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终身赵四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26 浏览:加载中
  •   甘为随从秘书

      赵一荻(即赵之英文名Edith的译音),又名绮霞,1912年生于香港,乳名香笙,因她刚好诞生在霞光绮丽的早 晨,其父特给她取名“绮霞”,还有“赵媞”称谓,童年时代在天津度过。其父赵庆华,字燧山,北洋政府时期连任津浦、沪宁、沪杭甬、广九等铁路局局长,梁士 诒做总理时,他曾官至交通部次长。

      赵庆华有10个子女,其中6男4女。男女分别排行,女儿之中,绮霞最小,排行第四,家里人有时就称 她赵四。大约在1926年前后,绮霞的姐姐赵二和赵三已届成年,开始参加社交活动,出入交际场所。当时有名的交际场所是天津的蔡公馆。该公馆的主人是张学 良三弟张学曾的岳丈,曾留学德国,颇有西洋派头。经常到此参加娱乐活动的还有赵四的六哥赵燕生和张学良等。其时赵四才十几岁,起先出于好奇,随姐姐去舞场 观看,后来和张学良相识,很快成为朋友。有一年暑期,天津诸家眷属子女多去北戴河海滨避暑,张学良、赵四在那里相会,从此感情日益亲密。

       1928年秋天,张学良同赵四相约,秘密去沈阳北陵聚会,赵四求学心切,张学良答应了她的要求,让她就地入大学深造。这就是当年轰动一时的“绮霞失踪” 传闻。当时,张学良和夫人于凤至已结婚多年,且生有子女。为了家庭和睦,他向绮霞提出:没有夫人名分,对外国人称她为自己的秘书,对中国人可谓侍从小姐。 于是,绮霞便有了秘书、赵四小姐的称谓。那一年,张学良28岁,赵四17岁。

      赵庆华得知赵四与张学良去沈阳聚会的消息,震怒异常,即 在报端发表声明,与赵四断绝父女关系,并从此不再做官(有专家评论:赵氏如此,一举两得,即可巧妙地在报上向世人宣布并承认张与赵的结合,二可保持他的家 道气节)。即便如此,赵四毫不动摇,甘愿侍候张学良,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在沈阳度过了一段美好岁月。

      一心一意助夫君

      1930年,赵四随张学良到北平,住进顺承王府(即现在的全国政协机关所在地),偶尔来探望她的,只有她的生母和哥哥赵燕生等。

       赵四识大体、顾大局,以她的贤慧品德维系着整个家庭的融洽和睦。她对于凤至非常尊重和亲热,生活上亦殷勤照顾。张学良外出买回衣物,赵四即送给于凤至。 于凤至对赵四的贤良很是赞赏,故深相接纳,如亲姐妹。她们亲密合作,精心照顾张学良,这对张学良专心处理军政要务是很大的支持。在家里,他们三人一起愉快 地生活。接待朋友和客人时,张学良总是带上于凤至、赵四。凡是和张学良有交往的人,都称赞他有两位贤内助。

      1933年,张学良被迫下 野出洋。在张学良失意时,赵四不但给他安慰,并支持他在出国前短期内戒毒。张学良由于凤至和赵四陪同,去英国、意大利、德国、芬兰等国考察军事期间,为了 使张学良保持愉快的心情,每当他想要从事某种西方娱乐活动(如打高尔夫球)时,赵四便很快地学会,陪伴他一起娱乐。

      1934年,赵四 从意大利回国至上海,后转往汉口张学良住地。于凤至因子女们留在英国,次年才回国住北平,1936年因思念子女又去英国。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前后,赵四一 直陪伴张学良。按张学良的个性,不许眷属参与自己的军政大事,决定事情不受妻室影响。但是,在“双十二”事变这个关系中国现代历史转折的非常时期,张学良 给赵四以很大信任,一切情况和秘密,赵四是了解的。这期间,她有力地支持了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军的爱国壮举,协助他们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比如一些爱国进步 人士、革命同志的来去,便是由她从中联络并加以掩护。这一切,表现了她坚决抗日的爱国情操。

      舍离幼子赴“囚笼”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为拥蒋联共抗日,送蒋介石回南京。背信弃义的蒋介石竟将张学良软禁起来。赵一荻在万般忧虑而又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携带儿子去香港居住。 1937年初,于凤至从英国回到北平,遂赴奉化溪口照顾张学良,历时3年,由于辗转迁移和特务的折磨,原本身体欠佳的于凤至,健康状况每况愈下,需要外出 就医。1940年,张学良向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提出,让赵一荻接替于凤至照顾他的生活。

      赵一荻获悉信息后,决心放弃在香港的优越生活, 前往贵州修文县阳明洞陪伴张学良。其时,她最心爱的幼子张闾琳刚满10岁,既无能力独立生活,也无亲人在港照管,可她又不能带孩子同去。在痛苦的思索中, 她忽然想到张学良在美国的一位忠实朋友——伊雅格,张学良曾将一笔财产委托给他照管。于是,赵一荻把孩子送到美国,交给伊雅格夫妇照看,并叮嘱设法让他念 书,但不许他接触外界任何人,也不能向他人谈及他的有关情况,以防有人加害于他,或因环境复杂发生意外。临别时,小闾琳紧紧地抱着妈妈的腿,哭喊着要跟妈 妈回去。赵一荻泪满双腮,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孩子被拉开了,赵一荻呜咽着,步履蹒跚地朝着既定的方向走去——贵州省修文县阳明洞张学良的幽居地,开 始熬度与世隔绝的漫长生活。

      患难与共数十年

      1940年,赵四从香港到贵州修文县阳明洞陪伴张学良。次年5月,张 学良患阑尾炎,赵四陪他在贵州中央医院做手术。出院后,他们又被囚禁在贵州黔灵山麒麟洞、开阳刘育乡,1944年冬迁至桐梓,在桐梓天门洞一直软禁到抗日 战争胜利。1946年,他们被解到重庆松林坡戴笠生前寓所,不久即被押往台湾新竹县井上温泉。军统局指派特务刘乙光长期监视张学良和赵一荻,他经常采取一 些过分的做法,比如限制他们在规定范围内的行动自由,克扣外间寄给他们的衣物食品,特别是放任自己患病的老婆及无知的孩子,常常吃饭时在桌上胡吵胡闹,致 使张学良、赵一荻无法进餐。张学良和赵一荻的凄苦是可想而知的。张学良把一切希望和欢乐都寄托在赵一荻身上,赵则尽自己的全部力量给张学良以安慰和照料。 张学良是个精力充沛、兴趣广泛、爱好运动的人。凡是张学良需要做的,赵一荻就陪着做,跟着学,做到样样都会,都能跟着来。张学良在囚禁中不时用英语会话, 赵一荻就进一步努力学习英语,随时和张对话;张学良要打网球、排球等,赵一荻就陪他对打;张学良研究明史,写文章,赵一荻就给他购买书籍,查找材料,帮助 做一些文字工作;到了张学良厌倦读书,喜欢文物古玩的时候,又是赵一荻去帮他采买、鉴定和收藏。在软禁中,许多生活琐事都是赵一荻自己动手,赵四虽然出身 于官宦之家,但并没有贵族子女的骄矜之态,有的是一颗对爱情始终如一的诚挚之心。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