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小六子”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25 浏览:加载中
  •   张学良,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后改称“小六子”,曾化名李毅、李宜,曾用名张逸春、张从善,笔名曾显华(张学良为感念引导他皈依基督的曾约农、董显光、周联华三位牧师,特意从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作笔名。)

      张学良为什么叫小六子?是因为排行老六吗?不是。是因聪明而称“鬼子六”吗?也不是。是因为张作霖当年闯荡江湖时,有一次逢凶化吉,又喜得长子,此乃双喜临门,就给长子起名“双喜”,后改乳名双喜为“小六子”。

       1900年,张作霖在镇安县(今黑山县)赵家庙,拉起一支保险队,跑到北镇的中安堡,想独霸一方。当地不可一世的金寿山,被气得暴跳如雷。想打吧,怕不 是张作霖的对手,不打吧,干吃眼前亏。他再三考虑,计上心来,派其子带领几名侦探,假降张作霖,被张收留。是年腊月二十三,金寿山的几名侦探,名为请假回 乡过年,实为向金寿山报告张作霖大团正在杀猪宰羊准备过年的情况,并建议金寿山乘其不备,给张作霖来个连窝端。金知情后,勾结驻扎附近的一连沙俄骑兵,于 除夕那天星夜疾驰中安堡,团团包围张作霖的住宅,喊声大震,枪声四起,外攻内应,张作霖被打得溃不成军。他拼命从镇南打开一个缺口,带着眷属和残部,手持 双枪边打边突,宋老风背着张作霖的女儿首芳(又名冠英),汤玉麟搀扶已怀孕的赵氏,孙大虎背着新过门的卢氏,由张作霖掩护,狼狈冲出中安堡。在赵氏坐大马 车前往詹家窝堡赵明德(张作霖妻之堂侄)家的路途中,一个婴儿降生在大马车上,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张学良,时为1901年6月3日(光绪二十七年四月十 七日)。

      张作霖几经波折,到了八角台附近,和当地保险队的头目张景惠取得了联系。八角台这个新民厅(翌年改厅为府)所辖的小古镇,虽 然人口不多,但由于它位于盛京(今沈阳)与关内的要道,明清时代就有商贾行人经常过往此地。张景惠与张作霖早有结交,张作霖随机应变,在镇上有权有势的岁 贡张子云的支持下,和张景惠联合起来办团练,成为头领。他丢了中安堡,得了八角台,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张作霖在八角台得知 妻子生了男孩的喜讯,非常高兴。张景惠和陶元恭等人纷纷前来道喜,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人生之喜莫过于立子呀!”张作霖乘兴对大家说:“领谢大家的吉言, 诸位分神给孩子起个名。”听过张的请求,有的踱步深思,有的低头冥想。一位叫陶历卿的师爷(文牍)抢先说:“团长升官得子可谓双喜临门,那么小少爷何不以 ‘双喜’为名?”大家不约而同地称赞:“太贴切了!太贴切了!”

      双喜满月不久,赵氏从詹家窝堡迁到了八角台。一个偶然的机会,张作霖 从街上叫来一位算命瞎子,让其给长子批批“八字。”算命瞎子一听请他算命的人是八角台的团练长,心想“八字”批好了定能得到重赏,批不好定要招来麻烦。当 张作霖夫妇报过长子的生辰后,算命瞎子装模作样,屈指念念有词:“少爷本是辛丑年癸巳月癸丑日壬子时降生,孩子大福大贵,但命硬克父母。”张作霖喜中生 忧,拜求算命先生,求其解法,以免灾难降临。算命瞎子说:“要想解除忌讳,少爷的名字必须得庙上赐给,先许愿,还愿时,将孩子的头发剃成光圈并另扎一个纸 人假作双喜放在庙内,拍打真的双喜跳越板凳,跑出庙门至大街上,此时有喊什么声音的,就以此作为他的乳名。”当时头一个听到有人喊小六子,所以张学良就改 乳名双喜为“小六子”。这样似乎张学良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可免克父母之灾。数十年后张学良讲起这一趣事时说:“当时若有人喊王八蛋,我就叫王八蛋了。”

      说来凑巧,张学良11岁丧母,28岁丧父,这是历史的巧合,并非算命的高明。另外,张作霖被炸身亡时,正是农历四月十七日,恰与张学良的农历生日是同一天,被张学良视为忌日。他从不在这一天过生日,因为他一想起父亲就特别难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