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历山大生平大事年表简介

  • 发布时间:2015-12-29 11:25 浏览:加载中

  •        亚历山大大帝(其名字亚历山大意为“人类的守护者”;公元前356年7月20日-前323年6月10日)即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公元前336年夏,亚历山大之父、古代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在女儿的婚礼上突然遇刺身亡,刚满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王位。亚里士多德曾经担任过他的私人讲师。这位统治者对于读书有着浓厚的兴趣,应当归功于亚里士多德的影响。
     
           亚历山大继承王位之后,即着手仿效希腊人的制度,实行政治、军事改革,削 弱氏族贵族的势力,加强君主的权力;改革货币,奖励发展工商业;最重要的是军事改革,他创立了包括步兵、骑兵和海军在内的马其顿常备军,将步兵组成密集、 纵深的作战队形,号称马其顿方阵,中间是重装步兵,两侧为轻装步兵,每个方阵还配有由贵族子弟组成的重装骑兵,作为方阵的前锋和护翼。亚历山大通过这些改 革,使马其顿迅速成为军事强国。
     
           此时,被腓力二世所征服的希腊各城邦国和色雷斯、伊利里亚等地的一些部落纷纷乘机叛乱或宣布独立。年轻统帅亚历山大首先率军进至巴尔干半岛北部,征服了背叛自己的伊利里亚诸部落,把色雷斯人击退至多瑙河滨。此时,过去曾与马其顿作对的底比斯人谣传亚历山大阵亡,乘机掀起了反马其顿的轩然大波。亚历山大知道,底比斯是希腊诸城邦中有名的大城邦,如不把这次暴乱平息下去,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决定杀一儆百,当机立断,火速挥师南下,以闪电般的速度出敌意外的出现在底比斯城下。
     
           底比斯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不惊慌失措。底比斯城被攻陷,变成了 一堆瓦砾,全部居民都被变卖为奴,只有过去和腓力二世或亚历山大友好或赞助过马其顿的少数人除外。腓力不善内政,留给亚历山大的,是一个负债累累,危机四 伏的烂摊子。他留给亚历山大的财产只有几只金杯银碗,还有不到六十塔仑的财宝,债务却多达五百塔仑。而且他击败的希腊各城邦,也没有得到基本的管制。

    亚历山大帝国版图 亚历山大帝国版图
           亚历山大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底比斯的毁灭,确实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希腊诸城邦望风归顺,纷纷表示臣服。随后雅典也表示臣服,并恳求宽恕。没过多久,各邦国又统一在亚历山大的领导之下,承认亚历山大为最高统帅。于是,亚历山大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大展宏图,组织对东方的远征了。
     
           亚历山大远征东方波斯的借口是波斯人曾蹂躏过希腊圣地,又参与过对腓力二世的 谋杀。据说,临出征前,亚历山大把自己所有的地产收入、奴隶和畜群全部分赠他人。当时有位将领迷惑不解的问道:“陛下,您把所有的东西分光,把什么留给自 己呢?”“希望!”亚历山大干脆利落的答道,“我把希望留给自己!它将给我带来无穷的财富!”随后,亚历山大怀着征服世界的渴望,离开故土,踏上了千里迢 迢的征程。
     
           因为平叛等问题,亚历山大不仅没有清偿腓力历年积欠的五百塔仑旧债务,反而另外欠下八百塔仑新债务。一方面能够躲债,一方面将清偿债务的希望寄托于通过大规模征服战争获得庞大战利品,亚历山大不得不踏上远征波斯的道路。
     
           公元前334年春,亚历山大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即达达尼尔海峡),开始了长达10年的东征之战。他用以开始远征波斯帝国的军队,由步兵3万名、骑兵5千名和战舰160艘组成。波斯帝国却拥有数十万大军,战舰400艘。而且,波斯帝国面积比马其顿王国约大50倍,更何况古老而富足的埃及、巴比伦、腓尼基等诸多国家均已被波斯征服,并入波斯版图。尽管力量悬殊,但亚历山大善于从本质上看问题。
     
           他深知,波斯帝国虽国土辽阔,军队庞大,威名犹在,但其势已衰,内部四分五裂,皇帝大流士三世是个意志薄弱、缺智乏谋的平庸昏君。而马其顿王国气势正盛,锐不可当。亚历山大借助一举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之余威,利用己方高昂的士气,一鼓作气,突破敌防线,首战告捷,彻底摧毁了波斯人的士气和抵抗的决心,开辟了向亚洲扩张的道路。不少城邦不战而降, 甚至把亚历山大视为将他们从波斯人统治下解放出来的救星。亚历山大以快速的攻势轻易地征服了小亚细亚半岛。
     
           公元前333年秋,亚历山大又在伊苏斯城附近以其著名的“马其顿方阵”击败了不甘心初战失败的大流士三世。波斯国王大流士三世落荒而逃。大流士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被俘,损失步兵、骑兵约10万人,辎重全部丢失。此役后,联军获得战争主动权,打开了通往叙利亚、腓尼基的门户。
     
           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挥军南下,沿地中海东岸前进,攻占叙利亚,顺利进入埃及,被埃及祭司宣布为“阿蒙神之子”(国王),他自封为法老。联军在尼罗河口兴建亚历山大城,作为他继续东征的后方基地。
     
           公元前331年春,亚历山大率步兵4万和骑兵7千向美索不达米亚进军,在尼尼微附近的高加米拉展开了与波斯的最后一场大规模的决定性战斗。大流士三世经过精心准备,拥有骑兵4万、步兵20万、刀轮战车200辆和来自印度的战象15 头,与亚历山大军队相比,具有绝对优势。但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斗智用谋,再次奇迹般的战胜了这位波斯皇帝。特别有趣的是,当仅有不到5万军队的亚历山大 命令他的士兵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安卧休息、养精蓄锐之时,手握大军的大流士三世却因害怕夜袭令士兵彻夜不眠。波斯士兵全副武装,胆战心惊的整整站了一夜,个 个无精打采,毫无斗志。
     
           次日,即公元前331年10月1日清晨,亚历山大率精神饱满、士气高昂之军进入战场,双方展开了激烈的骑兵战和肉搏战。亚历山大骑兵主力纵队利用缺口迅速揳入敌阵,直逼大流士大营。大流士逃遁,波斯军惨败。
     
           亚历山大乘胜东进,占领了东方最大的城市、古代东方的文化中心巴比伦,并为自己加了一个称号--“巴比伦及世界四方之王”。此后,亚历山大又率兵从巴比伦出发,势如破竹地占领了波斯帝国的首都苏撤、波斯波利斯和米底古都埃克巴坦等三座都城摧毁了大流士政权,掳掠金银和其他战利品无数。据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的记载,驮运财宝的骡子大约有2万头,骆驼约5000只。
     
           公元前330年春,亚历山大引兵北上追击大流士三世,大流士三世逃至北方的大夏,被大夏的总督比索斯杀死,弃尸于路旁。最终还是亚历山大在追赶途中发现了他的尸体,并将其送回波斯波利斯,厚葬于波斯皇陵墓。至此古波斯帝国及阿契美尼德王朝遂亡。马其顿军队征服了波斯的全部领土,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亚历山大帝国建立起来。
     
           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率军由里海以南地区继续东进,经安息(帕提亚)、阿里亚、德兰古亚那,北上翻越兴都库什山脉,到达巴克特里亚(大夏)和粟特。 前325年侵入印度波拉伐斯王国,波拉伐斯王国虽不及波斯庞大,但在当地也算得上一个强国。国王波拉斯能征善战,手下有步兵30,000,骑兵4,000 人,战车300辆,此外尚有一支独特兵种--战象200头。论数量,与亚历山大部队不相上下。当时正值夏季,大雨滂沱,河水较深,有真纳河天险可凭,因而 波拉斯对于阻止亚历山大进攻信心十足。他听说亚历山大率兵向他的国家开来,就沿河布下军队,严加防守。而在每个徒涉场,除布置哨兵之外,还派大象“把 守”。大象那样笨拙,为什么还派它们“把守”?原来马其顿的战马都来自北方,没有同南方这种庞然大物打过交道。它们一见大象就会因为惊惧而从船上跳进水 中,这样马其顿的骑兵自然就无法过河了。
     
           亚历山大深知渡河不易,也作了充分准备。他让一个军官去印度河。指挥士兵 将准备渡河时乘的船只拆开,小船拆为两段,大船拆为3段,用大车运到真纳河西岸隐蔽起来。他本人经过对河面和西岸地形的侦察,拟定了一个类似我国汉代韩信 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划。这个计划共分为3个步骤。第一步,白天佯渡,疲惫敌人。亚历山大命令船只、皮筏在营地附近下水,顺河来回航行。岸上的士 兵也随船来回平行运动,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和地点,准备抢渡。波拉斯不敢怠慢,在彼岸也随敌舰航行方向,来回奔波,这样一连数日,天天如此。马其顿人还 未过河,波拉斯的军队却被搞得精疲力竭了。
     
           第二步,夜间佯渡,迷惑敌人。白天佯渡一停止,马其顿人又开始夜间行动。 亚历山大亲率部分骑兵,沿岸来回奔跑,边跑边呼冲锋的口号,似乎要趁夜幕掩护,偷渡过河。于是波拉斯又带着他的军队在对岸来回奔跑起来。这样一连数日,马 其顿人又未过河。波拉斯由此得出结论,敌人并不敢真的渡河,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于是不管敌人怎样行动,怎样叫喊,都只让哨兵沿岸防守。大部队不再随之运 动。
     
           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巳经疲惫不堪,并且麻痹起来,于是开始下一步行动,夜 间偷渡。在表面上,他们仍然虚张声势,故伎重演,以麻痹对方。喻在暗地里,却把大部分人马、船只和皮筏偷偷调往河流上游距原来营地约50里的地方。这里是 真纳河转弯的地方,形成一个呷角,呷角上树木茂密。呷角对面的河中有一个岛屿,也长满了树木,人迹罕至。这就形成了一个自然屏障,马其顿人在这里进行紧张 而认真的渡河准备工作。公元前326年6月底的一天夜里,黑云滚滚,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河水咆哮,马其顿人借老天的掩护把步兵、骑兵都集中到岸边。正巧 破晓之前雨过天晴,风平浪静,亚历山大马上命令15000名骑兵分别登上战船和皮筏,直向河中岛屿驶去。他们刚绕过这个岛,就被对岸波拉斯的哨兵发现。
     
           亚历山大估计波拉斯尚未在这里集中兵力,于是命令船只急速驶向对岸,并在 上岸以后马上列成战斗队形,准备交战。哪知这里并不是真纳河的东岸,而是另外一个小岛。马其顿人眼看前功尽弃,叫苦不迭。幸好对岸守敌不多,又找到一个渡 河地点,河水只有齐脖深,勉强可以徒涉。亚历山大不敢耽搁,指挥大军 冒险抢渡过去。
     
           波拉斯得知马其顿人在 呷角一带渡河,闹不清马其顿的主力究竟在哪里,不率大部队前去阻击吧,敌人可能从那里全部渡过河来,率大军前去迎敌吧,又怕对岸敌人乘机抢渡,思来想去, 犹豫不决,结果只派儿子小波拉斯带领2,000名步兵和120辆战车前去阻击。当小波拉斯到达呷角对岸时,马其顿的大部分军队已经渡过河来。他的人马太 少,一击即溃,自己也送了性命。
     
           波拉斯听说亚历山大带领大军渡过河来,并且打死了自己的儿子,异常悲愤。 他只留少数部队看守当地河岸,亲自带步兵30,000人。骑兵4,000人,战车180辆,战象200头,去迎击亚历山大。当他来到一块平坦而又坚硬的沙 土地带时,就在那里摆开阵势。他把200头战象放在前面,每头相隔数丈,构成第一条战线,使敌人战马望而生畏,步兵不敢穿过。他又让步兵站在大象的后面, 构成第二条战线,把住大象之间的每个空隙。骑兵布在步兵两边,以便机动策应。而180辆战车就分别放在左右两翼骑兵的前边。这些战车看来很是威风,但在实 际战斗中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亚历山大在进军中碰上了波拉斯的 军队,立刻将部队调成作战队形,准备还击。同过去一样,他让方阵步兵占据当中位置,与波拉斯的战象相对,并且命令他们不要首先投入战斗,待马其顿骑兵把对 方骑兵和步兵打乱时才出击。同时,他又命令科那斯率两队骑兵偷偷开向敌人右翼,待敌人骑兵与自己的右翼骑兵厮杀时,绕到后面袭击敌人。而亚历山大则带领大 部分骑兵占据右翼,准备首先从这里发起进攻。
     
           当波拉斯发现敌人的大批骑兵集中在自己的左前方时,就把右翼骑兵也调到左翼,并让全部骑兵一齐向敌人骑兵发起进攻。亚历山大一见敌人骑兵出动,便命1000名马弓手同时放箭,波拉斯的骑兵顿时大乱。趁这机会,亚历山大带领骑兵飞驰而上.两支骑兵战作一团。
     
           这时,科那斯的骑兵依令在波拉斯骑兵背后出现,使其两面受敌。波拉斯的骑兵为形势所迫,抽出部分兵力掉头对付科那斯。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的部分骑兵后转,乘机掩杀,迫使敌人骑兵退到战象那里。波拉斯的象倌一见敌人骑兵冲来,就赶着大象前去阻拦,因而自己乱了队形。
     
           马其顿方阵步兵一直观战,等待时机,看到时机已到,便一涌而上,围攻大 象,从四面八方投枪放箭。那些象倌毫无惧色,又驱赶大象向敌人方阵冲去,把马其顿方阵冲了个七零八落。波拉斯的骑兵勇敢顽强,乘势再战敌人骑兵,但因经验 太少,训练不够,结果又败下阵来,再次退到大象附近。马其顿的骑兵、步兵步步进逼,向敌方的骑兵、战象拚命投枪放箭,波拉斯的骑兵伤亡惨重。特别是那些战象,因受重伤,疼痛难忍,就狂怒起来。它们东奔西跑,横冲直撞,不分敌我,无情践踏。而和大象挤在一起的波拉斯的步兵和骑兵又受敌所迫,无处躲避,很多人受伤,很多人死在象蹄之下。
     
           这时,亚历山大让骑兵在对方后面截击,而让步兵把盾牌靠拢,步步进逼。很多波拉斯的战士无法脱身,惨死沙场。这时留在西岸的马其顿的8,000名步兵和3,000名骑兵直接渡河,同亚历山大亲自率领的部队一起结束了这场战斗。
     
           波拉斯虽然遭到失败,但并没有像大流士三世那样临阵脱逃,而一直勇敢地带 领部队在战场拼杀。后来看到自己的战士大部分伤亡而无胜利希望时,才带领军队向后撤退。亚历山大一见此人如此英勇,觉得日后要巩固对这里的统治。是个难得 的人才。因而命令不准伤害他,并且一再派人请他来相见。当波拉斯到来时,亚历山大亲自迎接,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你要象对待一个国王那样对待我。”亚 历山大满足了他的要求,让他仍然管理他的国家,并给了他一块比原来国土还大的士地。于是,波拉斯归顺了亚历山大。经过8个年头,行程5万余里的远征,很多 士兵已经伤、残、病、亡。幸存者也不愿再打仗了,他们都想活着回去,看看自己的父老、妻子和儿女,因而牢骚满腹,甚至公开拒绝打仗。亚历山大无可奈何,只 好收兵。
     
           公元前325年7月从印度撤兵。
     
           公元前324年,其陆军回到波斯利斯和苏萨,舰队在底格里斯河口靠岸,随后返抵巴比伦,东征即告结束。
     
           公元前324年,他最亲密的朋友(很有可能是他精神上的恋人):马其顿将军赫费斯提翁(Hephaestion)去世。赫费斯提翁最后在东征时,于公元前324年最后死于一种神秘的疾病,他的死对亚历山大造成了极大打击。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在巴比伦发高烧身亡。亚历山大去世前深明人生的虚空,自己奋战十余年,战无不胜,但却胜不了死亡,并命部下在其死后将自己的棺材两侧留上孔将其两只手伸 出,以示后人,他虽一生奋战终仍两手空空离去。亚历山大在陆地上的统治范围南至埃及,东至印度,创造了古代世界最大的帝国之一。
     
            事情来得突然,亚历山大大帝又无子嗣,王位一时虚悬。部将之间随即爆发争夺权位和地盘的斗争。他用近12年时间辛苦建立的亚历山大帝国很快分崩离析。在帝国广大的地盘上最后形成三个希腊化国家:埃及的托勒密王朝、西亚的塞琉古王朝以及东南欧的安提柯王朝。这些王朝的统治者在各自统辖的土地上开始以各自的名字建立城镇。城镇“亚历山大化”的现象戛然而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亚历山大的“嫉妒心”之谜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