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隋炀帝杨广之死:南逃江都,身毁国亡

  • 发布时间:2015-11-24 10:45 浏览:加载中

  •  
      南逃江都,身毁国亡

      黑云压城,风雨满楼,在乾坤浮动的时候,如何稳住大隋的江山?隋炀帝心神不宁,自杨玄感叛变后,他常情不自禁地哭出声来,大臣们也各打着自己的主意。

      在四海鼎沸的混乱之际,炀帝该何去何从?

      三下江都

      “议者多劝帝还京师,帝有难色”。意思是在讨论何处何从的时候,大家多劝炀帝回到长安(今西安),在长安发号施令,重振河山。炀帝听完大家的建议却面带难色,不置可否。

       大业十一年,炀帝在东都洛阳长乐宫饮酒大醉,写了一首五言诗,这首诗的最后两句是:“徒有归飞心,无复因风力”。炀帝令美人再三呤咏:我像疲倦的飞鸟一 样,有回到起点那样的心念,可却没有风力凭借!炀帝在美人的歌声中痛哭流涕,侍从人员见皇帝如此悲伤,无不难过啜泣,炀帝哭罢,下令:下江都。

      这种霸王别姬式的悲剧,不是笔者的想象,也不是小说家的杜撰,而是有史料的依据:现将这段史料摘之如下:

      “大业十一年,炀帝自京师(“京师”理作“太原”)如东都,至长安乐,饮酒大醉,因赋五言诗,其卒章曰:“徒有归飞心,无复因风力。”令美人再三吟咏,帝泣下沾襟,侍御者莫不欷嘘。帝因幸江都。(《隋书・五行志》)

       炀帝曾经两次下过江都,每次下江都的船队都十分庞大,但这些船只在杨玄感起兵时全被烧毁。大业十一年底,炀帝下诏命江都重新打造船只,炀帝是一个要面 子、讲排场的人,特别是在艰难时世,大讲排场或许可震慑敌人,给自己增加一些安全感。史料上说,这次下江都的船只有数千艘,规模比原来的要大,大业十二年 七月,打造好的船只沿运河送到了东都,既然有了船,炀帝就要离开东都洛阳去江都。

      行前炀帝作了政治安排,命越王杨侗留守东都洛阳,杨 侗是隋炀帝的孙子,这么个小孩子在狼烟四起时,能守得住洛阳吗?炀帝为杨侗挑选了一批辅弼大臣,未来洛阳的命运会是怎样的,他毫无信心。不过诗人隋炀帝会 安慰自己,他留诗赠洛阳宫女:“我梦江都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不了一年,大隋皇帝又要回到东都!炀帝在为自己,也在为身边的人描绘 美好的蓝图!

      年(大业十二年)七月初十(甲子),隋炀帝带着皇室宗亲、后妃宫女、文臣武将、僧尼道士、大批的卫戍部队无可奈何地离开了他亲手营建的东都。

      在烟尘四起之时,皇帝要离开天下之中的洛阳,在一些官吏看来,这是弃天下于不顾的不祥之举。

       当时有两名九品芝麻官冒险站出来劝阻炀帝江都之行,这两个芝麻官一个叫崔民象,一个叫王爱仁。崔民象在洛阳建国门挡驾,说:“今天下盗贼蜂起,皇帝不宜 轻易出巡”,炀帝大怒,让人先砍去崔民象的下巴,再斩首。王爱仁在汜水上表,请炀帝回到西京长安,炀帝下令将王爱仁斩首。到梁郡(今河南商丘),有一当地 人上书:“陛下若遂幸江都,天下非陛下之有!”(《通鉴》卷一十八十三,大业十二年七月),炀帝对所有劝阻他的人一律诛杀。他这样疯狂地往江都赶,到底是 为什么?很多人不了解炀帝的举止,唐朝的朱敬则著《隋炀帝论》,主观地把炀帝这次到江都说成是:“岂不是色醉其心,天夺其鉴,窜吴越以避其地,虚宫阙以候 圣人,盖为大唐之驱除边”,照朱敬则的意思,隋炀帝到了山河破碎之时,仍在贪恋江南女子的姿色,所以上天让他昏了头,让他逃到吴越之地,将行政中心带到南 方,空出两京的宫阙,好让给即将应运而起的大唐天子。一些历史学家也认为炀帝此时到江都就是为了到江南行乐,小说家们绘声绘色的描绘更是给人一种印象:国 家到了这个时候,炀帝仍在想着享乐,炀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乱之君。

      其实,炀帝在此时辞别两京南下江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所作出的理性选择,不是脑子灌了水,不是昏了头,也不是什么“色醉其心”(贪恋江南女子的美色),而是想把江南经营成为大隋王朝的复兴基地,以图重振河山。

       江南是隋炀帝长期经营的势力范围。炀帝在江都有过十余年的辉煌时日,江都是其政治上走向成功起点。炀帝对江都有很深的感情,他在诗中曾多次称扬州为“旧 镇”、“旧处”,说“扬州旧处可淹留”。我们前面说过,炀帝当初在智谋夺权时,曾有一个惊天的阴谋:那就是,如果不能以合法的程序继承帝位,就要以江都为 核心,建立割据政权,武力夺取大位。炀帝在江都期间培养了自己势力集团,这势力集团里有愿意为他舍命的死党。举一例子:

      隋炀帝第一次征辽东时,大军到达辽河岸边,敌兵隔水防守,为了渡过辽水,隋军造浮桥,桥成后,却发现桥身短了一丈多,大军过不了河,这时隋帝手下的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慷慨赴死,他自请为前锋,带上一队人马跃上对岸,与敌拼斗,最后他本人和过河的部队全部战死。

       这麦铁杖是何许人?麦铁杖原本为陈朝人,靠渔猎为生,爱喝酒,重交游,讲义气,陈亡后,为隋炀帝所收用,被升为右屯卫大将军,隋朝共有十二卫,麦铁杖尽 管不识字,但炀帝却让他做了一军之长,这使寒门出身的麦铁杖有强烈的报恩之心,他曾经说过:“大丈夫应当为国捐躯,不能死在儿子怀里!”在跟随炀帝征辽 时,他对儿子们说:“我深受国恩,为国捐躯是我的荣幸。我若战死,你们会享受荣华富贵,但你们不能忘记诚和孝这两个字”。像麦铁杖这样效忠炀帝的死党在南 方是一个社会阶层,不是一两个人。

      西京长安,虽然地位显赫,号为国都,但炀帝在位14年时间,只在那里呆过数月,至于东都洛阳,断断 续续所待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4年,他在两京没有势力基础,为图东山再起,心理上、政治上的因素都会使他选择江都。昔日割据江南的政治图谋重新浮显脑海。 大臣们建议他回西京长安,他有难色,他在东都洛阳哀叹“无复因风力”都证明他南下江都是经过了反复权衡比较后的理智之举。

      炀帝到了江 都后,着手进行了一系列的经营南方的活动。他让宁长真以鸿胪卿、安抚大使的身份到岭南,安定那里的局势。先后派兵剿灭了江东豪族的叛乱活动。617年(大 业十三年)十一月组织人员修丹阳宫,地址在今天的南京市。他还想筑宫于会稽(治今浙江绍兴),因为局势混乱,筑宫于会稽的计划没能实现。

      祸起萧墙,身死国亡

       炀帝南下江都,本意是图谋东山再起。但反隋局势发展得太快,超出了他的意料。大业十三年(617年)初,隋朝的太原留守李渊举兵反隋,十一月李渊攻入了 长安。隋炀帝觉得江都也不安全,便决定迁到陈朝故都所在地建康(今南京),隋炀帝的决定引起了禁卫部队的恐慌,禁卫部队多是关中人,他们随炀帝到了江南, 但心中却挂念关中的妻小家人,总是想着回家,隋炀帝刚到江都时,便将江都人家的女儿、寡妇配给这些侍卫部队,希望打消这些丘八们的思乡之心,但没有取得什 么效果。当隋炀帝正式决定迁居建康时,内部的冲突爆发了。《隋书》卷六十五《赵才传》说:

      “赵才,张掖酒泉人。……炀帝即位,转左备 身骠骑,后迁右骁卫将军。帝以才(指赵才)藩邸旧臣,渐见亲待。……帝遂幸江都,待遇愈昵。时江都粮尽,将士离心,内史侍郎虞世基、秘书监袁充等多劝帝幸 丹阳。帝廷议其事,才(指赵才)极陈入京之策。世基盛言渡江之便,帝默然无言,才(指赵才)与世基相忿而出”。

      代表侍卫部队利益的赵才,极为劝炀帝返京,这个“京”可以指长安,也可以是指洛阳,总之,赵才是希望炀帝回到北方。但南方人虞世基(浙江余姚人)希望炀帝留在今南京(所谓“丹阳”),南人与北人相争不下,炀帝虽然沉默不语,但实际上是赞同虞世基之见,希望留在南方。

       北方大臣与南人在朝廷上争论了以后,北方大臣见炀帝没有返回北方之意,十分失望,遂决定发动兵变回北方。侍卫部队总头目司马德戡找来他的亲信说:“我听 说陛下打算在江南造宫殿,他是铁了心不回去。可兄弟们家在关中,大家都在商议逃走的事。我想禀告陛下,可陛下最不愿听士兵逃走之事,我去报告,他说不定会 先杀了我,我若不上报真情,他将来若是知道了真实情况,我有欺瞒不报之罪,恐怕还是会被处死。进退皆是死,真不知该如何好?”司马德戡这番话一半是试探, 一半是煽动,他见亲信沉默不语,又煽动说:“关中被李渊攻陷时,李孝常以华阴降敌,陛下已将他的两个弟弟关了起来,要全杀了他们。我们这些人的家属都在关 中,我们的家属也有可能归顺李渊,陛下随时都有可能杀掉我们!”(《隋书》卷八十五《宇文化及传》),大家一听,心惊胆颤,想来只有逃走才能避祸,于是决 定在大业十四年(618年)的三月十五日发动兵变,抢走军马,掠夺百姓财物,然后结伙西逃。这时炀帝身边的有一位叫宇文智及的大臣出来说,不能就这么逃, 他说:“当今天实丧隋,英雄并起,同心叛者已数万人,因行大事,此帝王业也。”(《隋书》卷八十五《宇文化及传》)他的意思很直白:乘此机会夺取皇权!司 马德戡赞同此议,大家推举宇文智及的哥哥宇文化及为主事人。

      宇文化及的先祖和隋文帝杨坚都是北周的上柱国(一级上将),在众人看来,他有资格作这场兵变主事人,宇文化及从小就是个不循法度的人,此时为炀帝的亲信之一。

      没想到这个自小就骄恣不法的人一听说让他主持兵变竟吓得脸色大变,浑身流汗,很久才安定下来。

      为了争取基层官兵的支持,司马德戡又派军中名医到部队中去散布谣言,说:“皇帝陛下听说侍卫部队要逃走,已酿制了很多毒酒,打算在酒宴时全毒死你们,好和南方人安全地呆在这里。”众人一听“谋叛愈急”。

       年(大业十四年)三月十日夜,兵变发生,众将抓了炀帝。炀帝身边的“南人”(南方籍大臣)全部被杀,炀帝问叛军,“我有何罪?”在炀帝看来,他修东都、 凿运河是功德无量的事,征辽东也是为了收复国土,功劳大大的。叛军将领答道:“陛下抛弃宗庙,四出巡游,不知止息,对外穷兵黩武,对内骄纵奢侈,国家的壮 年男子死在沙场,妇女儿童死在动乱之中,士农工商无法生存,到处都有盗贼闹事,朝廷用的都是拍马屁的小人,你文过饰非,拒绝批评,这些都是你的罪过!”

       炀帝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我确实对不住天下百姓!”看来,炀帝也知道他的德政、功绩给百姓带来了灾难,可他要死个明白,于是他问:“你们谁是这件事的首 领?”叛军答道:“天下人都仇恨你,何止一人!”叛军不想和他啰嗦,说罢,挥刀杀了隋炀帝十二岁的小儿子赵王杨杲,鲜血溅了炀帝一身,叛军又要杀炀帝,被 炀帝喝住:“诸侯血入地,尚大旱,况天子乎!”(《炀帝海山记》)临死也要讲排场,顾面子,这就是炀帝个性,炀帝叫人拿毒酒来,炀帝对末日早有准备,他曾 经照着镜子,摸着脖子说:“我这颗好头颈,不知要被谁砍了去?”毒酒他也早就备好了,他对身边的嫔妃们说:“若贼至,汝曹(意为你们)当先饮之,然后我 饮”(《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武德元年三月)。此时,炀帝叫叫拿毒酒来,可慌乱中,大家找不到,于是炀帝将一条练巾交给叛军,叛军就用这条练巾将炀帝 勒死。

      炀帝临死时说:“我确实对不起天下百姓!”这是一句大实话,道出了隋亡的根本原因。

      炀帝死后,从隋政权里 分化出来的政治力量(不包括各地农民军)主要有三股:一是江都宇文化及集团,他有10万部队,杀了炀帝后,他率领部队北上,想回到关中;二是东都洛阳的王 世充集团,他在那里扶持了一个傀儡皇帝;三是京师长安(今西安)的李渊集团,也扶持了一个傀儡政权。他们扶持隋炀帝孙子杨侑做皇帝(后来叫做恭帝),年号 为义宁。李渊力量强大后,干脆自己做了皇帝,成了唐高祖。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已是唐朝皇帝的李渊为前朝皇帝、自己的姨 表兄送了一个谥号:炀帝。所谓“炀”就是:“好内远礼”、“去礼远众”。当年,隋炀帝指挥灭陈大军在建康(今南京)活捉了陈朝皇帝陈叔宝,陈叔宝于604 年在隋朝得以善终。陈叔宝死后,隋朝给了他一个谥号,这个谥号就是“炀”,现在唐王朝的建立者又将这个谥号送给当年指挥大军活捉陈叔宝的人,中国的汉字有 几千个,可唐王朝的建立者却在说:“还是这个‘炀’字合适”,唐王朝的建立者仿佛在给后世的读史者说着一个黑色的幽默故事。“炀”当然不是好的评价。武德 五年(622年)八月,唐朝皇帝正式将炀帝改葬在大运河旁边的雷塘,也就是今扬州城西北槐泗镇雷塘乡槐二村。昔日大运河旁的青青杨柳,进出河港的船只,供 行人休憩的楼台陪伴着这个亡国之君。炀帝当年“慕秦皇、汉武之功”(《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大业三年十月),想要“掩吞秦汉”(《隋书》卷八十三《西域 传》),“志包宇宙”(《隋书》卷八十一《东夷传》),“夸三皇,超五帝,下视商周,使万世不可及”(《炀帝海山记》,《历代小史》卷六)。没想到落得这 么个下场,晚唐诗人罗隐在《炀帝陵》诗中咏道:

      入郭登船出郭船,红楼日日柳年年,

      君王忍把平陈业,只换雷塘数亩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