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玉环的故事: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 发布时间:2015-12-21 16:15 浏览:加载中
  • 杨玉环
    杨玉环

      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那是一场迟来的花事,与友人踏足骊山,天光正暖,行进一段路程,微微有清甜的气息蔓延。从山上望去,华清池畔花朵丛生,那是她沐浴的温泉,那里爱恨纠缠无绝期。忘记是谁说过,如花女子,向阳而生。

      若不是长在这千年古都,若那年不是从骊山俯瞰过华清池的隽秀景色,一直不敢相信他爱她可以爱到若非生离,绝不死别。她是杨玉环,她唤他三郎。

      “爱是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李隆基恋上杨玉环时,已年过半百。时光回溯至前,玉环是他儿子寿王的妃子,纵然倾国倾城貌,他却无半分动心。彼时,李隆基宠爱武惠妃,武惠妃是武则天侄儿武攸止的女儿。

      武惠妃病重,玄宗去骊山温泉。第一次与玉环相见,素昧平生的二人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他心中郁结难开,眼看心爱女子要魂归西天,无能为力。作为帝王,他是一代明君;作为男子,他承载着普通人的感情。

       当他回宫之后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女子太美,花朵都愿为她害羞闭落。尤其当惠妃死后,他无比孤独。他需要一份爱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无助,他需要一个人带他走 进另一个世界。而他并没有想到其他人,即使后宫佳丽三千,都无一能令他欢喜。那只因他还在思念那个叫玉环的姑娘,她微笑的样子就像需要宠溺的孩子,她的身 上有着青春迷人的特质,有着不谙世事的单纯,有太多美好。玉环青春朝气,像一朵太阳花般绽放,再回首,难相忘。

      玉环倒是见过夫君的父 亲,他是皇上,高高在上。她从没想要过大富大贵的日子,同寿王结婚,她是知足的,因此,婚后的她生活清淡甜蜜。找到一个相爱的人,仿佛要花光命中所有气 力,玉环一度认为她用尽了十八年的气力只为等待寿王来迎娶她,她的心尘埃落定。是否在佛前跪拜千年,今生才得此夫君。正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今生的缘分今 生在,她是爱他的。当他撩起她的盖头,当他轻轻亲吻她的眉梢,当他为她描眉梳头,爱的纹路轻轻划过岁月的长廊,无声告白,恩爱相待。

       五年,最美好的时光只因有他在。与君相遇,莫失莫忘,一直觉得这世上最幸福、最令人陶醉的事情是:爱一个人,刚好那个人也爱你。如玉环和寿王,彼此真心相 爱。若不是玄宗,她还是寿王的妻,与他一起并肩看这世间繁华落寞,携手到老。但这样的日子走向终点,她被召进宫内。她多希望此刻寿王带着她远走,用一生的 时间爱她。但他没有应允。

      寿王妥协了,只因他的父亲是天子。父亲想要天下都唾手可得,何况一位女子。他老早就知道武惠妃逝世后,父亲 心中悲恸,他需要一个女人。而不巧的是,玉环偏偏出现了。她的美可震慑所有的男人,哪怕天子,江山壮阔不及美人嫣然一笑。寿王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绝 望,绝望是看着所爱的人走,却牵不住她的手;看着所爱的人落泪,却已经不在她身旁。他断送了他们的未来,再难修复。

      玄宗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自骊山温泉一别后,他反复想过许多种与她见面的机会。可是他一位天子,更何况已年过半百,如何要落得与自己的儿子争一位女子。他不是没有过挣扎,可是他沉沦了,非她不可。

      一段忘年恋,即便放在今时今日也要受周遭人非议,何况是古代。他不管不顾,执拗地认为自己是给爱一次机会,给自己一次重生。她和他精通音律,那么相似又那么不同。知己难求,古有伯牙子期,他爱上她,求红颜一笑,所有的理由都显得苍白无力。

       作为皇帝,他创下开元盛世,无疑,他是一个好君主。作为一位音乐人,他从未体验过能和一人如此默契。喜欢音乐的人内心是孤独的,仿佛容不得他人靠近。他 为她谱下《霓裳羽衣曲》,流传百世。一度认为爱一个人,她可成为灵魂的启迪者,可造就自我对世间万物看法的升华。这样的男子理应有一位绝世佳人与他相配, 更何况知音难求。他懂得珍惜她。

      玉环到底还是个孩子,离开寿王后,她平和的心不安分地慌乱。她被人从寿王府接进宫内,不知为何,离开时寿王眼睛中有令她窒息的疼痛。过去的誓言随风而散,此生陪君到尽头。她的泪,滴落手心,那么凉。一转身就遥远了彼此的距离。

       玉环总以为她还能回到寿王身边,那个让她感觉拥有他就等于拥有全世界的男子。可她不知她回头的那刻他早已不在原地等待。他败下阵来,没有装备精良的马车 和战士,他孤军作战怎敌过他的父亲,为求心安,父亲赐他另外的女子。玄宗怎知寿王想要的只是玉环一人,他那么爱,爱到不得已退出,才甘心让她幸福。他的爱 过于笨拙,才生生地把玉环推向别人的怀抱,才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玉环不快乐,一直如斯。深宫中,她没有相识的人,甚至有人对她投来怪 异的目光。她不知,这一切何时才能结束。她太单纯,以为她来宫中当真要做个女道士,一生清淡寡欢。又是五年,人生中的五年太少,她何时能归。生命中要承载 多少悲伤才能无坚不摧,才能治疗内心的伤疤。她万万没有想过她会成为他的妃,在她看来,那样威严的男子是令她畏惧的。

      在她看来,玄宗 是痴情的男子,他不会轻易为谁许下真心。世事难料,玄宗封她为贵妃,她曾天真地以为她不会动真心。她错了,她心动了,君王身上的魅力任谁也抵挡不住。天下 女子无非是想在这样一位男子身旁,逗他欢笑,让他开怀。在她面前,他不再是威严凛冽的君王,他只是一个为爱痴狂、情意绵长的男子,像是一个少年,急切地等 待一位少女的回应。

      当然,玉环并不以为她的美可以让天下男子倾倒。她对他的爱最后反倒成为真的,她轻轻唤他三郎,他们不再是后宫繁冗礼节下的男女,他们更像一对平凡的恋爱中人。热烈的、真挚的、信任的。

      他与她相处下来,年轻好多岁。他宠她,恨不得拿天下换此佳人。有诗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仅此一句,就可看出他爱她,爱到天上的星辰都想摘下送予她。正是爱的热烈及疯狂,一生一世一双人,世上又有几个帝王如他般爱得如此纯粹。

      于他而言,难得的不是玉环的美,难得的是她给他的爱是温润的、有条理的,甚至是像平凡人家的。他赏赐她全家,杨家无一不受到恩惠,仅仅博她一笑。

      玉环只觉一切都是她应得的,从寿王到玄宗,他们给的爱让她得知我幸,他们给她最大的包容和娇惯。她如温室的花朵,被人嘘寒问暖。她享受着这一切,只觉合乎常理。

      红颜祸水,她竟落得如此名号。可感情的旋涡陷进去就难以自拔,她没有让他赏赐任何,他的一句话可以让家人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一个男人若真对一个女人动了真感情,是可怕的,尤其是像玄宗这样用情极深的男子,骨子里有强大的占有欲。她不动唇齿,他自以为她欢喜雀跃。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若不是她太受宠,奸臣当道。昔日盛名君主早已不复存在,她又怎想过是她的过错,她只是想当一个平凡的女子,为他宽衣解带终不悔。她 却清楚这其中的复杂,任他人笑她不知何谓。她没有想过这一切风云变幻都落在她的头上,她沉迷在他给的温情中,怎明了天下苍生的疾苦。否则,他怎愿意让她一 人奔走,抵挡一切冰冷的语言。

      他不知,安史之乱,一场宫廷变故岂是他能抵挡得了的。此时,所有的附庸在他耳畔的言语都失去声音,剩下的只有纷争和战乱。他唯一想到的只有玉环,他不愿她陪他浪迹天涯,枉死他乡。她亦是不忍,三郎奔走潼关,千秋霸业毁于旦夕。“玉环不知,是以长恨。”

      禅宗说,“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她与他今生如镜花水缘,一场空。而这一切需要她的死才能戛然而止,这种决裂是命中注定的悲戚,是无法更变的事实。她甚至来不及想好出路。

      “三郎,若有来生,我定然早些遇见你,不负你半分情谊。望你早日回长安。”

      “玉环,若有来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抚琴,你跳舞,度过一生。”

       悲剧演变在此,苍茫的世间谁又能知他曾爱她如生命。他却要花一生的精力去忘记,去与想念、与希望斗争。事情从来都不公平,他在玩一场必输的赌局,赔上一 生的情动。她的路途,从此不见他的苍老。若一切只如初见。他定然不会将她留在身边,他做他的旷世君主,她做她的温婉佳人。若一切从没开始,那么都好。

      浮生浮世

      杨玉环,世称“杨贵妃”,古代四大美人之一,有“羞花”之美誉。

       公元719年,杨玉环出生于四川成都,祖籍山西永济。原名杨芙蓉,芙蓉出水。素有羞花的美誉,唐朝以胖为美,她更是受宠。十七岁时,武惠妃洛阳选寿王 妃,挑中了她。她有倾国倾城之美,天生丽质,精通音律,善歌舞,善弹琵琶,姿色超群。与寿王婚后幸福甜蜜。然而皇家温泉中与玄宗相见后,玄宗被她深深吸 引。于是以“女道士”为名招入宫,期间经历五年时光。公元745年,封为贵妃。杨玉环入宫后,遵循封建宫廷礼制,不过问政治,不插手权力之争,以自己的妩 媚温顺及过人的音乐才华受到玄宗百般宠爱。却使得玄宗沉迷女色,日日饮酒作乐。朝廷奸佞当道,直至安史之乱,唐玄宗仅带杨贵妃西逃,在马嵬坡兵谏时,杨贵 妃被逼赐死,年方三十八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