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光启的故事:通州练兵

  • 发布时间:2015-10-25 17:46 浏览:加载中

  •   万历四十六年(1618)春天,北京城的百姓似乎没有感觉到明媚的阳光所带来的春的气息,没有什么要紧事都不愿出门。人们心头笼罩着一层阴云。

      早上,徐光启照例到詹事府去上班。

      刚走进大门,一个官员就偷偷地对他说:“听说三路溃败,还有一路保全下来,也撤退了。”

      徐光启低声说:“唉,损失太惨重了。”

      两人边说边往屋里走。陆陆续续走进屋的官员都面带忧郁之色,三三两两低声谈话。

      人们谈论的是东北战事的消息,这本来是个私密消息,可是满城都传遍了。

       东北黑龙江流域,是明朝的领土。那一带住着的女真族,也就是满族,是明朝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明朝初年在东北设置官府,女真各部酋长也都担任了明朝的官 职。可是过了200多年,明朝的政治已很腐败,而女真族吸收了汉族的一些先进生产技术,逐渐强大。女真族统治者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于1616年建立 了少数民族的政权,国号后金,就是后来的清朝。接着努尔哈赤筹办军器、马匹、粮草,整顿军队,进入辽河以东,准备进攻明朝。

      明朝派杨镐为辽东经略,各省调集军队8万多人由他率领,到东北与金军作战。杨镐率兵分四路前进,准备围歼金军。金军集中兵力,将明朝三路军队先后击溃,只五天时间,斩杀明军45000多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这些消息本来是偷偷传播的,似乎是谣言。可是,隔了几日,官府的公文证实了这些消息的真实性。

      真是沉重的打击!问题不仅是死亡了45000多人,而且整个东北已经没有什么精兵,能够抵挡金军的进攻。整个北京城震动了!明朝政府震动了!怎样挽救这个危急的局面呢?

      徐光启从詹事府回家,饭也不想吃,话也懒得讲。家里的仆人以为他生病了,再三问他,他说:“没有病,在想事情!”

      他一边呆呆地想着,一边展纸磨墨,写起文章来。

      他想起了西汉军事家晁错的话,就引述到文章中,“器械不利,那就是把士兵送给敌人。士兵不会打仗,那就是把将领送给敌人。将领不懂军事那就是把君王送给敌人。君王不懂得选用将领,那就是把整个国家送给敌人。”

      老仆人端了一杯茶走了进来说:“老爷,天晚了,早点睡吧。”

      徐光启说:“你把灯添上些油,就先去睡吧。”

      仆人说:“你不睡,我也不睡,我在外屋等着,你有什么事就叫我。”

       徐光启继续伏案疾书。他分析辽东战事的失败,将领杜松被箭射中头,潘宗颜被箭射穿背,可见连将领也没有好盔甲,何况士兵呢?双方兵力相差不大,而分为四 路,金军却集中兵力,以四倍的军队攻我一路,我每一路都面对着四倍的金军,这是不懂得分兵、合兵的道理。出关20千米,遇水不能渡,遇险不能过,进入埋伏 圈还不知道,这是不懂地理形势,不懂侦察敌情。这样的军队怎能打胜仗呢?

      徐光启认为,从长远着想,必须赶快练出一支精兵,也就是器械锋利、武艺纯熟、将领善于指挥的军队。否则,即使调集百万军队,打起仗来,好比以卵击石,软碰硬,一碰就碎。这次辽东的失败,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所以,徐光启主张:精求天下“勇力捷技奇才异能之士,”薪饷要厚,装备要好,给养要足;精求良将统率他们,选用教师,集中在一起,日夜进行训练;博求巧 工利器,制造车辆、盔甲、军火、器械等,供他们装备;练好武艺后,再教以号令节制、步伐整齐,分合进展的阵式;要有严明的赏罚,像手臂指挥手指一样,令出 必行,赴汤蹈火,无不听命。

      徐光启认为:像这样选练出来的军队,进可以战,退可以守,有三万兵,就能扫荡辽东,打败金兵。

      直到鼓楼的鼓声报了三更,徐光启才把文章写完,他又反复地看了两遍,稍加修改,觉得还算满意。心情似乎也轻松些了。

      仆人端着饭菜走进来说:“老爷,都过三更了,吃点东西吧,到现在你还没吃晚饭呢。”

      借着徐光启吃饭的机会,仆人和他聊了起来。

      仆人问:“你写什么文章,这么重要,不吃饭不睡觉的。”

      “关系国家兴亡的大文章!”徐光启严肃地说,“天一亮,我就进宫去,把它上奏给皇上。”

      “老爷不睡了吗?这里面讲的什么大事?”

      “打仗的事。”

      “啊哟!”阿招也早听说过东北战事不利的消息,害怕徐光启要上前线。就劝说道:“您是读书人,从来不带兵,何必去管打仗的事?早点睡觉去吧。”

       徐光启毫无睡意,慷慨激昂地说:“你以为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我少年时候,曾常听祖母给我讲倭寇的故事,倭寇在上海烧杀抢劫四年之久,我家房屋财 产全部毁掉,祖母和我母亲在外流浪几年,勉强保住性命。所以,我从小学习兵法,要抗倭报仇。后来倭寇受到我国的多次打击,不太来了,我也丢掉打仗的念头 了。可是我一直认为,要国富必须发展农业,要国强必须整顿军队。二十年来,我逢人就讲,人家都当书生之谈,一笑置之。如果这些主张早日实现,岂有今天的惨 败!唉,现在我老了,57岁了,没有力量了,可是我能袖手旁观,不顾国家的兴亡吗?”

      仆人似懂非懂地听着,徐光启滔滔不绝地讲着。

      “哎呀,”仆人突然打断徐光启的话,说道:“只顾说话,你也没吃多少饭,都凉了,我拿出去热热。”

      “不用了,我吃完了。”

      忽然,鼓楼报五更了,仆人忙说:“老爷,您累了,快睡吧。”

      “不睡了。”徐光启说:“备马吧,我要上朝了。”说着,把上朝的衣帽,端端正正地穿戴起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