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匡胤“黄袍加身”之后杯洒释兵权

  • 发布时间:2015-10-27 01:17 浏览:加载中

  •   唐朝结束后,中国历史上出现了多年的乱世。赵匡胤出生于乱世军人家庭,他受父亲的影响,从小爱好骑射和练武,摔打出-身过硬的武艺。五代后汉时,天下 纷争,许多人都想在乱世中捞些资本。赵匡胤应募从军不久,后汉军事统帅郭威拉一帮人自己干,称帝建立后周,20来岁的赵匡胤跟去了。郭威认为小赵拥立有 功,把他提干,让他当禁军军官。后来郭威的干儿子柴荣更是信任赵匡胤,提拔他为禁军的最高将领之一——殿前都点检。

      赵匡胤南征北战屡 建奇功,为后周事业立下汗马功劳,成为朝廷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周世宗病逝后,7岁的太子继承皇位,是为周恭宗。赵匡胤这时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秘密,那就是他 也想体验一下当皇帝的滋味。有时他打消这种念头,可大多时候容不得自己不这样想:自己虽然手握兵权,可才能的发挥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活得很平庸。

       他认为与其等待机会,不如创造机会。公元960年,镇、定二州传报军情,契丹勾结北汉大举南犯,请求朝廷火速发兵救援。其实这是赵匡胤散布的虚假军情。 宰相范质、王傅等不辨真伪,立即派赵匡胤统率大军出征。赵匡胤离开京城没多久,有人在城里四处散步消息,说“都点检为天子”。这是赵先生授意党羽,故意制 造舆论,进行炒作,为自己上台创造机会。

      大军来到开封东北40里的陈桥驿,安营扎寨。晚上,赵匡胤的一些亲信,分头在军中串联和鼓 动。不多一会儿,许多将领跑到驿门下叫喊:“皇帝年弱,不能亲自执政。我们出死力为国家破贼,哪个知道?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征。”这些话把其他将 土的情绪也煽动起来,纷纷要求拥立赵匡胤当皇帝。

      赵匡胤心里当然高兴,不过他不会立即接受“民意”,而是出来劝阻大家不要这样干。他这样谦虚,部下越发高呼:“都点检为天子!”赵匡胤感激大家对他的拥戴,一个个请入驿门内,设宴招待他们,并再次表示不能从命。他与大家喝了一会儿酒,然后佯装酒醉,让人扶着睡觉去了。

      赵匡胤退出宴席后,他的弟弟赵光义还有赵普等,见火候已到,便紧急部署夺取后周帝位的方案。为了快速控制住京师,赵光义、赵普派军使郭延强连夜驰返京城,秘密串通赵匡胤的“义社兄弟”、宿卫皇宫的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虞侯王审琦,开后宫门放人。

       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突然军中响起欢呼声,声震原野。接着,一部分将土握弓持剑,全副武装,纷纷汇集到赵匡胤门前,敲门的敲门,呼喊的呼喊。赵匡胤 不由得有些紧张,赶忙披起衣裳走出卧室。将士们一见到赵匡胤,身子主动闪开,立在四周,高声说:“诸军无主,愿奉您为天子!”赵匡胤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位 军校不容分说,便把早已准备好的绣龙黄袍披到了他的身上。在场的将士不约而同一齐跪下,高呼:“万岁!”营寨军士顿时响应,声闻数里。黄袍哪里来?说明赵 氏集团预谋已久。

      赵匡胤顺利登上了皇位,改国号为宋。

      ◎杯洒释兵权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 睡?”赵匡胤当上皇帝,非常清楚自己的位子是怎么来的,无论怎样让人歌功颂德,对那些与自己一起走过来的兄弟们,内心深处总感到一种不自在,于是他便决定 加快改革禁军步伐,把老战友们送到第二线,让身边都是新人,对此他演了一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

      一天,赵匡胤传旨召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等入宫赴宴。大家喝得正乘兴的时候,赵匡胤突然对眼前的功臣宿将、义社兄弟说:“我要不是你们帮助,不会有今天。所以,我非常感谢你们,你们的恩德无以穷尽。”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很感动。赵匡胤接着说:“当天子的也很艰难,很少有快乐,我没有一夜能睡安稳的觉。”

      石守信等人不解赵匡胤的意思,忙问:“陛下为什么说这番话?”

      赵匡胤回答:“是可以知道的,很多人想坐到我这位置上。”

      赵匡胤言罢,顿时宴会气氛紧张起来,石守信等人惶恐万分,赶忙离开席位,叩头表白:“陛下何为出此言?今天命已定,谁敢复有异心。”

      “你们虽没有异心,其他那些想得到富贵的人,一旦把黄袍加到你们身上,你们虽不想当皇帝,可又能不顺从他们吗?”

      赵匡胤这句话可谓言真意切,实话实说,把自己内心的焦虑都告诉了人们。石守信等人以为赵匡胤已动杀功臣的念头,个个吓得哭起来,乞求道:“我们实在很蠢,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陛下英明,请给我们指示一条生路吧。”

       赵匡胤长叹一声,安慰道:“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谓追求富贵,不过是想多积些钱财,过上快乐幸福的日子,并且使子孙也不会贫困而已。你们何不放下手中的 兵权,离开京城,到地方上去任职,你们可以多购些好田好宅,为子孙立永不可动的产业,多置些歌儿舞女,日日饮酒相欢,以享天年?另外,我让我的子女与你们 的子女通婚,君臣之间又是亲家,你们就不会担忧我杀你们,到时候上下相安,不是很好吗?”

      众将帅恍然大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然后连连称谢而退。

       第二天,石守信等禁军将帅一个个称病告假,请求解去兵权。赵匡胤十分高兴,很快当众宣布免去高怀德殿前副都点检兼忠武节度使职务,改作归德节度使,免去 王审琦殿前都指挥使兼义成节度使职务,改任忠正节度使,免去张令铎侍卫都虞候兼镇安节度使,改任镇宁节度使。都免去军职。石守信虽名义上还兼着侍卫都指挥 使,军事实权已被免除。

      随后,赵匡胤又对耆旧宿将也采取了同样手段。969年(宋开宝二年)冬天,赵匡胤约王彦超、武行德、郭从义, 白重赞、杨廷璋等入朝,到后苑宴会。王彦超等人都是赵匡胤的老前辈,多在晋汉两朝时就“建立功业”,显赫一时,根基很深。宴会上,酒喝得差不多时,赵匡胤 便开口说:“卿等皆国家宿旧,久临剧镇,王事鞅掌,非朕所以优贤之意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