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世凯的钩箝之术

  • 发布时间:2017-09-03 22:24 浏览:加载中
  •   “钩箝”的意思是设法控制对方。对于那些难对付的人,鬼谷子提到用“重累”的方法。重累,其实就是给对方施加压力,逼其就范;或是挫伤对方,使其失去战斗力。

      袁世凯善于抓住每一个对手的弱点,给予致命打击,达到控制别人的目的。在袁的一生中,被他算计的人无数。各种各样的手段被他用得淋漓尽致,活灵活现。

      在袁世凯算计他人的实例中,比较突出的是对黎元洪。在镇压革命军时,袁世凯就企图通过革命军从中获得利益。因此袁世凯一边用武力对付革命军,另一方面又积极与革命军政府和谈。

      在和谈中,袁世凯发现武汉军政府的都督黎元洪是自己可以利用的人。黎元洪是一个性格懦弱、政治立场不十分坚定的人。身为都督的他曾经是清军协统,因此其骨子里仍然带有封建官僚的气息,只是由于革命党人错误地认为依靠旧势力中有名望的人来领导,一定能将旧势力中的其他人号召过来。可是事与愿违,黎元洪不但未能将袁世凯号召到革命队伍中来,反而被袁世凯利用,成为其一个棋子。

      袁世凯对黎元洪采取了长期战略,极为重视抬举,以期拉拢他,然后截断其后路,迫使黎元洪听命于己,成为他的俘虏。

      在和谈之初,袁世凯加紧同黎元洪联系,处处向黎元洪表示尊重,这使黎元洪感到受宠若惊,因为黎虽为军政府都督,但并未有实质权力,而且由于其性格懦弱,军政府内的事情一般不发表意见。袁世凯如此看重他,使黎逐渐强硬起来,拿起了做都督的架子。和谈成功后,袁世凯加紧了逼宫的步伐,并顺利地使清政府退位,同时孙中山如期提出辞职,袁世凯登上了临时大总统的位置。这时他也不忘把黎元洪选为副总统。另外,袁世凯为了阻止革命党领导黄兴加入新政府,把参谋总长的位置也给了黎元洪。

      袁世凯向黎元洪大大施恩,但他知道仅仅如此也不能完全控制黎元洪。于是袁世凯使出了毒招。

      黎元洪在革命军政府中一直处于有职无权的地位,为此黎非常苦恼。但是革命军政府中“三武”一直控制着局面,使黎没有出头之日。“三武”指的张振武、孙武、蒋翊武,三人都是革命军政府的功臣,享有很高的声誉。有这三人在黎元洪身边,黎便只能像傀儡一样。这种局面,袁世凯早就看在眼里,他特意派人假惺惺地对黎元洪表示同情,并暗示黎元洪说袁世凯可以帮他调开这三个人。黎元洪听后特别高兴,由衷地感谢袁世凯,于是听从了袁世凯的提议。

      袁世凯找了个理由将“三武”调到北京,授予他们一个有职无权的“总统府军事顾问”。后来张振武无法忍受,率先返回到武昌,即他的根据地——革命军政府。

      黎元洪的权力又受到了威胁。这一次黎元洪发下狠心,拍电报给袁世凯,要袁世凯杀掉张振武。

      袁世凯接到这份电报时,发出冷笑,他要用这张电报整垮黎元洪。袁世凯一面派人将张振武杀害,一面将黎元洪给他的电报公开在报纸上。由此,革命党人完全不信任黎元洪,使黎失去了权力的基础。从此黎便只能依靠袁世凯,听从袁世凯的调遣。在二次革命中,黎元洪就站在袁世凯一边,帮助其镇压革命党。

      后来,黎元洪无法在革命军政府中呆下去,就从武昌到北京,被袁世凯安置在瀛台,虽然名为副总统,但始终无权,终日以散步、读书、写字度日。在权力争夺场上,黎元洪只能说是袁世凯的败将。

      袁世凯对黎元洪的策略是利用了黎元洪的弱势地位,先宠之,后控之,似乎有点像钓鱼一样,用诱饵套中他,然后再任意摆布。

      袁世凯对付不同的人,采取的方法是不同的。袁世凯对熊希龄的控制,就采取了不同于对黎元洪的方法。

      熊希龄是光绪朝进士,曾在翰林院任职,因为参加了维新变法而被革职。后来熊希龄被起用并派往各国去考察宪政,回国后一直被认为属于进步党人士。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的时候,熊希龄曾大力拥护,并任财政总长和热河都统。

      袁世凯为了取缔国民党,摆脱国会的束缚,决定利用熊希龄作为过渡人物。他首先将熊希龄任命为国务总理,由熊希龄组织进步党内阁。

      袁世凯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希望熊希龄的内阁能帮助他来主持工作,而是想通过这个内阁来取缔国会,解散国民党。袁世凯了解熊希龄的一些丑事,他想利用这些事来挟制熊希龄。

      熊希龄任热河都统期间,办公地点就设在承德避暑山庄。熊曾派他的亲信去查看避暑山庄内的国宝,由于朝夕与这些宝物相处,又没有别人监督,熊希龄不免动了贪欲,私自将宝物转移到秘密处。

      除此之外,熊希龄还将乾隆的珍贵折扇盗出,竟送给了姜桂题。姜桂题乃是袁世凯的亲信,就将此事告诉了袁世凯。本来这在当时也是常有的事,如果袁世凯不加追究,也就无事。但是,此时袁世凯正要利用熊希龄达成自己的心愿,便决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

      就在熊希龄刚刚将内阁成员组织完的时候,袁世凯就派人去查热河失宝案,这给熊希龄造成了紧张和压力,他不得不处处小心,以免东窗事发。

      1913年10月6日,袁世凯登上正式大总统位置后,便紧急召熊希龄来总统府,说是有事商量。两人见面后,谈了几句话,便有人来通告说有外国大使求见。于是袁世凯让熊希龄去他的办公室等一会。其实这是袁世凯有意安排的。

      熊希龄走进袁世凯的办公室,随意看看四周,没想到一下子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热河失宝案的卷宗。卷宗的资料特别详细,有失窃的宝物种类、数量,知情人的口供,甚至还有那把乾隆折扇的去处和姜桂题的供词。熊希龄看到这些不免胆战心惊,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袁世凯走了进来。

      袁假装不知道熊希龄看过卷宗,也避口不谈热河失窃案,只是问熊道:“你是不是不舒服?”熊只能硬着头皮说好,不敢言及其他。

      突然袁世凯大声指责起国民党,说国民党闹革命是要取消责任内阁制,如果不除掉国民党,国家就不会安宁。然后,袁世凯问熊的意见如何,熊此时已为笼中之鸟,只能点头称是。袁世凯从抽屉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命令,让熊签署,这份命令的内容是勒令所有国民党议员及家属立即离开京城。由此,袁世凯顺利地铲除了国民党在政府中的成员。没有了国民党,国会也就形同虚设,不久也被取消。

      1914年2月,袁世凯又将这个由进步党组成的内阁也抛弃了,熊希龄被迫辞职。在没有了国会、内阁这些形式上的约束之后,袁世凯的权力行使得越来越畅快。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