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 忝列门生 情同袍泽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33 浏览:加载中
  •   张学良将军既是吕正操将军的老乡,又是吕正操的长官和老师。他们都是辽宁海城人。吕正操曾在张学良身边工作了十余年,是张学良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年轻 军官。尽管出身不同,地位各异,但自幼都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的掠夺与蹂躏,对日本帝国主义都怀有深仇大恨,其抗敌御侮、救亡图存的爱国赤忱之心是相通 的。

      1923年冬,吕正操被录入讲武堂第五期学习。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讲武堂停课后,吕正操随张学良入关作战。1925年郭松龄反 奉被杀,吕正操产生了消极失望情绪。因被分配为新兵营长,他不愿意干就离队回家。12月,张学良在锦州成立三、四方面军司令部,派专人召吕正操归队,任少 校副官。从此,吕正操便在张学良身边工作,曾任秘书、同泽俱乐部干事、参谋处长、团长等职。西安事变前,张学良本拟委吕正操接任一一六师师长,万福麟反 对,背着张学良,把吕正操送到南京陆军大学高级班学习。在南京,一个横行霸道的国民党特务骂东北军学生是“亡省奴”,吕正操拍案而起,痛打了骂人者。张学 良得知后,致电何应钦调吕正操回部队。西安事变前夕,张学良又调吕正操到西安张公馆服务,担任内勤,住东楼。西安事变期间,吕正操就住在中共代表团楼下, 负责接待和警卫。吕正操和张学良的最后一次见面是1936年12月25日。从此,他们师生天各一方,失去联系。

      直到“文革”结束后,张将军的侄女张闾蘅(张学良的五弟张学森之女)从香港来北京经商,吕正操和张将军的联系才重新恢复。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邓颖超嘱吕正操直接和张将军保持联系。

       1984年6月,张闾蘅自港来京谈商务,期间特来看望吕正操,给他介绍张学良在台情况,并说:“我大爷知道我经常来大陆经商,一次聊天时跟我讲,他十分 想念在大陆的两位部属:一是吕正操,二是万毅。让我有机会代他去看望看望。”张闾蘅离京回港前夕,吕正操托她带给张学良一副健身球和几听上好的新茶,以示 问候和挂念。是年7月5日,张闾蘅从香港来信告诉吕正操:“托带的小玩艺儿,返港后即已转送,请勿念。”因当时海峡两岸关系还很复杂,说话很谨慎。张闾蘅 频频来往于海峡两岸,为张、吕转递信息,从此,他们书信、口信、诗作唱和往来不断。

      1987年初,张闾蘅再次来京,带来张学良赠给吕 正操的诗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辩已无言。”张学良摘取陶渊明《饮酒》“结庐在人境”篇的第三联和第五联,将原诗末句“欲辩已忘 言”之“忘”改成“无”,集成一诗,抒写他晚年久居林下、不慕荣利、甘于淡泊、寄情山水的闲适恬淡之心境。吕正操亦用同样方式,从陶渊明的《读山海经》 “精卫衔微木”篇中摘取第二联和第四联,将原诗末句“良辰讵可待”的“讵”改成“知”,反其义而用之,集成一诗赠张:“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徒设在昔 心,良辰知可待。”希望张学良振奋精神,相信他曾为之奋斗的理想,定能实现。吕正操把张学良赠诗的事向邓颖超汇报,并将诗稿手迹送交给她。邓颖超亲切接见 了张闾蘅。

      1988年底,吕正操让张闾蘅给张学良捎去新年贺卡。3月初,张闾蘅又来北京。5日离京时,吕正操又托她给张将军带去两首 诗,一是他当年2月写给张学良的《预祝双八双寿》:“御辇将军堪自豪,当年帅气未曾消。长命伉俪无衰绝,风流人物数今朝。”当年张学良88岁,吕正操以此 诗为张祝寿。张闾蘅曾告诉吕正操,赵一荻女士前些时候去美国探亲,把腿摔骨折了,张学良到机场迎接,亲自为她推轮椅。平日,张将军也常推着她到户外走走, 故有“御辇将军”之称。二是书录1984年冬的旧作《浙东纪行》:“雁荡奇突屹浙东,剡溪九曲万山中。以血洗血高格调,逃台迁台小易盈。西京谈和安天下, 羑里课易求大同。思君常恨蓬山远,雪窦双楠盼汉公。”(羑里,古地名,在河南省安阳南郊,周文王曾在此讲易经)张将军当年被软禁在奉化雪窦寺,曾手植四 楠,现余两株,茁壮繁茂,它也在期待汉公早日归来,旧地重游。

      翌日,张闾蘅回台北,将该诗面交张学良。张看后非常高兴:“我也回他一 首。”当即挥毫作答:“白发催年老,虚名误人深。主恩天高厚,世事如浮云。”托张闾蘅转达。在提及东大留美同学会要为他祝寿之事,他说:“他们经济都不宽 裕,何必凑钱为我过生日。为我个人是虚名,不如多做些对国家有益的实事。”吕正操又赋诗一首,再答张将军:

      “霜染两鬓白,心存一寸丹。淡泊以明志,肝胆照人间。”

      1990年1月21日,吕正操给张将军写信,请他出来走走:

      汉公钧鉴:

      闾蘅常来,告知我公及夫人身心安泰,甚以为慰。我一直盼望你俩能走出台湾小天地,到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来看看,对身心更感舒畅,不知以为是否?盼告。

      不久,张学良又录旧作一首赠吕:

      孽子孤臣一秩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

      谒延平祠旧作,书寄

      正操学弟

      九十老人毅庵书

      此前海峡两岸敌对状况尚未结束,考虑到张将军的处境,吕、张来往诗作、信函均不具名。直到后来海峡两岸关系有所缓和,才开始具名。

      1990年5月15日,张学良九秩大寿前夕,吕又给张回信:

      汉公钧鉴:

      捧读大作,甚为感奋。谨在京预祝我公进入九秩大寿。切盼在您满九十寿辰时,我能在任何地方亲自参加祝寿。

      祝健康长寿。代问夫人好。

      旧部吕正操

      同时,步韵和诗一首,随信寄上:

      讲武修文一鸿儒,千古功业在抗胡。盼君走出小天地,欣看人间绘新图。

      张将军九十寿辰时,吕给张公开拍发了祝寿电:

      适值先生九秩大寿,不能亲自前往祝贺,甚以为憾。先生爱国爱民,坚贞不渝,大义凛然,天人共鉴。正操忝列门生,情深袍泽,耳濡目染,受益匪浅。遥望云天,不胜依依。仅以几句俚语为先生祝暇。情长纸短,言不尽意,敬祝健康长寿。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