,沿长 江层层设置防线。

      按理说,蜀弱宋强,后蜀应当谨守边界,尽量与宋和睦相处,而避免给一意欲攻灭后蜀的宋廷有开战的口实。但执掌后蜀军 政大权的王昭远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因此有献媚者对他说:“公平素无尺寸之功,现今位居显贵,如不能建立不世之功业,怎能让人心服?不如遣使通 好北汉,劝说其发兵南下,我亦自黄花谷、子午谷北上出兵响应,使宋人腹背受敌,则关中之地将属我所有。”王昭远闻言大喜,于乾德二年(964年)十月力劝 孟昶派遣使臣孙遇等人携带蜡书(密信),化装潜入宋境,企图北上太原与北汉联络,相约南北同时发兵攻宋。不料随从孙遇的后蜀军校赵彦韬于途中叛蜀投宋,将 孟昶给北汉的蜡书交给了宋廷。

      当时,宋太祖已不断派遣间谍深入川中侦察,并根据谍报所得情报绘制了详细的后蜀全境地图。有一次,宋太 祖亲自接见由川中归来的间谍,问道:“蜀中有什么奇怪之事?”那人回答:“满成都城内都在吟诵朱长山之《苦热》诗,曰:‘烦暑郁蒸无处避,凉风清冷几时 来。’”宋太祖一听就笑道:“此是蜀中百姓想我去讨伐邪佞。”因此,当宋太祖一旦截获了后蜀给北汉的蜡书后,立即开怀大笑说:“我西讨有名矣。”当然,宋 太祖要出兵伐后蜀,总能找到借口,就是毫无借口,要出兵谁又能说个不字。此后宋军进攻南唐,南唐遣使来诉说自己侍奉宋朝未有失礼处,意即宋朝不当遣军攻灭 南唐。没有借口可寻的宋太祖便干脆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答,即为例证。但如有借口,宋太祖还是很乐意抓住的。毕竟古代圣人曾有过“名不正则言不 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的古训嘛。宋太祖根据赵彦韬的告密,抓住后蜀密使孙遇等人,以赦免其罪为交换条件,逼迫孙遇将后蜀境内山川地形、戍守处所和道路远近 方位等一一注明在自己绘制的后蜀地图上,并由此制定了详细的进军路线和周密的作战方略。

      是年十一月,宋太祖以后蜀主孟昶勾结北汉共谋 犯宋为理由,发兵近六万,分北、东两路西讨:北路以忠武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凤州路都部署,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崔彦进为副都部署,枢密副使王仁瞻为都监, 统率步骑禁军二万、诸州兵万余人,自凤州(今陕西凤县东)沿嘉陵江南下;东路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刘光义为西川行营归州路副都部署,枢密承旨曹彬为都监,统 领步骑两万,自归州溯长江西上。两路宋军分进合击,约期会攻成都,灭亡后蜀。同时,宋太祖又命令在京城右掖门南临汴水的河畔为孟昶修建一座住宅,大小房屋 共有五百余间,日常生活用具一应俱全,以便孟昶投降来京城时居住。宋太祖在此是一种心理战,以示此去征讨后蜀必胜。

      次日,宋太祖特在 崇德殿上为出征诸将设宴饯行,分别将四川地图等授予王全斌等人,并故意问道:“西川能取得否?”那些勇将本就十分小觑后蜀军队,现听得天子如此激将,自然 意气风发地宣称:“西川若在天上,固然不能到;若在地上,到即扫平矣。”天子大喜,就授予他们禁军方略,并说:那些西川将士大多为五代后唐时期去四川的北 方人,可告诉他们当弃暗投明,如若能为宋军做向导,提供粮草食物者,或率众来降者,定当赏赐优厚。并叮嘱东路主帅刘光义说:“蜀军在夔州(今重庆奉节东) 设有锁江浮桥,守备严密,必须先夺取浮桥,再水陆夹击,才能成功。”同时他又严厉告诫三军将士不得“焚荡庐舍,驱略吏民”,违者必军法从事。最后,宋太祖 又勉励诸将说:“凡是攻克城寨,只要把军器盔甲和粮草登录在册,所有钱帛财物全部赏赐战士,朕所欲取得者仅土地而已。”宋太祖之意是想用恩威并施之法,激 励将士全力进攻,以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不料想那些将士一心要抢夺财物,造成军纪大坏,最终激起民变,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得以平息。此后,宋太祖在攻灭其 他割据政权如南唐时,汲取教训,再也不敢下达这样的命令了。

      后蜀主闻知宋军大举来攻,立即调兵北上扼守剑门险道,以王昭远为北面行营 都统,大将赵崇韬为都监,领兵3万由成都北上,扼守利州(今四川广元)、剑门(今四川剑阁东北)一线关隘;节度使韩保正为招讨使、李进为副招讨使,率数万 兵赴兴元(今陕西汉中东),以加强北面防御。王昭远志大才疏,自恃读过不少兵书,以为是诸葛孔明再世,临行前,对前来郊外送行的宰相李昊夸下海口说:“吾 手下有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儿(脸上刺字的强悍士卒),取中原如反掌尔!”随后趾高气扬地率将士出发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