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奠定中原霸业

  • 发布时间:2015-09-21 16:04 浏览:加载中
  •   面对内忧外患的形势,宋太祖毅然决定扫平内乱,铲除二李。

      在成就功业的道路上,可能会有力量各不相同的一群对手包围着你。那么, 你对付他们的顺序和步骤就是至关重要的。次序选准了,可能势如破竹,一个个解决;选错了,可能举步维艰,招致灭亡。宋太祖面对十余个大小不等的对手,他选 用了先内后外,先南后北;先紧后松,先易后难的顺序。

      在选取对付敌人的顺序上,首先必须对多个敌人与自身的实力及相互之间的利害关系 有个详尽的了解。只有确定自己有胜出的实力,并顺应大势,才可以对多个敌人下手。而一般来说,对自己威胁最大,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则是最先需要清除 的,特别是内部的敌人。如果内部尚留有严重的隐患,就急于去解决外面的问题,很有可能受到内外夹攻。

      宋太祖黄袍加身之后,最大的心愿 是尽快统一天下,做一个真正的天子。由于五代以来的混乱,天下早已四分五裂,宋太祖运用谋略夺得的皇权,其势力也只能局限于后周原来的地盘:东至大海,西 至秦陇,南至长江,北邻河北。在其周围,还有多个称帝称王的割据政权。如南方有南唐、吴越、南汉、南平、武平,西边有后蜀、羌、西夏。在北宋的范围之内, 还是由十几个节度使分别管辖的。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作为大宋开国之君,宋太祖深谙此理,因为他本身就是通过内变而黄袍加身,登上天子宝座的。即位后,宋太祖深感内部稳定的重要性,常常夜不能寐。为实现统一,结束割据,他设计了一套先安内、后攘外的整体方案。

       内外因素相比而言,整顿、安定内部更为重要,也更为迫切。原后周旧臣和节度使虽然对宋太祖篡位颇有微词,但他们大多数还是逆来顺受。反正不管谁当皇帝, 只要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产就行,至于皇帝姓什么,对他们都是一样。于是,当时大批文官和武将都能够识时务,接受了改朝换代这一既成事实。但还有少数人,忠 于后周,表面上承认宋太祖的统治,暗地里却一百个不服气,秘密筹划反抗朝廷,企图取宋太祖而代之。

      而当时外界诸割据政权,虽环踞宋王 朝四周,但没有什么重大威胁。北边的北汉早先进犯时,被周世宗在高平击溃,从此他们再也不敢大规模侵犯。而南面的后蜀、南唐也都屡屡受挫于后周部队,只能 自保,不会主动入侵。在客观分析了内外局势后,宋太祖决定建立一个稳固的后方,铲除不安定因素,以避免在统一过程中后院起火。

      宋太祖 当上皇帝,虽然在开封没有遇到多少人反对,但在首都以外其他地区,则有不少原来的后周官员不服气。其中最令宋太祖担心的,是在山西地区的昭义军节度使李筠 和在江苏与安徽一带的淮南军节度使李重进。当时的节度使相当于一个军区,是以军事将领为地区长官的。这些节度使当中,实力最强大者,就是昭义军节度使和淮 南军节度使。昭义军辖区主要在山西,居太行之脊,对开封一带正好居高临下。它的战略重要性还在于,它正好处于宋和北汉之间。双方谁占据了它就取得了对另一 方的主动权。而东南的淮南军对宋来说正顶腰眼。淮南军控制着江苏、安徽、湖北等 11州,对处于中原的宋来说,形成从东到南的一个半圆形包围圈。而且这一 地区的最大特点,是地势平旷,没有任何的险要可守。如果昭义军与淮南军联手向位于开封的宋都进攻,恐怕宋太祖的皇位就要坐不成了。所以,宋太祖的目标最先 定在他们两个上。

      这两个对手又按怎样一个顺序去对付呢?李筠性格刚烈少谋,而李重进好谋寡断。宋太祖的大方针是各个击破,唯恐二者联合。所以他要先快速消灭躁进的李筠,并尽量稳住李重进。在李重进犹豫未决时,再回过头来收拾他。

       李筠,本是后周的开国功臣,跟随后周太祖郭威南征北战,战功赫赫。他雄踞山西八年,呼风唤雨,截留赋税,扩充军队,实力非常雄厚。当他听到宋太祖废周自 立后,非常气愤。论资历,论战功,他要比宋太祖多出不知多少倍,如今却要他向宋太祖面北称臣,心中自是不甘,总想找个借口把宋太祖赶下皇位,自己取而代 之。

      对李筠的心意,宋太祖早就心知肚明。但要除掉这个异己,不能无缘无故就把他杀了,宋太祖还是希望师出有名,让天下人感受到他的仁 义。于是,宋太祖即位后派专使到各地慰抚,借以观察各地的反应。当专使到达李筠辖地时,李筠开始想拒不接见,后在左右苦劝之下虽然勉强接受了新皇帝的诏 书,但其表现出的愤懑之情,早已被专使洞悉。酒至酣处,李筠出乎意料地当着专使的面,令手下挂出周太祖郭威的画像,痛哭不止。此事传到北汉,北汉主刘钧觉 得有机可乘,便想乘机与李筠结盟,共同对付赵宋王朝,一雪高平之耻。但李筠在左右劝解下,没有立即答应,还将北汉的密函转呈朝廷,看看宋太祖的反应。宋太 祖不作声色,亲笔回信,对李筠安慰了一番。

      当宋太祖听说李筠之子李守节反对其父抗拒朝廷后,为分化异己,太祖升任李守节为皇城使。李筠为了在京城安插耳目,了解虚实,欣然派儿子赴任。宋太祖故意告诉李守节,他早已知李筠有反叛之意,只是碍于情面不忍杀他。并让李守节传话给李筠,希望他好自为之,不要自取其辱。

       李筠得知阴谋败露后,索性撕破脸皮,于建隆元年(公元 960年)四月正式起兵反叛。李筠发布讨逆檄文,历宋太祖罪状,并称此次起兵是不负周太祖旧恩, 行替天讨逆之道。他的用意,是想趁宋太祖根基未稳之时,笼络朝内和各地后周旧臣,一举推翻成主伊始的赵宋王朝。此外,他又向北汉刘钧称臣纳款,请求援助。

       在对待李筠的政策上,宋太祖考虑得十分周密。以他的本意,是不想打这个仗,但又不得不打。于是他先派遣宣徽使昝居润的下臣赴澶州去巡检,以防止契丹南 下。又任命潞州(今河北邯郸一带)团练使郭进兼任了本州防御使和山西巡检,授权郭进,使他有进军指挥权,以防北汉的进犯。宋太祖在军事上自有纯熟的兵略, 欲攻人,而先防被人攻,可说是颇有远见。

      针对李筠的反叛,宋太祖立即召集群臣商讨对策。谋士赵普认为:“李筠以为国家新建,不会轻易 动用军队。我们如果背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可一战而胜。”宋太祖本人也清醒地认识到,此举关系到新生政权的安危存亡,必须速战速决,尽快巩固 新政权的根基。于是,宋太祖调兵遣将,做了周密部署,并且御驾亲征,以稳定军心,提高士气。宋太祖命侍卫副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二人统兵五 万,直奔潞州李筠驻守地。命殿前都点检、镇守节度使慕容延钊率本部兵马,从东进发,配合石守信、高怀德进军潞州。

      《孙子兵法》上说:

      “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

       意思是说打仗要做充分的准备,从兵械、车辆、马匹到粮秣,都要有一定的优势。宋太祖打仗是很有一套的,为了保证千里行军作战的后勤供应,他命令户部侍郎 高防、兵部侍郎边光范同时充任前军转运使,并责成三司使张美调集兵粮。此时,张美给宋太祖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消息:怀州刺史马令琮考虑到李筠迟早要反,早就 有所准备,在怀州(今河南泌阳一带)积聚了大量粮食以待王师,讨伐李筠的军队可以就近供应。宋太祖十分高兴,就将马令琮所处的怀州由刺史州升为团练州,擢 升马令琮为怀州团练使,以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

      宋太祖命吴廷祚为东京留守,吕余庆协助留守事务。又命自己的弟弟、殿前都虞侯赵光义为 大内都点检,命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率兵守河阳(今河南孟县)。宋太祖嘱咐其弟赵光义说:“这次我要亲征,如果我打胜了就没什么可说。万一我不能胜, 你就让赵普分兵守河阳,再想别的办法。”

      《孙子兵法》上说:

      “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

      宋太祖知这种兵法道理,无所不备,当然兵力就分散削弱了。所以,他做了最坏的打算。

       到了这时,宋太祖仍然不想打这个仗。因为他知道,李筠是后周的重臣,与后周世宗皇帝柴荣义同兄弟,是个忠诚于后周、并无背叛之心的人。后周世宗皇帝柴荣 对他也十分器重,曾封他昭义节度使而镇守潞州,并领泽、邢、洛、卫等州,辖有河东、河北两个重要财赋区域,是当时后周势力最为强大的一个藩镇。但李筠任节 度使期间,恃勇专恣,是个称霸一方的土皇帝,就连后周世宗皇帝柴荣也让他三分。

      其实,李筠的性格很复杂。虽然他飞扬跋扈,但很孝顺, 对母亲百依百顺。李筠性情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而他母亲十分善良,当李筠要杀人时,他母亲总是要在屏风后面呼唤他,帮人求情。对别人的话李筠听不进 去,而每当这时候只要他母亲发了话,李筠便无可奈何,立即将人放了。

      李筠自恃有势力,因而当宋太祖加封他为中书令,派使者去给他送诏书时,他坚决推辞,毫无通融余地。并叫人取出后周太祖郭威的画像悬挂于大厅里,时常面对画像流泪。

       不过,李筠有勇无谋。他向北汉称臣投降,以为可得到北汉的支持,与他联兵去征伐刚建立起来的宋朝。可是北汉的皇帝刘钧并不是诚心接受李筠的投降。此时, 由于北汉皇帝刘钧视宋朝为敌,也想消灭宋朝,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刘钧虽然接受了李筠的投降,但认为力量不足,又去联合契丹。然而李筠却不愿意与契丹搞联 合,弄得北汉皇帝心里也很不舒服,就对李筠产生了怀疑,派宣徽使卢赞去监视李筠的军队。在李筠的军队中,卢赞很像个主管用兵方面的特派员,使得李筠很恼 火。卢赞每每要求李筠与他商议军事事务,李筠并不理睬。于是卢赞与李筠又有了矛盾,卢赞把这事向北汉皇帝刘钧作了汇报,刘钧又派宰相卫融去调解。

       特殊政治背景促动下产生的李筠与北汉的这种联盟,自然是松懈的,双方自然也是各怀目的,于是联盟的结合力就很小了。李筠原来认为,起兵后只要他振臂一 呼,朝中的禁军将领大多是他的老部下,一定会群起响应,扰乱宋太祖的后方。北汉也会遵守诺言,派兵助阵。但事与愿违。朝中的禁军将领已经完全拥护宋太祖, 连外藩的节度使也基本上没有响应的。早先提出联兵攻宋的北汉,更是与李筠同床异梦,只在精神上鼓励李筠,并未发一兵一卒前来助战。

      李 筠有个叫闾丘仲卿的属下,看出这样的联盟并没什么前途,就对李筠说:“你孤军起兵举事,形势十分危险。虽然在表面上得到了北汉的支援,恐怕实际上难以得到 有力的帮助。”李筠以为有理,就让他帮助拿主意。闾丘仲卿建议说:“如今,宋朝的军队人强马壮,武器装备精良,我们难以同宋朝争锋决胜。我们不如西下太 行,直抵怀州、孟州,塞虎牢,据洛邑。然后联合北汉,再联契丹,北汉西出太行,契丹由幽州南下,则使宋朝三面受敌。到时,我们东向而争天下就容易了。”

      可是李筠却刚愎自用,自以为强,他说:“我是周朝老将,和周世宗情如同兄弟。如今那宋朝的将士,都与我有旧交,闻我到达,定会倒戈相向。再说,我有猛将千员,有骏马三千,何愁不成功!”因此,李筠仍然日夜备兵,坚持直攻宋朝汴京的作战计划。

      李筠从潞州起兵,先去宋朝的泽州,占领了泽州城,此举为东下直攻宋都汴京开辟了道路。泽州居太行山之脊,是河朔之咽喉,从泽州往北,可直抵太原而无阻,进而能攻河朔;往南,可下太行山直抵孟州、怀州,进而直逼汴京。

       兵法上说:“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宋太祖当然了解李筠夺取占领泽州的目的,传令石守信、高怀德二位将帅:“勿纵李 筠下太行,急引军兵扼其隘。”按宋太祖的意图,是让石守信、高怀德二帅急行军去争取有利的地形,阻止李筠的军队下太行山,把李筠的部队控制在泽州一带,力 争将他们歼灭。

      宋朝洛阳留守名叫向拱,向宋太祖建议说:“宋军应急速渡过黄河而北上,翻越太行山,乘李筠部队尚未完全集结时就对他们 发动进攻。如果滞留拖延十日,李筠的部队就可能集结完毕,那他就会向我们发起猛烈的进攻。 ”他的意思是说,既然要与李筠交战,先行之利一定要获得,才能 有获胜的把握。而要获得先机之利,现在就要出兵迎敌。

      这些建议正与宋太祖的思路不谋而合。事不宜迟,他率军亲征,于建隆元年(公元  960年)五月二十一日起兵从汴京出发,二十四日到达荥阳,从那儿急渡黄河,引军迅速北上,急出太行山。宋太祖做事胸怀坦荡,虽然从李筠、李重进身上看出 各地节度使中对他继皇位有不同程度的不服气,但打仗就是打仗,平叛即是平叛,他从来不在心理上挟私处事。

      那时的太行山山路狭隘崎岖,宋朝大军行路艰难,宋太祖以身垂范,率先抱石修路,群臣诸将也纷纷仿效,很快就在太行山上开辟了一条大道。宋军行路无阻,翻过太行山,到达了泽州城外。

      李筠所率叛军于四月十四日占领泽州后,五月初已完成与北汉军队的联合。为了稳妥起见,李筠将长子李守节留守上党(今山西长治县),稳固住后方,自己统军三万南下,进攻宋军。

       由于日夜兼程,到达了太行隘口,宋军据险而守,争取了战场的主动权,也就拥有了获胜的把握。李筠的部队尚未从泽州出发,而此时宋朝征伐李筠的石守信、高 怀德两位将军,早已按宋太祖的命令迅速统兵控制住了太行山的隘口,有效地阻住了李筠的部队,使他的将卒一个也下不了太行山。

      五月初 五,石守信、高怀德的前锋军与李筠的部队在泽州之南交战,结果宋军斩杀李筠军兵 3000人。至五月二十九日,石守信、高怀德又在泽州之南大败李筠的 3 万军队,俘获他的联军首领之一 ——北汉河阳节度使范守图,斩杀了北汉派驻李筠军队监军的卢赞。李筠溃败而逃,再入泽州城内,只好依城固守。

      六月一日,宋太祖率军又追到泽州,督促石守信、高怀德统兵攻打泽州。由于李筠婴城固守,宋军连续攻打了 10天,仍没有攻下。宋军攻不克泽州城,使战局陷入胶着对峙状态。

       在泽州城中,被困城里的李筠心中急如焚火。泽州城虽然未破,但宋军大军压境,围城环攻而不撤,他心中无底。此时,李筠的妾刘氏求劝说:“以数百骑兵突围 去上党,快向北汉求援,放弃这种死守泽州城的计策吧!”但是对这样的建议,李筠左右的将军们坚决反对,担心有人邀功,趁机劫持李筠降敌,认为攻城者求的是 速战速决,坚持守城,待宋军粮绝,必然退却。

      的确,正如《孙子兵法》说:“攻城的办法是不得已的。制造攻城的巢车,准备攻城的器械, 三个月才能完成;构筑城的土山又要三个月才能竣工。将帅不胜其仇怨,驱使军队像蚂蚁一样去爬城,士兵伤亡三分之一,而城还是攻不下来,这就是攻城的灾害 啊!”有古人之训在前,宋太祖自知久困不决不是个办法,敌人以逸待劳,而我则劳师疲兵,自然处于不利局面,但也要不得已而为之。

      为了 走出被动局面,尽快拿下泽州,宋太祖召控鹤左厢指挥使马全义询问对策。马全义建议趁着师未老、兵未疲,马上强攻。宋太祖正想速战速决,就同意了他的建议, 遂命他率敢死队首先登城。马全义果然不负众望,终于攻上城墙。战斗中他被箭射中穿透了臂,忍痛将箭拔掉,继续率兵攻打。宋太祖率侍卫部队紧紧跟进,迅速扩 大战果。泽州城终被宋军攻破,李筠自焚而死,北汉宰相卫融被俘。《孙子兵法》说:“杀敌者,怒也。”宋太祖使马全义强攻泽州,恰恰在于马全义因泽州久攻不 下而生怒,因而英勇攻城,虽被箭所伤而不退,所以泽州城最终被拿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