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贵妃荒淫之谜:历史上的杨玉环淫荡吗?

  • 发布时间:2015-12-10 01:05 浏览:加载中

  •   杨贵妃和唐明皇的一场另类爱情,导致了大唐王朝从鼎盛走向衰落,后人遂将这一切罪过归向了杨贵妃。红颜祸水,很多古人坚信亘古不变的这一道理。而且人 们还发现杨贵妃是个淫妇,她和安禄山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在一首据说是李白的诗中,杨贵妃被比作妲己、褒姒、汉祖吕后、秦皇太后和赵飞燕

      唐玄宗多内宠,即帝位后专宠武惠妃。武惠妃病死,玄宗思念武惠妃,视后宫三千嫔妃中没有一个中意的。有人说寿王妃杨氏美艳绝代,唐玄宗看见后大为爱悦,就说王妃自己要求,入寺观为女道士,号称“太真”。随即他为寿王另娶了一位妻子,暗中将杨太真接入宫中。

       杨妃是隋朝梁郡通守杨汪的四世孙。自幼丧父,在叔父家养大。杨妃入宫后,深得玄宗宠爱。她善歌舞,通晓音律,而且聪颖机智,善于迎合玄宗心意,所以得到 专房之宠,有皇后之待遇。其兄妹也贵盛起来,冠绝一时,杨妃的三个姐姐可以随意出入宫廷见玄宗,连睿宗女玉真公主也不敢和她们并起并坐。杨氏姐妹奢侈豪 华,十分惊人。

      自有了杨妃后,唐玄宗就纵情声色,追求享受起来,军政大事交付宰相处理,自己怠于政事。到了天宝后期,政乱刑淫,社会 矛盾激化。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看到玄宗春秋渐高,不理政事,纲纪废毁,遂罗致了一大批文臣武将,于范阳筑造雄武城,贮藏了大量兵器,又从少 数民族中精选了8000强健者作为假子。天宝十四载(755)十一月九日,安禄山率领十余万大军南下,以诛杨国忠为名,发动了武装叛乱。

      “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大梦中初醒的玄宗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只能仓皇向蜀中逃窜,使唐朝的半壁河山陷入了兵荒马乱之中。“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繁盛的都市变成了废墟,社会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大唐帝国从此由盛变衰。

       安史之乱中,杨贵妃的确是有不能推卸的责任。不过古代史书中出现了一个问题,有很多人把安史之乱全推到杨贵妃身上,认为是他惑乱了玄宗才导致了这一切。 一些人甚至把杨贵妃与夏末的�喜、商末的妲己、周末的褒姒并列,认为这几个美女都是祸国殃民的源头。宋代乐史的小说《杨太真外传》上,把杨贵妃过分受宠及 其亲属过分受恩,以及得到超常地位后的越轨行为都作了详细的描述。杨贵妃和唐玄宗对安史之乱果然都有责任,但用今天眼光来看,主要责任当然在玄宗身上。不 能把男性喜爱女性当做一种罪恶,更不能把女性长得艳丽漂亮作为一种罪过。

      不过,把杨贵妃作为安史之乱“祸水”的人却是有一定依据的, 因为他们认为杨贵妃曾经和安禄山私通,是一个淫妇。李白曾作过一首《雪谗诗赠友人》,内中说到:“妲己灭纣,褒女惑周,天维荡覆,职此之由。汉祖吕氏,食 其在旁;秦皇太后,毒亦淫荒。”宋代一些人根据这首诗,认为李白在在揭露杨贵妃的淫荡。

      宋人有个叫洪迈的人,在他的《容斋随笔》中是 这样说的:“李太白以布衣入翰林,既而不得官,唐史言高力士以脱靴为耻,摘其诗以激杨贵妃,为妃所沮止。今集中有《雪谗诗》一章,大率言妇人淫乱败国。” 他又说:“余味此诗,岂非贵妃与禄山淫乱,而太白曾发其奸?不然,则飞燕在昭阳之句何足深怨也!”

      杨贵妃和安禄山有什么关系?安禄山 原为平卢节度使。每次朝廷派使者到平卢巡视,他就进行贿赂,连使者身边的人也厚给金帛。得到好处的官员回到朝廷,在皇帝面前拼命地夸奖他,玄宗信以为真, 让他兼任范阳节度使。安禄山骗一些契丹人来喝酒,喝醉后把人家的脑袋砍下来送到朝廷,说是战场上斩获的,使玄宗觉得他很会打仗。安禄山知道玄宗宠爱杨贵 妃,就到处搜罗奇禽异兽,珍宝玩物,派人送到皇宫。每次见到杨贵妃,尽管比杨贵妃大十多岁,却厚着脸皮要做她的干儿子。见到杨贵妃和玄宗在一起的时候,他 总是先拜杨贵妃,后拜玄宗。玄宗问他为什么不先拜皇帝?他说:“我们胡人都是先母后父的。”杨贵妃听了十分高兴。安禄山生日,杨贵妃和玄宗送给这位干儿子 大量的衣服器物。三天后,杨贵妃又召安禄山进宫,要为他做洗儿礼。于是宫女们用锦绣做了一个大襁褓,把安禄山包起来,用彩车抬着走。安禄山丑态百出,宫中 一片嬉戏欢笑声。就这样玄宗允许安禄山随便出入宫中,宫人们都和他混得很熟,亲热地称他为“禄儿”。不久,玄宗把河东节度也给了安禄山,使他身兼三镇,控 制了唐朝北方边境大部分地区。这里,无论是正史还是杂史笔记,似乎都很少提到杨贵妃和安禄山之间有什么淫秽的关系,只看到安禄山为了骗到三镇节度在低头哈 腰地装人家的儿子。

      不过宋朝人根据李白的诗认为这里面真有问题。刘克庄《后山诗话》说:“史言明皇欲官太白,为妃所沮。余观飞燕在昭 阳之语不足深憾。《雪谗诗》自序甚详。略云:‘汉祖吕氏,食其在帝。秦皇太后,亦淫荒。’时妃以禄儿为儿,史云宫中有丑声,而白肆言无忌着此。他人于玉环 事皆微婉其词,如云:‘养在深宫人不识,’又云‘薛王沉醉寿王醒’,又云‘不从金舆惟寿王’。白独倡言之,可见刚肠疾恶,坡公疑其以此名怨力士,因借此以 报脱靴之辱。岂飞燕之句能为崇哉?”宋朝人认为李白作诗是针对了杨贵妃和安禄山之间的私情。

      至清朝,赵翼在《瓯北诗话》中怀疑这首诗不是李白所作,他认为李白胸怀磊落,不屑于个人恩怨,不可能对这件事诽谤的。

      当代人瞿蜕园、朱金城为李白诗作校注时认为如果李白此诗作于在长安时或出长安后,在杨妃势盛的时候不可能写诗雪谗的。如果作于杨氏已败之后,那么此诗就没有必要写了。而且此诗“语浅而庸,不与李诗风格相类”。他们认为此诗不是刺淫乱败国。

       郭沫若在《李白与杜甫》中指出,前人认为李白骂的是杨贵妃实是“异解”。诗中提到妲己、褒姒、吕后、秦始皇的母亲,但转语是“万岁尚尔,匹夫何伤?”是 侧重在“匹夫”,而非侧重在皇室。他认为李白的妻子刘氏和李白离异后,向李白的友人到处搬弄是非,所以李白要雪谗自辩。

      一些人认为安 禄山的升迁与被信宠与杨妃无关。天宝元年杨妃专宠时,李白于天宝三载离京东去,而这时杨妃还没有认识安禄山。直到天宝六载,安禄山才与杨妃相识。天宝九载 杨贵妃忤旨,送归外第。玄宗让中使张韬光赐御馔,杨妃边哭边说:“妾忤圣颜,罪当万死。衣服之外,皆圣恩所赐,无可遗留,而发肤是父母所有。”于是用剪刀 剪下一缕头发,让中使献给玄宗。玄宗看后,十分“惊惋”,遂让高力士召杨妃回宫。杨妃和玄宗的关系当时处在这样一种境地,杨妃怎么可能有其他的恋情?而玄 宗能忍受杨妃有这样的恋情?

      史书记载安禄山和杨妃相见,只有天宝六载正月和天宝九载十月两次。李白这个时候与宗氏结婚,离开了长安, 很少知道朝廷的事情;即使知道,也是过了很长时间之后的小道消息。宫闱秘事,本来外面就很少传闻,如果辗转传到他人的耳朵,肯定已是很长时间了。李白诗中 说“五十知非”,知李白作诗时是50岁,在安禄山第二次入朝前,所以此诗与安禄山和杨妃没有任何关系。

      安禄山拜杨贵妃为母,本意在固 宠而暗藏祸心,故乘入宫之机,做出种种怪相,以博取欢心,而宫内全是女性,所以见到禄山躯体肥胖,腹垂过膝,体重300余斤,外若痴直,如此丑怪模样,令 人大笑不止。倘两人果真有私,宫中耳目众多,无从隐蔽,左右供奉伺候周到,严密如此,何敢妄为?

      持这种观点者认为,野史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人人乐闻隐私,谰言因而泛滥。史传采之,本失严谨,讹传既广,附会滋多,遂使千百年来,杨妃地下蒙垢,而人莫之白也。

      照笔者看来,《雪谗诗赠友人》是否为李白所作,仍然是个悬而未解的问题。如果承认为李白所作,那李白讲的什么意思恐怕后人在理解上也还不能统一。如此,关于杨妃是否荒淫的确很难说“是”还是“不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