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帝到底是谁?中国古代文献记载的炎帝神农其人

  • 发布时间:2015-10-30 00:28 浏览:加载中
  •   明代四川著名学者杨慎曾写过如下一段文字:

      谯周《古史考》以炎帝与神农各为一人,罗泌《路史》以轩辕与黄帝非是一帝,史 皇与苍颉乃一君一臣,共工氏或以为帝或以为伯而不王,祝融氏或以为臣或以为火徳之主。杨朱云三皇之事若存若亡,五帝之事若觉若梦,三王之事或隐或显,亿不 识一。当身之事,或见或闻,万不识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废,千不识一。至哉言乎!予观近日刻《国朝登科録》,洪武庚戌至甲子,不知取士之科几,开张显花伦 金璹不知为何科大魁,况考论洪荒之世乎?《升庵集》卷四七。


     
      这里,杨慎对中国古代文献记载的远古史迹的茫然无绪、歧义纷呈、互相抵牾 已经倍感头痛。由于所谓三皇五帝基本上都属于传说中的人物,即使最早记载他们的文献距离他们生活的时代也是“往事越千年”了。因此,今人要想恢复其人其事 的真实面貌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比较科学可靠的方法,就是借助传说资料和考古资料,最大限度地摹画他们接近真实的时代特征,近似地给他们在社会发展序列中 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定位。

      一

      中国人将自己最早的祖先说成开天劈地的盘古(又称盘弧),紧接着就是三皇五帝。然 而,对于三皇五帝的确切所指已经是众说纷纭了。清代学者,作过福建巡抚的宫梦仁在其所撰的《读书纪数略》一书中,就指出三皇有五种说法:《史记》认为是天 皇、地皇、泰皇,郑玄认为是伏羲、女娲、神农,《白虎通》认为是伏羲、神农、祝融,《风俗通》认为是遂皇、戏皇、农皇,他自己则认为三皇应该是太昊伏羲氏 (风姓,在位一百一十五年)、炎帝神农氏(姜姓,在位一百四十年)、黄帝轩辕氏(姬姓,在位一百年)。五帝有三种说法:《史记》、《大戴礼》、《家语》认 为是黄帝轩辕氏、颛顼高阳氏、帝喾高辛氏、帝尧陶唐氏、帝舜有虞氏。《皇王大纪》认为是包牺、神农、黄帝、尧、舜。他自己则认为是少昊金天氏、颛顼高阳 氏、帝喾高辛氏、帝尧陶唐氏、帝舜有虞氏。在以上各种不同的排序中,神农有时置身三皇之列,有时置身五帝之列。再如对于神农和炎帝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 人?太阳神是神农还是祝融?神农和祝融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同样有不同的说法。这说明古代学者在梳理中国古代历史的统绪和整理神的世界秩序时,认识是 有相当的差异的。而这些差异恰恰说明,神农是传说中的人物,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认识,还停留在神人不分的混沌状态。

      中国古代文献中最早出现炎帝记载的是《左传》:

      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皥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对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皥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左传·昭公十七年》。

       这里出现的炎帝只与“火纪”、“火师”、“火名”联系在一起。《孟子·滕文公上》出现了神农,“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这里的神农是被诸子百家中的农家 奉为创始人的。其后,在《离骚》中出现炎帝,“指炎神而直驰兮,吾将往乎南疑。览方外之荒忽兮,沛罔瀁而自浮”,这里已经隐约指出炎帝的归宿是南疑。在 《管子》一书中,神农已经是农业的发明者:“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神农之教曰:‘一谷不登,减一谷,谷之法什倍。二 谷不登,减二谷,谷之法再什倍。夷疏满之,无食者予之陈,无种者贷之新,故无什倍之贾,无倍称之民。’”同时也是举行过封禅大典的帝王:“神农封泰山,禅 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在《国语·晋语》中,炎帝开始与黄帝发生关系,变成了亲兄弟:“昔少典娶于有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 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而在庄子那里,神农就成了他寓言故事里的一个人物:“妸荷甘与神农同学于老龙吉, 神农隠几阖户昼瞑。妸荷甘日中奓户而入曰:‘老龙死矣。’神农隠几拥杖而起,嚗然放杖而笑曰:‘天知予僻陋慢訑,故弃予而死已矣。夫子无所发予之狂言而死 矣。’夫弇堈吊闻之曰:‘夫体道者,天下之君子所系焉。今于道秋毫之端万分未得处一焉,而犹知藏其狂言而死,又况夫体道者乎?’”显然,庄子只是借用神农 和老龙吉的名字来宣扬他那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道”而已。

      到了汉朝,神农的事迹进一步丰富。陆贾《新语》记载了神农发明农业的过 程:“民人食肉饮血,衣皮毛。至于神农,以为行虫走兽难以养民,乃求可食之物,尝百草之实,察酸苦之味,教民食五谷。”《淮南子》中同时有了发明药物的记 载:“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蠃蛖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敎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硗髙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 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不仅如此,神农还是“无为而治”的实践者:“昔者神农之治天下也,神不驰于胸中,智不出于四域,怀其仁诚之心,甘雨 时降,五谷蕃植,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月省时考,岁终献功。以时尝谷,祀于明堂,明堂之制有盖而无四方,风雨不能袭,寒暑不能伤,迁延而入之,养民以公, 其民朴重端悫,不忿争而财足,不劳形而功成,因天地之资而与之和同,是故威厉而不杀,刑错而不用,法省而不烦,故其化如神。其地南至交址,北至幽都,东至 旸谷,西至三危,莫不听从。当此之时,法宽刑缓,囹圄空虚,而天下一俗,莫怀奸心。”在贾谊的《新书》中,炎帝和黄帝这两个亲兄弟开始打仗:“黄帝者,炎 帝之兄也。炎帝无道,黄帝伐之涿鹿之野,血流漂杵。诛炎帝而兼其地,天下乃治。”“炎帝者,黄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涿鹿 之野,血流漂杵。”大史学家司马迁对神农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在他梳理的中国古代史的谱系中,神农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代表,但对其史迹并没有加以细致的勾 勒,许多神农的功业大都记在了黄帝的名下: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 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徳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 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史记·五帝本纪》。

      东汉时期,谶纬神学泛滥,出现了一大批纬书,对神农的事迹任意编造。如《春秋元 命苞》说“神农生三辰而能言,五日而能行,七朝而齿具,三岁而知稼穑般戏之事。”《春秋命历序》说:“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远近,山川林薮所至。东西九 十万里,南北八十二万里。”写《汉书》的班固对神农的关注似乎超过司马迁,他在《汉书·食货志》中记载神农之教说:“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歩,带甲百万,而 无粟不能守也。”说明神农对农业的重视。在《汉书·律历志》中又有如下一段记载,将此前有关炎帝的资料作了综合:

      炎帝《易》曰:炮牺氏没,神农氏作。言共工伯而不王,虽有水徳非其序也。以火承木,故为炎帝,教民耕农,故天下号曰神农氏。黄帝《易》曰:神农氏没,黄帝氏作,火生土,故为土徳。与炎帝之后战于阪泉,遂王天下,始垂衣裳,有轩冕之服,故天下号曰轩辕氏。

      从魏晋到宋朝结束的近千年间,是对中国古代史,尤其是远古的神话传说进行系统整理加工的时期。产生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帝王世纪》第一次比较系统全面地对神农的事迹进行了加工:

      继无怀氏后,以火承木,位在南方,主夏,故谓之炎帝。都于陈,又徙鲁,又曰魁隗氏,又曰连山氏,又曰列山氏。

      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谏而杀之。炎帝退而修德,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炎帝。

      炎帝神农氏在位百二十年崩,葬长沙,凡八世。帝承、帝临、帝明、帝直、帝来、帝哀帝、楡罔。

       稽古农皇,生而神异,少知稼穑。起自少典,乃登帝位。当其为帝也,禅与代与所不可知,至其功,被生民,泽及万世迄于今,载在祀典,诚没世而不可泯也。民 食肉衣毛则有毒伤难给之害,为之粒食以养之,揉斫耒耜,利教农桑,夫耕妇织,则免于饥寒而享丰年乐利之休矣。民有疾病夭札而无以疗之,则其生不遂,为之鞭 草尝药,察其平毒温寒之性以为医方,则民无沴戾灾疢而登于仁寿之域矣。衣食备而不通工易事,则未免于匮乏积滞之患,为日中之市,聚其商贾,平其物价,交易 而退,各得其所,则财货通流厚生利用无不得其欲矣。当其时,补遂伐而武功昭,夙沙归而文德著,法不烦而民服,形不劳而功成,风雨时节,五谷蕃登,政醇民 朴,天地和同,化被四极,遐迩承风。一百四十年间,虽其政治不少概见,意必有所以不疾而速,无为而成者,不然三皇皆至德而帝独以神称何谓也哉?传十有六 帝,或曰八帝,或曰七十世,黄帝始起而代之。其后世则在颛顼时为土正,尧时为四岳,商为阿衡,周为太师,其分封则齐吕申许州纪路洛,血食数千载不絶,猗与 盛哉,神农之明德远矣。

      唐朝的历史学家接续此前《帝王世纪》有关神农的资料,对其事迹进一步进行综合加工。其中比较典型的是司马贞在《补史记·三皇本纪》中对神农事功的叙述:

       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娲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姓。火徳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官,斫木为耜,揉木为 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作五弦之瑟,教人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遂重八卦 为六十四爻。初都陈,后居曲阜,立一百二十年,崩,葬长沙。神农夲起烈山,故左氏称烈山氏之子,曰柱,亦曰厉山氏。《礼》曰:“厉山氏之有天下”是也。神 农纳奔水氏之女曰听詙为妃,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直,直生帝釐,釐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凡八代五百三十年,而轩辕氏兴焉。

       宋朝是中国史学史上最辉煌的时代之一,出现了司马光、刘恕、胡宏、袁枢、郑樵等一大批对中国史学发展做出独特贡献的史学家,产生了《资治通鉴》为代表的 划时代的史学巨著。他们在对中国的神话传说进行加工整理的过程中,最终将其还原为貌似真实的历史。请看司马光笔下的神农氏,已经从神坛上走下来,变成了毫 无神性的人间帝王了:

      炎帝神农氏,姜姓,继伏羲以火徳王天下。是时民益多,禽兽益少,炎帝乃教民播种百谷。斫木为耜,揉木为耒,春耕 夏耘,秋获冬藏,民食以充,故号神农氏。炎帝以一人所为不足以自养,必通功易事,贸迁有无,乃教民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 所。《稽古录》卷一。

      与司马光一起编纂《资治通鉴》的刘恕,利用编纂《资治通鉴》剩下的资料,编了一部《资治通鉴外纪》。在这部书中,他对神农的事迹作了比司马光更详尽的记述:

       神农氏,姜姓,长于姜水,以火承木,故为炎帝。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蠃蛖之肉,多疾病毒伤之害。神农以为人民众多,禽兽难以久养,乃求可食之 物,相土地燥湿肥硗髙下,因天之时,分地之利,教民播种五谷,作陶冶斤斧,为耒耜鉏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兴,以助果蓏实而食之。又尝百草酸咸之味,察水 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神而化之,使民宜之,天下号曰神农。本起烈山,称烈山氏,一曰连山氏,伊耆氏,大庭氏,魁隗氏。都 鲁,以火纪官,其俗朴重端悫,不忿争而财足,无制令而人从,威厉而不杀,法省而不烦,列于国,日中为市,以聚货帛。国实民富而教化成,削桐为琴,绳丝为 弦,以通神明之徳,合天人之和。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諌而杀之,神农退而修徳,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来归。其地南至交址,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 危,莫不听从。《资治通鉴外纪》卷一。

      可以看得出,司马光和刘恕都是严肃认真的历史学家,他们在整理加工此前的那些神话传说的资料 时,尽量舍弃其中凭常识即可判断其荒诞不经的内容,将经过筛选的合乎理性的材料,放置于他们认为比较真实的历史谱系中。他们笔下的神农,不管我们今天看起 来与真实的历史有多大距离,但应该承认他们在其历史编纂中贯穿着可贵的人文主义传统。

      南宋的历史学家胡宏在司马光和刘恕著述的基础上,对中国的古代史谱系再一次进行加工整理,其中对神农的记述可以说网罗此前的所有资料并加以系统化,其丰富、细密和系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炎帝神农氏,有熊之君少典正妃、有氏之女曰任巳之所生也。少典女登游于华山之阳,有神龙之祥,生为神农。长于姜水,为姜姓。师为悉诸,学于老龙吉,得 《河图》,图之真数三而已。太极具万象为神,神生象,象生器,器生数,是故天六地四。天以气为质,神为神地以质为质,气为神。人得天地日月交之用,故四肢 各有脉,一脉三部,一部五候,应天数也。

      神农知天地之道,明于人之性以有天下,更无怀氏。神农立极,先定乾坤,推五徳之运,以火承 木,因以纪官,号曰烈山氏,亦曰连山氏,都于曲阜。时人生益庶,殚蠃蛖之肉,穷草木之滋,或伤生而殒命。于是神农徧阅百物,著其可食者与其可疗治者,使民 知所用避。作为陶冶,合土范金,制斤斧、耒耜,枷芟枪刈,耨鏄茅蒲,袯襫。相土田燥湿肥硗。兴农桑之业,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为台榭而居,治其丝麻为之布 帛。有子曰柱,能治百谷百蔬,与民并耕而食,发教于天下,使之积粟,国富民安。故号曰神农氏,又曰伊祁氏。伊祁氏始为蜡,蜡也者,合也。岁十二月,合聚万 物,索飨之,主先啬而祭司啬焉,祭百种以报啬也。飨农及邮,表畷、禽兽,迎猫,为其食田鼠,迎虎,为其食田豕,祭坊与水,庸事也。曰:土反其宅,水归其 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皮弁素服以祭,若送终也。野夫黄冠,故黄衣黄冠而祭,息田夫也。

      大罗氏草笠而至,致鹿与女,而诏戒诸侯曰:好田好女者,亡其国。四方年不顺成,八蜡不通,以谨民财也。顺成之方,其蜡乃通,以移民也。既蜡不兴功而[收],休民息已,后世王天下者,祀柱以配稷。

       有献羊头山嘉禾八穗者,乃作穗书,以颁时令,令曰:丈夫丁壮而不耕,天下有受其饥者;妇人丰盈而不织,天下有受其寒者。神农亲耕(籍田之礼盖始此),后 亲织,以为天下先。于是四方之民丰衣足食,各执其方物,或举而不用事,或废而不举。乃命天下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夙沙 氏煑海为盐,行不用道,其臣箕文谏而杀之。神农修徳不征,夙沙之人以其君归命。是时也,礼草昧而未制,乐湮塞而未作,燔黍为飧,捭豚为俎,玄酒大羮,污尊 而抔饮,蒉桴而土鼓,截苇为籥,绳丝削桐为五弦之琴,咏丰年之歌,以通神明之徳,合天人之和,法省而不烦,威厉而不杀,俗朴而不争,不令而人化。南至交 趾,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危,莫不服从。

      神农居天位百有四年而殁,号曰炎帝。伯夷叔齐曰:“神农之有天下也,时祀尽敬而不祈禧;其于人也,忠信尽治而无求焉,乐与政为政,乐与治为治,不以人之坏自成也,不以人之卑自高也,不以遭时自利也。此真吾所谓道也。”《皇王大纪》卷一。

       以上我们粗线条地梳理了炎帝神农氏由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经过一千多年的不断加工变成人文三皇之一的过程,所举资料只是具有典型性的十数种。其实,自战国以 降,提到炎帝神农氏的文献资料数以千计,仅四库全书收录的文献中,就有上千种。这些文献对炎帝神农氏事迹的记述,愈后出者愈丰富,愈完备,愈系统,而且是 神性、荒诞性愈少,人性、社会性愈多,完全证实顾颉刚发现的“层累地造构成的中国古史说”这一著名观点是一种科学的抽象。

      二

       在中国现存的历史文献中,炎帝神农氏不仅晚出于尧、舜、禹等传说中的圣帝名王,而且晚出于夏、商、西周三代正史中的任何历史人物。在《尚书》和《诗经》 中根本见不到他的影子,只是到了春秋晚期,才在郯子的一次谈话中蹦了出来,以后陆续在《国语》、《孟子》、《庄子》、《管子》等书中出现。在司马迁《史 记》所梳理的中国古代史的谱系中,虽然也提到这位炎帝神农氏,但却不将其编排在他视为中国历史开端的三皇五帝之列。就是被他列为五帝之首的黄帝,司马迁对 其所传事迹的真实性也持一种非常谨慎的态度:

      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 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徳》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峒,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敎固殊焉, 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徳》、《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 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史记·五帝本纪》。

      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在中国 古代的历史文献中,炎帝神农氏的事迹不仅越来越丰富,而且堂而皇之地进入三皇五帝的谱系,成为黄帝之前一个非常重要的时代的代表人物。你看,在愈来愈丰富 的文献记载中,这位神人合一的炎帝神农氏不仅是与黄帝齐名的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而且是中国古代文明的最重要的开拓者和创造者。他“为耒耨之利以敎天下” 方闻:《大易粹言》卷六九。他推行“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王符:《潜夫论》。是中国农业文明和商贸事业的开创者。他发 明了“钻火之术”董斯张:《广博物志》卷五〇。使百姓开始熟食,是中国饮食文化的开拓者。他是被中国和世界视为不朽经典《易》的创作者之一,“庖牺氏作八 卦,神农重之为六十四卦”胡居仁:《易像钞》卷一五。又是排入“五德之运”的最早帝王,苏东坡为之证名说:“以五德王天下,所从来尚矣。黄帝以土,故曰 黄;炎帝以火,故曰炎;禹以治水得天下,故从水而尚黑;殷人始以兵王。故从金而尚白;周人有流火之祥,故从火而尚赤。”《书传》卷五。他“观民设教”, “顺时作历,创立制度”王樵:《尚书日记》卷一。是中国历法和各种制度的创始人。他是中国药物学的奠基人,“民有疾病,未知药石,神农氏始味草木之滋,察 寒暑平热之性,君臣佐使之义,作方书以疗民疾”陈大章:《诗传名物集览》卷十《炎帝外纪》。以永垂千古的《神农本草经》树起了中医药物学的第一块纪念碑。 他是文字和书法艺术的发明者之一,“庖牺氏获景龙作龙书,炎帝因嘉禾作穗书,苍颉变古文写鸟迹,作鸟迹篆,少昊作鸾凤书,取似古文,髙阳作科斗书”罗愿: 《尔雅翼》卷三〇。他发明了乐器,“琴,禁也,神农所作,洞越练朱五弦”《说文》。他的孙子岐伯制作了钟,是中国古代音乐的奠基人。还有的文献说他是中国 兵器制造的始祖,因为他“冶铜为器”,其中自然包括各种器物和兵器的制作,“兵盖始于炎帝”陈元龙:《格致镜原》卷四一。等等。可以肯定,以上这些发明创 造,放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考察,每一项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一个人只要是其中一项的发明者或创造者,都足以永垂不朽。而集此诸多发明创造于一身的炎帝 神农氏,被推尊为中华民族的祖先自然是当之无愧。由于炎帝和黄帝是中国古代文明曙光初现时期的两个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们联在一起就成为中华民族公认的人 文始祖。后来,三代至春秋战国时期的许多封国和古代中国的不少少数民族,都认炎帝和黄帝为自己的祖宗。《路史》卷二四开列的炎帝后姜姓国就近70个,它们 是伊、耆、厉(列頼)、姜、封、逄(庞)、北齐、殳、江水、吕(甫)、申、谢、汲、齐、许、焦、析、艾、隰、柯、丙、高(高氏)、棠、檀、若、井、剧、 甗、崔、卢、章、高堂、闾丘、廪丘、梁丘、虞丘、移、氐人、狄历、廧咎、皋落、玄氐、杨柜、赤狄、露、路、隗氏、潞、甲氏、留吁、舟、骀、淳、戏、怡、孤 竹、向、州、薄、甘、纪、随、酅、纪鄣、黑齿、阪泉、小颢。南北朝时期建立北周的鲜卑人宇文氏,北宋时期建立辽国的契丹人,都将自己的世系追溯到炎帝那 里。而在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几乎到处都有炎帝和黄帝的遗迹。这里显示的是中华民族的历史悠久的祖宗认同意识。

      问题在于,这个集如此 众多的发明创造于一身的炎帝神农氏,作为单个的具体的人是否存在?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存在。然而,为什么中国古代的历史文献硬是生 生地塑造出这么一个人呢?原因很简单,这是中国古代历史学建立中国远古历史谱系的需要和创造。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即不断地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自身 进行探索,于是就有了盘古开天劈地和女娲造人的传说被创造出来。夏、商、周三代以降,中国已经有了文字记载的历史,历史学家就要追溯三代以前的历史,于是 就有了三皇五帝的系统。秦汉大一统后,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的观念日益深入人心,于是历史学家就以统一的理念,对已有文献记载和在口头上流传的神话 传说进行加工整理,由于参与加工整理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历史学家,就是同时代的历史学家也是各自进行自已的创造,这就出现了不同的三皇五帝的系统。不过,因 为司马迁已经在他影响深远的《史记·五帝本纪》中建立了黄帝轩辕氏、颛顼高阳氏、帝喾高辛氏、帝尧陶唐氏、帝舜有虞氏这样的有《尚书》等文献支持的五帝系 统,以后的历史学家就将他们创造的思维聚焦于黄帝以前的历史,而炎帝神农氏恰恰是为这一创造思维提供广阔空间的一个符号。如果说黄帝是中国进入文明社会的 标志,那么,炎帝神农氏的时代就是由野蛮到文明的过度。在真实的历史上,这应该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起码上千年或数千年。正是在这个过度时期,中国的农 业文明获得了长足发展,物资交换的商贸活动将从事农业、手工业和其它生产活动的人们联系在一起,而为之服务的历法因而被发明和应用。由于治疗疾病的需要有 了医药卫生的萌芽,由于交流和纪事的需要有了文字的发明,由于感情表达和娱悦身心的需要有了音乐的发明。由于社会分工的发展和贫富分化的出现,人们的利益 分配需要有各种制度的规定,于是有了“创制立度”的制度建设。由于部落之间有了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行动,制作兵器自然提上了议事日程。所有这一切与文明相 联系的创造发明,决不是一人之力在很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它们只能是中国的先民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经过数代甚至数十代人的不断努力创造的。三代以后的 人们在享受这些文明成果时,已经无法考究这些文明成果的发明者和创造者了,于是他们就一厢情愿地将这些文明成果的发明和创造集中到一个他们心中的圣帝名王 身上,有点史影的炎帝神农氏就有幸成了他们理想的英雄。显然,后世历史学家笔下那个集诸多发明于一身的炎帝神农氏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他是历史学 家为了梳理中国远古的历史谱系而经过许多人的努力创造出来的。但他的活动却闪动着真实历史的影子,他是一个符号,一个时代众多英雄领袖人物的复合体。可以 这样说,历史上即使真的存在炎帝神农氏这样一个真实的人,他与后世历史学家笔下的那个炎帝神农氏也不能划等号。不过,后世历史学家笔下的那个炎帝神农氏所 代表的一个时代应该真实地存在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