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谦传》第五章 无言的结局

  • 发布时间:2015-09-18 19:39 浏览:加载中

  •   景帝国简易储事件中的于谦天顺元年正月二十二日(1457年2月16日),历史的天空出现了令后人永远不忍看的一幕,一代英雄于谦以极其悲壮的方式谢幕——成功保全社稷后竟遭枉杀。

      “家天下”的固有观念使得景帝朱祁钰希望皇权能够在自己的子孙后代身上得以延承。

      可是,皇权的延承尚有致命的障碍:皇太子仍然是他的侄儿——朱祁镇的长子朱见深。自己总有驾崩的一天,如果不易储,皇权又要归属于朱祁镇这一脉了,对于已经站在权力之巅的朱祁钰来说,实在心有不甘。

      因此,边境稍为安宁之后,朱祁钰就处心积虑想易储。

       景泰初年,景帝下诏给太监金英:“七月初二日(景帝之子朱见济的生日),东宫生日也。”金英顿首相对:“东宫生日是十一月初二日(皇太子朱见深的生 日)。”(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宫复辟》。金英,在宣宋朝就任司礼太监,宣德七年(1432)赐予免死诏。英宋朝,金英更趋显贵。正统 十四年(1449)筑坛于大理寺,金英张黄盖中坐,尚书以下左右列坐,此举显系抑九卿于内官下,英宗亲征瓦剌,命太监金英辅王朱祁钰居守北京。《明英宗实 录》卷一八一。可见金英是朱祁镇的心腹,而且在朱祁钰的朝廷中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因此景帝要想易储,必须得到金英的支持和帮助,然而遭到了他含蓄的 拒绝。当然金英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不久以后,景帝以金英犯赃罪为由,将其禁锢,废而不用。《明史》卷三四《宦官一》。

      易储之议虽然遭到了金英的反对,但是,朱祁钰心意已定,志在必得。

       虽然势力正张的金英不是自己的心腹,但是朱祁钰也在太监之中培植了一些忠实的奴才,王诚、舒良即是。王、舒两人建议景帝先给大臣们升官晋爵和金银赏赐, 以此笼络他们的力量,至少可以封住他们的嘴巴。于是,景泰三年(1452)初,朱祁钰就将都御史杨善、王文晋升为太子太保,又分赐内阁诸学士金50两,银 100两。又命于谦、王直、胡、陈循等俱兼支二俸。《明英宗实录》卷二一五;又,《明史》卷一一九《诸王四》;(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 宫复辟》。

      大部分晋爵和受赏赐的大臣都接受了,朱祁钰从中看到了希望。后代的很多历史学者指责这些人见利忘义,但是实事求是地分析, 他们并非全都是蝇营狗苟、趋利忘义之辈。他们中有些确实是为贪图利禄富贵而支持朱祁钰;有些人本来就是朱祁钰的支持者,乐得接受高官厚禄。但是还有一部分 人实出于无奈,除于谦坚决辞让赏赐外,王直拿到所赐金银时,叩案顿足道:“此何等事,吾辈愧死矣!”②(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宫复 辟》。

      朱祁钰的运气真是不错,正当他忙于笼络和收买大臣,为易储做准备时,从几千里外的广西突然冒出一个叫黄的人,上疏建议“易储”——这真是天赐良机。

       黄原为广西浔州守备都指挥使,是思明府知府黄的庶兄。景泰三年(1452),黄以年老致仕,其子黄钧袭知府。黄欲谋夺知府之位,遂与其子矫军门令征兵思 明府,并率骁悍者数千人,趁夜杀了黄全家,并将黄父子碎尸之后藏于瓮中,瘗于后圃。黄的仆人福童逃出,到巡抚和总兵处告发了黄的恶行,巡抚李棠和副总兵武 毅在调查核实后立即上报朝廷,要逮捕黄父子治罪。

      恶行昭昭、死罪在所难免的黄立刻派心腹袁洪驰赴京师,上疏请易太子以“永固国本”。 朱祁钰见此奏章如获至宝,他欣喜地说:“万里外有此忠臣。”立刻下令释放黄父子,予官都督。②朱祁钰以最快的速度将黄的奏疏交廷臣集议。参加集议的91名 文武诸臣中很多人心里以为不可,但都不敢直言。司礼监太监兴安厉声说:“此事不可已,即以为不可者勿署名,无得首鼠持两端。”于是大学士陈循、礼部尚书胡 以及都御史王文率先签名,其余官员一一署议,且联名合奏:“父有天下必传于子,此三代所以享国长久也。唯陛下膺天明命,中兴邦家,光绪之传,宜归圣子。今 黄所奏宜允所言。”《明史》卷一一九《诸王四》;又,(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宫复辟》。

      景泰三年(1452)五月 初二日,朱祁钰废皇太子朱见深,立自己的嫡子朱见济为皇太子,又废英宗皇后汪氏,立见济母杭氏为皇后。《明英宗实录》卷二一六。诏书云:“天佑下民作之 君,实遗安于四海;父有天下传之子,斯固本于万年。”(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宫复辟》。这个对句出自当时的吏部尚书何文渊的手笔,今天 看来,所谓的“天佑下民作之君”、“父有天下传之子”实在是强盗逻辑。

      五月十五日,以柳溥为正使,于谦为副使,持节更封见深为沂王。张为正使,何文渊为副使,持节封见清为荣王,见淳为许王。

       朱祁钰凭借着已经在握的权力如愿以偿地将亲生儿子推上了太子宝座,然而,“易储”竟然得益于闹剧式的黄事件,实在是具有讽刺意味——皇权斗争本来就充满 着血腥、肮脏和丑陋,很多时候又都有冠冕堂皇的幌子,然而有时为了需要竟然连遮羞布都可以不要。朱祁钰明知道黄父子杀人越货,却因为他能够投向所好,便堂 而皇之地予以赦免乃至嘉奖。当然,黄事件也仅仅是加速了朱祁钰的易储工程,即便没有黄事件,朱祁钰最终还是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的,只不过要寻找其他的契 机而已。

      为了巩固朱见济的太子位,朱祁钰继续以官爵和金银笼络大臣:所置东宫官皆以大臣兼任,王直、胡俱太子太师,陈循、高谷、于谦俱太子太傅,俞士说、王翱、何文渊等俱太子太保,萧、王一宁太子少师。上述东宫官员均兼支二俸。

       在笼络大臣的同时,景帝严密防范朱祁镇及其身边的人。景泰三年(1452)七月,在南宫照顾朱祁镇的太监阮浪将朱祁镇赐给他的镀金绣袋及束刀赠给门下内 竖王尧,不慎被锦衣卫卢忠偶然发觉,卢忠将王尧灌醉后拿走其绣袋及束刀向景帝告发,谓“南宫谋复皇储,遗留刀求外应”,朱祁钰怒杀阮浪、王尧,并欲穷治不 已。幸有学士商辂与司礼监太监王诚谏阻说:“卢忠狂言不可信,坏大礼,伤至性,所关不小。”此事才得以平息。(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三五《南宫 复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