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帝与中华文化的创新

  • 发布时间:2016-01-04 23:29 浏览:加载中

  •   文/潘俊杰

      炎帝是中华农耕文明的创始者。根据中华民族众多传说以及《周易》、《管子》、《史记》、《淮南子》、《白虎通》、《世 本》、《太平御览》、《路史》等的记载,相传炎帝始种五谷以为民食,制作耒耜以利耕耘,遍尝百草以医民恙,治麻为布以御民寒,陶冶器物以储民用,削桐为琴 以怡民情,日中为市以利民生,剡木为矢以安民居,重演八卦以探天象,等等。炎帝带领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在与自然和社会的斗争中,使华夏民族摆脱愚昧和野蛮, 进入人类文明的时代,其对中华民族贡献巨大,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功绩至伟!这些发明创造,大致可以划分为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三个方面。这也反映 出,炎帝时代中国早期文明发展的进程中,远古先民最为杰出的代表——炎帝,在文化的创新方面表现出几大特征和精神:第一,物质发明与精神文化创造同等重视 与同步进化的文明眼光;第二,经世济民、以民为本的实用原则;第三,无私奉献、敢于牺牲的美德和精神;第四,制度创设,确立文明社会管理范式的首创精神。 中华文明和中国文化历经数千年的变迁,炎帝时代所开创的这些文明成果及其精神,对当代中华文化的创新及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依然具有借鉴的价值;对于中华文 化的重新建构和当代思想学术的创造、研究,从理论和方法上都有指导和批判的作用。对此我们理应在新的世纪进行继承和发扬。

      一、炎帝其人及其历史贡献

       在中国古史系统有关“三皇五帝”的研究中,炎帝和黄帝两位是中华文化的开创者,由于其重大的历史贡献,被冠以“人文始祖”至高无上之称谓。纵观中华五千 年的文化史,对于炎黄二帝的尊崇和研究,存在着两大问题:历史上的“轻炎重黄”与现实中的“哄抢”祖宗。前一个问题“轻炎重黄”导致历史上对炎帝研究的不 足,后一个问题造成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各地为了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利益借炎帝搭台唱戏,各地学者为了本土文化、经济的利益对炎帝其人论证的各执己见。

      关于炎帝其人及炎帝文化发祥地,古籍文献的记载中一直都有两种系统的流传,即“北方说”和“南方说”。近些年学术界分为南、北两派争论颇为热烈,大多带有地方本位主义的色彩。

      认为炎帝自古以来在北方,且与黄帝是两兄弟。有关的古籍文献如下:

      《国语·晋语》:“昔少典氏娶于有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

       《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 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 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淮南子·时则训》:高诱注:“赤帝、炎帝,少典之子,号为神农,南方火德之帝也。”“黄帝,少典之子,以土德王天下。”(王献唐遗书:《炎黄氏族文化考》引)

       《补史记·三皇本纪》:“女蜗氏没,神农氏作。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蜗〔〕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 姓。以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官。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 作五弦之瑟。教人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遂重八卦为六十四爻,初都陈,后居曲阜,立一百二十年,崩,葬长沙。神农本起烈山,故左氏称烈山氏之子曰 柱,亦曰厉山氏。《礼》曰:‘厉山氏之有天下’是也。神农纳奔水氏之女,曰听,为妃,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釐,釐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 榆罔,凡八代,五百三十年,而轩辕氏兴焉。”

      《帝王世纪》:“炎帝,神农氏,姜姓也。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都陈,作五弦之琴,始教天下种谷,故号神农氏。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谏而杀之。炎帝退而修德。夙沙氏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炎帝。”(唐·欧阳询撰《艺文类聚》卷十一帝王部引)

      认为炎帝自古以来在南方,有关的古籍文献如下:

      《左传·昭公十七年》:“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太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

      《管子·轻重戊》:“神农作,树五谷于淇田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注:淇田,今湖南桂阳骑田岭。)

      《楚辞·远游》:“指炎神而直驰兮,吾将往乎南疑。”

      《礼记·月令》:“孟夏之月,日在毕,昏翼中,旦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淮南子·天文训》:“南方曰炎天,其星舆鬼柳七星。”

      《列子·汤问》:“楚之南,有炎人之国。”

       有关炎帝其人及其文化的争论,石兴邦先生认为:“炎帝是以粟作农业为生业的部落,活动在黄河流域的黄土地带,他们的足迹超不出粟作农业分布的范围,虽然 在黄淮流域交错地区,粟稻种植有交错,如江淮和黄淮、江峡和江汉北部相接壤的地区,但那是很有限的一个小的区域,可以肯定炎帝部落迁移的足迹没有跨过长 江。”石兴邦:《有关炎帝文化的几个问题》,宝鸡市社科联编《姜炎文化论》,三秦出版社,2001年版,第16~17页。笔者认为较为可信。但为何在历史 上,两湖为代表的南方对炎帝崇拜盛行,而且在当今更为炽热。赵世超先生认为:“炎帝崇拜在南方广泛流行,是因为阴阳五行说广布以后,炎帝被配为南方之帝而 造成的,为了使大家在崇拜时有一个物化对象的形式,所以造了炎帝庙和炎帝陵,这是战国秦汉时期阴阳五行说影响下产生出来的一种文化现象。”赵世超:《阴阳 五行学说与炎帝文化的南迁》,宝鸡市社科联编《姜炎文化论》,三秦出版社,2001年版,第27页。此种解释也合乎中国文化传统以及思想史发展的规律。同 时,上述南北争论所引用之古文献,可信者唯《国语》和《左传》而已,认为炎帝自古为南方文化始祖者所引用之《左传·昭公十七年》不足以证明其观点。那么, 在中国历史上不乏一些带有神话色彩的传说,且说法不一,炎帝的事迹到底多少是史实,多少是神话,如何解释呢?其实是难以说清的。神话虽说是虚拟的,但它是 时代的曲折的反映,多少折射出历史的面貌或揭示出历史的某方面的精神。因此,炎帝作为中华民族最早的部族首领,他是历史上的真实存在。

      关于炎帝的历史贡献,古文献是这样记载的:

      《易·系辞下》:“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

      《白虎通·号》:“古之人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作”。

      《太平御览》引《周书》说:“神农耕而作陶”。

      《史记·补三皇本纪》载:神农“始尝百草,始有医药”。

      《世本》云:“神农和药济人”。

      《淮南子·修务训》曰:“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一日而遇七十毒”。

       总结起来,炎帝的历史文化贡献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制耒耜,种五谷,奠定了农工基础。耒耜的使用和种五谷,解决了民以食为天的大事,促进了农 业生产的发展,为人类由原始游牧生活向农耕文明转化创造了条件。第二,立市廛,首辟市场。据《周易·系辞下》载,神农“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 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神农发明的以日中为市,以物易物的市场是我国货币、商业发展的起源和基石。第三,治麻为布,民着衣裳。原始人本无衣裳,仅以树 叶、兽皮遮身,神农教民麻桑为布帛后,人们才有了衣裳,这是人类由蒙昧社会向文明社会迈出的重大一步。第四,作五弦琴,以乐百姓。据《世本·作篇》载,神 农发明了乐器,他削桐为琴,结丝为弦,这种琴后来叫神农琴。神农琴“长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这种琴发出的声音,能道天地之 德,能表神农之和,能使人们娱乐。第五,削木为弓,以威天下。神农始创了弓箭,有效地防止了野兽的袭击,有力地打击了外来部落的侵犯,保卫了人们的生命安 全和劳动成果。第六,制作陶器,改善生活。在陶器发明前,人们加工处理食物,只能用火烧烤,有了陶器,人们对食物可以进行蒸煮加工,还可以贮存物品,酿 酒,消毒。陶器的使用,改善了人类的生活条件,对人类的饮食卫生和医药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第七,发明医药,以疗民疾。提高了原始先民抵御疾病的能力, 改善了中华民族先民的体质和健康状况。

      二、炎帝的文化创造精神

      炎帝对中华文化的创新主要表现在物质文化和精神文 化层面的一些创造上。何星亮先生认为炎帝时代所创立的市场交换制度和男耕女织性别分工制度、游牧而定居等生活方式的定型化,也是炎帝在制度文化方面的创新 和贡献何星亮:《炎帝与中华文明的起源泉》,《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首先,炎帝之所以被称之为“神农氏”,是因为其对中国农业的巨大贡献。

      《易·系辞下》:“庖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绎史》卷4引《周书》:“神农之时,……为耒耜、锄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兴助,百果藏实。”

      《风俗通义》卷一:“神农,……始作耒耜,教民耕种,美其衣食,德浓厚若神,故为神农也。”

      神农炎帝也是中国医药的创始者,传说其遍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从而发明了中国的原始医药。

      《路史·后纪》:炎帝神农氏“磨蜃鞭茇,察色,尝草木而正名之。审其平毒,旌其燥寒,察其畏恶,辨其臣使,厘而三之,以养其性命而治病。一日间而遇七十毒,极含气也。”

      《搜神记》卷一:“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

      《史记·补三皇本纪》神农“始尝百草,始有医药。”

      《淮南子·修务训》“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一日而遇七十毒。”

      其次,炎帝还是中国制度文明最早的奠基者。传说和古文献记载:

      《吕氏春秋·爱类》:“神农之教曰:士有当年而不耕者,则天下或受其饥矣;女有当年而不绩者,则天下或受其寒矣。故身亲耕,妻亲织,所以见致民利也。”

       其意为,神农的教令说:男子如果有人正当年却不种田,则天下就会有人因此而挨饿;女子如果有正当年而不织麻,则天下就会有因此而受冻。创立了男女以性别 不同而进行有区别的社会分工制度,这是人类社会第一次大分工的标志,也是中华民族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之一。在制度方面,炎帝还创立了“日中而市”市场交换 制度。

      《易·系辞下》:炎帝时,“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太平御览》卷二:炎帝时,“又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

      《绎史》卷四:潜夫论:“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虽然,这是一种简单的物物交换的贸易方式,但他发明的这种市场制度不仅开创了中华民族经济贸易的原始时代,而且启发了后世。

      其三,神农炎帝还是中华文化艺术的开创者,他发明了音乐和舞蹈。

      《世本·作篇》:“神农作琴。神农作瑟。”

      《世本·作篇》:“神农氏琴长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

      《世本·作篇》张澎科集补注引《琴清英》:“昔者神农造琴以定神,禁淫僻,去邪欲,反其天真。”

      《淮南子·泰族训》:“神农之初作琴也,以归神;及其淫也,反其天心。”

      《尚书通考》卷四:“神农乐名《扶持》,亦曰《下谋》”。

      《礼记注疏》卷二十八:“神农乐为《下谋》”。

      《孝经注疏》卷六:“神农乐为《下谋》”。

      《苑洛志乐》卷一十:“神农乐名《扶持》,亦曰《下谋》”。

      意思是说炎帝创制了五弦琴,以此教化百姓;同时,他还创作了《下谋》等音乐作品。根据传说,炎帝还创作了《傩舞》舞蹈用以祭祀等。因此,他又被尊为中国艺术之祖。

       炎帝的许多发明创造现在来看,历经几千年早就过时了,但炎帝对中华民族的贡献及其文化创新的精神永远为我们炎黄子孙所继承和发扬。陈望衡先生总结出炎帝 精神的六个方面:第一,向往光明、奋发有为的自强精神;第二,心怀天下、为民谋利的大公精神;第三,勇于探索、巧于创新的原创精神;第四,不畏艰险、百折 不挠的献身精神;第五,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的厚德精神;第六,通神合天、怡情悦性的乐天精神。陈望衡:《试论炎帝精神》,《湖北社会科学》,2001年第 6期。笔者以为总结论述的非常全面、深刻。

      三、炎帝的文化创造精神与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

      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是中 华民族一项长期而又艰巨的战略性工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首先得有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为先导。当前,中国在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的“和平崛 起”,为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但也面临着西方文化更大的挑战。在国内,我们提倡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谐社会”需要有和谐的文 化作为支持来引导和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并最终实现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炎帝的文化创造精神,对我们当前的文 化建设有重大的借鉴价值。

      第一,“和谐社会”和“和谐文化”的建设,应学习炎帝心怀天下、为民谋利的民本精神

      中 国的古老文化传统中虽然欠缺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城邦式“民主”,但中国文化从炎黄时代起就产生了为民谋利的“民本”思想。炎帝无论是制耒耜、种五谷,解决了 民以食为天的大事;治麻为布,民着衣裳;作五弦琴,以乐百姓;制作陶器,改善生活;还是发明医药,以疗民疾;炎帝对中华文明的贡献无不围绕着一个“民”字 而展开。以民为本才能天下归心,才能团结那么多的部落结成联盟,形成华夏族的雏形。当前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我们需要以民为本的清明政治和处处为他 人利益着想的和谐精神。

      第二,应该继承和发扬炎帝勇于探索、巧于创新的原创精神

      创新是一个民族发展和进步的灵 魂。中国在中古时期形成的文化传统固然因为有强大的儒学和经学传统而显得进取不足、守成有余,但中国在先秦时期,尤其是在炎黄时期,由人文初祖炎帝和黄帝 初创文明所形成的勇于探索、巧于创新的原创精神却激励着中国几千年的人民。创新重在有原创的精神和原创的成果。炎帝给中华文明所作出的每一项贡献都是原创 性的,不仅对发展和延续炎黄子孙的血脉和文化功绩巨大,而且惠及当代。当代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竞争的世界,科技和文化的创新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没有创新 能力的民族将会被这个世界所遗弃。而在当前,世界经济与文化全球化的背景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携其强大的经济文化、政治军事实力,在全球的范围内传播资本 主义文化及其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文化有被西化和边缘化的危险。在这种趋势下,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更应该加强文化、科技、经济等各方面的原 创,只有本身的原创,才能保存自己的特色,才能不被西方化所淘汰,才能真正获得进步。

      第三,奋发有为的自强精神和百折不挠的献身精神

       奋发有为、自强不息一直是中华民族的民族之魂,而百折不挠的献身精神则是中华民族至高的道德品质。炎帝为了疗民疾、治民伤寻找草药“一日而遇七十毒”, 不仅将生死置之度外,而且锲而不舍地探索,最终因误尝断肠草而丧生,为民而献身。炎帝制耒耜、种五谷、治麻为布、作五弦琴、制作陶器、发明弓箭、创制医 药、建立原始的市场和物物交换制度,在中华文明发展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孜孜以求,全面地推动了中华民族在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整体进步,使我们 的先祖脱去粗鄙和野蛮,进入文明的时代。而且中华民族历经数千年而日益壮大,文化从未断绝,国家从未解体,这些精神无疑发挥了超越时代的功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