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魂落异邦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35 浏览:加载中
  •   张将军生前为何要离开台湾,不回大陆,最终陨落夏威夷呢?对此,笔者虽未深入研究,愿抒一孔之见。

      政治期望落差所致

       1996年,台湾研究张学良的著名作家郭冠英先生在寄给笔者的一篇文章中称:至于他(张学良)为什么没有回大陆,这也不是他什么忏悔,……想要他回去是 东北的家乡父老,共产党欢迎。他不想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利益,事情过去60年了,国共关系早变了,国民党的高层,不管主流非主流派,都不反对他回去。他就像 孙悟空,把天捅了个大窟窿,给压在五行山下,待真的自由了,竟仍在外流连而不回花果山。

      张学良的近乡情怯也有个过程,他本来“想极 了”回东北,这是人情之常,但因长久政治禁锢带来的敏感,他又刻意宣称希望不涉政治意义,结果反使这种政治禅机把他给弄乱了。他其实很在乎政治意义,他在 90大寿时说:“国家有用,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实在是开殿待主,希望为中国尽点伏枥之功的。但由于他那个政治形象与台湾的政治发展已脱了节,新主 (指李登辉)对他示好,不过是恩显开明,也有清算“老店”(标榜与蒋氏父子有别)的意味。至于张学良代表的中国意义,是被“新店”所欲扬弃隐没的,从这个 意义上来说,张学良的远走国外和蒋介石的归葬无门有着相同的历史境域。张学良因为长久幽禁在蒋家后宫,包围在一批难养之辈中,其对政治的隔阂是难免的。因 此一旦出山,就诸多混乱且不适应,他本对自己的政治能量还有一定期许,对新升明月尚有期待,但后来发现那月光反射的竟是东邻烈日,他感到迷惑了。台湾的政 治他不懂,台湾的政治也不要他,他只有远离是非之地,到海外去独善其身了。

      自从中原大战后,张学良的命运就与蒋介石拴在一起,他成了蒋家的一分子,当蒋家在台湾凋零殆尽之后,他也只有步上蒋夫人宋美龄去国一途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阻张学良成行的充分条件,必要条件还是他性格上的弱点加上(对新主)政治期望落差所致。

      政治环境的干扰

       张学良常说,他是远离政治旋涡的“闲云野鹤”,“采菊东蓠”的老翁,没有特权的普通人。其实不然。在笔者看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政治,他是为国内外 所长久关注的政治人物之一。他是改写中国与世界历史的民族英雄而被蒋介石长期幽禁的“囚徒”(国民党方面则说是“爱护”、“监护”)。幽禁期间,他矢志不 渝,非常关心祖国的和平统一;“自由”之后,仍然表示,只要国家需要,他将像年轻时一样尽心尽力;他对日本NHK记者谈话的真正目的,是愿意跟日本青年说 几句话,要多想想日本过去的错处,不要再想日本过去的威风。希望日本,不但是青年,尤其是负责任的人,要牢记历史教训,不要“霸道”,要真诚平等地与人家 合作,要帮助人家,也是帮助你自己。

      1991年3月29日,张学良委托其老部下、原东北大学校长宁恩承先生从美国给阎明光发来电传, 盼早日相晤。同年6月4日,张学良在美国与吕正操将军会晤时,说他愿意保留其特殊身份,一旦两岸需要他做什么,他甘心情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而尽力;并答应 将中共中央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一国两制方针,原原本本地告诉李登辉,为两岸传递信息。

      张学良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教授唐德刚商定,合作完成《我说你写录》,却受到国民党秘书长的干扰,不得已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张之丙秘密做“口述历史”;回东北家乡走走,还须向“总统”请假;等等,都说明他并非“闲云野鹤”、“采菊老翁”和“普通百姓”。

       正如他说,他虽然是在野人士,但其一言一行,还都具有较强的政治性。认为,两岸的形势越缓和,他回家的条件就越成熟。1991年因为李登辉的干预,张学 良未能实现他在美国已经作出的“回家决定”。同年末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台湾翘尾巴,两岸关系吃紧;接着,美国违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精神,悍然售台F16 飞机,中国向美提出抗议,两岸关系再度紧张。这些在张学良看来,都是不利于他回家看看的大环境。

      又由于一些冷战思维阴魂不散的台湾 人,总把大陆的善意举措视为统战。就连张学良回家看看也不例外。他们唯恐张学良真的回到大陆,会对台湾产生“震撼。”如张群对张学良所说的,蒋氏父子为什 么不放你的原因:“你是个宝贝,谁把你抓住,对谁就有用,你明白这句话吗?”意思就是怕张学良跑到共产党那边去,对共产党有用。所以,就把祖国大陆的每每 善意之举,与政治挂钩,与统战相连。

      张学良思来想去,就是怕为他个人的事,给海峡两岸带来政治上不必要的麻烦,更怕为难李登辉。这些多余的担心,竟使他失掉1991年直接从美国回到东北老家的“天赐良机”。

      个人性格与家庭方面的原因

       张学良一向是把政治问题与个人友谊分开的,他重情讲义,始终如一。他承认和日本的本庄繁(对号称“满洲建国之父”的本庄繁,张学良曾对日本NHK记者 说:“假如我能到日本去,我一定到本庄坟前吊祭他一下。我很想念他。”)既是朋友,又是敌人;为救国,他发动西安事变,为讲义顾大局,在蒋介石口头答应所 提六项政治条件后,就不顾一切地送蒋回京。尽管蒋介石的“家法”使他失去终生自由,他却无怨无悔。并认为蒋介石对他的处理,公私兼之,也算适当。

       张学良以为是李登辉上台后,张群等才敢公开为他举办规模盛大的祝寿活动。又是李登辉给他到美国探亲与子孙团聚的自由,对李持有好感,感恩戴德。以至于模 糊了自己认清李登辉台独面目的视线。(为此,他与吕正操在美国会晤时,在对李登辉的看法上产生分歧,争论了一番,前文已有叙述)结果上了李登辉的当。

      当张学良对回乡之行犹豫不定,决心难下之时,和他患难与共的赵四小姐怕因回家改变他们多年来的宁静生活而影响健康,对回乡探亲持有异议,使张学良对回家之事,顾虑重重,不好决断。

      身体方面的原因

       张学良回来的最好机遇是在1991年。他当时身体健朗,思维敏锐,精神矍铄,坐车、乘飞机都毫无问题。而且从美国直飞北京相当方便。错过此时,他的身体 日渐衰弱,赵四病上加病,夫妇双方只能靠轮椅行动,此时此刻,他仍想念家乡父老,亲朋故旧,即便决心回来,身体也不允许了。

      1998年元月,笔者在旧金山询问张将军的女儿张闾瑛女士、女婿陶鹏飞先生:张将军为什么不回祖国大陆看看?他们说,你到夏威夷见到他,就会明白原因了。还说,去年张学良要去纽约给宋美龄拜寿,因医生说他不能乘飞机而作罢。这也是张学良最终没能回来的又一原因。

      简言之,张学良想家是真,未回是实,归根到底,取决于政治上的因素和张学良的决心。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