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东北易帜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30 浏览:加载中
  •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排除来自内外的种种压力,毅然宣布东三省易帜,服从国民政府,首次助蒋介石完成了国家的和平“统一”。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

       东北易帜,既非张学良穷途末路,亦非他败降而归,而是执政东北后,把“息争御侮”思想变为现实的初步尝试;是形势逼迫,人民推动,蒋介石的督促和张学良 的爱国决心共同铸成的顺人心、合潮流的爱国之举。这个决定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张学良功不可没。但是促成此举的各种力量,也不可忽视(包括蒋介石与英美的 支持)。它的圆满成功,达到了一举三得、人民满意的结果:其一,捍卫了国家领土主权的完整,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妄想一举鲸吞我国东北的阴谋;其二,最大限 度保存了张学良的实力与地盘,为建设东北、抗衡日本奠定了条件;其三,蒋介石不费一枪一弹,使张氏父子长期统治的东三省归顺南京,实现了“和平统一”,结 束了民国以来最黑暗的北洋军阀混战的局面。

      张学良在口述历史时称:“不是因为我父亲被日本人杀死才易帜。我主张国家统一和富强,父亲 不死我也会这样做。”“我们为什么易帜?实在是效法先进国家的做法。我们今天也就是不想分中央的权,举政权还给中央,以谋中国的真正的统一。”“南北统 一,人心所向。”“我张学良没有统一中国的能力,但我诚心服从能统一中国的人。”

      东北易帜不久,张学良于1929年1月10日,处决 了鼓动张作霖打内战、反对易帜、威胁东北政权稳定的杨宇霆和常荫槐,巩固了政权。是年,张学良受蒋介石唆使,挑起中东路事件,与苏联开战,损兵折将,被迫 与对方签署《伯力协定》。停战议和后,他继续集中力量进行东北建设,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兴教育,办工厂,修铁路,筑海港。继修建沈海、吉海、大(虎山) 通(辽)铁路之后,又修筑了洮索、齐昂等铁路,以钳制日本控制的南满路,使南满铁路收益大大下降,引起日本不满;修筑葫芦岛港,作为东北的吞吐港,以削弱 日本控制下的大连港的作用。建立东北无线电台,设置50多个分台,形成比较完整的电信网,与各省市和许多外国电台互发消息;在沈阳、哈尔滨建立广播电台, 以抵制日本的反动宣传。他还扩建了一些现代化工厂,如沈阳纺织厂、肇新窑业公司、兴奉铁工厂和东北大学工厂等。他支持东北民族工商业的发展,积极引进新技 术;扩建兵工厂,新建迫击炮厂,支持迫击炮厂生产汽车,准备筹建奉天飞机制造厂和沈阳汽车装备厂。为缩编军队,倡导军垦,设兴安屯垦区,任命邹作华为垦区 督办;安置河北、山东难民五六万人,发展畜牧业。

      张学良在各项建设事业中,尤其重视教育事业的发展。

      1990年 8月,张学良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说:“我不光是想让东三省,而且想让全国都好起来。我父亲给我留下好多财产,我有很多钱,我把这些钱几乎都捐出去了,建 立了东北大学等学校。那些费用都是我出的。一点也没使公家的钱。我很高兴这样做。我要国家强起来,要强起来就得培养人才。教育是强国的根本。”

      当年张学良主要从两方面狠抓教育:

      其一,狠抓军事教育、裁军屯垦,加强国防。早在1922年就成立军需教育班、宪兵教练处、东北学生队、炮兵研究班、高等军学研究班、东北步兵研究班。继而开办军官教育班,军事教导班,并亲自抓海、空军建设。成立东三省航空、航警学校,以提高部队的文化、军政素质。

       其二,大力发展大、中、小学教育,为国家培养人才。他捐赠其父遗产1000万大洋中的一部分用于扩建东北大学,增设师范教育、体育教育和农学专业,并亲 任东北大学校长。高薪聘请国内学术界名流到东大任教,如章士钊、梁漱溟、梁思成、张伯苓等。教授月薪是400元,少数人高达800元或800两白银。同泽 中学教员月薪是80至120元;主任、校长是180元至200元,是一般公务人员收入的三四倍。他还捐赠500万元私产成立“汉卿教育基金会”用以发展 中、小学教育。创办了36所新民小学,创办同泽中学、同泽女子中学、海城同泽中学等。派东大优秀生出国留学。

      张学良执政东北后,以辽宁教育为例,1929年各地公私学校共计10404所,比上年增加了400所。在校学生64万,比上年增加了2万多。同年吉林省兴办吉林大学。

      再以教育经费为例,1928年教育经费为528万元,1929年猛增至1635万元。东北大学经费1926年为51.7万元,1929年增至133万多元。这与当时蒋管区教育经费连维持原有规模都不易,因欠薪而造成风起云涌的罢教风潮,是一鲜明对照。

       张学良在教育思想方面,除学习文化知识外,特别注重实践,注重爱国主义教育。他要求学生要“明耻自强,振兴民族。”他为海城同泽中学制定的校训是“爱 国、尊师、励学、崇实”。张学良思想比较开放,承认世界列强科学进步,国富民强,其根本原因是革新教育,培养人才。为此,他下定决心进一步发展教育,“要 振中华,必赖乎人才,赖乎教育”。

      张学良说:“国家大事,当从事于教育一途。”他深知培养人才须从基础教育抓起,因此对中学教育极为 重视。1929年辽宁普通中学达到122所,学生22153人,其中有初级中学99所、高级中学5所,完全中学18所,较之1926年增加了48所,加上 职业及其他中学,全省的中等学校总数共有198所。张学良认为“中国近百年来之所以落后,其根本原因,即在教育落后。”要独立富强,其“唯一希望在青年, 青年之根本在教育。”

      1933年,张学良下野出国前致书东北军将领与东北名流,勉励他们要亲如手足,患难与共,准备收复东北为最大责任。“嘱咐武要保存东北军实力,文要发展东北大学。”念念不忘复土还乡和洗雪不抵抗将军的“罪名”。

      1936年8月,张学良为东北大学西安新校舍奠基题词:

      “沈阳设校,经始维艰。自‘九一八’,惨遭摧残。流离燕市,转徙长安。勖尔多士,复我河山。”

      同年9月30日,张学良在东北大学西安分校秋季开学典礼上发表讲话,要求师生们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之含义,养成大无畏之奋斗精神,作西北青年之表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