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南征北战之合并荆湖

  • 发布时间:2015-09-21 17:39 浏览:加载中
  •   宋太祖赵匡胤和谋臣赵普一拍即合,制定先南后北之策可称作是他军事谋略的杰作。同时也可以看出,宋太祖并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皇帝,他比较能够虚心听取臣僚的意见,在制定大政方针时也能放眼全局,力争做到积极稳妥,万无一失。

      宋太祖先取荆湖,继攻西川,再图北汉的战略设想也曾向皇弟赵光义表明过。赵光义觉得皇兄的话很有战略眼光,深表赞同。

       为了确保对荆湖用兵的顺利,防备党项、北汉及契丹从后面侵扰,宋太祖在建隆三年(公元962年)四月从禁军选派了一批得力将领,率兵守卫北部边陲要地, 加强和调整了北面的防守力量。当时,宋朝四周的割据政权并峙,宋太祖将荆湖作为统一天下的首要目标,体现了避强击弱的兵家要则,再以强将健卒戍守北边要 地,可防腹背受敌,宋太祖此举堪称深谋远虑,稳妥得体。

      荆州南平割据政权为后梁时高季兴所建,都府设在江陵,据有荆、归、峡三州之 地,居江汉一隅,地狭力弱,四向称臣,全靠赏赐和商税生存。因其经常出兵拦截过路的使节商旅,没收财物,对方派兵来讨则归还,一副无赖相,故有“高赖子” 之称。但从自存角度看,高氏父子还算是有些权术,善于利用矛盾维护自己的统治。加之荆南地处四邻各政权的缓冲地带,所以竟传世五主,延续57年。

      高季兴是在朱温死后开始割据的,后梁末帝时封他为渤海王,后唐时封南平王,后以中原多事遂自称南平国。高季兴在位22年,高从诲在位20年,宋朝建立后,南平王传至高保融。其人性情迂缓,御军治民无法,遂使国势渐衰。

       武平割据政权的前身是湖南之楚国,为五代时马殷所建,称武安留侯。入梁后,受封楚王,改潭州为长沙府,建为都城。后周广顺元年(公元951年)国乱,为 南唐所灭。不久,楚将刘言、王逵、周行逢等击败南唐军后复国,后周以刘言为武平节度使治朗州,王逵为武安节度使治潭州,何敬真为静江节度使,周行逢为武安 行军司马,张文表为武平副使。不久,刘言为部下所杀,周行逢继立。周世宗授周行逢为武平节度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兼侍中,尽有湖南之地,治所仍在郎州。

      周行逢出身农家,所以对农事很关心,也比较能够体察民间疾苦。他统治湖南以后,力除马氏暴政,惩治贪吏猾民,选择有才能的人为刺史县令,境内较为安宁。周行逢本人厉行节俭,约束下人及亲戚也很严格。

      周行逢虽不事奢侈,但为人残忍,性好杀戮,民犯过失无大小都要处死。夫人严氏劝他不要严刑酷法滥杀无辜,周行逢不听,严氏一怒之下离开他回到乡间。

      湖南原拥有潭、锦等二十九州,此时周行逢统有十州。宋朝建立后,周行逢遣使朝宋,宋太祖加兼周行逢为中书令。

       对于荆湖这两个割据政权,宋太祖早有攻取之意。他认为,湖南和江陵不但仓廪充实,年谷丰登,而且东距建康,西达巴蜀,是挟制南唐和后蜀的战略要地,攻占 了荆湖无异于取得进攻南唐和后蜀的前进基地。所以,当他与赵普定下“先南后北”的大计方针以后,便决定将统一战争的锋芒指向这两股割据势力。不过,宋太祖 没有仓促用兵。为确保旗开得胜,他还需要出师有名。

      宋太祖建隆元年(公元960年)八月,南平王高保融病重,因他儿子高继冲尚幼,难以胜任政事,高保融就令他的弟弟行军司马高保勖总判内外军马事。二十七日,高保融一命呜呼,结束了他12年的南平王的生涯。

      宋太祖听说高保融死了,便派兵部尚书李涛前去吊丧,李涛回来后,宋太祖问他高保勖能否胜任,李涛以为然。高保勖为讨好宋太祖不断向太祖进贡,于是,宋太祖授予他代表皇帝权威的符节和斧钺,任命他为荆南节度使。

      但是,这高保勖和他哥哥一样,也没有什么政治才能,他为人邪恶放荡,每天召集一些娼妓到官署来,选择强壮的兵士与她们淫狎,保勖与姬妾躲在帐后观看取乐。他又好营造台榭,极其精巧,军民成怨。

      建隆三年(公元962年)十一月,在位两年的高保勖病死。临终前,召衙内都指挥使梁延嗣询问兄弟中谁可托付,延嗣认为高继冲可以,于是,高继冲权判内外军马事。他善弄兵,善聚财,高氏统治从此衰落。

       湖南武平的情况也很不妙。建隆元年九月,武安节度周行逢病危,他召集文武官员至榻前,以儿子保权相托,说:“我本起自陇亩为团兵,同起者十人皆已诛死, 唯有衡州刺史张文表独存,常因没做到行军司马而怏怏不乐。我死之后,文表必叛,当以杨师瑶讨之。如不胜,应固城不战,归附朝廷。”

      周行逢提到的这个杨师瑶与他是乡里姻戚,在行逢部下做亲军指挥使,多有战功,深得行逢信任重用。周行逢死后,受遗命继任的周保权记住了他父亲的话,一面提防张文表作乱;一面继续重用杨师瑶,以防不测。

       周行逢治楚共九年,他前期滥刑专杀,后来有所醒悟,笃信佛教,广度僧尼,每日念经吃素,见到和尚不论老少都要下拜,还替他们捧着洗手盛水的匝,拿着揩手 的巾,亲自给他们洗手,曾云:“吾杀人多矣,不假佛力,何以解其冤乎?”然而,他的忏悔没有奏效,病终不治。他的儿子保权不像他这么信佛,他只信奉朝廷, 备加尊顺北宋王朝,以期得到庇护,得到恩赐,使其在湖南的统治得以延续。

      对于武平、南中这两个割据政权的情况,宋太祖赵匡胤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他看到,荆湖丧乱迭生,继任的小王且都年少,难以执掌政事,两个割据政权内部又因王位的接继面临危机,深觉用兵的时机已到,便迅速加紧了发兵的准备,进攻荆湖之战有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促使宋太祖用兵的直接原因是武平的张文表之乱。

       原来,张文表果如周行逢临终预料的那样,待周行逢一死即起叛心。他对周保权继任武平王大为不满,愤然扬言:“我与行逢俱起微贱,立功名,今日安能北面事 小儿乎?”恰好,周保权派兵到永州去轮换戍守,路过衡阳,张文表就驱使这些人叛变,“伪缟素,若将奔丧武陵者”。这群身穿丧服内藏杀机的人路过潭州时,主 持留后事务的行军司马廖简正与客聚饮。廖简从来看不起张文表,所以对这一行人的到来根本没有在意,他很轻松地告诉身边的人说,等张文表一到,立即将他擒 获。说罢宴饮如故,根本不加防范。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