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励精图治除弊改革

  • 发布时间:2015-09-21 15:59 浏览:加载中
  •   宋太祖为了巩固政权,不但改革军制集中兵权,并且对中央和地方的行政权力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重新组合。

      赵普向宋太祖所献计策中提到五代政局动荡不安主要是地方藩镇权力太重。那么若想扭转动荡局面切断政局动荡不安的根源,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便必须削夺地方的行政权。为此,宋太祖采取措施,对地方政权进行了大幅度整顿。

      首先是剥夺节度使的权力。唐末五代节度使掌握一方的军政大权,通称为藩镇、方镇,也称为节镇。他们拥兵自重割据一方,统辖数州郡。势力嚣张,难以驾驭,确实是唐末五代几百年分裂割据局面的罪魁祸首。为了剥夺节度使的大权,消除隐患,宋太祖想了许多办法。

       其一是取消节度使统领的“支郡”。节度使通常统辖数州郡,其驻所之外的州郡,叫作支郡。如山南东道节度使辖襄、均、房、复四州,襄州为节度使驻所,其余 二州则为支郡。此些支郡均没有防御使、闭练使或者刺史处理州务,归节度使节制。平定荆州后,宋太祖开始改革节度使辖领文郡的制度,将此些支郡收归中央朝廷 直接管辖,由皇帝派遣京官担任各州长官,从而分割削弱了节度使的权力轻断其根须。平定后蜀后,太祖命令新收各州直隶京师,长吏直接向皇帝奏事。当然以后, 此些直隶京师的州郡与原来统领自己的藩镇之间经常发生摩擦,到宋太宗刚即位时,就大规模收回节度使所领支郡,从而基本上解决了此问题。

       其二是剥夺节度史的兵权。乾德元年(公元 962年)二月,天雄节度使符彦卿来朝。符彦卿乃周世宗以及皇弟赵光义的岳父,宋太祖对他优厚的款待。召对广 政殿,赐给衣服和玉带。宋太祖还有意让符彦卿典兵。枢密使赵普认为符彦卿名位已盛,不应该再授以兵权。赵普多次劝谏,宋太祖未听。任命书出来后,赵普仍然 拿着请见太祖。太祖迎上前对赵普说:“岂非符彦卿事耶?”赵普回答说:“非也。”于是奏请其他事情,然后才拿山符彦卿的任命书给太祖看。太祖道:“果然, 卿苦疑彦卿?”赵普说:“陛下何以能负周世宗”赵普回答道:“臣托以处分之语有未备者。”宋太祖沉默不语,授符彦卿兵权一事遂告中止。为了将武将的后权解 除,宋太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让节度使重新典兵是极不明智的作法。太祖在赵普的再三劝导下,终于明白了个中利害,没有让节度使典兵。

       其二是对节度使区别对待,伺机罢免。对可能归顺的节度使,暂时采取拉笼政策,对自以为是的骄悍之徒,便针锋相对,折其锐气。对那些资历较深的节度使,则看 准机会,罢其藩镇。开宝二年(公元 969年)十月,太祖在后苑宴请几位藩镇大员。宴饮正酣之际,太祖意味深长感叹道:“你们都是国家的宿旧,久临剧镇, 王事鞅掌,非朕所以优贤之意也。”凤翔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彦超好像明白了太祖的意思,随即上前奏道:“臣本无功劳,久冒荣宠,今已衰朽,乞骸骨,归丘园,臣 之愿也。”紧接着安远节度使兼中书令武行德、护国节度使郭从义、定国节度使白重赞、保大节度使杨延璋,自侃攻战阀阅以及履历艰苦。此些人越谈越高兴,不免 暴露出洋洋得意之神态。太祖看准机会,很不耐烦地说:“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有何值得谈论的!”翌日,这五人都被罢镇,授以虚衔:武行德为太子太 傅,王彦超为右金吾卫上将军,郭从义为左金吾卫上将,韩重赟为左千牛卫上将军,杨廷璋为右千牛卫上将军。

      此几人均在五代立有战功,发 迹远远早于宋太祖。宋太祖自然会对他们有所成见和戒备。如郭从义欣然领命善于击球,曾经在便殿侍奉太祖,太祖令郭氏击球给他看。郭从义易衣跨驴,驰骤殿 庭,周旋击拂,曲尽其妙。球艺精湛,太祖情不自禁的为他鼓掌击球完毕,太祖让郭从义坐下来,对他说:“你击球的技艺十分精湛,但这不应是将相所擅长的。” 弄得郭从义非常尴尬。

      其四是对节度使的行政权力加固以限制。如不许节度使将州郡事务全部交给自己提拔的亲吏处理。乾德二年(公元 964年),令藩镇不得以“初官”为掌书记,须录用历两任有文才的人。

       其五,强化县级政权,弱化节度使对基层的控制。县的长官为知县(县令),另有主簿和县尉。宋朝初期,为了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削弱节度使的权力,曾经 临时派遣常参官到藩镇所管辖的属县任职,建隆三年(公元 962年)重新设置县尉,职位次于主簿,俸禄与主簿相同,规定原来由节度使所属的镇将管理的“盗 贼”、斗讼等事务全部改由县令和县尉管理。由于自五代以来,节度使随意任命自己的亲随为镇将,行使县尉的职权。他们倚权仗势,和县令分庭抗礼,所有事务直 接向州府报告,结果县令被架空了。镇将还政于县后,镇将的职权范围仅仅局限于县城郭内,不及乡村,从而强化了州府和乡村之间的县级行政管理权,同时也削弱 了节度使对基层社会的控制。开宝三年(公元 970年)更进一步完善县级行政机构,规定千户以上的县设置令、尉和主簿。不足千户的县,设置令、尉各一人, 以县令兼主簿之职。不足四百户的县,设置主簿和县尉,以主簿兼知县之职。不足二百户者,只设置主簿,兼县尉之职。一些县级长官仍由朝廷直接派官员担任。对 县级政权的强化和完善,其本身便是对节度使权力的削弱。

      设置通判掣肘州府长官。州府的长官为知州或者知府,适当扩大他们的权力,能够 相应削弱节度使的权力。但州府行政大权若由知州或知府一人独揽,他们便能够无所畏忌地独断专行,作威作福。宋太祖当然不希望有此种情况发生。于是,宋太祖 利用平定割据政权改组地方政府的机会,采取设置通判的办法来掣肘州府长官。平定湖南没过多久,宋太祖开始在南方设置直隶州,从中央朝廷派官员权知州事,与 此同时权派京官为通判进行临视。乾德元年(公元 963年),命令刑部郎中等人任湖南各州通判,是为设置通判之始。两年之后,平定后蜀,也随之在新收各州 设置通判。之后陆续在全国铺开,成为一种新的行政制度。通判设置之初,并不附属于知州,能够直接向皇帝奏报事情。通判身负特殊使命,权力十分大,难免恃权 骄恣,所以常常与知州发生矛盾,扬言说:“我是临郡,朝廷派我来监视你!”知州的所有举动,多为通判所牵制。有人对此提出异议,认为通判权力太大,应该稍 加以抑制。太祖知道此种情况后也认为不妥,于是发布命令,告诫通判不得恃权谋私,要求他们与州府长官搞好关系,共同掌管一州的军政事务。全部的文书,通判 要和知州共同签署,才可以发布施行。不然,各地可以不予施行。荆湖、西蜀等新入赵宋版图的地区,州郡长官多是原来的一班人,处理政务要依靠原来的僚属,但 是“事无大小,宜与通判或判官、录事同裁处之”。知县的权力受到了限制,与此同时通判也不可肆意妄为,二者互相制约。随着政局的稳定和发展,州府长官以外 的州府行政人员的设置也慢慢确定下来。开宝三年(公元 970年)太祖规定州府满二万户者,设录事参军、司法参军、司户参军务一人。不满两万户者,设录事 参军、司法参军各一人,司法参军兼司户参军之职。不满一万户者,设司法参军、司户参军各一人,司户参军兼司录参军之职。不满五千户者,只设司户参军一人, 兼录事参军、司法参军之职。此些行政人员统称曹官,负责处理州府日常事务以及户籍赋税、仓库受纳、户婚狱讼、审讯案件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