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评价张居正?生前身后功不可没

  • 发布时间:2015-11-30 12:43 浏览:加载中

  •   张居正从任内阁首辅后,一心为国家社稷着想,尽力地辅佐教导幼主明神宗万历皇帝,力劝他亲贤臣,远小人,慎起居,戒游佚。他本人积极进行改革,竭精殚 虑,勤劳于国家,由于他的勤勉努力,使万历以来吏治面貌一新,纪纲振肃,风俗淳朴,府库充实,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达到了一个新起点。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改革整顿中得罪了不少人。他们对张居正的改革触及了自己利益极其仇恨,其中也包括一些原先与张居正政见不同,甚至嫉妒其才能和权力的人。

       礼部尚书陆树声就是这一类人。原先陆树声就因看不惯张居正的一系列做法而辞职。后来他公开指责张居正不行王道,只顾富国强兵。在他看来,当首辅的应行大 政,行大政即应倡王道,举孝贤,清世风,而张居正一会儿节省钱粮,一会儿派员巡边,一会儿要裁夺冗员,他认为这些全是无足轻重的事儿。他对张居正的考成法 尤其不满。有一次,一名给事中提醒他说有几件事他还未按规定时间办,督他抓紧,不然将据考成法如实报呈阁部。他听后不觉恼羞成怒,大发雷霆之后拂袖而去, 一连几天也不进礼部办事了。

      不久,张居正因父亲的去世,又引发了一场风波。按旧例,父母去世要在家守孝三年,可是关于张居正是否要守 孝的问题,皇上和朝中大臣却意见不一。万历帝降旨:命令张居正不必回家守制。正在张居正犹豫不决的时候,以吏部尚书张瀚(hàn)为首的一批张居正的故旧 门生却对他施加压力,逼他离阁回家守制。

      一些后进的门生也不甘落后。翰林院编修吴中行是隆庆五年进士,那年恰是张居正任主考,依惯 例,张居正便是他的“座师”。这种“师谊”、“门谊”向来很为科甲出身的人所重视,但吴中行可不管这一套,其时他正年少气盛,趁张居正丧父之机,很想折腾 他一下,给青史留下个不徇私情的光辉形象。他公然指责张居正平素满口圣贤义理,但连父丧都不守,并诘问:“圣贤之训何在?”甚至说张居正并非是为了国事, 而是怙(hù)权贪位而已。还写了份奏疏递上去。时隔一天,张居正的又一门生,翰林院检讨赵用贤又上疏,诬称张居正不奔丧是不明法纪,背徇私情……紧跟 着,刑部员外郎艾穆、主事沈思孝又联名上疏,指责张居正不修匹夫常节,不作纲常之表率,愧对天下后世……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时之间张居正面对着的竟是如此 之多的“门生”指责。

      门生发难,使张居正想起当年大奸相严嵩满朝结怨,人人痛恨,却还没有一个他的门生或同乡去攻击他,如今他竟连严嵩都不如了呢?经受了几次门生发难的沉重打击和为父奔丧的长途跋涉,张居正终于身患重病,卧床不起,经过多方医治也不见好转。

       张居正自知行将不起,连上两疏,恳求万历准允致仕归乡,以求生还江陵故土,但万历始终不准。到了万历十年(1852))六月二十日,张居正逝世,终年 58岁。万历多次颁发敕谕询问病情,给了许多黄金、丝帛作为医药费,并对他说:“先生功大,朕无可为酬,只是今后多看顾先生的子孙便了。”皇帝这样说,看 来张居正在九泉之下也用不着为自己的子孙担心了。张居正病逝后,神宗下诏罢朝数日,并赠他为上柱国,赐谥文忠,据谥法解,“文”是曾任翰林者常有的谥法, “忠”是“危身奉上日忠”。显然在赐谥时,神宗对于张居正功勋业绩的评价还是相当高的。

      但是,张居正尸骨未寒,时局却急骤逆转。没过几个月明神宗就变了脸,加上那些在改革中被张居正得罪的人添盐加醋地告状,张居正立刻遭到自上而下的攻讦攻讦(jié):揭发别人的过失或阴私而加以攻击(多指因个人或派系利害矛盾)。

      司礼太监张诚等在神宗面前拼命攻击张居正的主要支持者大太监冯保,随即冯保被逮捕,家产被查抄,而张居生前与冯保关系极好,于是在反冯同时展开了对张居正的批判。

      正如曾被张居正逐出朝门的兵部侍郎汪道昆所总结的:“张公之祸是在所难免的。个中缘由,乃因为张公欲有所作为,必揽大权在手。而这大权非是别人,乃当今天子之权!张公当权便是天子的失位,功高震主,权重遭忌,此即张公无法逃脱的必由之路。”

       明神宗对张居正生前死后态度的变化,也使那些反对改革的官僚和贵族更是甚嚣尘上甚嚣(xiāo)尘上:原形容军中准备作战的情况。后形容众人议论纷纷。 今多形容某种论调嚣张。那些受过张居正批评的人趁机告状,原来巴结张居正的人也都反过来说他的坏话了。明神宗听了这些人的话,也不明事理,就下令把被张居 正改革过的旧东西都恢复起来。张居正创造的考成法被取消;驿递新规被废止;张居正重用的官员被罢黜,好多被裁处官员,一个个又官复原职,重新被起用。

       万历十一年(1583)三月,明神宗诏夺张居正上柱国封号和文忠谥号,并撤销其儿子张简修锦衣卫指挥的职务。当时有人告发张居正专权要谋反,他家里一定 藏着许多财宝,神宗皇帝立即下令:“张居正简直是作恶多端,快给我抄了他的家!”万历十一年五月,张宅被抄,全部家财也不过30万两左右,十余口人被活活 饿死,长子敬修自杀,三子懋(mào)修投井未死。神宗听了还不满意,又下达诏令:“张居正生前专权乱政坏事做尽,本当把尸首于棺材里拉出来斩首,朕念他 在朝廷办事多年,就免了。不过,对他的亲属不能轻饶,都应充军去!”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神宗才勉强答应留空宅一所,田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 老母。

      明神宗曾对张居正说过,要照顾好他的子孙,可是在张居正死后不久,其家里人便死的死,判刑的判刑。一个为国家的富强建立卓越功勋的人,反倒成了罪人!这个结局是张居正生前万万没有料到的。就连张居正生前所重用之人,如张学颜、方逢时、梁梦龙等辈也均遭遣还籍的处罚。

      张居正的改革是顺应历史潮流,是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张居正十年改革,最终使濒于瘫痪的明朝统治机构得以正常运转,千疮百孔的财政有了转机,社会生产力得到发展。

      张居正死后,明神宗更加肆无忌惮肆无忌惮:任意妄为,无所畏忌。他嗜酒、贪色、恋财,为满足私欲,他横征暴敛,挥金如土。朝廷上下荒淫腐败,糜烂不堪,各种社会矛盾又急剧发展起来,最终一发而不可收拾,明王朝的丧钟敲响了。

       面对日益衰败的朝廷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许多有识之士又想起了张居正及他的改革业绩。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熹宗帝下诏令恢复张居正过去的 官职,给予安葬祭祀。崇祯三年(1630)礼部侍郎罗喻义挺身而出为张居正鸣冤,崇祯命令部里讨论,恢复两个荫职及诰命。到崇祯十三年(1640),崇祯 皇帝终于下诏恢复张居正长子张敬修官职,并授予张敬修的孙子张同敞为中书舍人。尚书李日宣等说:“前任首辅张居正,受先帝临终托付,辅助国家政务,为神宗 效力十年。肩负重任,任劳任怨,恢复被破坏的制度,整顿松弛的政治秩序,辅助了万历初年安定的局面。那时中外太平无事,国内民生富裕、物产丰饶,伦理道 德、法律制度都很清明。他功在国家,日子长了来评定,人们更加追念他。”尽管张居正的改革没能完全继续坚持下去,但张居正忠心耿耿辅佐小皇帝,革除积弊, 创建新政,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张居正不愧是明代最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