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尚国粹 迷京剧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33 浏览:加载中

  •   张学良喜欢京剧艺术,爱看、爱听、爱唱,评论优劣,也极在行。当年他在北京时,常带眷属、随从到中和剧场看戏。

      1991年6月,吕正操访美拜见张学良时,带去了著名京剧艺术家李维康的两盘录音带。寿诞那天,寿堂上挂的是著名书法家启功撰写的张学良在90岁生日时写给张捷迁的一首小诗,播放的是李维康的《玉堂春》。

       1993年4月,张学良在台湾观看北京京剧团演出时,自告奋勇:“今天我也得过过戏瘾。”在锣鼓喧天、冠盖云集的台北中山堂,他坐在第一排,精神完全贯 注在台上的表演之中,先是马派弟子张学津主演《遇龙酒馆》,压轴戏是谭派第四代传人谭元寿主演的《定军山》。张学良与场内1500人频频鼓掌。演出结束 后,演员们看到张将军,顾不得卸妆就纷纷跳到台下,争相和他拍照,张将军乐得合不拢嘴,还念道着:“当年我在北京看梅兰芳、谭鑫培、杨小楼、金少山老板的 戏,和他们结成了朋友。”当天,台湾有关方面宴请剧团的几位主演,张学良也应邀出席。他拉住梅葆玥、梅葆玖姐弟两人的手回忆说,那年日本制造皇姑屯炸车事 件时,他正在北京请外国公使在戏园看梅兰芳先生的演出,是手下人找到剧场报告消息的。

      席间,梅葆玖提议边吃边唱,听着两岸京剧同行各 显神通的拿手好戏,张学良再也坐不住了,他向大家拱拱手说:“今天我也得过过戏瘾。”他健步走到正在操琴的姜凤山身旁说:“来段《战太平》,我的调门可高 哩。”姜凤山把京胡调高了调门,又是张学良将军开口一唱,是在调调门。姜凤山忙又调弦,忽然间,张学良先生又唱其高调门,弄得这位曾给梅兰芳先生操琴的京 胡演奏大师一时手忙脚乱。

      张将军唱完一段还不过瘾,便说:“再来段《斩马谡》。”于是,“帐下跪得小平王”一段“西皮快板”响彻在大 厅里。张将军唱罢连声向琴师道辛苦。姜凤山感慨道:“难得啊,少帅93岁高龄了,戏词还记得真真切切,而且中气很足。我这个年迈古稀之人和他在一起,也顿 觉年轻了许多。我有幸给张将军操琴,这可有历史意义啊。”

      1993年7月,经张学森从中安排,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耿其昌、李维康夫妇,另有鼓师、琴师、舞美各一人,一同赴台演出。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张学良看了他们演出6场中的5场,彼此欢聚达8次之多,而每次少则一小时,多则几个小时,聊啊,唱啊,犹如家人。

       张将军与这些京剧名家的频频相聚,不要说与大陆朋友,就是在台湾亦属空前。耿其昌说,张将军可称得上“超级戏迷”,一见面就聊戏。张将军说,当年他多次 看过谭鑫培的戏,陈德霖是他的好友;至于四大名旦、四大须生更是他家的坐上客,对旧时梨园界如数家珍。他还说,当年的一位名票友曾对他说:“京剧嘛,你哼 哼玩玩可以,别正经唱,因为你五音不全。”可他照唱不误,可见他对京剧的热爱。什么《空城计》、《坐楼杀惜》,只要他开个头,便一发而不可收,拦都拦不 住。也怪,那些天,他唱,耿其昌、李维康夫妇也唱,几次下来,张将军的调门准了,而且嗓声也宏亮起来。更难得的是,他能看出并道出现今大陆京戏在唱腔方面 的发展。在肯定的同时,他又语重心长告诫耿、李二人:“过去老先生们的功夫是特别扎实的,你们可千万要学好基本功!”

      耿其昌、李维康 对张学良的共同印象是,他有着超乎常人的豁达、幽默。张将军喜欢说哏,“段子”很多。说有位先生在别家打牌,边打边说:“哼,有人说我怕老婆,胡扯!我在 家里就是条老虎。”没想到他的夫人就在他的身后,啪!拍了他一巴掌,问:“你是老虎,我是啥?”这位先生脸色大变,赶忙说:“你是武松啊!”逗得在座的大 笑不止。

      可是当说起严肃问题时,将军判若两人。他说,当年东三省易帜之前,日本外相曾让他出任满洲执政,此人能说会道,谈条件吧,一 切细微处都考虑到了,他“谦恭”地问张将军:“你看还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尽可提出,一定照办!”此时的张将军冷起脸来说:“你考虑的比我考虑的周全多 了,但你忘记了一点。”日本人忙问:“是什么?”张将军厉声斥他:“你忘了我是中国人!”听到这里,耿、李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他二人说,和张将军的这段 相聚无限珍贵,而他老人家的道德情操更是我们做人的方向。

      1996年7月13日,杨连之先生在《光明日报》上,以“一份特殊的寿礼” 为题,报道张将军在夏威夷异常兴奋地度过96岁诞辰的盛况。当今颇受海内外戏迷喜爱的中国京剧院老生于魁智率该院琴师赵建华、鼓师苏广忠、旦角马小曼(京 剧艺术大师马连良之女)飞抵夏威夷,让张学良将军过了一次有生以来最痛快的戏瘾。

      正是张学良的亲友所期盼的这份特殊寿礼——京剧,于 6月1日晚上,在夏威夷希尔顿大酒店张学良96岁寿诞酒会上引起异样的反响。张学良的女儿张闾瑛动情地说:“请来这么好的国剧艺人,能让家父过上几十年没 有过的戏瘾,等家父100岁时,请大家别忘了再来呀!”全场热烈鼓掌。于魁智代表中国京剧院及其他艺术家,向张学良赠送用中国京剧脸谱精心绘制的大幅“寿 字图”,并当场演唱传统京剧《上天台》。为了烘托寿宴气氛,他巧妙地把唱词最后一句“又听得殿座下大放悲声”改为“准备下皇封宴庆功臣”。板鼓一敲,胡琴 一拉,一晚上没有几句话的张学良精神为之一振,洗耳恭听,手上还阵阵击节,当寿宴的程序接近尾声时,张将军随着京胡、板鼓的伴奏,唱了京剧传统戏《失街 亭》、《斩马谡》、《珠廉寨》的选段,不用话筒,有板有眼,颇有韵味。此时,晚上5点半开始的宴会已近5个小时,张将军还意犹未尽。

       从6月1日到8日的几天中,张将军每天都沉浸在对京剧艺术的迷恋中。每天下午5点多,他准时来到约定的亲友家中,先听于魁智他们唱,随后自己开唱,几天下 来嗓子越唱越好,调门越调越高。每天都唱到晚上近10点,不是赵一荻女士打来电话“大爷该休息了!”他还不肯罢休。据家人讲,老先生有一天早上五点多钟就 要起床,说是唱戏去。也许和张将军的戎马军旅生涯有关,他反复吟唱的一直是《失街亭》中的两国交锋龙虎斗、《斩马谡》中的“火在心头难消恨”,还有《战太 平》中的“叹英雄失势入罗网”。有一天,张学良对于魁智说:“你们不知道,其实她(赵一荻)唱得最好!”没想到,坎坷人生的伴侣还是京剧艺术的知音。看见 他们不仅对京剧的爱好由来已久,而且也是在他们那种环境下,消磨光阴的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张将军崇尚国粹,名不虚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