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墓地“龙脉”

  • 发布时间:2015-10-25 01:25 浏览:加载中
  •   张作霖墓地与其父张有财的墓地相距200多里,人称龙脉之地,在当地有一番传说。张有财的墓地在今天的大洼县驾掌寺叶家铺子村附近。在张作霖10多岁 时,张有财与当地栾家铺子的一位姓王的赌徒发生口角,争执起来,张有财激动地说:“谁要输了,就拿老婆抵债”。结果姓王的输了。王怕真的以老婆抵债,对张 有财怀恨在心,产生杀人恶念。当张有财经过一片树林时,他乘其不备,一脚将张有财踢死。(另有说法,是用镐打死的。)王见出了人命,便逃之夭夭。张作霖与 其母王氏很久不见张有财回家,便托人四处打听,未见踪影。一日,他家养的一只黄狗,从外面回来,向王氏狂叫,并咬住王氏的衣服往外走,一直走到一里多外的 一片树林边的壕沟里,才发现了张有财的尸体。张作霖与其母万般无奈,只好先将张的尸体用一领苇席卷好,用三根柳条编的绳子捆住,埋在村头河边的无主荒地 上。后来发大水,将张有财的尸体冲出一里多远,露在河边的高粱地上。张作霖又将其父的尸体就地挖坑掩埋。此前尽管张作霖把其父被害之事告到官府,可是杀人 犯早已逃跑,难以缉拿。再加上张家一贫如洗,无权无势,无人替他们说话卖力,此案不了了之。

      20年后,张作霖当上“东北王”。这时方 圆几百里的老百姓都说张作霖把他爹埋到龙穴里了。据张学良的表侄赵凤舞回忆:还有很多人说,当时张作霖是用千层芦叶板、三道纸金箍把其父给埋了。张作霖对 此很迷信,认为是“天地兆应”,“兆应既得”,“仍其旧兆”,所以其父的坟始终未迁,唯恐风水遭到破坏。

      1912年,张作霖已升任中 华民国陆军第二十七师师长。他并不满足,还想继续飞黄腾达,让父母神灵保佑他进一步升官发财,于是委托姐夫吴永恩带领风水先生,从山海关开始,在辽西寻找 茔地,终于在十三峰峰下的石山镇驿马坊村附近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此地位于东北三大名山之一的医巫闾山余脉,石门的山脚下今凌海市(锦县)石山镇驿马坊村 附近。这一墓园埋葬着张作霖的母亲王太夫人和张作霖及原配夫人赵氏(张学良的生母)。据张作霖墓园的护陵人李子元等几位老人回忆,过去在石门附近有13个 山峰,到了清末民初时人们称这里为石山。驿马坊在清代是个驿站,因乾隆皇帝到盛京(今沈阳)路过此地,在这里饮过马,故得此名。

      张作 霖与夫人赵氏及其母亲王太夫人的墓地,安葬方向是头西脚东,正对着两山夹一岗的猴山(因过去这座山顶上有一块几十米高的猴形巨石而得名,后采石被毁。), 在这座猴山的前坡,还有一块巨形的白石,每当旭日东升,白石闪耀发光。距张作霖墓地的西南、西北方向约10公里地,依次排列着鹰嘴山、猴山、印山、望海寺 山。在当地有这样的传说:两山夹一岗必然出皇上,还有封侯、挂印、骑马、当官之说。在民国以前,石山附近的山上,到处都是原始次生林,望海寺山上还有一座 寺庙,古树参天,松柏长青。在距墓园约百米远的地方,溪水不断。

      原墓园内外占地面积40垧(现园内占地面积只有20垧)。墓园内原来 的近千棵松柏,1958年因患松毛虫害而被伐去,1993年在墓园内又种植了近千棵果树。张作霖的墓园现为辽宁省锦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目前墓园内,除两座 原墓完整无损外,还保存着张作霖为其母树立的九眼透龙碑和宣统皇帝1910年给张作霖之母王氏的诰命碑及供桌、石柱、围墙等。

       1936年张学良在西安时,派吴永恩之子吴廷奎回沈阳办理张作霖灵柩运往驿马坊茔地事宜。吴到沈阳后,先与东北军旧部张景惠(时任伪满洲国黑龙江省省 长)、张海鹏(时任伪满洲国陆军部部长)等人联系,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也想利用张作霖灵柩运往驿马坊之事,大做文章,鼓吹什么“日满 亲善,一德一心”等等。当时的伪满报纸曾报道:“张氏遗骸埋葬,协和会之美举”,等等。

      1937年6月3日,由奉天开出一列专车,直 到石门车站,送葬队伍有一里多长,参加人员有日伪官员和一些张作霖当年的部下将校军官等,同时还有喇嘛、道士、和尚、鼓乐队等。张作霖的灵柩在此安葬后, 除“文革”期间墓门前的石柱被推倒、部分院围墙有些损坏外,主体建筑仍保存完好。现在到驿马坊参观张作霖墓园的人不少。1987年在张作霖安葬50周年之 际,张作霖的侄儿张学文携夫人王文瑞及家属,在张学思夫人谢雪萍的陪同下,专程到驿马坊墓地祭奠扫墓。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