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匡胤言而有信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5-12-29 10:45 浏览:加载中
  •   言而有信,赵匡胤的上台,并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因此,他上台后对地方官施恩,并能将承诺一一兑现,这对稳定人心很有好处。

      新天子第一次巡视京城,自然是件很隆重的事情。于是,仪仗队、卫士、文武官员等等全都派上了用场。赵匡胤十分满意地坐上御车,缓缓前行。

      当御车徐徐驶过御街,驶上大溪桥时,突然“嗖”的一声,一枝利箭紧擦御车飞过,直射悬挂在车后的黄旗。护驾的卫士大惊失色,赵匡胤也吓了一大跳。好在他久经沙场,见惯了刀光剑影,总算没有失态。不过,他已无心再继续巡视,匆匆返回了皇宫。

      这场有惊无险的遭遇使赵匡胤心神不定。

       显然,这次谋杀绝不是毫无背景的。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上殿前都点检后,殿中侍御史郑起就对宰相范质“极言其事”,坚决反对他掌握禁兵兵权,韩通的儿子 也多次劝韩通设法采取措施予以防范。眼下韩通一家被杀,但像郑起这样忠于周室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只是没有来得及或不敢公开进行反抗罢了。特别是,还有一大 批资历和声望高于他的武将并没有对他俯首称臣,即使那些无可奈何地成为新天子臣民的官员,也难保不会对新政权采取消极不合作态度。

      事实证明,赵匡胤的担心绝不是多余的。

      翰林学士李防就是一个例子。李防,字明远,深州饶阳人,后汉进士,是周世宗柴荣亲自发现的人才。

       显德二年(955),周世宗命李谷率军征战淮南,李叻当时是记室,也就是代为起草奏章的秘书。周世宗在阅处李谷军中呈送的奏章时,发现每篇都写得有章有 法,光彩照人,由此思贤若渴。后来在相国寺翻看《文英院集》,才知道李防的诗写得也不错,一时称赏不已,立即晋升他为知制诰、集贤殿直学士。显德四年,柴 荣亲征淮南,又把李防带在身边。未及班师,就将他提升为屯田员外郎、翰林学士。

      “士为知己者死”,柴荣对李防有知遇之恩。李防对柴荣、对后周感情深厚,对赵宋新政权怀有敌意是很自然的。

      比起宰相王溥的“阴效款曲”,李防在人格上确实高出一个层次。

      如果说手无缚鸡之力的李防之类尚不足为虑,那么,对那些手握重兵、坐镇一方的节度使还能掉以轻心吗?

      这时,各地节度使大都持观望态度。这种观望,显然不同于李昉之类的不合作。观望者,按兵不动、伺窥动向也。当时节度使中,除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和忠武军节度使张永德表示归服外,其余的都没有表态。

      没有表态本身就是一种表态。赵匡胤即位后,曾派使者携带诏书前往各地宣谕时,这些藩主们都要打探谁任宰相,谁当枢密院使,谁掌握军队,显然是一种掂量,一种从自己实力出发决定采取何种态度的掂量。

      另外,也有像他那样怀有帝王野心的人在磨刀霍霍,还有早已承诺给部将的重赏没有兑现。

      这一切都在动摇着对他这位新君主的支持,而一个不能取得广泛支持的皇帝,又怎么能长久地坐稳这把令人垂涎欲滴的交椅呢?

      善于处理棘手的复杂事务是每一位政治家必备的素质之一。

      从巩固权力这一点来说,赵匡胤在处理这种复杂局面时,应该说还是令人信服的。

      陈桥兵变,谋士们功不可没,因而赵普、刘熙古、吕余庆、沈伦5人首批被提升官职,刘熙古由节度判官提升为左谏议大夫;吕余庆由观察判官提升为给事中、端明殿学士;沈伦由摄观察判官提升为户部郎中:赵普则由掌书记提升为右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进入了权力很大的枢密院。

       禁军在兵变中起了关键作用,宋太祖即位后即“优赏”禁军将士,以满足其获取财富的欲望,报答他们的拥戴之力。对于立下汗马功劳的各位武将,一律给予超级 提拔。石守信由殿前都指挥使升为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高怀德由马步军都指挥使提升为殿前副都点检;张令铎由步军部指挥使提升为马步军都虞侯;王审琦由殿 前都虞侯升为殿前都指挥使:张光翰由虎捷左厢都指挥使升为马军都指挥使;赵彦微由虎捷右厢都指挥使升为步军都指挥使。不仅给予晋升,还特意规定这些将军们 “官爵阶勋并从超等”。

      当时还有两支禁军在外地,一支是由韩令坤统率的巡防北边的军队,一支是由幕容延钊率领的、比赵匡胤提前一天出发的北征前军,已到达真定驻扎。

      赵匡胤“受禅”后,立即派人向他们通报了情况,取得他们的合作和认可后,便也以高官厚禄相赠。这样,韩令坤当上了侍卫司最高统帅——马步军都指挥使,慕容延钊则成为殿前司统帅——殿前都点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