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贵妃的故事:宠冠后宫,为何最终香销玉殒?

  • 发布时间:2017-03-11 16:47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立为贵妃


      杨贵妃,名玉环,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她原是唐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妃子,后来一跃成为唐玄宗百般宠爱的贵妃,杨家也从此地位显赫,权倾天下。安禄山发动叛舌乙后,她随玄宗逃往巴蜀,在马嵬驿因军士兵变被缢死,死时三十八岁。

      杨贵妃,祖籍弘农华阴(今陕西),后迁居蒲州永乐(今山西永济)。她出生于成都,当时父母都在蜀州,父亲杨玄琰担任蜀州司户。不久,她父亲即去世,她只好寄养在当时担任河南府士曹的叔父杨玄璬家,从小在洛阳长大。杨贵妃长得如花似玉,从小能歌善舞,通晓音律,又娴熟杨贵妃像各种乐器。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她被选为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妃子,那年她正好十七岁。

      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就在太子李瑛去世不到八个月的时候,武惠妃也死了,从此玄宗就常常闷闷不乐。一方面因为玄宗是一个很专情的人,武惠妃和他做了二十多年的恩爱夫妻,在武惠妃死后他非常想念她;另一方面因为玄宗虽已年过五十,但是仍然好色,而且眼光非常高,宫中虽有数以万计的佳丽,可是没有一个能入他的眼,他认为谁也不能和武惠妃相比。同时,他让高力士四处为他选美。高力士物色了很多美女,但玄宗都不满意,高力士不得不把眼光转向“外宫”,终于在寿王的妃子中找到了杨玉环这个绝世佳人。

      寿王李瑁是武惠妃的儿子,原来玄宗对他很宠爱,想立他为太子,后来武惠妃死了,他很快便失宠了。开元二十六年六月,根据高力士的“推长而立”的主张,玄宗立忠王李玙为皇太子。在以后的几年里,寿王处境非常尴尬。高力士选中寿王妃,也是因为此时把寿王妃召入内宫,不会引起麻烦的缘故。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因为杨玉环天下无双的花容月貌,当时人们称她“姿质天挺”,“姿色冠代”,风度举止、姿色仪态都冠绝一代。实际上,当年唐玄宗见过杨玉环,也赞美过她的“含章秀出”,只不过当时武惠妃还在世,他没有起杂念,经过近三年的精神上的孤独和感情上的空虚,当提及“姿色冠代”的杨玉环时,玄宗也想起了她,并相当高兴,毅然命高力士把她召入宫来。

      为了把寿王妃弄进宫来,高力士找到寿王的亲姐姐成宜公主。成宜公主虽然和以前一样得到父皇的疼爱,但和母亲武惠妃在世时的情况已差了很多。武惠妃在世时,她可以随便进出内宫,现在,这项规定虽然还没有被废除,但她已不敢使用这一特权了。高力士来后,委婉地谈一些往事,提到以前三位皇子的死,又提到武惠妃病世之后,皇帝一直高兴不起来。他又说,皇帝自武惠妃去世后,行乐自然很少,但在玉真观遇到寿王妃时,却破例擂了一次鼓。听到这句话,成宜公主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成宜公主找到了弟弟,坦率地把高力士拜访的事说了,寿王当时就觉得如遭雷击,说不出话来。

      寿王的情绪非常激动,虽然三位兄弟的死让他感到害怕,但是,他和杨玉环夫妻恩爱,怎能容忍这种事发生。他平时的理性与利害观念,此时已经不复存在了,便愤怒地说:“不行,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父皇怎么能做出如此不合伦常的事来!”但是,虽作为皇帝的儿子却没有很大权力的他,除了完全服从父亲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最后只有献出自己的妻子以尽孝道。

      为了能与杨玉环朝夕相处,玄宗命杨玉环自己上表,请求度为女道士,并给予其宫中女官的职位,称号“太真”,正式与寿王离异,住进了太真宫。杨玉环擅长歌舞、通晓音律,又聪明过人,善于迎合玄宗的心意,得以受宠,宫中称她为“娘子”,礼仪与皇后相同。

      做了五年地下夫妻后,唐明皇开始想名正言顺地把杨玉环娶回宫中,当然,在这之前还要先把寿王的心安抚好。杨妃被夺走,给他留下感情上的创伤,同时也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幸好寿王的脾气不怎么暴躁,不敢发泄心中不满,才得以免遭祸患。他的异母兄太子瑛、光王琚、鄂王瑶,都是因为怨言而受到诬陷进而被赐死的。寿王身处一种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之中,他只有摆出一副恭敬孝顺的样子让玄宗放心。为了安抚寿王,玄宗便为他另选了一位妃子,那就是左卫勋二府右郎将韦昭训的二女儿。天宝四年,皇上下诏册封韦昭训二女儿为寿王妃。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在东都册封杨贵妃这件事或许已经淡忘了,感觉好像寿王此时才娶了一位王妃。

      天宝四年(公元745年)八月初六,唐玄宗在刚过完六十一岁大寿的时候,就把册立杨玉环的诏书公布天下。从制度上说,贵妃的地位仅次于皇后,但此时玄宗的皇后王氏早已去世了,宫中没有皇后,杨玉环当时的地位,实际就是六宫之主。

    第二节 宠冠后宫


      杨玉环被封为贵妃后,杨氏家族就以外戚的身份,享受着皇权。生父杨玄琰早已去世,被追封为兵部尚书、太尉,后来又追至齐国公,生母李氏被追封为凉国夫人。贵妃长辈中只有叔父杨玄礅还健在,他被玄宗加封为光禄卿,后来升到兵部尚书、正三品。贵妃的三个姐姐分别被封为虢国夫人、韩国夫人、秦国夫人,其中以虢国夫人最为得宠,权势也最大。

      虢国夫人的钱财最多,也最仗势欺人。有一次,她看中已故大官僚韦嗣立的豪宅,想据为已有。她带着侍卫婢女十人来到韦宅门前,哭着对韦氏诸子说:“听说此宅要卖了,多少钱?”诸子答说没有此事。可是,在她的授意下,数百名工徒立即开始拆迁,只补赏给韦宅十多亩空地。然后大兴土木,令工匠限期完工。中堂盖好之后,又想克扣工钱,她将蝼蚁、蜥蜴放置堂中,说倘若堂中有微小的空隙,走失一只,就不给工钱,可见虢国夫人有多么的刻薄,多么吝啬!

      同时,杨贵妃的兄弟们也因她的受宠纷纷获得官位。亲兄杨锸是杨玄琰的儿子,被任命为殿中少监从四品,协助天子掌管天子服饰,再授上柱国、三品,享受“私第立戟”的光荣待遇。另外,她的堂兄杨铸,是杨玄珪之子,刚开始任官居六品的侍御史,后来,玄宗将自己很宠爱的女儿太华公主赐婚给他,并被晋升为驸马都尉。公主下嫁之后,玄宗特将近宫的府第赐与公主,曰“太华宅”,与宫禁相连。

      由于唐玄宗宠幸贵妃,杨家一时权倾天下,经常倚仗权势,横行霸道。有一次,杨氏五宅由家奴陪伴夜游灯市,正巧广平公主同驸马程昌裔也在观灯,两队都想过西市门,互不相让。杨家的家奴竟抽打公主,公主受惊落马,驸马程昌裔下马扶公主,也挨了几鞭。公主向玄宗诉冤,玄宗依律令杖杀杨氏家奴。但是,第二天却免去了驸马官职,并且不让他上朝,以安慰杨氏。以此可见杨门气焰之嚣张。

      杨贵妃的远房哥哥杨国忠本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人,一向为宗族所不齿,却由贵妃姊妹引荐,被任为金吾兵曹参军、闲厩判官。不到一年,即兼领十五余伎职。后接替李林甫做了丞相,把持了国政。

      玄宗得到杨贵妃后,曾对宫人说:“朕得杨贵妃,如得至宝也。”为此,他还特意谱写了一支《得宝子》曲子,从此与贵妃形子、公主还有贵妃的姊妹都拜她为师,称为“琵琶弟子”。每弹奏一曲,大家都争相献给她许多金宝珍玩。璬贵妃还善于击磬,“拊搏之声冷冷然,多新声”,即使梨园弟子也都望尘莫及。贵妃的多才多艺令玄宗十分疼爱,他特地命专人用蓝田绿玉,琢磨成磬。磬架和穗子都用金钿珠翠加以装饰,又专门造了两个相当精美的金狮子,作为磬座,豪华奇丽。这个特制的磬是当时最好的,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与之相媲美。

      杨贵妃生活上极度奢侈。宫中为贵妃织锦刺绣的女工多达七百人,为她作雕刻铸造的又有数百人。她的奇服秘玩,变化无穷。四方争先进贡珍奇物品,用来讨好贵妃。这些珍奇物品已经达到“动骇耳目”的程度。岭南节度使张九章、广陵长史王翼让良工巧匠精制奇器异服献给贵妃,贵妃甚是高兴,便让玄宗给他们加官晋爵。杨贵妃小时生长在四川,喜欢吃荔枝,岭南的荔枝果肉晶莹如玉,浆液酸甜如酪。但荔枝色味易变,于是玄宗不惜千里迢迢,每年命岭南快马传送连根带土的荔枝,即使盛夏酷暑,送到长安后色味也不会变。

      杨贵妃善于迎合玄宗的心意,整天与他戏谑调情。杨贵妃在华清宫的恩幸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与玄宗经常在华清温泉沐浴,用银镂漆白香木做成船,又用珠玉装饰桨橹,极为奢侈。李商隐曾经写诗“华清恩幸古无伦,犹恐蛾眉不胜人。骊岫飞泉冷暖香,九龙呵护玉莲房”,描述的就是贵妃在华清宫百般受宠的情景。

      偶尔杨贵妃也惹玄宗发怒。天宝五年(公元746年)七月,玄宗因她“妒悍不逊”而大发雷霆,把她遣送于宫外任鸿胪卿的兄长銛锸府中,贵妃的姐姐们以及杨銛都以为大祸就要降临,吓得聚在一起抱头痛哭。玄宗因一时愤怒赶走了贵妃,但却感到异常空虚、无聊,他心中烦躁不安,左右的宦官经常遭到他的责罚。高力士明白主子的心意,请求将贵妃院中的供帐、器玩百余车送给贵妃。当天晚上,他又上奏玄宗请求把贵妃接回宫中,玄宗立即命人打开兴安坊门,接回了贵妃。贵妃一见玄宗,立刻哭泣着跪在地请罪,玄宗十分疼惜,从此更离不开杨贵妃,终日与她在一起,“自是恩遇愈隆,后宫莫得进矣”。

      天宝九年(公元750年)二月,杨贵妃又因偷吹了宁王的紫玉笛,玄宗感到不快,再次把她遣送到宫外。杨国忠也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便向户部郎中吉温请求对策。吉温便答应劝玄宗回心转意,遂进宫上奏说:“妇人智识不远,心胸狭窄,结果得罪了皇上,但是贵妃久承皇上恩泽,就将她在内宫处死吧,何必让她忍辱于外,让人笑话呢?”玄宗本来就有些懊悔,听了吉温的话,立即派宦官张韬光把御食分赐给贵妃。杨贵妃见到韬光,哭泣着说:“请奏请皇上,臣妾罪该万死。衣服等东西都是皇上赐给我的,只有头发肌肤是父母所生。今当即死,无以谢上。”说完就用剪刀剪下一缕秀发,让韬光交给玄宗,以示诀别。玄宗听到后大惊,立即派人把她接回,从此对她更加恩宠。

    第三节 贵妃认子


      天宝年间,唐玄宗自称“年事已高”,终日与杨贵妃游玩,朝中事务全部让宰相来负责,把军国大事委以边将。在这些宰相中,李林甫是最先受宠的,位于其次的是杨国忠。而安禄山是惟一一直受宠的边疆大将。

      安禄山屡建奇功,占有北疆三镇的重要军事要地。安禄山外痴内奸,幽默诙谐,曲意奉承以及最善于说自己的“忠心”,所以唐玄宗对他极为欣赏。他每年都向玄宗进献大量的俘虏、杂畜、奇禽、异兽、珍玩之物。

      有一次,唐玄宗见他身体发福,肚子很大,便对他开玩笑说:“你的肚子究竟装有什么,竟然这么大?”安禄山回答说:“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我的忠心一颗。”玄宗听了很高兴。在他初次入朝时,玄宗就让他与杨銛、杨锜以及皇子们结为兄弟。

      华清宫唐有一次在宫廷中游乐时,安禄山拜见了杨贵妃。皇子们对贵妃行的是母礼,而安禄山虽曾与贵妃的兄弟们结为兄弟,但他心中却另有打算。在宫内巡游到最后,贵妃设小宴招待他,皇上也加入宴中,安禄山见时机已到,便自请奉贵妃为义母,以表他对皇室的忠心。皇上心中也觉得诧异,不过看见贵妃显得惊愕,心中反有些兴致,便爽快地答允。于是,高大魁梧的胡人安禄山向杨贵妃拜叩,拜毕而起。皇帝等他再拜自己,但是,安禄山却没有马上行拜礼,皇上奇怪地问他,他正正身子说:“臣乃胡人,今日认义母行大礼,用的是胡人大礼,按胡人习俗,先拜母后拜父。”他稍一顿,又俯身下拜,口称:“儿臣叩见父皇!”用的是朝礼。玄宗见状笑了,他欣赏安禄山的风趣以及跪拜所用的两种礼仪。他十分高兴,于是便设内宴,庆贺贵妃收义子。

      兴庆宫各执事之人,立刻设盛大内宴,皇上又宣布喜宴分两日举行。宫中所有乐班奉命,排演了几套大乐章,有著名的霓裳羽衣舞乐。此外,又命著名乐工谱一曲,用以纪念贵妃收义子一事。第一天,先是在花萼楼设宴,然后,便到龙坛看杂耍观舞乐。皇族、外戚、诸位大臣,有三百多人被召入宫中赴宴,花萼楼的宴会之后,一部分大臣便告退回府,龙坛的游乐便显得轻松欢快了许多。奉命入宫的杂技班表演了玩瓮、弄缸、叠人、走索上竿等技艺,十分热闹。皇上看了第一场杂技便回宫休息,由贵妃来主持这游乐会。义子安禄山极守礼貌,每次节目结束后,他便走过来向贵妃行大礼拜谢。

      第二天,便出现了一个哄闹的场面,阿怡准备了一个大锦兜,让八名壮士用锦兜裹了安禄山抬着,鼓乐喧闹地进入殿中,两名执事内侍在八人前面开路,高唱贵妃洗儿,乞赏赐。巴蜀风俗中,锦兜裹儿出见宾客称为洗儿,洗儿是在男丁初生之时,乞赏赐是示贱纳福之意。赐赏的人便拿钱或各种小物件,放入锦兜中以示庆贺。安禄山如丑角似的被八个人抬来抬去,不过,锦兜左右有虢国夫人和谢阿蛮等美女相伴,在女子群中出入,使他也忘情而乐了。

      庆宴三日之后,安禄山与皇家的关系更进了一步,不久被封爵为东平郡王兼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身负大唐北方边疆守卫之职。

    第四节 香销玉殒


      表宝十四年,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宰相杨国忠和韦见素发现安禄山暗中招兵买马,伺机造反,便多次劝皇上剥其兵权,但都未果,终于在这年发动了兵变。此时,玄宗想亲征,便让太子监国。由于太子憎恨杨氏家人,杨国忠惊恐万状,马上找到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商议对策,他们又聚在一起大哭,之后决定由三位夫人去劝说贵妃,由贵妃亲自出面劝说玄宗,遂取消了亲征的计划。杨氏家族也暂时渡过这一难关。

      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六月,由于玄宗指挥失误,潼关失守,通往长安的大门被打开了,玄宗与杨贵妃等人连夜逃离京师,前往巴蜀,当行至马嵬驿(今陕西兴平)时,随从的六军将士因一路风餐露宿,疲惫不堪,怨恨杨国忠的乱政误国招致了这次动乱,于是怒不可遏地发动了兵变,杀死了杨国忠及其子,韩国夫人、秦国夫人也同时遇害。之后,余怒未息的将士包围了驿站。玄宗只好走到驿门,慰劳军士,命令收兵,军士却屹立不动。玄宗派高力士前去询问,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回答说:“国忠谋反,贵妃不宜供奉,愿陛下割恩正法。”玄宗听后,依杖而立,迟迟不表态。最后经京兆司录韦谔与高力士苦苦相劝,再三陈述利害关系,玄宗迫不得已,强忍着内心的巨大痛苦,走进行宫,扶着贵妃出厅门,至马道北墙口与其诀别。贵妃泣涕呜咽,泣不成声,最后说:“愿大家好运。妾诚负国恩,死无恨矣。乞容礼佛。”玄宗说:“愿妃子善地受生。”高力士便把她缢死在佛堂前的梨树下,经六军将士验明已死后,将尸体埋在西郊外一里多远的道路北坎下。这年,她正好三十八岁。

      贵妃死后,玄宗日思夜想,忧郁成疾。平定安史之乱后,玄宗在肃宗的陪同下,在文武百官的前呼后拥下,热热闹闹地回到长安。但是兴庆宫里的喧闹气氛再也没有了,玄宗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半寂寞的太上皇生活,就去世了。

      后来人们因对一代美人命运多舛的感叹,便编了一个虚幻美好的传说:说死于马崽坡的是一个做替身的宫女,杨贵妃早已逃到海外仙山,并没有死,过得很快乐。这当然是民间传说,不是历史事实。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