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南征北战之威加东南

  • 发布时间:2015-09-21 17:40 浏览:加载中
  •   宋太祖攻下南唐以后,并没有陶醉于胜利之中,偃兵息武,安享太平。因为在南方还有两个割据政权:钱氏的吴越和陈洪进割据的漳州、泉州一带,宋太祖的卧榻之德同样容不得他们酣睡。于是,在曹彬凯旋回京的喜庆声中,宋太祖一个新的想法已经形成。

      吴越是唐镇海、镇东军节度使吴越王钱镠建立的,辖境13州,包括今浙江省和太湖东北部、东部和南部,首府杭州。

      钱镠的小名叫“婆留喜”,这名字有些来历:钱镠出生时其父钱宽方外出归来,邻人对他说,他家传出兵马之声,钱宽以为不祥,进家后抱起婴儿钱镠就要往井里扔,后经祖母苦苦挽留,小钱镠才保全了性命,因“婆留”而“喜”。

       钱镠长成之初并未给钱家带来多少欢喜。他不安心农作,只知舞枪弄棒。24岁时钱镠被招为乡兵,后任偏将,开始了军旅生涯。他参与过镇压黄巢义军,被唐廷 授镇海军节度使。他将镇海军使府设在老家杭州,率所部兵卒及征发来的役徒数十万人大修杭州城,使杭州成为东南沿海的军事重镇。遂后,他假唐廷之名,击杀了 公然称帝的董昌,遂尽有两浙及苏南13州之地。唐昭宗天复二年,钱镠任镇海、镇东两节度使,封越王,两年后又封吴王。朱全忠代唐建梁后,于开平元年封钱镠 为吴越王,后改封吴越国王,建都钱塘。钱镠据两浙三十余年,是五代十国中享国最长的君主。

      钱镠在位期间注意发展农业生产,征发民夫修 筑钱塘江石堤,并造龙山、浙江两闸,阻遏海水倒灌,杭州之民多受其益。又在太湖流域建造偃闸,以时蓄泄,利农利民。钱镠还招待商旅,劝课农桑,择贤任能, 严明赏惩,他本人也较为节俭,不事铺张,勤于治理,辖境政治安定,经济繁荣,海上交通发达,文艺称盛于时,有“地上天宫”之称。

      这一 切都得助于保境安民的国策。钱镠自知国小势危,力图自保,也不轻易用兵。唐天佑后,中原多事,称王者相继,有人劝钱镠称帝自主,钱镠明智地说:“此儿辈自 坐炉炭之上,而又踞我于上耶?”他的原则是:“与其闭门作天子,与九族百姓俱陷涂炭,不若开门作节度,使终身富贵无忧。”他在临终时告诫他的继承人钱元 瓘:“子孙善事中国,勿以易姓废事大之礼。”后世子孙牢记此言,始终坚持这一国策,使吴越小国得以延续80年之久。

      后汉乾祐年间,五 传至钱俶。钱氏政权对中原王朝采取恭顺的态度,保持着一种审慎的客气。周世宗征淮南,钱傲曾出兵助周围打毗陵、宣池。赵匡胤即位当年,授钱俶为天下兵马大 元帅。随着赵宋王朝势力的增强,钱俶对宋朝的贡奉日趋频繁。他的生存战略是竭十三州之物以供宋,务得中原欢心。赵匡胤也就乐于以种种名衔相诱惑,驱使其为 赵宋王朝效力。

      建隆元年,宋太祖从远交近攻的基本国策出发,授钱傲“天下兵马大元帅”,以示安抚。不久,又改赐“承家保国宣德守道忠 正恭顺功臣”。这一大串冗长的赐号关键是“恭顺”二字。宋太祖希望钱亻叔恭顺于宋,永不违逆,钱俶也深悟其意,对宋恭顺倍至,“贡奉有加常数”,仅乾德元 年就向宋进贡白金万两、犀角、象牙各10株、香药15万斤,金银珍珠玳瑁器物近百件,极尽吴越特产,倾国以事中朝。

      钱俶对宋太祖恭而敬之,也畏而惧之。当宋太祖决定伐南唐时,南唐主李煜曾有意联合钱俶合力拒宋,遣使致书说:“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一旦明天子易地酬勋。王亦大梁一布衣耳。”

       应该说,李煜此言道出了事情的真谛。作为南唐友邻,钱俶也应该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接到了宋太祖的一道训令。宋太祖对前来进贡的钱 俶幕吏黄夷简说:“汝归语元帅,常训练甲兵,江南强倔不朝,我将发师讨之,元帅当助我,无惑人言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有了宋太祖这番话,钱俶当然别无选择。他不仅对南唐的相约拒而不答,还将南唐来书交给了宋太祖,出卖了自己的邻友。

       钱俶拒绝和南唐的联盟还因为利益的诱惑。宋太祖在伐南唐之前,特命有司在开封薰风门外建造了一座大宅第,“连亘数坊,栋宇宏丽,储偫什物无不悉具”。宋 太祖对吴越进奉使钱文贽说,这大宅叫“礼贤宅”,是专门为李煜和钱俶准备的,“先来朝者以赐之”。钱俶一心投靠北宋,当然希望住上这座大宅,所以毫不犹豫 地站在了南唐的对立面。

      宋太祖的这些做法实属高明。既有威严的训令,又有利益的引诱,钱俶不得不就范。

      开宝七年,北宋大举进攻南唐,下诏要钱俶同时行动,并以钱为升州东面招抚制置使,出任方面军主帅。

      吴越内部对钱俶助宋攻唐激烈反对。丞相沈虎子谏劝说:“江南,国之藩蔽,今大王自撤其藩蔽,将何以卫社稷乎?”钱傲仍然听不进去,反倒罢免了沈的职务。

       唇亡齿寒的道理,钱俶何尝不懂。问题在于以李煜治国的才能,南唐怎么可以成为吴越的屏障?钱俶有苦难言,不得不走上“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路。钱以5万 余兵力从国城出发,不遗余力地进攻南唐常州,并分兵攻击江阴,宜兴,开辟东南战场。每有胜利便向宋告捷报功,汇报战况。

      在宋伐南唐过 程中,钱俶亲自领兵,为宋朝立下了大功。他作为东南面行营招抚制置使,承担了一个方面的作战任务。常州城下一战,破南唐军3000余众,生擒600人,迫 使常州的南唐守军举城而降,钱俶因而得到了军衣五万副的赏赐,并被加赐太师。此后,钱俶把大军交给大将沈承礼随宋军平润州,进讨金陵,也出了大力。不过, 宋太祖约令钱俶伐南唐并不希望他有太大的作为。北宋之兵力远过于南唐,即便没有吴越之军也可以取胜。宋太祖的意图是,通过让钱做出兵彻底破坏吴越与南唐的 联盟,将可能倒向南唐的力量切切实实地拉到自己一边。所以,钱俶攻破常州,使命已经完成,城破之日,宋太祖便诏令钱俶归国。又对吴越的进奉使任知果说: “元帅克毗陵有大功,俟平江南,可暂来与朕相见,以慰延想之意,即当复还,不久留也。”

      宋太祖这番话是对钱俶所助一臂之力的感激和安抚,同时也是给钱俶下达了一道命令:南唐亡后速来朝觐!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