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嵬坡贵妃丧命,长生殿玄宗痴情

  • 发布时间:2015-10-06 15:36 浏览:加载中
  •   笑意吟吟的贵妃,还是那么的美丽,她款款地绕过床头,来到了床前,伸出嫩白如笋的小巧的手拉起玄宗来,对他说:“皇上,玉环等你好久了。”

      一 逃命天涯

       天宝十五载六月十四日,一个晴朗的日子,皇帝逃亡的队伍逶迤地向西行进。唐玄宗在逃亡的路上,沿途看到的都是战乱以后的破败景色,路两旁的庄稼荒芜着, 偶尔遇见一些逃亡的百姓,都是灰头土脸的;所经过的村庄里,房屋倒塌,死尸随处可见,到了晚上,除了偶尔有几声乌鸦的哀叫外,就是死一般的静,让人感到不 寒而栗。

      一大早,杨国忠和高力士就商定,以兴平西北二十三里的马嵬驿为中午的休息地,并且派了军队和文官及宫中执事先行。

       马嵬坡,从前是有城的,驿站是开元末年重建的,在故城以东,那是长安西路的甲级大驿之一,道北是驿舍,有三栋,另有营房,道南则有驿亭,还有一个佛堂, 傍驿亭而建。由于它的位置在交通上很重要,马嵬是以驿为主体的。车队徐徐行进,车队终于进入了马嵬坡。皇帝站在车台上入驿,他已从地图上得知了马嵬坡的一 个大概的情况,他传命:皇帝驻跸驿亭,驿舍地方大,分别供百官及诸王与宫眷等休息。

      日已午,人也倦,但进入马嵬坡时的秩序还算好,这 回的先遣人员总算没和昨天的先遣人员一样都逃走。不过,他们到达时才知道,驿站的官吏仍然逃走了,幸而驿舍存有粮食,先遣人员再到故城,购取了食物,做饭 的时间虽然拖延,但皇帝进入时,炊烟处处,很快就有食物供应皇家人员。

      皇帝入了驿亭,并不急于吃饭,他看着陆陆续续进入的人群,也看着兵士们分批向驿亭的四方布置。

      内侍在驿亭前围起了青布障,这还是逃亡以来第一次用。至于杨贵妃,入内亭去更衣。人群不断地涌入,高力士见过皇帝后,便匆匆地去安顿人马了。青布障虽然遮住了正面,但皇帝站在亭阶上,仍能看到距离较远的人车。

      不久,内侍来请皇帝进食。李隆基缓缓地自亭阶踱回,站着饮了一口酒,又用手掰一小块咸鲜饼放入口中,随问:“贵妃呢?”

      “贵妃就会出来!”侍女回答。

      杨贵妃在内亭整理了自己,徐徐出来了——从昨晨出发到如今,她没有好好地休息,也没有好好地整理过自己。此时,她饮了酒水,又用冷水洗了面,化了妆,自觉精神一振。她出来,向皇帝微笑说:“皇上,情形好多了,看,我们的人现在总算有了逃难的经验!”

      “我看还是很乱,你看他们那疲惫的样子,这才是逃难的第二天。”李隆基坐下:“你的精神却不错,玉环,昨夜休息好了吗?饭后在车上好好睡一会!”

      “我不妨事,皇上,等上了车,需要睡一个午觉的该是你!”贵妃说着,取酒,饮了一口。

      李隆基举箸,又停下来,突然问道:“宰相去哪儿了?他怎么没来这里?”

      “陛下,刚才看到宰相往这边走,又折回道北那边去,你是不是找他有急事啊?”内侍说。

      “让小人去找他吧。”“那就先等等吧!”皇帝看着左右侍立的内侍,又说,“你们也去进食吧,分班,争取时间!”

      正在这时候,外面忽然起了喧哗声,亭障的北门口的内侍迅速向外问讯。喧哗声最初是远处传来的,但当门口的内侍出去时,杂乱的声响由远而近,并且,不断地扩大了!

      正在举箸欲进食的皇帝“倏”地起身,杨贵妃连忙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叫道:“陛下……”

      她的声音被近处的喧哗声所掩盖。就在此时,传来一声苍老而洪大的喊声:“圣驾在此——勿惊圣驾!”

      皇帝和贵妃都听出那是高力士的声音,他们都变色了。李隆基回顾贵妃说:“玉环,似是兵变……”他边说,边向外走。

      “陛下,你不可以走!”杨贵妃哪经历过这等的场面,她吓得用力拉住了皇上的衣袖。

      经高力士一声断喝,人群静了下来,但远处有杂沓的马蹄声,接着,又响起了巨大的喧哗声,看样子,高力士已不能控制越来越混乱的局面了。

      “玉环,有大事,我必须要出去一下!”皇帝挺了挺身,有些心急地对贵妃说。“不,陛下,先弄明白真相,请高将军速入!”杨贵妃在紧张中担心地说,她怕皇上被人暗算。

      就在这一瞬,内侍常清和张韬光同入,急奏:“陛下,龙武军有变,赶逐丞相!”

      “高大将军呢?”皇帝心中震动着,他所担心的事发生了。“高力士将军在外面……”常清喘着粗气说。

      外面更乱了,好像还有厮打声。

      原来,宰相杨国忠想借在马嵬坡的午休把部队重新整理一下,他对几位官兵交待完后就向驿亭去见驾,这时,忽然有十多名闹事的龙武军兵士叫嚣起来,说宰相私通卖国,图谋不轨。

       这些闹事的龙武兵大叫着,随后,有二三十名携着武器的龙武军兵自两边奔来。杨国忠一看这些士兵是在故意闹事,马上转身急走,相府卫士、家丁和从官分别过 来帮助宰相,同时迅速地把马牵了过来,杨国忠奋力上马想回避这场暴乱,然而,他的马还未动,急了眼的兵土们就开始射箭了!而且闹事的兵士越来越多!杨国忠 伏下身,向西急驰,另一边,也有马队出现,正在追赶着杨国忠的儿子杨暄。一时之间大乱起来,几支箭同时射中了杨国忠,他从马上跌了下来……

      杨国忠的身体刚一倒地,叛兵就冲了上去,两名相府的卫士拼命挟扶起杨国忠就奔跑起来!但是,十来名叛兵骑马冲上,他们刀枪齐举,把大唐的宰相杨国忠杀死了!就在此时,杨国忠的儿子杨暄也被杀死了。

      当杨国忠被赶逐的同时,有二十多名属于右羽林军的兵校走向驿亭高声呼叫,同时,一名龙武军的将领自佛堂左侧率了三四十名兵士奔出来相呼应,又接着,道北和驿西,分别出现了百十名龙武军兵士,以哗叫相呼应,很快,又有约二百人的兵卒集拢来。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