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帝神农氏的创造发明与民生

  • 发布时间:2015-10-21 22:51 浏览:加载中
  •   “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虽然这种生产包括“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和“生活资料即食 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须的工具的生产”恩格斯:《第一版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页。但人类自身的生产 的第一要务,就是必须有必要的生活资料做保障,即首先面对的是民生问题。

      传说中的炎帝神农氏,以他超人的睿智为人类早年的“蒙昧时代”做了总结,并以发明创造为民生造福。炎帝神农氏在与黄帝和蚩尤夷人部族的大融合、大团结过程中,又把以黄帝为首的华夏部落联盟的发明创造推向新水平。



     
      一、炎帝在“三皇”的不同人物组合中的重要地位

       在我国传统的古史体系中,人们曾长期尊信我国经过“太古之时”的“盖尝无君”时期以后,就是所谓“三皇”的陆续“王天下”了。紧接“三皇”之后的历史时 期,就是“五帝”,并由此进入了夏、商、周的所谓“三代”王朝……据学者的考证,“今所知作为远古历史的三皇说皆由纬书提出,综计亦有六种以上”。

      “三皇”人物组合表刘起:《几次组合纷纭错杂的“三皇五帝”》,《古史续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110~115页。

      种类人物组合出典始传

      第一种燧人、伏羲、神农《尚书大传辑校》汉

      第二种伏羲、女娲、神农《春秋纬》汉

      第三种伏羲、祝融、神农《礼号谥记》汉

      第四种伏羲、神农、共工《资治通鉴外纪》

      第五种伏羲、神农、黄帝《古文尚书·序》唐—清

      第六种黄帝、少吴、颛顼王莽定(见《古史辨》第7册,

      第97~99页)汉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经过以顾颉刚为首的“古史辨”派学者们疑古书、辨伪史的努力,打倒了神圣的“三皇”借以立身安命的伪《古文尚书》,从而使“三 皇”由天上掉在了人世间,传统的作为“信史”古史体系中的“三皇”,自然成为人们再也不会尊信的伪古史。经过新史学家和唯物主义史学家重建新史学的努力, 对这些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有了较为科学的认识。所谓“三皇”各种不同组合所涉及的人物,“在远古传说中原作为神的身份出现,实际就是名字所反映的意义来追 寻,可以看做是我们祖先处于各个不同发展阶段的象征。有巢、燧人、庖牺(伏羲),分别代表我们祖先处于蒙昧时代的低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刘起:《几次 组合纷纭的“三皇五帝”》,《古史续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118页。

      我们从上列“‘三皇’人物组合表”中可以 看到,在六种不同的人物组合中,有五种把炎帝神农氏列入其中,可见炎帝神农氏的重要性;而在三种“三皇”的人物组合中,把炎帝神农氏排在最后。虽然在两种 “三皇”人物组合中,炎帝神农氏列名居中,但值得注意的是,自唐代就较为流行,直到清代普及性的历史读物《纲鉴易知录》中还作为“信史”的这一第五种“三 皇”组合,炎帝神农氏虽然居中,但其后却是黄帝轩辕氏,可见炎帝神农氏应较其他名列“三皇”中的“圣王”时代为晚。据学者考证,炎帝神农氏这一在“三皇” 时期较晚的重要人物透露的早期人类活动的种种史影,“则代表进入了野蛮时代”刘起:《几次组合纷纭的“三皇五帝”》,《古史续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社,1991年版,第118页。要比其他“圣王”所处的蒙昧时代大大前进了一步。

      二、炎帝神农氏的超常睿智与“蒙昧时代”的探索欲

       炎帝神农氏的闪亮登场,与其前传说的诸古帝,诸如伏羲氏空泛的“有圣德”《易·系辞下》正义引《帝王世纪》。云云不同,而是十分强调“神农生三辰而能 言,五日而能行,七朝而齿具,三岁而知稼穑般戏之事《绎史》卷四《炎帝纪》辑《春秋元命苞》。”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关于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 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的描写,与炎帝的聪慧如出一辙。这又是为什么?

      众所周知,传说中的炎帝、黄帝时期,是我国先民大创 造、大发明时期,也是社会生产力大提高时期。不少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发展的发明创造,都归功于炎黄二帝。因此,炎帝、黄帝一亮相,就比其他古帝更聪明、睿 智绝不是偶然的了。蒙昧时期长期积累的文明成果升华的炎帝、黄帝的智慧使先民们突破了“蒙昧”,并用他们的智慧开创了野蛮时代的大创造、大发明时期的到 来。而炎帝神农氏的睿智,应早于黄帝轩辕氏时期,这不仅是他“在位百二十年”《初学记》卷九引《帝王世纪》。期间的历练所致,还包括炎帝神农氏部族“凡八 世,合五百三十年”《初学记》卷九引《帝王世纪》。期间继承其前人类漫长发展时期积累的成果并加以创新的反映。

      自第一把打制石斧发明 以后,“人猿相揖别”。我们的祖先从森林中、山洞中走向山前发展,开始一群群在空旷的大地上游荡着。《韩非子·五蠹》描写那时的情景,“上古之世,人民少 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的袭击和各种突如其来的危险,“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居住在树上,自然避免了 野兽的伤害,且离开土地的潮湿,有利于身体健康发展。这位智者自然赢得威望,成了群团的首领。而群团中芸芸“昼拾橡栗,暮栖树上”的那些靠采集和游猎为生 的民众,就成了“有巢氏之民”《庄子·盗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