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乱世出英雄

  • 发布时间:2015-09-21 15:52 浏览:加载中
  •   公元927年3月21日,时令已经是仲春,乍暖还寒,阵阵北风吹来,仍然令人感觉寒意未消。

      这本是极为平常的一天,但对于洛阳夹马营赵氏府邸来讲,这一天却不同寻常。恐怕谁也没有想到,便是在这座不太起眼的府第中发生的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会对后来的中国历史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这时,整个府第,笼罩在一片紧张不安、兴奋期待的气氛中。家仆们轻手轻脚忙碌有序地进出着,而客厅中的家主赵弘殷,耳听内室里夫人因为临产的阵痛而一声紧似一声的呻吟声,不禁揪心如焚,坐立不安。

       说起赵家,虽非门第显赫,却也是“累代仕宦”,几世做官。赵弘殷的曾祖父赵眺,曾经历任过唐朝的永清、文安、幽都令;祖父赵珽,曾经官至御史中丞;父亲 赵敬,也曾做过营、蓟、涿三州刺史。至于赵弘殷本人,年幼时便骁勇过人,精于骑射,长大后投奔到赵王王熔麾下,正赶上梁、晋两国交兵。双方你死我活,大打 出手,赵弘殷奉命率领 500精骑驰援晋王。在交锋中赵弘殷左冲右突,跃马横戈,大大地表现了一番,因此晋王对其十分赏识和喜爱,被晋王留下当了一名禁兵 小头目。后来晋王夺取后梁政权当上了皇帝,赵弘殷攀龙附凤,也就便随之高升,年纪轻轻,就官任飞捷指挥使。可谓是春风得意,四马扬蹄。

      乱世出英雄。五代以来连年兵荒马乱、争战不休的乱世为宋太祖赵匡胤的成长提供了一个表演的舞台。正是在这个舞台上,宋太祖赵匡胤依靠精湛的技艺,演绎出了一场精彩生动的传奇故事,不仅征服了观众,而且征服了整个天下。

       赵匡胤出生于烽烟四起、群雄割据的五代乱世,他的青少年时代,一直伴随着硝烟和战火,以及黎民百姓流亡失所的无助泪水而度过。各路割据势力凭借手中的甲 兵利刃,在中原相互厮杀。一时之间,神州大地“毒手尊拳,交相于暮夜;金戈铁马,蹂躏于明时”,皇帝轮流做,你方唱罢我登场。五十年间,仅在中原一带,就 有 5朝 8姓 14个君主;而在山西和南方,也先后存在过 10个割据政权。可谓是山河破碎、政权丛立。

      历史上任何一个开国皇帝,并非生下来就注定要成为皇帝的。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皇帝,主要是依靠个人的能力和平时点点滴滴的不断积累。所以说,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汉高祖刘邦是以仁义之名立业的。他本是一个市井流氓,起事之前仅仅是秦王朝绕治下的一个小小的亭长。后来,他迫于无奈,才参加了农民起义军,当了一个小 头目。刘邦本人才学疏浅,可以说是不学无术;他的武功,也只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带兵打仗,对他来说更是外行。但有一点,却是他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那就是 他的仁义之名远播四方。正因为这点,一大批有才有能的谋士猛将投奔到他的麾下,供其驱遣。在这些人的辅佐之下,刘邦手中的权力才逐渐像滚雪球一样膨胀起 来,最后成就了汉家霸业。

      与刘邦相同的是,赵匡胤也具有同样的仁义胸怀;与刘邦不同的是,赵匡胤是自己凭借战功而逐步获得权力的。

       赵匡胤出身将门,家道小康。其父赵弘殷中年得子,十分希望儿子能够匡扶乱世,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故给儿子取名为“匡胤”。为培养儿子成材,赵弘殷聘请 了一位绝学宿儒,教授四书五经及文章,又亲自传授儿子武艺,希望儿子长大以后,能够文武全才。所以赵匡胤从小就衣食无愁、习文练武。在父亲的教导和熏陶 下,少年赵匡胤打下了扎实的武术底子,并从书本上学到了行军打仗的兵法,为以后在战场上建功立业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年少的赵匡胤就表 现出超凡的领导能力,是伙伴们心目中的领袖。他善良、勇敢而有智谋,在玩打仗的游戏时,总是充当指挥者的角色。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小伙伴们也都听从赵匡胤 的指挥,排列成整齐的队形,秩序井然地回到家中。赵匡胤则在队列的后面,看着自己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前进。

      年龄稍大,赵匡胤便在练习武 艺方面得到了伙伴们的认可和尊敬。有一次,他在练习骑术时,挑选了一匹没有缰绳和马鞍的烈马,当时,他家中最好的骑师都没有驯服这匹烈马。年少气盛的赵匡 胤,下定决心要把这匹烈马制服。当他跃上马背后,烈马顽性大发,四蹄狂蹬,仰天长啸一声,向城门外狂奔。赵匡胤猝不及防,一头撞到城门口的门楣之下,跌于 马下。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认为他必死无疑。然而,赵匡胤揉了揉额头,一跃而起,迅速追上这匹烈马,纵身骑上马背,死死抓住马鬃不放。经过一段时间的纠 缠,烈马终于停下了疲惫的脚步,老老实实地受主人摆布。这一次驯马后,赵匡胤便成了开封百姓心目中的少年英雄。

      成年以后,赵匡胤看到各地战乱四起,社会动荡不安,认识到正是好男儿从军报国、建业立功的好时机。赵匡胤从小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武艺,便想出去闯荡一番,希望能在乱世中建立一番功业,光宗耀祖。

       开始的两三年,独自在外漂泊的赵匡胤可以说是历尽艰辛。他的足迹所至,西北到达陕甘二省,南面到达湖北。他四处寻找成功的机会,却一无所得。在流浪期 间,有一段时间赵匡胤盘缠用光,为赚些钱,他与一帮市井无赖赌博,期望能有所收获,以解燃眉之急。依靠高明的赌技和绝好的运气,赵匡胤很快就赢了不少钱。 正当他满心欢喜,准备罢手离开时,却遭到了这些无赖的围攻。虽然赵匡胤有一身武艺,但无奈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对方是一帮天天打架斗殴的无赖地痞。在经过奋 起反抗之后,赵匡胤终于被狂殴一顿,鼻青脸肿,赢来的钱也被无赖们一抢而空。在这次打架事件中,赵匡胤作为一个外乡人,而且势单力孤,仍然毫不畏惧,以一 人之力敌十余人,其勇气确实非同一般。但是,他也深深感受到了作为弱者的无奈和无助,于是下定决心,要创出一番功业来。

      有得必有失,有苦必有甜。孟子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可见,挫折对一个有作为的人来说,并非仅仅是一种苦痛,更是迈向成功的宝贵财富。

       三年的流浪生活虽然苦不堪言,但赵匡胤从中也获益匪浅。过惯了舒适生活的赵匡胤在流浪过程中遍尝了人间甘苦。曾经被人欺负毒打,受过寄人篱下时的冷嘲热 讽,因饥饿而偷过食物,因无钱住店而困卧树下。这段经历,是他一生中最感黑暗的部分,但也给他带来很多阅历和体验:走南闯北,熟悉了各地的风土人情;明白 了人间的世态炎凉,锻炼了个人的意志。所有这些经历,都为赵匡胤以后的统军治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人们常说:“机会总是青睐刻苦努力 的人。 ”《封神演义》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姜子牙学艺归乡后,一直过着平淡而清贫的日子。凭他的才学,出将入相绝对是轻而易举,但他一直默默无闻,直到年 届七旬也无所作为。一天,姜子牙在渭水河边垂钓,半天未见有鱼上钩。等到姜子牙收拾工具准备回家时,一路的人看到姜子牙的渔钩竟然是直的,于是惊诧之余便 向他讨教。姜子牙只说了一句“该来的总会来”。路人都以为姜子牙疯了,但他们哪里知道,姜子牙之意不在鱼,他在等待贤明的君主。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姜太公 钓鱼,愿者上钩”的故事。后来便有了周武王请贤出山、灭商而建周的真实故事。

      对于武将来说,战争就是一种机遇。武艺和兵法是武将谋生 的基本条件。正当赵匡胤苦闷彷徨之际,他抓住了一个小机遇,加入正在四处招兵买马的郭威军中,成为一名普通士兵。郭威是五代时期后周王朝的建立者,公元  951年建立周国,即历史上的后周。正是这个小机遇,中国的历史也因此改变了。

      选择从军是赵匡胤的人生追求之一,因为他清楚地知道: 乱世之中,只能通过军功才可以出人头地。从军的士兵有两种结局:一种是战功赫赫而迅速得到提升和重用,出将入相;另一种是战死沙场。赵匡胤是一个不甘寂寞 的人,即便是战死沙场,他也要为了理想而放手一搏。于是,他从士兵做起,不断上进。

      赵匡胤加入郭威的军队后,非常努力,很快便从一名普通士兵升为一名小军官。这次升迁,使赵匡胤信心大增,更加坚定了建功立业的信念和理想。

       匡胤一路纵马西行,经过耀州、邠州,果然是朝廷势力达不到的地方,城门上并未挂有缉捕自己的公文告示,所以便放下心来,沿途打听柴荣、郑恩下落,把他们 二人的容貌描写一番,向沿途旅舍饭店的店主询问。因为那柴荣面貌虽无什特征,可郑恩便不同了,无论从面貌和语言,都与一般人不同,如果由此经过,必定给人 留下一点印象。岂知一路打听,却没人说见过这样的人。不知不觉,已走遍了关西大部分州县,直到秦州边境,仍不见一点蛛丝马迹,只好踅回凤翔府。他想,这凤 翔是关西仅次于京兆的大府,大哥如果做生意,必定应该到此的,于是便催动坐骑,向凤翔府进发。

      不二日,来到了凤翔府,果然不同于一般 州县,只见城池广大,人烟辐辏,街道繁华,买卖兴隆。匡胤来到十字街口热闹处下马,拣了一处临街小吃店,拴马进店坐下,放下包袱,蟠龙棍倚在墙角,要了酒 菜,一边吃一边与店小二闲聊,询问近来是否见过一个细白肉皮,仪表富态的商人和一个黑塔般的大个子,一口山西话的莽汉在城里往来过?店小二说,却没见过这 样的人。忽然,只见街上行人纷纷闪避,一队扛刀执盾的士兵,列队走了过来,队伍足足排有二里多长,老大一会才走完。

      匡胤问店小二道:“怎地这里有这么多兵?”

      小二笑道:“客官大概是初次来俺府吧,所以不知。这凤翔府王大帅,早在一年前已扩大招兵,至今已招了三万余人,还没满额。现仍在招啦,这些兵都是去样场操练回来的,天天要往来好几批。”

      匡胤听后,心中一动,想那苗训曾说过,王景崇迟早必反,我何不前去察看一番?想毕,问店小二道:“不知招兵站设在何处?”

      “就在大帅衙门前。”店小二说:“看大爷威武,又带着这么一条金棍,想来武艺一定十分了得,如果去投军,大帅定会重用,将来说不定位至公侯啦。”匡胤笑了一笑,也不再说,要上饭来吃了,问明去节度使衙门的路径,径直提棍上马,迤逦而来。

       转了几个弯,来到衙门前,只见一片好大广场足有十几亩,旗杆上帅旗招展,靠东抬了一座试台,上边由松柏枝扎成一个牌坊,模仿中间也有一根旗杆高耸,上边 挂一面黄旗,中书斗大“招兵”二字。台上座着几位武官,左右文案排列,台下卫兵成行,还列有兵器架子和马匹,看样子正有三二人在报名,在台下考试石担石锁 弓箭骑术之类。匡胤正在骑马观望,那台上的一个武官,猛然抬头巡视,看见匡胤,吃了一惊,又立起身来仔细一看,喊声不好,立即喝道:“快快捉拿朝廷奸细, 不可放走此人!”说着跳下台来,抄起大刀,喝令:“周得标,速去通知四营团练,有朝廷奸细入城,立即出兵围捕。其余的跟我来。”

      说毕,翻身上马,率着士兵,蜂拥地向匡胤冲来。

      那军官高叫道:“好大胆的赵匡胤。你还认得某家吗?想不到你竟敢来此探听军情。”

      匡胤见他认识自己,却一时想不起是谁,也问道:“你是何人?”

      那军官哈哈一笑,道:“某乃东京解保是也,还记得吗,这次谅你插翅也难逃了。”

       赵匡胤这才想起来,此人原来也是开封府人,是东京新宋门一带的地头蛇,纠结了一批泼皮无赖,欺诈商民,无恶不作,曾与赵匡胤打过架,被赵匡胤痛打一顿, 在汴京站不住脚了,便带了几个兄弟来闯关西,谋求发展,几年前投效王景崇部下,王景崇见他拳脚武艺不俗,留他主持招兵,这才与赵匡胤相遇。

      解保高喊道:“嘟,这个狂徒乃是东京指挥使赵弘殷的狗崽子,千里迢迢来此做奸细,不能放他走了,能捉住此犯,赏黄金百两,不得让他逃跑!”

       说罢挥动大砍刀,朝赵匡胤顶门砍来,赵匡胤不敢怠慢,挥动蟠龙棍急架,二人杀在一处。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兵丁,虽然武艺不高,一听赏黄金 百两,都拼命往上围。只见那长枪短棒,刀斧钩抓,乱打乱砍。只杀得天暗地昏。赵匡胤不怕排兵布阵。而对这种蚂蚁咬大虫的战法,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在马上, 上要护人,下要护马,前后左右,都要招架。战不到片刻,虽然有不少兵丁倒在他的蟠龙棍下,但是衙门已经闻讯,大批兵丁蜂拥而出,十余亩大的广场,到处刀枪 密布,层层包围,把赵匡胤困在核心。匡胤暗想道:“不好,如此缠战下去,被困于数丈之内,纵然杀得他几百兵马,也难突出重围,一旦人马力乏,必将被擒获。 不宜再恋战下去了。”

      想毕,挥动蟠龙棍,朝着街心方面打去。那些兵丁见他来势凶猛,潮水般地闪开。这时,迎面来了一员骑马战将,挺枪 向匡胤直冲过来,匡胤也不答话,拦开长枪,顺手一棍挥下,那将翻身落马,匡胤荡开阵角,早已冲上大街,径向南关奔驰,看看前面,只见一支兵马迎头而来,为 首一将骑红鬃马,手持双锏拦住去路,展开厮杀。赵匡胤看见南门已有准备,拨马回头直奔北门而去。

      刚到北门前,只见一员战将,骑一匹青 鬃马,手执开山斧,带着数百名小校等候,一见赵匡胤到来,一声号令一齐围杀上来。赵匡胤又杀了数十回合不分胜败。赵匡胤心想:还是以走为上,再迟四门封闭 恐更难走脱。于是拨马又往东门跑去。一到东门,立足未稳,只听一声锣响,城头上箭如飞蝗射下。赵匡胤拨马直奔西门。尚未走到跟前,就看见城门处小校一字摆 开,一将骑一匹黄色战马,手执长矛,严阵以待。赵匡胤心想,四门均有守将堵截,不被生擒就得死拼,所以,把蟠龙棍往空中一举,高声喊道:

      “吠!贼将听了!快把城门打开,放爷爷出去,倒还罢了!如若不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将闻听也答话,微微一笑。说声:

      “杀!”

       众小校一涌而上,那将也手托长矛直刺过来。赵匡胤举棍相迎。二马盘旋,棍来矛往。战有三十个回合,那将渐渐不支。眼看赵匡胤就要取胜,忽听一声炮响,那 将虚刺一矛,跳出圈外。城楼上乱箭齐发,好像骤雨倾盆而下。赵匡胤一看,拨马回头而逃。他边跑边想,这四门均已落锁,派有兵将把守,这该如何是好。正在他 走投无路之时,忽见路旁闪出一人,对匡胤低声喊道:

      “赵公子,随我来!”

      赵匡胤一看,原是一个青年军校,好似在哪里见过,可又一时想不起。那小校道:

      “赵公子,不必疑虑,快跟我走!”

       说罢,那小校转身向背街小巷走去。赵匡胤骑马紧随。只见他双腿迈开,如同落地旋风。马蹄踏踏,在小巷里几乎赶他不上,不多一时,来到了东北城角。这里有 一座魁星阁,魁星阁后是一片滩地,因为地势较低,长年积水,所以,这里杂草丛生,人们很少到这里来。这一带城垣,在积水盐碱浸蚀下,大面积倾颓下来,尚无 修整。赵匡胤下马和那小校一同走进阁内。那青年道: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二章 驼峰山义结十兄弟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