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贵妃后宫争宠,国舅爷争权夺势

  • 发布时间:2015-10-06 15:35 浏览:加载中
  •   唐玄宗从没见过她这种样子,也没见过甚至没想过哪个妃子敢于如此。唐玄宗心想,恐怕是自己太娇纵她的缘故,但又觉得或许正是因为她对自己怀有至深的爱 情,她才会如此嫉妒的,并把这妒意表现得如此率真。他拿不准究竟属于哪种情况,不过他倾向于认为是后者,因为如果是后者,那么就不存在自己娇纵她的问题 了……

      一 后宫争宠

      贵妃走进殿内,只有唐玄宗一个人,室内光线不足,有点暗,而且大桌子、壶、屏风、花瓶放得很乱,殿侧床上还垂着帐幔。

      “梅妃呢?”贵妃问。

      “不知道。听说到骊山去了。”

      “梅妃既然不在,您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

      “过来喝茶了。”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听说四川来了名茶。”

      “您的名茶,恐怕是藏在床上了吧?”贵妃很不客气地说。

      听贵妃这么一说,唐玄宗并没有生气,反而大声地笑道:“你可以打开来看看嘛!”

      唐玄宗的话正合贵妃的心意,即使皇上不说,贵妃也打算揭开看看的。贵妃走近前去,拉开了卧榻的帐幔。卧榻本来应该是收拾整齐的,但此时却被弄得很乱。另外,贵妃又看到卧榻的下摆那里翻放着青鞋和翡翠发饰。

      可怜的梅妃感觉贵妃要进来时,光着脚就跑了。贵妃看到这里,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她对唐玄宗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向着自己的宫中快步走去。

      贵妃回到自己的宫中之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饭也不吃。侍女和高力士几次来到屋外,她都推说是心情不好,避而不见。

      晚上,唐玄宗驾到,侍女不敢违圣命,恭请皇上光临,但贵妃却仍躺在床上不按礼起来迎接,反躺在床上发泄自己满腹的怨气:“请马上把我送到我哥哥的官邸去吧!我好在那里等候赐死的命令。我与其这样忍辱偷生,倒不如一死为快!”

       唐玄宗从没见过她这种样子,也没见过甚至没想过哪个妃子敢于如此。唐玄宗心想,恐怕是自己太娇纵她的缘故,但又觉得或许正是因为她对自己怀有至深的爱 情,她才会如此嫉妒的,并把这妒意表现得如此率真。他拿不准究竟属于哪种情况,不过他倾向于认为是后者,因为如果是后者,那么就不存在自己娇纵她的问题 了……

      唐玄宗对贵妃的失礼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回去召来高力士想办法哄贵妃高兴。于是,高力士把宝玉镶嵌的匣子里盛放的名贵首饰、华美的衣物,一次次送到贵妃的床前,但她连看都不看一眼。

      整整一天过去了,她几乎不吃不喝。直到半夜的月色从窗格中透进来,她才起身下床。屋里又暗又闷,在一支守夜烛的照映下,屋里的家具显得模糊而膨胀,挤压着她不宁的思绪。她推门往外走,房里她贴身侍女静儿关切地问:

      “娘娘要出去吗?”

      “我自己到庭院走走,你不必来。”

      杨贵妃走在庭院里,那里石砌的平台、厚重的门扉,也显出同样沉重的面容,仿佛是沉重的梦境中的所见。

      回廊的尽头,传来脚步声。高力士急切地走过来了,似乎他已接到侍女关于贵妃夜半独自步出庭院的禀报了。

      “娘娘!您的一家人,都加官进爵了,明日便要公布了!”

      “为什么呢?”贵妃淡漠地答道。

      “为什么?当然是陛下对娘娘您的一份心意啦!”看了看贵妃的表情,高力士又接着说,“这回,国舅的力量,将和过去完全不同!”

      高力士见贵妃还未听出个所以然来,他又进一步说明:“今后一切事情大臣们都要和他商量了!贵妃娘娘的宝座已稳如泰山了,还怕什么人来夺走吗?”

      高力士竟巧妙地暗示出梅妃问题的解决方向。

      贵妃无言以对,只感激地思忖道,也难为这位高力士老人了,在这把年龄上,还终日不得省心!就像她自己虽身为贵妃,命也不在自己手里,一切都得仰仗高力士为她筹划和操办一样,高力士的存在理由,是他对皇上的效忠。

      再远一层想,当皇帝难道又绝对自由了吗?要当皇帝就得当好皇帝、当明君;否则,如当个昏君、暴君,那么从现实利害考虑,会江山不稳,从历史名声考虑,会遗臭万年。但是当一个好皇帝,又谈何容易!

      一个好国君,需要一个精明强干的宰相,但一个精明强干的宰相,又会构成权力的分散,使自己的权力受到削弱,自己的自由受到约束。何况,一个好宰相何其难寻!而即使寻得,要让他在各种纷繁的人际关系和严酷的政治角逐中站稳,也难于上青天。

      而比这更糟糕的是,皇帝这个令万人恭羡的宝座,会使其上的座上客比任何人都易遭到明攻暗算,使自己的身家性命毁于一旦,故有人说:“愿生生世世勿生于帝王家!”

      高力士使她想到了很多的事情,尤其是人的可怜与不自由,就像上次虢国夫人使她想到的人生如梦一样,贵妃为怨愤所烧炙的内心,终于复归一种哀伤满盈的平静。

      玉环开始重新和唐玄宗说话了,唐玄宗忧郁的心灵又恢复了青春活力。

      从天宝五载的夏天起,由于皇帝和虢国夫人、梅妃偷情这两件事,唐玄宗掂量出贵妃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他仿佛被爱魔缠住了似的,他心智的很大部分都是随着贵妃的喜怒哀乐而波动起伏。

      一时间,贵妃仿佛倒成了主角,她不高兴时竟可以断然拒绝唐玄宗的求欢。

      二 温泉激情

      高力士每次到贵妃宫中,都要喜形于色地向贵妃提及她的哥哥杨国忠,如像唐玄宗的什么命令征得杨国忠同意后才发的啊,或是杨国忠又在唐玄宗那里获准了什么特许,等等。

      贵妃从高力士的话中体会到,杨国忠也开始掌握大权了,他已渐渐地与李林甫分庭抗礼了,或是凌驾于李林甫之上了,否则他无法将李林甫的人赶出朝廷。

      但是,杨贵妃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她被皇上遣送回家的感受,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她和皇上至纯至真的爱才是最美最现实的。于是,她懒洋洋地对高力士说:“给我哥哥那么大的权力有什么用呀?”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