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直奉战争露头角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29 浏览:加载中
  •   郭松龄,字茂辰,1883年生于盛京(今沈阳)东部渔樵寨村,祖籍山西汾阳。自幼喜欢读书,手不释卷。日俄战争后,他耳闻目睹日俄帝国主义在东北的野蛮侵略暴行,萌发了“驱敌寇,复国土”的念头,投笔从戎,决心救国。

      1919年2月,郭松龄被张作霖聘为东三省新办陆军讲武堂战术教官。当时恰逢张学良在讲武堂炮科学习。

       郭松龄看张学良是一位颇具爱国思想和有进取心的青年,可造就成国家有用之材,常向张学良灌输“练精兵,御外侮”等爱国主张,并劝张学良训练新军,以期借 助张学良的地位与实力,实现自己改造奉天之夙愿。张学良有感于郭松龄的至诚态度,并见他工作严肃认真,具有丰富知识,遂有罗为己用之意。

       1920年,张学良自讲武堂毕业,接任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后,推荐郭松龄任参谋长,兼任第二团团长。从此郭松龄专心训练军队,进行军事教育,整顿军队纪 律,不到一年,卫队旅面貌大为改观,成为奉军中的劲旅。是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张作霖乘机染指中原,借调停之名率兵入关。郭松龄充任先锋司令,在天津小 站以一团之力击溃皖军两旅之众。战后,郭松龄随张学良到佳木斯一带消除匪患,迅速安定了地方。因此,郭松龄在奉军中名声鹊起,不但为张学良器重,而且也取 得张作霖的信任,地位日臻巩固。

      1921年5月,张作霖升任蒙疆经略使,节制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特区,乘机将奉军扩编为十个混成旅。改任张学良为第三旅旅长,提升郭松龄为第八旅旅长,合称三、八旅,成立联合司令部。因为张学良常在总司令部参与决策,部队行政、训练均由郭松龄负责。

       1922年4月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当时,奉军总司令是张作霖,副司令孙烈臣、许兰洲,参谋长杨宇霆。东路军总司令张作霖兼任,驻军粮城;第一 梯队司令张作相,驻永清;第二梯队司令张学良,驻信安镇;第三梯队司令李景林,驻马厂。西路军总司令张景惠,驻长辛店;第一梯队司令张景惠兼;第二梯队司 令邹芬兼,驻西苑;第三梯队司令郑荣廷,驻通州。战争一开始,张学良自以为是讲武堂毕业,门门课程考第一,雄心勃勃,满不在乎,谁的话也不听。他的梯队, 除他和郭松龄的三、八旅外,另有蔡平本的第四旅。张学良指挥第二梯队在天津以南的马厂一带与直军作战。他把三、八旅摆在两边,让第四旅在战争打响后,迂回 到敌人后面,等敌人一来,将对方包围起来歼灭。张学良把部队从正面展开,而敌人也从正面展开,张学良有些奇怪。第四旅报告,已到目的地。可第八旅与敌人主 力(是预先埋伏好了)交锋,被一举击退,局面危急。这时恰逢奉军将领韩麟春到前线看张学良,张见到韩就哭了。韩麟春问张学良该怎么办,并鼓励他要下决心顶 住。张学良说,我没有决心反击,但决不后退。还说,即使曹锟把我俘虏了,我也不至于丧命,因为他是我的“三大爷”。(直皖战争时,张作霖曾与曹锟合作过, 并以兄弟相称,故张称曹为三大爷。)韩麟春说:“我建议你把两个旅长调回来,开个会,商量一下看怎么办?”张学良一时还拿不定主意,只是把第三旅拉开,调 一个团正面展开,第八旅交郭松龄指挥,这一团一展开,带第三团到正面,总兵力大约6000人。这一团不过2000人,是张学良任团长的那个团,归他指挥, 韩麟春替张学良当梯队长(相当于军长职位),在后面指挥。张学良带两个人在天黑前,跑到前线去告诉那些当兵的,决不后退。战士们在战壕里认出他是团长, 说:“团长你跑到这里干什么?”张学良说:“现在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情况危急,你们团在正面担任护卫,假若你们一退,全线崩溃,我们就完蛋了。所以今天我 就睡在你们这儿,要死咱们就死在一起。”战士们齐声说:“不要!不要!不要!你赶快回去,只要我们活着,决不退却。”张坚持不走。战士们说:“不行!不 行!不行!”并推他赶快走。张说:“好,好,我走。可我渴得厉害,还没有喝口水呢。”有个士兵说:“我们这还有点汤,你喝点快走。”张喝汤时,战士们讲: “团长你放心,你说打到哪儿,我们就打到哪儿,你都舍得命,我们还舍不得命吗?”张说:“对呀!”于是撒腿就跑,战士们送他好远,跑了几百米,张学良才跑 回到原来驻扎的那个村庄。他到前线鼓劲儿,把战士的士气鼓起来了,他们拼命与敌厮杀,把敌人打退了。韩麟春高兴地说:“好了,现在没有我的事了。”从此, 张学良与韩麟春也成了好朋友。

      张作霖知道前方情况不佳,不仅为奉军担忧,也为儿子担心,特给张学良发去电报,要他亲译。电报的大概内 容是说东路军已经溃败,第一梯队已退却了;张作相打败了,现在只有你孤军深入,就剩你自己了,那你就自个儿想办法吧。张学良此时决定把郭松龄找来,把军队 交给他,然后到前线把军队团结一下,再去把张作相救出来。于是到军粮城去见父帅张作霖,父子之情不同一般,张作霖见张学良就说:“唉呀,你可回来了!”张 学良问“什么事啊?”当时张作霖正在审问一个报信不准的士兵。士兵对张作霖说,少帅前线落马,不是受伤,而是从马上掉下来的,腿摔伤了,生死不明。张作霖 说:“仗打败了,我不知道你的行踪,是死是活,无从知晓。我特意给中校参谋趴下磕头,请他算上一卦,看你怎么样。”张学良听后十分难过,父子相对,激动万 分。张学良说:“爸爸,你怎么这样呢?既然你让我干军人这个行当,就应该豁出去,你不要难过。军队是退下来了,由老郭带着回来了。完整退下来的就只有我这 个部队,还未被人看不起,但是其他部队都被人家打垮了。”当奉军退至山海关时,与李景林的部队会合。直军追击时,又与奉军交战,奉军大胜,可是直军也未撤 退,处于对峙状态,经谈判议和,第一次直奉战争宣告结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