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淫杨广:杨坚暴崩当夜即逼淫杨坚爱妃宣华夫人

  • 发布时间:2015-11-01 16:35 浏览:加载中
  •   公元6世纪末,梁武帝的曾孙、梁简文帝萧纲的孙子萧岿,在梁灭亡后投奔北周,封为梁王,都于江陵,生下了女儿萧氏——她便是后来隋炀帝的正配萧皇后。 江陵地处江南,从北周至隋,一直是以附庸偏安一隅的小王国。当时当地有个风俗,认为女生二月,命运一定不好。偏偏萧氏刚好生于二月。于是,萧岿毫不犹豫, 第二天便将萧氏送给了没有子女的远房亲戚萧岌抚养。

      萧氏8岁的时候,十分疼爱她的养父、养母相继去世,萧氏转而寄养于母舅张轲家中。张轲家境贫寒,生活十分凄苦。萧氏已经出落得花容月貌,温柔娴静,见到她的人无不称赞。

       隋炀帝杨广当时还是晋王,文帝杨坚准备为晋王在梁地选一位王妃,可是,偏偏梁地所选美女,均为不吉。这对讲求占候吉凶的隋王室来说不能通融。萧岿早听说 自己的女儿已出落得羞花闭月,出于侥幸,便于张轲家迎回萧氏,送使者占验。结果,所占为吉,人皆大喜。经过细细审核验视,萧氏最后被立为王妃。

      唐魏徵说,萧后“性婉顺,有智识,好学,解属文,颇知占候”。文帝杨坚很喜欢她。晋王杨广也对她深为宠敬,杨广即位以后,颁布诏书:“朕祗承丕绪,宪章在昔,爱建长秋,用承饗薦。妃萧氏,夙禀成训,妇道克修,宜正位轩闱,式弘柔教,可立为皇后。”

       萧氏由王妃立为皇后,其间已经过了20年与晋王美满幸福的夫妻生活。她替晋王生下了两个儿子,她立为皇后以后,儿子杨昭便被立为太子。此时的萧氏仪容、 姿质已臻于成熟。然而进入中年,又是20年的老夫老妻,因此,对于盛年入主帝位的杨广来说,皇后已不能引起他的太多兴趣;皇后不过是个主管后宫的主人而 已,要寻欢作乐,只能去找别的美女。

      而且,即位以后的杨广,已经不是那个仪容俊美、才思敏捷、善解人意、谦逊礼让、体贴入微的晋王 了。他性喜渔色,好大喜功,讲求享乐,此时渐渐暴露无遗。杨广用心用计迎合文帝及母后废掉太子杨勇,立他为太子以后,一直还是保持着进退有节。直至文帝病 重,他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贪恋美色,竟在文帝的病榻前,非礼文帝的宠妃宣华夫人。

    荒淫杨广:杨坚暴崩当夜即逼淫杨坚爱妃宣华夫人
     
      杨广垂涎宣华夫人已非一日。文帝病,宣华夫人奉诏侍 疾。宣华夫人陈氏是陈宣帝的女儿,天性聪慧,容貌无双。陈灭以后被选入掖庭,在后宫为嫔。独孤皇后悍妒,后宫无容得幸,惟独容许陈氏偶尔见宠。杨广为晋王 时,早就有夺宗之计。他想引陈氏为内助,因此时时进贡致礼。他进金蛇、金驼等奇珍异宝,卖欢取媚于陈氏。皇太子杨勇被废,陈氏也颇为用力,使晋王遂意。独 孤皇后过世,陈氏进为贵人,“专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莫与为比”。文帝杨坚大渐,遗诏拜陈氏为宣华夫人。

      文帝躺在仁寿宫,病体沉 疴,令宣华夫人和太子杨广侍应。平旦时,宣华夫人出室更衣,太子杨广尾随其后,逼与非礼。宣华夫人拒而得免,匆匆奔回宫室。躺在病榻的文帝见状,问其出了 什么事,何故神色慌乱。宣华夫人在逼问之下,潸然落泪,说“太子无礼”。文帝如五雷轰顶,恚然骂道:“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氏误我!”文帝这才醒悟,独孤 皇后所力主选定的太子杨广原来是个孽子,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了。文帝立召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叫道“召我儿!”柳述等将召太子。文帝大急,喊道 “勇也!”即准备召废太子杨勇付托大事。

      柳述、元岩出去后写好诏书,告知左仆射杨素。杨素力废杨勇而立晋王杨广为太子,此时便立即报 告太子杨广。杨广遣张衡等入卫寝殿,合宣华夫人及后宫侍疾人等统统出就别室,不一会儿,文帝驾崩,杨广秘不发丧,随即入主大位。杨广发动政变时,还思念着 宣华夫人。唐魏徵有如下记述:

      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夫人与诸后宫相顾曰:事变矣!皆色动股栗。晡后,太子遣使者贻金合子,贴纸于 际,亲署封字,以赐夫人。夫人见之惶惧,以为鸩毒,不敢发。使者促之,于是乃发,见合中有同心结数枚。诸宫人咸悦,相谓曰:得免死矣!陈氏恚而却坐,不肯 致谢。诸宫人共逼之,乃拜使者。其夜,太子蒸焉。乃炀帝嗣位之后,出居仙都宫。寻召入,岁余而终,时年二十九。帝深悼之,为制《神伤赋》。

       杨广在其父皇杨坚暴崩的当夜即逼淫他父皇的爱妃宣华夫人。同样,其父皇杨坚的另一位爱妃容华夫人也被他逼淫。杨广即位以后,更是无所顾忌,为所欲为,极 尽享乐。大业元年,他每年征召二百万人营建东都。发大江之南、五岭以北的奇珍异石,输于东都洛阳。往往二千人拖一木,日行三十里,一木之费常在数十万以 上。他营造显仁宫,南接皂漳,北跨洛滨。并搜罗嘉禾奇草,珍禽异兽,充实御苑。西苑周长二百里,内中有海十里,海上建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苑内台观殿 阁穷极奢丽。又发数十万人北筑长城,广辟驰道。大业元年发河南、淮北诸郡民工百万余人开通运河,建造龙舟。即位后,四出巡游,随行的楼船彩舟达数千只,挽 船兵士即达八万余众,耗资无数。他还役工匠十余万,造舆仪服,下令州县送羽毛备用,飞禽走兽为之一空。他还集四方杂技于京都。舍利兽跳跃奔突,激水满衢, 鼋鳄龟鳖遍地,鲸鱼喷雾,神鳌负山,幻人吐火……可谓奇技纷呈,通宵达旦地寻欢作乐。

      杨广还请嵩山道士炼丹,派人求不死之药,又极尽 淫欲。正史称杨广荒淫无道,给他的谥号是炀帝。张守节《谥法解》称,“好内远礼曰炀”。有关杨广好内贪色,恣意淫乐的记载,见于唐无名氏的《迷楼记》和唐 颜师古的《大业拾遗记》。书中称杨广命侍从特制一种仅可睡卧一人的狭窄车厢,杨广在这车厢里专用于奸污搜来的处女。杨广在与美女性交时,还在卧榻四周特地 设置一面面磨光的铜镜,用以自我观赏。他起居的堂上挂满了各种男女性交的图画,以便朝夕观摩学习。

      杨广如此荒唐淫乐,萧皇后无能为力,顶多从旁劝劝。但杨广根本不听,依然我行我素。不过,杨广对于萧皇后一直是很敬重的。每次游幸,杨广总要萧皇后侍驾随行。萧皇后见杨广日益失德,无可挽回,又不敢直言,于是,写了一篇《述志赋》用以自寄,排遣忧闷:

      承积善之余庆,备箕帚于皇庭。

      恐修名之不立,将负累于先灵。

      迺夙夜而匪懈,实寅懼于玄冥。

      虽自强而不息,亮愚矇之所滞。

      思竭节于天衢,才追心而弗逮。

      实庸薄之多幸,荷隆宠之嘉惠。

      赖天高而地厚,属王道之升平。

      均二仪之覆载,与日月而齐明。

      乃春生而夏长,等品物而同荣。

      愿立志于恭俭,私自兢于诫盈。

      孰有念于知足,苟无希于滥名。

      惟至德之弘深,情不迩于声色。

      感怀旧之余恩,求故剑于宸极。

      叨不世之殊盼,谬非才而奉职。

      何宠禄之逾分,抚胸襟而未识。

      虽沐浴于恩光,内惭惶而累息。

      顾微躬之寡昧,思令淑之良难。

      实不遑于启处,将何情而自安!

      若临深而履薄,心战栗其如寒。

      夫居高而必危,虑处满而防溢。

      知恣夸之非道,乃摄生于冲谧。

      嗟宠辱之易惊,尚无为而抱一。

      履谦光而守志,且愿安乎容膝。

      珠帘玉箔之奇,金屋瑶台之美。

      虽时俗之崇丽,盖吾人之所鄙。

      愧之不工,岂丝竹之喧耳。

      知道德之可尊,明善恶之由已。

      荡嚣烦之俗虑,乃伏膺于经史。

      综箴诫以训心,观女图而作轨。

      遵古贤之令范,冀福禄之能绥。

      时循躬而三省,觉今是而昨非。

      嗤黄老之损思,信为善之可归。

      慕周姒之遗风,美虞妃之圣则。

      仰先哲之高才,贵至人之休德。

      质菲薄而难踪,心恬愉而去惑。

      乃平生之耿介,实礼义之所遵。

      虽生知之不敏,庶积行以成仁。

      懼达人之盍寡,谓何求而自陈。

      诚素志之难写,同绝笔于获麟。

       《述志赋》的主旨是临深履薄,居安思危。萧后的目的是为了规谏,劝导杨广有所收敛。谁知杨广读过赋后,一笑了之,大不以为然。杨广觉得,人生苦短,若不 及时行乐又待何时?尧舜如何?桀纣又如何?还不是到头来同样归命于黄泉!萧后感到绝望了,杨广根本不会被改变,萧后干脆就不再说什么,做一个旁观者,侥幸 盼着皇朝不至于二世就覆灭。

      文帝杨坚统一天下以后,群雄剪灭,四境悦服,只有北部突厥部落游牧奔突,称雄塞外,时不时地南下骚扰。文 帝使用和亲政策,将宗室的女儿,号称义成公主,下嫁突厥启明可汗。自此以后,北境平静。炀帝杨广却好大喜功,忽然想去塞外扬威。他下诏命黄河以北州郡农民 伕数十万,凿通太行山,修筑一条宽阔的大道直达太原。大道修好以后,杨广便率皇后以下后宫嫔妃、文武百官,领甲兵五十余万,战马十余万匹,声势浩荡地过太 原,经雁门,踏马邑,直抵胜州。

      杨广启程之前,先飞信传晓突厥的启明可汗。长孙晟领旨前去北塞飞报。启明可汗慑于隋朝的强大,接信后 立即率义成公主和众位酋长赶到胜州行宫,朝见杨广,并敬献良马三千。杨广洋洋得意,为了夸耀富足,当即命匠作监宇文恺做一顶可容数千人的特大帐篷。帐篷很 快做好了,内饰各色锦绣,金银玉玩琳琅满目。帐篷外布列着精兵强将,甲胄争辉。杨广在帐篷内大摆筵席,宴请启明可汗和众位酋长。宴上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还有美酒佳人,一片歌舞升平,真正盛况空前。启明可汗和酋长们真是大开眼界了,一个个心悦诚服,匍匐而前,给杨广敬酒。杨广踌蹰满志,赏赐彩帛二十万段。 大宴以后,萧皇后又亲去启明可汗的营帐,看望义成公主,两人结下了很深的情谊。

      大业十一年,杨广又率皇后以下嫔妃和三万精兵亲临北境 巡边,想看看突厥启明可汗死后,他的儿子始毕可汗究竟如何。不料,始毕可汗领精骑十万,一举将杨广一行团团围困在雁门。众寡不敌,眼看就要成为阶下囚。杨 广耀武扬威的勇气全消,只是抱着幼子赵王杨杲失声痛哭。萧皇后很镇静,奏准守城、杀敌有功者重赏。萧皇后的弟弟任职内史诗郎萧瑀奏请派一密使,请已纳为始 毕可汗可贺敬(夫人)的义成公主想法解围。后来,义成公主果然使杨广一行脱险。然而杨广脱险以后,重赏不予兑现,只有极少几人得奖。而退敌有功的萧瑀、樊 子盖等,不仅没予奖赏,反而以直言敢谏被逐出京师。自此以后,人心涣散,朝政江河日下,王朝一步步走向深渊。

      杨广到江都恣意行乐,一 入迷楼,竟不分昼夜,经月不出。狼烟四起,义兵此起彼伏。李渊占据长安,山东有窦建德,晋北有刘武周。李密攻陷洛口,几座贮藏千余万石粮食的官仓被打开, 散发饥民,天下民心归附,兵势强盛,洛阳震动。杨广下令在丹阳预造丹阳宫,一旦都城或陪都告急,便坐守丹阳宫。可是,随行大臣和官兵,大多家人留在洛阳或 关中,如果皇上坐守丹阳,无异于将一应的家小都奉献盗贼,这样永无归期,谁能忍受?于是,禁卫军司马德戡暗中策动,联络近侍斐虔通等,共推宇文化及为首, 准备杀死帝后,一举西返长安。

      叛行渐渐显眼。一位宫女得讯以后,慌忙禀告萧皇后。萧后想了想,让宫女直接报告给杨广。杨广听完奏报, 竟说宫女造谣惑众,吩咐将她斩首。白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前去奏报。杨广荒淫益甚,终日酒不离口,从姬千余人也常常大醉。史载称,杨广“见天下危乱而扰扰不 自安。退朝则幅巾短衣,策杖步游,遍历台馆,非夜不止,汲汲顾景,惟恐不足。又引镜自照,日好头颈,谁当斫之!”后来,又有宫人奏报萧皇后:“宿卫者往往 偶语谋反。”萧皇后已经绝望,无奈地说:“天下事一朝至此,势已然,无可救也。何用言之,徒令帝忧烦耳。”

      大业十四年(618)三月,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发动兵变。炀帝杨广被缢死,幼子赵王杨杲被杀。萧皇后等乱兵走后,见皇帝、皇子死得如此惨状,不禁失声痛哭。然后,她吩咐宫人,将床板拆下,做成两口棺材,将杨广父子收殓,埋入西苑花圈。

       杨广一死,宇文化及便命杀尽杨广的子孙,只留文帝的第三个儿子杨俊之子秦王杨浩。随后,宇文化及招集百官,假称奉萧皇后之命,立秦王为帝,他自任丞相, 总揽朝政。宇文化及挟持萧皇后等西归洛阳。走到徐州,水路不通。宇文化及命令将美女、财宝装在车上,由士兵背负兵器粮草。士兵不胜怨愤,阴谋另立司马德 戡。宇文化及先发制人,杀司马德戡和斐虔通,兵士逃亡过半。西去的道路又为李密所阻,宇文化及势单力孤,只好北走河北大名。随即,宇文化及干脆鸩杀杨浩, 自己称帝,建国许。

      杨广被弑,萧皇后被挟持,消息不胫而走。义成公主发誓要替杨广、萧皇后报仇,便要求始毕可汗派使面见占据河北的窦 建德,要他杀死宇文化及。窦建德敌不过突厥,只好遵命,发兵围攻,宇文化及兵败被俘。窦建德杀尽宇文氏全家,将宇文化及首级呈送突厥,义成公主为杨广发丧 致哀,又派使迎萧皇后北上。史载说“突厥处罗可汗遣使迎后于洛州。建德不敢留,遂入于虏庭。大唐贞观四年,破灭突厥,乃以礼致之,归于京师”。

       隋朝两位皇后功过如何?唐魏徵有选样的评价:“二后,帝未登庸,早俪宸极,恩隆好合,始终不渝。文献(独孤皇后)德异鸠,心非均一,擅宠移嫡,倾覆宗 社,惜哉!书曰牝鸡之晨,惟家之索。高祖之不能孰睦九族,抑有由矣。萧后初归藩邸,有辅佐君子之心。炀帝得不以道,便谓人无忠信。父子之间,尚怀猜阻,夫 妇之际,其何有焉!暨乎国破家亡,窜身无地,飘流异域,良足悲矣!”
更多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sitemap |
  • 版权所有:追学网 www.zhuixue.net 联系我们:QQ370359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