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德林的悲哀:一意孤行者的下场

  • 发布时间:2015-12-26 12:44 浏览:加载中
  •   功臣被贬,这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李德林的悲哀之处还在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允许按照他自己的意志行事,只能按照皇帝的意志办事,他一意孤行,终遭厄运。一个不善于保护自己的人,自然会吃尽苦头。

      开皇十年(590)年初的一天,内史令李德林和往常一样去上早朝。

      杨坚刚刚前往晋阳(今山西太原)北巡返回,右武侯大将军虞庆则等基本上是同时奉命视察安抚关东(函谷关以东)返回。虞庆则这次重任在肩,丝毫也没有马虎,因为平陈之役结束,关东一带如何,杨坚很不放心。

       虞庆则不敢怠慢,奏报说,乡正之制弊病较多,如其审判讼案,偏袒亲友,执法不公,公开收受贿赂,人民苦不堪言。听完奏报,杨坚下令撤消乡正职务。乡正一 职始设于一年前,开皇九年,杨坚为了巩固胜利果实,在乎陈之役刚刚结束不久就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乡正之制。当时,李德林就据理反对,反对的理由是,地方官兼 管地方司法,在乡里之间,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审判无法公平。乡正专管地方五百家,恐怕为害更烈。杨坚没有采纳李德林的正确意见。问题在一年后出现,果然是 在李德林的预料之中。再者,这一立一废相隔只一年,本身就是弊端。

      现在虞庆则上奏,杨坚改弦,站在一旁的李德林急不可耐地第一个发言,说明自己的观点。李德林说:“此事臣本以为不可。复即停废,政令不一,朝成暮毁,深非帝王设法之义。臣望陛下若于律令辄欲改张,即以军法从事。不然者,纷纭末已。”

      大意是,当初始设乡正时,我就坚决反对。事情刚刚设立,马上就要取消,政令便没有了权威;早上颁布的政令,晚上即行作废,绝不是帝王制定法律规章的初衷。我建议陛下:今后文武百官凡是要求改变法令规章的,就用军法惩处,不然的话,大家议论纷纷,永无止境。

      杨坚听罢,怒气冲冲地说:“那朕就是王莽?”

      王莽,汉室贼子,于初始年以阴谋手段篡夺汉位,改国号为新,他又以其“改制”而在古代历史上成为一位风云人物。其为政的显著特点是朝令夕改。

      杨坚很容易地意识到李德林把他和王莽并提,是不是以王莽篡汉建新暗指他篡周建隋?杨坚之怒就源于此。

      杨坚盛怒之下贬李德林,李德林有些无奈。其无奈之处在于他是一个忠臣,进忠言是天职,怎么会因此而遭贬斥。

      李德林,字公辅,出生于北齐。他的父亲李敬族曾任北齐太学博士。

      李德林生长在一个书香之家。他的经历与杨坚完全不同。

      李德林不像杨坚那样,是靠父勋青云直上,他在十六岁时死了父亲,母亲染病在床,当时的生活十分艰难。

      满腹才学的李德林终遇伯乐,人生稍有转机,却与杨坚有了矛盾冲突。

      隋初,对于尽灭宇文氏皇族的问题,虞庆则首先提出,杨惠等人“依违从之”。即内心并不赞成,但不敢言其不可。只有李德林以为不可。双方发生了第一次冲突。杨坚怒斥李德林:“君读书人,不足平章此事。”

      开皇初年,在制定典章制度时,苏威等随时改易,带有很大的随意性。李德林多次反对无效,被认为“狠戾,多所固执”。

       平陈战争之后,双方矛盾暴露出来。一是关于乡正的废置问题,正如前述:二是关于立五教的问题。杨坚自许以孝治天下,立五教以弘之,而李德林以“孝由天 性,何须设教”为由反对;三是有关李德林住宅问题,李德林的住宅是杨坚赏赐给他的,住宅原主是北齐降周而又参与王谦反叛的逆臣高阿那肱的一处产业。原来高 阿那肱经营时曾依仗权势,强行占有农民田地,在田地上建旅馆出租。苏威等人移花接木,硬把高阿那肱所为加在李德林头上,还让李德林交出他出租旅馆所得的 “非法收入”;四是妄加父官。李德林的父亲李敬族是在他十六岁那年病逝的,当时的职务是周太学博士、镇远将军,后因其子李德林功地而追赠垣州刺史。李德林 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谎称其父曾为太尉咨议。有人便对此大做文章,向杨坚密报说,李德林的老父亲直到去世时还是校书郎,却荒唐地提升他父亲的官位为大尉咨议。 杨坚因此怀恨在心。

      各种对李德林的不利传闻压向李德林。

      开皇十年四月,杨坚决定把李德林贬出京城。远任湖州刺史。转化州刺史,不久死于任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