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飞为什么必死?赵构极卑鄙的阴暗心理分析

  • 发布时间:2015-11-10 17:18 浏览:加载中

  •   秦桧害死抗金名将、民族英雄岳飞,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在杭州的岳王坟上,岳飞的塑像前有秦桧夫妇的跪像,任凭来此凭吊岳飞的老百姓捶打唾骂。这也是大一统的历史惯性和大一统的民族精神。

       南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十二月,金军再一次分三路大举南侵。那时,覆亡的北宋各地军民自发抗击金兵的活动如火如荼,红巾军、八字军、五马山寨义 军,在长江以北的广大中原地区,陕西、四川、河北地区,孤军作战,打击了金军南侵的气焰。东京留守宗泽返回东京开封,集合军民,整顿治安,开封城依旧繁 荣。宗泽一再上书高宗,请他重返东京,组织抗金斗争。果如那样,赶走金兵,恢复大宋朝的完整,完全有可能。因为在两河地区的宋军还有数十万之众,光河北杨 进有众30万,河东王善拥兵号称70万,他们都接受宗泽指挥。然而,在一伙投降派包围下的赵构,不仅没有返回东京组织抗金,听说金兵三路南下,便风声鹤 唳,匆匆从南京(商丘)逃往扬州。金兵攻下徐州,仅用五百骑长途追袭扬州的赵构。

      南宋的高宗皇帝脚底抹猪油,早逃往浙江海滨去了。东 京留守宗泽将军忧愤而死,死前一日,长吟“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诗句,并嘱咐部将要继承遗志,继续抗金。宗泽之死,对两河地区的抗金是莫大 损失。这期间,南宋将官苗傅、刘正彦对高宗和高宗身边的投降派出于激愤,打着为民除害的旗号,发动兵变,杀死投降派王渊、康履,迫使高宗让位于三岁的儿 子,由孟太后垂帘听政。然而,兵变集团并未积极领导抗金斗争,仍是派人向金求和,得不到广大军民支持。在抗清将领韩世忠、张浚、刘光世和吕颐浩领导下,镇 压了兵变头领苗、刘二人,宋高宗复位,以吕颐浩任宰相,张浚任知枢密院事,使摇摇欲坠的南宋王朝得已度过危难。

      建炎三年(1129 年),高宗还是派人向金请和。七月末,金廷再一次遣四路大军渡江南侵,决定要彻底消灭南宋。十一月初,主力金兀术从马家渡(今南京市西南)渡过长江,宋高 宗君臣逃往浙江越州(绍兴),再逃至明州(宁波)。金兀术攻下建康(南京)后,率军经溧水追击高宗,接连攻下广德,直抵杭州。金兀术派阿里率四千精骑追袭 宋高宗,张浚在明州抵御了一阵子,宋高宗这时乘船逃向温州沿海,在岛屿上避难。建炎四年正月,金军占领明州,乘船经昌国县(今浙江定海)南追高宗,遇海上 风暴,被宋枢密院提领海船张公裕冲散作罢,遂派人到杭州向金兀术报告:“搜山检海已毕。”

      二月初,金兀术军从杭州北撤,抗金英雄韩世 忠与妻子梁红玉,在镇江设防截断金军的退路,双方出动水师,在长江上进行激战。韩世忠率八千健儿,百余艘战船,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乘风使篷,往来如 飞”,“使船如使马”(《宋史·韩世忠传》),他妻子梁红玉亲自击鼓助威,士气倍增,打得金军丢盔弃甲,狼狈不堪。金兀术无奈,愿留下在江南搜掠的财货人 口,请求韩世忠借道,遭到韩世忠严词拒绝。金兀术只得率兵沿长江南岸西行寻找生路,却不料陷入黄天荡,这是一条死水港。

      金兀术九死一 生逃出黄天荡,到了建康。他收拾残部,汇合那里的金兵,决定北撤,在渡江时又遭到韩世忠部的追击,灰溜溜回到江北,再也不敢有南顾之想。这时的江北半壁山 河,金朝廷扶刘豫为皇帝,号称齐国,初都北京(河北大名),后迁汴京(开封)。伪齐政权建立后,统治地区的人民不断起来反抗其统治和金兵。南宋绍兴四年, 岳飞统率“岳家军”与伪齐政权展开激烈的斗争,收复襄阳、邓州,在短短两三个月时间,接连光复六州的失地。年仅36岁的岳飞,被南宋朝廷委任为节度使,与 韩世忠、刘光世、张浚并列为南宋著名的四大抗金名将。

      岳飞的出击,使伪齐政权惶惶不可终日,刘豫请求金廷派金军与伪齐军联合一起攻打 南宋。由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和张浚四面阻击,南侵失败,刘豫为金朝廷所废,伪齐傀儡政权也就瓦解。至此,宋、金两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金军最 凶悍的金兀术部,经过宋军的几次沉重打击,“其徒销折,十存三四,往往扶舁呻吟而归”(《大金国志》卷七)。其他几支精锐骑兵,也大大削弱了。这时的形势 正于金将韩常所说:“今昔事异,昔我(金)强彼(宋)弱,今我弱彼强,所幸者南人未知此间事耳。”尽管战争形势发生了有利于南宋的变化,宋高宗却视而不 见,一心一意与奸臣秦桧合谋,不断派出使臣向金求和,甚至提出向金纳贡,俯首称臣。

      绍兴八年(1138年),宋高宗任命秦桧为右相, 把向金屈膝求和的事交给他办,其他大臣不得参予。反对求和的左相赵鼎被罢免后,枢密副使王庶又接连上书,坚决反对投降求和,明确表示将拒绝在任何“议和” 文件上签字,并当面指责秦桧。枢密院编修官胡诠更是激烈反对求和,他上书道:“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秦桧、王伦、孙近) 头,竿之枭街……臣有赴东海而死尔,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宋史·胡诠传》)宋高宗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将主战派大臣王庶、胡诠罢官,要秦桧加紧与金廷 联系议和。十二月,金使入境,作为金国藩国的宋高宗就要拜受金国诏书,激起了南宋军民的无比愤恨,秦桧只得改变方式。

      秦桧代宋高宗出 面接受金国诏书,南宋成为金国属国,向金称臣,每年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南宋朝廷大肆庆祝,不少官员还纷纷上表拍马屁。朝廷的倒行逆施引起了南 宋军民的强烈抗议。在抗金前线的岳飞驰表,向高宗说:“愿定谋于全胜,期收地于两河。唾手燕云,终欲复仇而报国;誓心天地,尚令稽首而称藩。”从根本上否 定了所谓议和协定,秦桧看了恼羞成怒。

      绍兴九年(1139年)七八月间,金王朝内讧,好战的金兀术一派掌权,原来掌权的首领以谋反罪 被杀。金兀术再次发动南侵战争,统帅十万骑兵在顺昌、川陕与抗金的宋军与民众激战。就在华北重新陷落金兵的时候,此时已被任命为“河北路统领忠义军马”的 岳飞,潜回河北,组织义军抗击金兵。山东义军也打着岳飞的旗号,在东平府、邳州袭击金兀术部。岳飞的“连结河朔”的政策取得成效。五月下旬,金军东路攻入 顺昌,西路攻入陕西的消息传到杭州,宋高宗惶恐不安,急命岳飞挺进中原,说什么“左可图得京师,右谋援关陕,外与河北相应,此乃中兴大计。”然而,就在岳 飞的“岳家军”节节胜利的时候,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的宋高宗,再一次听信秦桧的谗言,于绍兴十年七月,用十二道金牌将岳飞从前线召了回来。与此同时,不顾岳 飞的强烈反对,投降派解除了著名抗金名将刘琦的兵权,接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逮捕入诏狱。

      南宋跟金国签订了屈辱的“绍兴和约”,宋 高宗以纳贡称臣的代价,换得了东南半壁江山的统治权。秦桧诬告岳飞谋反将他害死。已经致仕的韩世忠知道以后,愤愤地责问秦桧为什么害死岳飞,秦桧含糊其词 地道:“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韩世忠愤恨地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秦桧害死抗金名将、民族英雄岳飞,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在杭州的岳王坟上,岳飞的塑像前有秦桧夫妇的跪像,任凭来此凭吊岳飞的老百姓捶打唾骂。这也是大一统的历史惯性和大一统的民族精神。

       最近几年有人站出来要为秦桧翻案,还有人在岳王坟为秦桧塑了一尊站像,希望以此替代秦桧夫妇的跪像。在网上为秦桧能否应该翻案的讨论文章,多达4400 多条,坚决主张为秦桧翻案的人的理由是:“既然大家都属于中华民族,都是华夏儿女,你们觉得还有必要落井下石吗?还要分什么抗金民族英雄、抗倭民族英雄 吗?我还知道外蒙古是中国的版图呢!李白还有俄罗斯民族的血统呢!一个人正直的生活意义、存在的意义应该以他(她)对社会付出的劳动与贡献来衡量。众口铄 金是有弊端的,我永远坚信真理不排除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关键要有自己的思想)。包括孔夫子在内也会感觉到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也会在特定的环境下讲言不由 衷的话,做对比反差的事,而且有时还要做得隐蔽!这样活着真的太虚假,也太累。”

      为秦桧翻案的理由不仅似是而非,而且即使有艺术家去 为秦桧重塑站像,这样的翻案也是徒劳。就好比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为曹操翻案一样——为曹操翻案还有点正当理由,然而这样的翻案从长远来说,亦是徒劳。 曹操的小白脸奸相和秦桧的卖国贼形象,是中国千百年历史形成的,是大一统民族基因和历史惯性在普通老百姓心中凝聚的结果。这是谁也奈何不了的。电视连续剧 只可能风行一时,而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历史小说和无数把曹操弄成小白脸的戏剧、评书、小说的生命力是无限的。我们这一代看过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 人,可以认为曹操不是小白脸而是红脸骁雄,谁能说再过几十年,没人去看那部“粉饰”的电视连续剧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不把曹操还原成小白脸奸臣呢?民族文 化的传承有种不可销熔的力量。因此,为秦桧翻案跟为曹操翻案一样是徒劳的。

      但是有一点,南宋的偏安一隅,屈膝求和,害死民族英雄岳飞 和抗金将领刘琦、岳云等人,南宋的开国之君赵构无疑要承担主要责任,但秦桧一伙投降派大臣也有推卸不了的罪责。赵构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他为什么要在岳飞 等抗金将领节节胜利的时候,让秦桧积极推动议和,这里有他极卑鄙的阴暗心理。他一次同秦桧的谈话中十分露骨地说:“敌人议和,熟思所以应之。若彼我势之强 弱相等,如是而和者,彼有休兵之意。我强彼弱,足以制其命,如是而和者,彼有惧我之意者。”(《要录》卷一四二)这就是宋高宗赵构的一种混蛋透顶的特殊心 理和逻辑,他唯恐南宋军队强大了,敌人害怕,不相信他的求和诚意,就会放回的父亲宋徽宗、兄长钦宗,同他争夺皇位。这暴露了中国封建皇权的实质——为争夺 帝位,可以不顾父子、兄弟之情。

      赵构以屈辱和父亲徽宗、兄长钦宗惨死漠北而换得南宋王朝偏安一隅,这个没有良心的皇帝偏偏活得长,在 位36年。南宋王朝在高宗之后又磕磕绊绊延续一百多年,在这一个多世纪里,煌煌中国隔江而治一分为二,但南宋的志士仁人和子民百姓,翘首期盼国家的重新统 一。宋高宗死后,他的儿子孝宗即位,就领导了一场北伐抗金斗争。孝宗在做皇子时就积极主张抗金,即位后不久就任命张浚为江淮宣抚使,统一指挥江淮的军事。 随后又为抗金而遭秦桧害死的岳飞平反,恢复岳飞的官爵,并重新启用因反对求和而遭到贬官的胡诠,用被秦桧贬逐的辛次庸为同枢密使事。孝宗隆兴元年 (1163年),张浚领导的北伐还是遭到来自朝廷投降派的牵制而失败。

      此后,又发生过宋宁宗的“开禧北伐”。绍熙五年(1194 年),宁宗赵扩即位。韩侂胄是宁宗的叔父,为宰相赵汝愚不容,遂组织力量扳倒赵汝愚,赵汝愚支持的道学派也受到沉重打击。韩侂胄开始掌握朝廷实权。韩侂胄 以抗金作号召,受到著名的抗战派陆游、辛弃疾、叶适的支持和赞扬。金朝派到南宋的使者,蛮横无理,对南宋君臣肆意侮辱,气得宋宁宗退回皇宫,对南宋的屈辱 地位强烈不满,遂支持韩侂胄对金的强硬立场。嘉泰三年(1203年),大诗人辛弃疾被任命为镇江知府,在进见宋宁宗前,年已悇十的陆游作诗送行,诗中说: “中原麟凤争自奋,残虏犬羊何足吓。但令小试出绪余,青史英豪可雄跨。”以此鼓励辛弃疾投身到抗金斗争中去。

      开禧元年,韩侂胄任平章 军国事,总揽军政大权。开禧二年四月,宋宁宗为了鼓舞士气,打击宋廷内的主和派,追论秦桧投降误国之罪,改谥谬丑。同时任命吴曦任陕西、河东路招抚使,郭 倪兼山东、京、洛招抚使,赵淳、皇甫斌兼任京西北路招抚使、副使,雄心勃勃地要收复被金兵占领的广大地区。这年五月,宋宁宗下诏讨金,宋军纷纷出击,主动 进攻,南宋子民翘首以待。前方捷报不断传来,连续收获宿州、寿州、唐州、蔡州,南宋军民欢欣鼓舞。

      这就是史称的“开禧北伐”。这次北伐,因吴曦叛变投降金国,又是功败垂成。南宋跟金国再次签订屈辱的“嘉定和议”,和议规定:宋对金为“伯侄之国”,修改岁币二十万为三十万,再加战争赔款三百万两,宋金维持原来的边界。

      主张抗金的宰相韩侂胄被主和派害死,陆游写《读史》诗一首纪念他:

      萧相守关成汉业,

      穆之一死宋班师。

      赫连拓拔非难取,

      天意从来未易之。

       南宋最后一次北伐抗金虽然失败了,但南宋的子民没有失去打回北方去恢复大宋一统江山的信心。南宋的诗人、词家就以他们痛心疾首、椎心泣血的诗词,反映了 南宋人民矢志不移地要求统一国家的强烈愿望。爱国诗人辛弃疾、陆游、范成大、张孝祥等人就是代表。辛弃疾的祖父辛赞在金国做官,他却招募二千人参加耿京领 导的抗金人民武装,为掌书记。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辛弃疾奉耿金之令南下归宋,高宗授以承务郎,天平节度掌书记。后返回山东,张安国杀害了耿京, 他俘虏张安国南归,历任建康(南京)府通判,知滁州、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等地安抚使。他参加了泰嘉四年韩侂胄策划的“泰嘉北伐”和宋宁宗时期的 “开禧北伐”,然而“开禧北伐”未成他就卒世了。辛弃疾一生主张坚决抗金统一大宋,流传下来600多首词,多抒发恢复统一祖国山河的强烈感情。他多次受到 主和派的排挤和打击,用词谴责主和派误国害民,流露出自己壮志未酬的悲愤。他的词风豪迈奔放情感激越,在中国词坛独树一帜。

      南宋诗坛 领袖陆游,浙江绍兴人。他在绍兴年间应礼部试取第一,而秦桧之孙秦埙屈居其次,秦桧知道以后大怒,他与主考官都被黜。秦桧死后,孝宗即位,陆游被赐进士出 身,通判建康府、隆兴府,和驻防大将张浚商讨整顿武备,进取中原。后入王炎幕府,向王炎提出抗金大计。晚年回朝廷任礼部郎中、宝章阁待制。陆游一生都在为 抗金奔走呼号,为恢复大统一的国家争斗。在他晚年《示儿》一首诗中,表达了江南臣民共同的心声: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告乃翁。

      南北分割、隔江而治的局面,是南宋臣民心头永远的痛,也是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历史惯性和基因所不能容允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