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蕊夫人的故事:赵匡胤为何立后蜀皇妃花蕊夫人为妃子?

  • 发布时间:2015-10-30 14:42 浏览:加载中
  •   公元965年,宋太祖派大将朱升率兵30万攻打后蜀,以实现平定天下,一统宋室江山的目的。大兵压境,后蜀蜀王孟昶束手无策,在成都城城头竖起降旗,带14万人马降宋。

      朱升面对献上的珠宝美玉看都不看一眼,只提出:要将花蕊夫人带回汴梁,献与圣上。


     
      花蕊夫人乃是孟昶的宠妃。广政十三年,后蜀选妃,花蕊夫人入宫。其本名徐蕊,父亲是一位儒医,善治疑难杂症,又精通音律。得家庭熏陶,徐蕊不仅生得体态婀娜,美丽可人,而且善歌舞,通音律,冰雪聪明。

      尤令孟昶欢喜的是,徐蕊身上带有一种奇异的花香。徐蕊喜花,在家中后院种花、赏花、喝花茶、用花露沐浴是她最喜欢去做的事。近花者自然花香常伴。孟昶迷恋徐蕊,对她宠爱有加,封其为贵妃,赐号花蕊夫人。

      后宫宠妃入宫数年,一直在设法得到孟昶的专宠。花蕊夫人入宫即受宠令她恨得咬牙切齿。为泄心头之恨,她在宫中散布谣言,称花蕊夫人非常人,身上有异香乃是不吉之兆。

      孟昶大怒,下令将宠妃打入冷宫。

      花蕊夫人却出面为宠妃求情:圣上爱护臣妾,臣妾明白。臣妾入宫不久,圣上却要下令严惩宠妃,不明白真相的定以为臣妾在圣上面前散布谗言。如此,臣妾定会背负恶名。

      孟昶消了怒气,收回处置庞妃的圣命,又在后宫为花蕊夫人新建一处花宫,作为她的寝宫,以彰显其大度。

      此事刚告一段落。谏议大夫刘召上奏:圣上,昔论王道君行,国家之所以会动荡,并不是由外扰而是由内患引起的。内患不在殿前而多发生后宫,专宠则是后宫变乱之由,今圣上专宠徐妃,为其赐封号多以赏赐,令人忧心。

      刘召的奏折令孟昶刚平息的心头之火又燃烧起来,他将刘召以欺君乱上之名下入天牢,并将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群臣忙设法营救。孟昶更怒:声言为刘召开脱罪行者,同罪论处!

      危急时刻,花蕊夫人冒死进谏:“刘召是刚直之臣,国家之栋梁。他拜谏议大夫,上书圣上分析得失,乃是其职责。圣上不能因为他言论之中有顶撞指责臣妾之处而严惩他。”

      孟昶长叹:“徐妃虽是女流,却有如此胸怀,甚是难得。”于是将刘召官复原职。

      次年,刘召告老还乡。临走,上了最后一份奏折:下官入朝为官二十余载,没遇见徐妃这般通情达理、胆识过人的女子。圣上应立其为正宫,以辅圣上处理朝政。

      孟昶亦有此意,但花蕊夫人坚持不受。愈是这样,孟昶愈宠她。花蕊夫人亦凭德才而名满蜀国,堪称当世的奇女子。

      朱升率大军班师回到汴梁是当年的秋天。他将花蕊夫人安置于驿馆,先行入宫向宋太祖禀报战事及将花蕊夫人降宋。

       大臣钟和与朱升有嫌隙。闻知朱升将亡国君王之妃带回汴梁准备献与圣上,立即起草了一份欲置朱升于死地的奏折,连夜送入宫中。钟和在奏折中称:朱升将亡国 之妃带回汴梁,有辱圣驾声誉。亡国之妃,均是不吉之人。昔日褒似乱政,妲已祸国,教训深刻。朱升身为大将,率兵平定偏隅,名为为国建功,私下另有所图。挟 亡国之妃感主邀功,实乃欺君犯上之为,圣上应将花蕊夫人斩首,将朱升革职交由大理寺审讯。

      次日,太祖将钟和奏折交由朝议。群臣争论不休,言斩花蕊夫人及纳其为妃者各占一半。

      太祖宣传花蕊夫人入宫,想亲自审讯。

      花蕊夫人上到殿前,行过见面礼节。太祖见她花容月貌,打扮得体,且落落大方,犹如新晋妃子,丝毫不像侍君多年的亡国之妃。

      钟和厉声问:“花蕊,你可知罪?”

      花蕊夫人面无惧色,反问道:“贱女何罪之有?”

      钟和恶道:“你迷惑蜀主,令其亡国,你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上?你怎不自沦以谢世人?”

      “哼!”花蕊夫人冷笑一声道:“我入蜀宫,孟昶已为君十六年,他偏居一隅,借助天府之国的自然条件过着奢华的日子,饮酒之余,创作诗文以掩饰奢侈之恶。我入宫八载,除了赏花事君尽一妃子之责外,何曾问过政事?怎有迷惑主上之说?”

      一席话说得钟和哑口无言。

      花蕊夫人言毕,又请人递给她纸笔,她当着太祖和群臣的面,即兴作了一首《迷亡国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太祖大声赞道:“如此气概,当令普天下须眉,一时俯首。”

      太祖又说:“朕后宫佳丽三千,没有如此胆识才气的女子。”

      于是下旨,立花蕊夫人为妃子,太祖常与其谈论政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