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勇为什么被废?太子杨勇被废之谜

  • 发布时间:2015-12-22 13:11 浏览:加载中
  •   隋文帝所立太子杨勇生性坦率,不尚娇情,常参预军国大事的决策,所出的主意很多被采纳。当了太子以后,自以为弟兄五人,均是一母所生,谅不会出现争立的事情,便心安理得,做起了风流梦。

      杨勇内宠很多,其中有四个人格外得宠。一个叫高良娣,生得轻盈娇小,柔若无骨。一个是王良媛,雪作肌肤月作貌,花样芳菲柳样腰。一个是成姬,双瞳点水,一把莲钩。还有最美的一个,便是云昭训,真是天仙化人,艳冠四美,更得太子欢心。

       但是,太子与太子妃元氏却不大合得来,故每夜均由四美轮流当值,元妃雨露难沾,旱地怎会出苗,便只闻诸姬产子,不闻元妃生儿。独孤皇后人们都说她比较爱 嫉妒,平日里听说诸王公大臣的姬人,怀孕产子,她尚要愤愤不平,劝隋主惩戒。如今自己的儿子,却连一接二地报道姬人生子,唯独听不到元妃怀孕的消息,明明 是宠姬疏妻,怎不教满怀都是醋的独孤后气愤。每当太子杨勇入宫见后,必面现怒色,还常在隋主面前谴责杨勇的短处。本来隋主杨坚对于太子尚加信任,每使参政 议事,凡有价值的意见,都予采纳。现在受独孤后的影响,见了太子也不大高兴。

      有一年的冬至,百官都去太子宫中祝贺节日。太子便设了乐队,奏乐受贺。独孤皇后知道消息后,便对隋主进言说:“太子勇率性任意而为,行为多不合礼法。今日冬至,百官按照传统进宫,他竟然张乐受贺。圣上还须训诫他一番才好。”

       隋主听了,当然也很生气,亲手写了敕诏下发群臣,明确要求今后不得擅自往贺东宫。从此隋主对于太子渐渐有了猜忌,不再有所宠爱。也该杨勇晦气,好好的一 个元妃,突然闹起了心痛,不到两天,竟然死去。独孤后闻知,认定是太子有意谋害嫡妃,心中越发不平,暗中就有废去太子的念头,每天派宦官刺探太子短处,等 他有了重大过失,便请隋主将他废去,改立晋王杨广为太子。

      太子勇既喜纵情声色,自有媚臣趋奉。第一个就是云昭训的父亲云定馨,时不时 弄些没有实用价值的稀奇物品献进。还有几个,也都是导为淫佚、专务取媚的宵小之辈,其中尤以左庶子唐令则,最得太子勇的欢心。唐令则擅长音乐,善奏靡靡的 淫声浪曲,荡人心魄。唐令则本是歌伎刘凤凤的私生子,自小耳濡目染,酷如其母,工曲善媚,博人取怜。后来刘凤凤嫁给了一个叫唐奎元的,便将令则带了过去, 顶姓了唐氏。

      哪知令则到了十八岁,便勾引了唐奎元前妻所生的女儿金凤,暗渡陈仓,竟结下了珠胎。待被奎元察破,金凤便自缢身死,令则却畏罪潜逃,在外面流浪,教人学习乐器,作为度日手段。后来经人介绍,入得东宫,靠着曲意奉承,做了左庶子。

       那天晚上,太子在东宫开了宴席,召集官僚狂饮,让唐令则弹唱。令则手弹琵琶,媚声歌唱淫词。太子洗马李纲为人正派,听得不耐烦了,便离座进谏说:“令则 作为部属,理当以正道辅佐殿下。现今反于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地度曲取媚,若被圣上知道了,令则之罪,固在不赦。就是殿下,也难免受累。还望殿下早日斥逐了 令则,留心正事才好。”太子勇听了李纲这席煞风景的话,非常不高兴地说:“良辰不再,行乐当须及时。君何必多言相扰。”李纲见话不投机,便即出了东宫,仰 天叹道:“太子不久了!”令则待李纲走后,重又轻拢慢捻,曼声歌吟一曲,太子听了大悦。

      突然听到屏风后弓鞋细碎,软语轻盈。太子叱问何人,只见屏风后转出了一个美人,正是他的宠姬云昭训。太子一见,不禁堆起了满面的笑容,招她并肩坐下,问她何事躲在屏后。云氏看了一眼唐令则,浅浅一笑道:“贱妾听得动人的琵琶声,勾动了窃听的念头,还望殿下恕罪。”

       太子勇笑着说:“你既喜欢,何不拜唐先生为师?只恐唐先生不允收列门墙。”令则连忙说:“岂敢,岂敢!令则哪有给娘娘做先生的福分?”太子勇笑道:“不 必谦逊了,便趁今宵拜了先生吧!”云氏闻听,果真盈盈起立,到了令则面前,要想拜上一拜。令则哪里肯容她真的跪下,忙用双手相扶说:“怎生当得,快不要如 此。”

      匆忙中一只手儿,却在云氏的胸前,趁势一触,云氏却浅浅一笑,并不动怒,令则暗暗欢喜。从此令则就做了云氏的先生,每日教她手 法,学习琵琶。其实云氏原不要学什么琵琶,醉翁之意,本不在酒。只因令则生得唇红齿白,一表人才,便动了爱慕的念头,借了学琵琶的幌子,好和令则亲近。偏 令则本是一个无赖小子,云氏不去勾他,还要怀上三分歹意。如今云氏不时地眉目传情,言语挑动,浪声浪气,他哪有拒绝的理儿。

      在一天晚 上,太子勇已是酒醉睡熟,云氏却还留住了令则,说是还有一种新的手法没有熟练,趁着夜深人静细细学习一遍。也不准宫女们在房中侍候,恐怕惊扰分心。两个宫 女便遵命退出了房间,站到了门外。起先听得房中弦索丁冬,响了一阵。以后却只闻云氏的哧哧笑声。最后连笑声也没有了,倒传出另一种“琵琶”声音。两个宫女 听了个面红耳热,想要离开,偏是双脚如同钉住了一般,再也移不动半步。好不容易过了半个时辰,里面琵琶声,却又丁丁冬冬地弹了一回,才见云氏送令则出来。 令则的左右手,分别向站在房外的两个宫女的袖中一塞,两块银两早已丢入袖中,便翩然而去。两个宫女却相视一笑,随了云氏进房。只见罗帏半垂,锦被凌乱,便 收拾清楚,伺候云氏睡下。

      从这一夜起,云氏和令则便格外亲热。晚上学琵琶,也格外地学得忙了。两个宫女,都是肚里明白,只是得了人家 银两,口里再不愿泄出半个字来。太子勇却依然沉迷酒色,从不过问云氏学习得怎样了;对晋王杨广的活动,全然不知;对隋主隋后的废立心思也不了解,真可谓是 醉生梦死。

      一天,杨素奉召入宫,见了隋主和独孤皇后,侍宴宫中。酒过数巡,隋主同杨素谈论国事,隋主说:“自晋以来,偏安江左。中原 一片净土,竟被众胡割据玷污,累得生灵涂炭,不得安居乐业。三百余年来,四五朝的帝皇,都不能统一南北,澄清天下。不想朕躬,却上托祖上余福,下得众材相 助,竟扫清了寰宇,统一了中华,未始不是一件快事。”杨素说:“圣上神武英才,天下归一,如今万民乐业,竞颂圣主。人生事业,到此已是极顶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