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匡胤是怎样由北周的禁军统帅作了天子呢?

  • 发布时间:2016-06-29 12:19 浏览:加载中
  •   北周显德七年(960),正月初五,殿前都点检(禁军统帅)赵匡胤的母亲杜老夫人,正在府中闲坐,忽然有人禀报道:“点检差人回府,有事禀告。”杜老 夫人听说儿子派人回来,急忙发话:“快快传他进来!”来人给杜老夫人行礼之后,恭恭敬敬地说:“启禀老夫人,点检已经作了天子!”老夫人听后高兴地说: “我儿素来就有大志,今天果然当了皇帝!”

      赵匡胤是怎样由北周的禁军统帅作了天子呢?

      赵匡胤出生于洛阳,军官家 庭出身。在郭威推倒后汉,建立后周的斗争中,赵匡胤积极支持郭威,因而被后周所重用。郭威死后,他的养子柴荣继位,赵匡胤被提升为归德军节度使,还是禁军 的高级将领。周世宗柴荣死前,又任命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掌握了禁军的统帅权。显德六年,周世宗去世,年方七岁的儿子恭帝即位。国君年幼,人心不稳,政局 动荡,这给赵匡胤禔供了好机会。

      第二年正月初一,北周朝廷正在庆贺新年,突然接到赵匡胤一伙制造的假情报:北方的契丹和北汉(都城在 太原)联兵南下,军情紧急。宰相范质、王溥急忙派赵匡胤率军出征。初三晚上,赵匡胤到达都城汴梁(今河南开封)东北四十里的陈桥驿。大军扎营之后,将官 们、军卒们,东边一伙,西边一堆,都在窃窃私语。有人说:“主上年幼懦弱,我们纵然拼上性命去打仗,谁会知道呢!要我说,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再北 征。”又有人说:“军队出发之前,京师里不少人都在谈论点检就要作天子了,这是天命。”

      有一个军官叫李处耘,他找到赵匡胤的弟弟赵匡 义和归德节度掌书记赵普,把大伙的议论告诉他俩。正当他们三人在商议这件事时,忽听得门外一阵紧急的脚步声,接着一群将领推门而入。这些人身带刀剑,情绪 激动。只听一个将领大声说道:“我们大家已经商量定了,要顺应天命,拥立点检作天子!”看他们那架势,谁要敢表示异议,立即就可能被砍掉脑袋。

       赵匡义看到这么多人激昂慷慨地要立他哥哥作天子,心中说不出的高兴,他知道这些人都是赳赳武夫,让他们沙场拼杀,没有说的,但是缺乏政治经验,必须善加 引导。他对将领们说:“改朝换代,拥立异姓天子,虽说是上天有命,实则还在人心。人心向背,是成败的关键,只要诸位能严厉约束军士,不许他们扰乱百姓,抢 掠财物,使都城人心安稳,四方自然安定,这样,就可以和诸位共保富贵了。”众位将领齐声答应道:“一定照你说的办!”然后赵匡义和赵普一方面让诸将回去控 制军队,以防发生不测;同时派人秘密回都城,把他们即将行动的消息通知禁军将领石守信、王审琦。这两个人手握兵权,又和赵匡胤有极为亲密的关系,只要他们 在都城作为内应,大事就好办了。

      陈桥驿的天空,星星照样眨巴着眼睛,大地也和往常的夜里没有两样。但是寂静之中含着杀机,一场影响深远的大事变,正在紧张的准备之中。这一夜,赵匡义、赵普和许多将领,或密谋策划,或执戈待旦,谁也没有合眼。

      第二天黎明,众位将领一齐涌向赵匡胤的寝所。他们弓上弦、刀出鞘,威威武武地在四周环列。赵匡义和赵普,则穿过众将,进入赵匡胤寝所,执行他们商量好的计划。

       赵匡胤好像头天晚上喝多了酒,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见他打着哈欠,缓伸双臂,慢慢坐了起来。这时,门外的将领们一齐大声说道:“诸将无主,愿立点检做 天子!”听见这话,赵匡胤现出十分吃惊的样子,急忙披衣起床。一个将领,手拿天子穿的黄袍,大步上前,不由分说,就披在赵匡胤的身上。这时,门内外的将 士,齐刷刷地跪了下来,一边向赵匡胤磕头,一边高呼“万岁!万岁!”然后又一齐站起来,七手八脚地把赵匡胤簇拥出门外。正好,一个人已把赵匡胤的坐骑牵 来,几位将领把他搀扶上马,要他率领大家顺原路回都城汴梁。

      看来这个皇帝是一定要当了,赵匡胤心中当然高兴。但是,这些将领都是沙场 起家,几经阵战,叱咤风云,敢作敢为,他们能服服帖帖地服从自己吗?万一任性胡为,不听约束,这件好事是办不成的。有鉴于此,赵匡胤揽辔严肃地对众位将领 说:“你们贪图富贵,立我为天子,我有号令,你们能听从吗?听我的号令,我可以当这个天子,否则,我不能作你们的君主。”所有将领都滚鞍下马,垂手而立, 恭顺地回答说:“一定听从你的号令,绝不敢有所违背!”赵匡胤又说:“现在的太后、主上,和我有君臣关系,不得惊犯他们;朝中公卿大臣,和我比肩同列,不 得对他们有所侵凌;府库商店,不得抢掠。服从命令的,我有重赏;违背命令的,决不宽恕!”将领们又齐声答道:“请你放心,一定照办!”这样,赵匡胤才整顿 军队,秩序井然地开向汴梁。

      由于石守信、王审琦等在汴梁做内应,赵匡胤等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仁和门进了都城。士卒纪律森严,不掠不 抢,店铺照常营业,百姓安安稳稳。赵匡胤一面派人回府安慰家中的人,一面派潘美去见执政大臣,说明事情的原委和将领们的意见。宰相范质和王溥,早朝以后还 没有回府,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有如五雷轰顶,万分震惊。范质拉着王溥的手说:“我们得到北边的情报,没有分辨真伪,就仓促派赵匡胤等出征,酿成如此大 错,真是罪过呀!先帝临终,托我们善辅幼帝,这可怎么对得起先帝!”由于紧张激动,范质下意识地使劲狠抓王溥的手,指甲几乎把王溥的手掐出血来。王溥呆若 木鸡,一句话也说不出,连手指的疼痛也没有觉出来。

      由于已经严密控制了京城,不会再出什么变故,赵匡胤下令军士各回营中,以免散在市 面,惊动市民。他也回到自己的公署,脱下黄袍,再作下一步的安排。过了一会儿,众位将领把范质、王溥带了进来。赵匡胤看见两位宰相,十分不好意思。他痛哭 流涕地说:“我身为禁军统帅,深受世宗的厚恩,怎敢作这样的事情?只是为六军所逼迫,竟然弄到了这一步,愧对世宗,愧对天地,两位宰相教我,该如何处 置?”范质等还没有说话,几位将领手按利剑,怒目圆睁,厉声喝道:“我们没有君主,今天一定要立点检作天子,看哪个敢不同意!”两位宰相,你看看我,我看 看你,已经落入别人布置好的圈套,还有什么可说呢?只见王溥两腿一软,首先跪下给赵匡胤磕头。见此情景,范质也只得照样磕下头去。本来官在赵匡胤之上,现 在屈身叩头,就是表明承认赵匡胤是天子了。禁军将领都坚决支持赵匡胤,两位宰相又是这个样子,七八岁的小皇帝还不是只能听赵匡胤摆布?

       范质等人恭请赵匡胤到崇元殿举行禅位大礼。文武百官都应召齐集崇元殿前。班次已经排好,北周恭帝禅位的诏书却姗姗来迟,大家都有些着急。又过一会儿,大 臣陶谷匆匆赶来,从袖子里取出了禅位诏书,大声宣读。赵匡胤行礼如仪,接受了恭帝的最后一封诏书,这样他当皇帝就算“名正言顺”了。接着,范质等扶着赵匡 胤登上皇帝宝座,穿戴上皇帝的冠服。文武百官在殿阶下面舞蹈叩头。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高呼声中,赵匡胤的登基仪式宣告结束。

      赵匡胤有归德军节度使的头衔,归德军在宋州(今河南商丘),因而建国号为宋,他就是宋太祖。宋太祖定汴梁为东京,洛阳为西京。为了笼络北周旧臣,宋太祖照旧任用范质、王溥为宰相,而且赏赐有加。

       宋朝以前,凡有军国大事,皇帝就把宰臣招来,坐下商议,而且还赏赐喝茶,君臣议事是很从容的。宋太祖登基以后,由于范质和王溥是北周旧臣,没有参与拥立 太祖的活动,加上太祖英明勇决,他们心存畏惧,因此特别小心谨慎,不敢在太祖面前坐而议事。有了事情,先写成劄子,进呈御览,由太祖批示。从此以后,皇帝 同宰臣坐而议事的礼仪就取消了。

      也有资料说,宋太祖即位第二天,宰臣上殿奏事,太祖说:“朕两眼昏花,看不清楚,把文书拿到我面前来 看。”当宰相离座走到太祖御座前时,太祖使个眼色,让内侍把宰臣的座位撤除。从此以后,宰臣站着奏事成为制度。不管哪种记载准确,从此坐而议事改为站立奏 事,倒是千真万确的。这种礼仪的变化,是皇帝权力提高的反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