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南征北战之剿灭南汉

  • 发布时间:2015-09-21 17:40 浏览:加载中
  •   当初发兵北汉时宋太祖决不是这种心情,他是怀着胜券在握的兴奋起驾北上的。他动员了绝大部分军队,带上了朝廷百官,几乎是倾巢而出,势在必得。但是, 兴师动众三个月换来的却是惨重的损失!诚然,北汉经过此次打击实力已大大衰落,而大规模移民更使北汉“得之不足以辟土,舍之不足以为患”。但北宋也付出了 巨大代价。

      严重的现实深深地教训了宋太祖。他不得不对自己的行动进行反思。他痛苦地认识到,北汉不是岁月之间可以平定的,北方威胁的扫除决非举手之劳,而“先南后北”的既定方针更不可轻易改变!

      宋太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让北伐失利的低落情绪长久地停留在他的心间,左右他的行动,而是迷途知返,汲取教训,及时地扭转了战略指向,迅速地把统一战争的部署调整到既定的路线上。

      宋太祖的下一个目标是南汉。

       南汉是唐清海军节度使刘隐所建。刘隐之父刘谦,曾任广州牙将、封州刺史兼贺水镇使。唐天祐二年,广州发生兵乱,刘隐因平乱有功,升任此职。唐朝灭亡后, 刘隐割据岭南。此后,刘隐称臣于后梁,朱温封他为南平王,进封南海王。乾化元年三月,刘隐病卒,其弟刘陟继任节度使。刘陟继位后,势力渐强,遂与后梁断绝 往来。贞明二年八月,刘陟自行在番禺即帝位,国号大越,年号乾亨,次年改国号为汉,史称南汉。

      南汉辖境47州,包括今广东全省、广西东部。南汉为岭南偏僻之处,有许多唐末遗臣客居于此。南汉还有海上贸易之利,这对国家政治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但是,南汉的几代君王却都不是有为之君,他们骄奢淫逸,滥施刑罚,使岭南地区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刘陟就曾宣称:“寡人今生难成尧、舜、禹、汤,但不失做风流天子。”

      刘陟继位后改刘岩,白龙元年改名刘龚,大有十四年又改名刘龚。“龚”是他自己造的字,读作“严”,取《周易》“飞龙在天”之意。

       刘岩骄奢淫佚,极尽享乐之能事,他常常携爱妃幸臣四处游巡,所到之处,地方官吏大事铺张,竞相进奉,宫中库房珍奇异宝如同山积,刘岩一入库内,即流连忘 返,废寝忘食。遇有北方商人来南汉,他往往要召至宫中,向其出示库中珍宝,以富有相矜夸。在治国上,他乞灵于严刑酷法,设置灌鼻、割舌、支解、刳剔、炝 炙、烹蒸等酷刑,其惨状在前面已加以描述。在外交上,采取与近邻修好,与中原抗衡的政策,他对吴越、蜀等国遣使通好,又将女儿嫁到闽国,自己则娶马殷之女 为妻。对中原王朝则讥诮有加,他曾称后唐皇帝为洛州刺史,自称关中不凡之人,耻于久居荒蛮之地。

      不过南汉政权也有一点可取之处。其辖 域内中原流放士人颇多,自刘隐开始,即形成重用南下士人的传统。刘岩也广招文人学士置于幕府,以至各地刺史多由文人充当,使南汉境内刺史无武将。与此同 时,又建立学校,恢复贡举制度,每年放进士、明经十余人,并设选部主持科举考试,这些措施,对于促进当地文化的发展无疑是有过重要作用的。

      刘龚当了25年皇帝,于大有十五年死去。继位者刘玢,是刘龚的第三子。刘玢一如乃父,整日在宫中饮酒作乐,还经常私自出宫,将妓女带回宫中。刘玢当了两年皇帝,暴死于宫廷政变。

       谋杀刘玢的是其弟刘晟。他杀兄自立后唯恐诸弟效尤,把诸弟杀戮殆尽,朝中重臣也多被刑杀。刘晟是个怀疑狂,诸大臣都不被信用,常在左右的只有宦官和宫 人。他让宫人卢琼仙、黄琼为女侍中,参预政事,又重用宦官林延遇,令其典掌王命,专擅朝政。宫中宦官千余人,有内常侍、诸谒者之称。小小的南汉俨然是一个 “宦官之国”。

      刘晟在位期间,正值郭威建立后汉。郭威曾派使节出使南汉,使者返回时,曾带回一株茉莉,郭威没有见过,问使者“是何香草”?使者答道“小南强”,并特意奏明“小南强”是刘晟起的名字。

      不料二十年后,自命“小南强”的南汉政权的最后一位皇帝,刘晟死后即位的刘被俘往开封,见到牡丹认不出是什么花草,陪同的北宋大臣回敬他那是“大北胜”。算是狠狠地羞辱了他父亲一番。

       刘是刘晟的长子,16岁继位为南汉中宗。他对国政大事漠不关心,大权掌握在宦官龚澄枢手中。专权用事的龚澄枢自己是宦官也希望所有的朝官都和他一样不男 不女。他对刘说,朝臣有了家室便有了私心,不会一个心眼儿地效忠皇帝,只有宦者、宫人无牵无挂,能够为皇帝尽忠效力。龚澄枢的这番话完全是变态心理的荒谬 剖白,但不晓事的刘却言听计从,任其所为。于是,生理正常的文臣武将相继被逐、被杀,军国大事都由宦官、宫人处理,宦官多至7000人,形成一个庞大的宦 官集团。宦官视百官为“门外人”,群臣有小过及士人、释、道有才略可备问者皆被阉割,如此方能出入宫闱。文士中状元后也要施以宫刑,“登龙门”便意味着 “进阉门”。此种畸形官僚政治可谓绝无仅有,它造就了一个畸形的权力集团,也制约着一个畸形的社会现实。

      宋太祖决定讨伐这个“宦官之国”的时候正是唯宦官是亲的刘当政时期。起因也与一个宦官有关。

       这是乾德年间的事。宋太祖发兵克复郴州,俘虏了南汉十几个内品官员,其中有一人叫余延业,生得瘦小猥琐,软弱无力,加之其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形貌举 止,宋太祖一见到他便顿生厌恶。宋太祖用不屑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用暗含讥讽的口吻问道:“尔在岭南为何官?”余延业女声女气地回答:“为扈驾弓箭手官。” 宋太祖深觉好笑,遂命授之弓矢,余延业用尽全身力气也未能将弓拉开。宋太祖鄙夷地摇了摇头,心想:就凭你这付样子还配当扈驾弓箭手官么?不过转念一想,又 觉得很得意。如果南汉的文臣武将都似余延业如此赢弱不能控弦,岂不是天助大宋,举手可灭?

      这样,宋太祖又一改容颜,颇感兴趣地问起了南汉的国政民情、为治之迹,余延业“备言其奢酷”,使宋太祖对南汉政权又多了一些了解。

       宋太祖得知,性好奢侈、刑罚严酷是几代南汉皇帝的通病。“风流天子”刘龚设置了灌鼻、割舌、支解、刳剔、炮炙、烹蒸等酷刑,还特制水狱,将毒蛇放入水 中,再把犯人投入。有时还将犯人扔进热水中,再取出日晒,敷上盐酒,使其肌体腐烂,慢慢死去。刘晟在大开杀戒的同时纵情享乐,专门派水军指挥使率船出海, 掠夺商贾金帛,大造离宫别馆。他接连修葺、装饰了八座宫殿,轮流游乐。每个殿侧都有宫人站立报晓,叫做“修窗监”。每次在殿中宴饮都在两旁搭起彩亭,酒酣 时令人将野兽放在殿前,射杀取乐。一次夜饮,刘晟借着几分醉意,将瓜放在伶人尚玉楼的头上,要亲自试剑,一剑下去,竟将尚玉楼的头砍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