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向前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第二节 深谋远虑

  • 发布时间:2016-01-10 19:51 浏览:加载中
  •   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几年里,特别是在徐向前任国防部长期间,他对军队建设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意见。从战略到战术,从理论到实践,从军事工作到政治工作、后勤工作,从编制装备到人才培养,他以自己深沉思考的建议和著作,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宝库。

      战略家们有战略家的思维方式和胸怀。徐向前首先在两大战略问题上,向中央提供了有重要价值的意见。一是外交战略,即国际战略格局;二是战争与和平,即对战争形势的估量问题。

       在七十年代,中共中央提出“一条线”战略。徐向前感到无论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观点来说,还是从中国的国际地位及所发挥的作用来说都是值得进一步研 究的。他注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不断翻阅了大量资料,观察几年,认为有必要重新研讨中国的外交战略问题。于是,在华国锋主持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明确表 示,不赞成“一条线”的战略。但当时还是“按既定方针办”的时期,徐向前的意见没有引起重视。

      1983年6月18日,徐向前在和胡启 立、杨德中谈话中再次提出,不赞成“一条线”的战略,请他们转告中央。徐向前说:“我不是随便提出的,这几年,我翻了一些资料,一直考虑这个问题,今天你 来了,谈谈我的看法,供中央参考。”徐向前的意见整理成参阅件,报告了中央。中共中央对徐向前的意见十分重视。不久,邓小平派姬鹏飞当面向徐向前通报了中 央关于对美关系问题的考虑,征求他的意见。

      中共中央经过精心研究之后,作出了调整外交路线的决定。邓小平先在会见外宾的谈话中作了表 述。1985年6月4日,在军委扩大会议的讲话中,又作了明确的阐述,指出:“我们的对外政策有个最重要的改变,改变了‘一条线’的战略路线。我们有一段 时间搞了个‘一条线’,就是从日本到欧洲、一直到美国这样的‘一条线’。现在,……改变到我们执行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这个改变。关系十分重大,是有利于 和平、有利于制约战争的战略性的改变。”6月17日,陈云到徐向前住地,两位老革命家谈到中国的外交路线,认识完全一致。陈云高兴他说:“我们是不谋而合 啊!”

      对战争形势如何估计,是制定国防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在这个问题上,中共中央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认识过程。

      解 放战争初期,在“美苏必战”、“第三次世界大战必然爆发”的论调甚嚣尘上的时候,毛泽东对战争形势的分析是冷静、正确的。他说:“世界反动力量确在准备第 三次世界大战,战争危险是存在着的。但是,世界人民的民主力量超过世界反动力量,并且正在向前发展,必须和必能克服战争危险。”基于这种分析,才敢于以坚 决的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战略进攻,“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才敢于在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的时候,断然派出志愿军入朝参战,迫使美帝国主义在板门店 停战谈判。

      五十年代后期,中共中央对战争形势的分析有了发展,认为世界大战不可避免,战争的危险日益加剧,强调立足于“早打、大打、 打核战争”。这方面虽有美帝国主义的反华叫嚣,中苏关系日趋紧张的客观因素,但主要原因是把战争爆发的危险性看过了头。此后,弓弦只张不弛,越绷越紧。 “太张必缺”。长期把许多人力、物力、财力投到准备打大仗上去,严重地拖了经济建设的后腿,影响了国防现代化的进程。

      中共十一届三中 全会以后,全党工作的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迫切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以休养生息。显然,上述对战争形势的分析及其政策,和党的总方针是不相适应 的。1979年,在军委座谈会上,邓小平提出战争能否延缓,究竟能延缓多久的问题。徐向前也谈到,军队按照中央的决策,也有转移的问题。但那时,基本上还 是强调要有战争的准备。后来,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关于战争延缓的可能性就讲得更多了。邓小平1980年讲5年打不起来。到1984年,在军委座谈会上又 说:”仗打不起来这个话,我们多次讲过,过去讲十年,现在过了几年,还可以说十年。”徐向前十分赞同邓小平的分析。1980年4月5日,他在全军后勤部长 会议上讲话指出:“依我看,打局部战争是可能的,打核战争、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比较小。还可以争取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的和平环 境。”1982年,他在听取杨得志总长和张震副总长的汇报时,又指出:“现在国际环境对我们有利,我们看近期内不会有进攻中国的战争。”

       经过几年的观察、分析,军委主席邓小平在1985年6月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对战争与和平问题,作了全面、深刻的论述,提出了新的论断:“战争的危险 是存在的,但毕竟和平力量的发展,超过了战争力量的发展。根据以上这些分析,我们改变了原来认为战争的危险很迫近的看法。我们希望能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 内,至少在本世纪内,不要发生世界战争。这是可能的,不是空话。”

      中共中央关于外交战略和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转变,是伟大的战略性转变。这一转变决策,集中了包括徐向前在内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智慧。

       科学的编制出战斗力。编制,是军队的组成形式,是军队总体力量的组织、协调、合成与发挥。徐向前十分强调编制的科学性。他在1980年军委常委扩大会议 的讲话中指出:“一般他说,军队的现代化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武器装备,这是物质基础:二是人,就是能使用现代化武器的人,这里面包括干部的培养训练、部 队的教育训练;三是把人组织起来,把人和武器结合起来,这就要有科学的编制体制。无非这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是相互联系的。组织编制搞得好,打起仗来指挥 才能灵便。”

      1980年1月22日,徐向前把总参主管军务编制的副总长刘华清及有关部门领导,请到家中,专门谈军队的编制问题。徐向 前首先强调,搞编制,总的要求是简便、迅速、确实可靠。接着指出,搞编制要从实际出发。既要考虑自己的特点,又要考虑人家的特点,“知己知彼,百战不 殆”。还要考虑战区的特点,根据不同的地形,不同的作战对象,采取不同的编制,一个模子不行。例如,坦克,开阔地应多放一些,特别是敌人可能空降的要害地 区要多配。山地放那么多,用处不大。徐向前指出,平时编制要为战时服务。现代战争打起来是很快的,突然袭击,海上、空中、地上、地下一齐来。是立体战争。 敌人的编制、兵力部署,都是展开的,说来就来,并不像过去打仗那样,要哀的美敦书啦,动员令啦什么的。所以,我们的编制也要为战时服务。平时要编好,共同 训练,人要熟悉,临时编不行。平时不搞好,打起仗来就乱糟糟的。徐向前还指出,指挥体制改革,要讲合成。不管叫军也好,叫集团军也好,部队编制是要合成 的。坦克师、炮兵师,除军区控制一点外,多数要编到军里去。徐向前一再强调,总部、军兵种机构的设置,要从有利于打仗考虑,比例要合理。搞军务编制的人要 独立思考,不能迁就照顾。徐向前最后强调,编制就是法规,编制发下去,就是法律。军务部门要坚持编制,要把关,不能无政府主义。否则,有编制等于无编制, 只能增加混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