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匡胤对待将领讲计谋,并不十分信任

  • 发布时间:2015-12-29 10:38 浏览:加载中
  • 赵匡胤

      武将大都重义气,赵匡胤对这些人是有防范的,他怕失去了权力。兵变之事,教训是深刻的,因此,他对这些手中有军权的人,恩威并用,以忠诚为原则,这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很有必要的。

       赵匡胤为了安抚被释去兵权的各位将帅,向他们赐了大量钱财,还同他们结成亲家。赵匡胤把寡居在家的妹妹燕国公主嫁给了高怀德,女儿延庆公主、昭庆公主分 别下嫁石守信之子和王审琦之子,除年幼夭折的以外,赵匡胤的一妹三女,竟有三位下嫁到被解除兵权的禁军将帅家中,这种婚姻具有多么浓厚的政治色彩。

      经过几次重大人事调整,慕容延钊、韩令坤、张光翰、赵彦微这些资深的将领、原来的同事被解除兵权后,石守信、王审琦、张令铎、罗彦环、高怀德五位关系密切的亲信和部下也交出了手中的权力离开了禁军。

      这些在资历和声望方面都颇有影响的禁军将帅谈笑间被解除兵权的事实,充分说明:官场上,没有永久的友谊和朋友,也没有任何私人的感情。

       人事调整带来了禁军体制上的变化。宋代禁军中的五个最高级军职,即殿前都点检、副都点检、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侯长期空缺。赵匡胤有意安 排殿前都指挥使、都虞侯、马军和步军的都指挥使等低级军职来统领禁军。降低军职、择纳新人,可以说是赵匡胤控制禁军的主要手段。从一批资深将帅解除兵权后 组建的禁军领导班子的成员构成中,约略可以窥见赵匡胤的这番苦心。

      韩重赞,磁州武安(今属河北)人,少以勇武隶周太祖麾下,后从世家 征北汉、淮南,屡立战功,是赵匡胤“义社”十兄弟之一。在诸宿将皆被解除军机之后,韩得以保留。961~967年,出任殿前都指挥使,前后共六年。韩得以 继续留任的主要原因,一是韩惯于奉命行事,从不逾矩越规;二是他与石守信等人相比,名望和资历都比较低,而且品级较低,便于赵匡胤驾驭。

       即使如此,赵匡胤对韩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敏感。韩名义上是禁军殿前司系统的最高指挥官,但他的工作却很少与领兵打仗有关。在任时,他曾发京畿丁壮数千人修 筑开封皇城和洛阳宫殿,也曾领壮丁数十万在澶州塞堵黄河决堤,却没有一次像模像样的受命领兵出征。倒是在他免职出任彰德节度使后,按赵匡胤的意图领兵在定 州同契丹打了一次小小的胜仗。

      尽管韩重赞忠心耿耿,绝无谋反的迹象,但他所担任的这个军职差点儿葬送了他的性命。乾德五年,有人告发韩重赞私下选取亲兵作为自己的心腹。

      赵匡胤闻之,勃然大怒,竟不顾昔日的义弟之情,执意要将他诛杀。

      只是由于赵普的求情,韩才侥幸免除杀身之祸,但殿前都指挥使的乌纱帽却因此被掀掉。赵匡胤不能容忍禁军将领有任何心存不轨的企图存在,哪怕有人指鹿为马、故意陷害。

      张琼,大名馆陶人,是后周一名战将,尤以勇猛和善射著称。

      张琼对赵匡胤有救命之恩。征战淮南,赵匡胤受命领兵攻打寿春城,当时,赵匡胤乘皮船进入城壕。万寿春城头的南唐士兵一见皮船接近,即方箭齐发。同船的张琼以身体掩护赵匡胤,结果,大腿被箭射中,当即昏死过去。

      醒来见箭镞入骨,无法拔出,张琼便命手下拿来酒杯一只,痛饮之后凭借酒力破骨而出,血流不止而神色自若。被救的赵匡胤深为感激,钦佩万分。从此记住手下有员勇将可堪重任。

      对禁军人事调整,赵匡胤想到了张琼,原来担任殿前都虞侯的皇弟赵光义在961年7月出任开封尹后数日,赵匡胤曾对手下人谈了他的打算:

      “殿前卫士如狼虎者不啻万人,非法不能统制。”决定由他接替赵光义。张琼在962~963年间出任殿前都虞侯。

      张琼性格暴躁,在协调人际关系方面有问题,得罪的人自然不少。当时、石汉卿等人因为搜集情报、反映将士动态、监视官兵言行受到赵匡胤的赏识。

      而张琼对石汉卿等人的做法深为不满。斥责他们是一伙搅乱军心的“巫媪”,石等人由此与张琼结仇。也是命该倒霉,张琼因私自选用官马乘骑、收纳李筠仆从被石汉卿抓住把柄,添油加醋地跑到赵匡胤那里狠狠告了一状,称张琼私养部曲一百多人,并且“自作威福,禁旅畏惧”。

      一听张琼如此胆大妄为,赵匡胤怒不可遏,念及曾经救过自己性命,赵匡胤没有像对待韩重赞那样当即下令诛杀,他决定亲自审讯,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谁知审讯难以进行下去。性格刚烈的张琼面对指控绝不认罪。赵匡胤命人严刑拷打,早就有报复之心的石汉卿一听赵匡胤发话,立即举起铁杖猛击张琼头部,将其 打昏在地。审讯没有结果,赵匡胤感到仍有深究的必要,于是命人将气息将绝的张琼拖出门外,交御史台继续调查核实。张琼受到如此侮辱,羞怒万分,一气之下愤 而自杀。

      听到张琼自杀的消息,又听有关部门报告张琼家中并无多余财产,只有奴仆三人,赵匡胤这才感到错怪了张琼。他责问石汉卿:“你 说张琼有部曲百人,如今都在哪里,你要给我指出来!”石汉卿一见真相大白,便竭力为自己开脱:“陛下息怒,我并没有说错,张琼所收养的奴仆,一个顶一百个 呀!”

      不容你多说,凡涉及拥兵自重、军事政变一类的敏感问题,一有风吹草动,赵匡胤就会神经过敏,紧张得如临大敌,一概以宁信其有的 原则来处理,在对待张琼问题上,赵匡胤表现得很明显。虽说张琼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尽管因为小人的诬告导致了张琼的自杀,但赵匡胤对张琼并没有特别的褒奖; 相反,对于石汉卿等人已被查明的“公报私仇”等不法行为,却并不予以治罪。

      刘廷让,涿州范阳(今河北涿州)人,原名光义。奴隶郭威帐 下,后周广顺初,补内殿直押班,从周世宗征淮南有功,历禁军将校。961年至967年出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为赵匡胤“义社”十兄弟之一。赵匡胤在禁军人 事安排上,舍石守信而起用刘廷让,自然有其原因。刘与石年龄相当,仅小一岁,但资历和声望却比石守信低得多。石在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在后周期因军功晋升为 殿前都虞侯,宋初又转任侍卫都指挥使,刘廷让在宋初,不过是一名龙捷右厢中级军官,让他典领禁军,不足以构成大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